中国血 第一部 筑基 第四章

韩晓荣 收藏 12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55/[/size][/URL] 轮船停靠在了葫芦岛港口码头,漫长的旅途终于结束了,我回到了阔别两年半之久的祖国。刚走出船舱,我隔老远就看见爷爷和母亲站在码头。 “爷爷,母亲,我回来了!”我站在船舷边向他们挥手致意,母亲也看见我了,向我挥舞起了右手。老爷子瞪了母亲一眼,母亲赶紧放下了挥舞的右手,规矩地站在了老爷子的身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55/


轮船停靠在了葫芦岛港口码头,漫长的旅途终于结束了,我回到了阔别两年半之久的祖国。刚走出船舱,我隔老远就看见爷爷和母亲站在码头。

“爷爷,母亲,我回来了!”我站在船舷边向他们挥手致意,母亲也看见我了,向我挥舞起了右手。老爷子瞪了母亲一眼,母亲赶紧放下了挥舞的右手,规矩地站在了老爷子的身后。

“爷爷,母亲,我回来啦!”我跑到了他们面前,母亲再也忍不住了,从老爷子的身后冲了出来,紧紧地抱住了我,人早已哭的泣不成声。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爷爷捋着他花白的胡须,微笑着连声说道,喜悦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

跟在爷爷和母亲身后老管家、奶妈和仆人把我围了个水泄不通,大家看着比老爷子足足高出半个脑袋的我,连声说我变了,算是练出过人样来了。老管家和奶妈更是拉着我的手问长问短,问在日本有没有受苦啊,那些日本人有没有欺负我啊,我感到心头暖洋洋的。从他们关切的眼神和絮叨中我深深地感觉到了家的温暖,还是回家好啊!

老爷子家教极严,眼睛里根本就容不得别人半点违规的举动,今天却并没有呵斥这些明显违规的秦家下人,还真有点出乎意料。他柱着拐杖板着个脸站在外面,神情没有半点的喜悦。然而这一切都骗不过我,因为我每次望他的时候都能从他的眼睛里发现我的影子。

和我同去日本陆军预备军官学校学习的十九名同学走了过来,我一一把他们介绍给了爷爷。爷爷热情地和他们说着话,话语之间无不体现出长者慈祥,反而对我这个嫡亲孙子非常的冷谈,不清楚老爷子脾气的人可能会对他误会。然而我却十分的清楚他的脾气,他对我的严格都是为了我。之所以要怎么做,只是为了维持他作为秦家之主的威严罢了。

少帅对于我们这批从日本军校归来的少年也非常的重视,从沈阳司令部派出了一个参谋来迎接我们。我们回到东北后首先要到沈阳祭拜大帅,然后向少帅汇报我们这两年半的时间在日本陆军预备军官学校学习的情况。

张参谋和老爷子商量一下,老爷子决定提供车辆负责将我们二十名学员送去沈阳,以方便我和母亲说话,以藉这两年半的离别之苦。

在车上,母亲先是抱住我痛哭了一阵,我费了好大劲才安慰好她。接着她又拉住我问长问短,问我在日本这两年半是怎么过来的。我慢慢地向她讲述起了在日本的那段日子,当听到我刚进入步兵科少年班,被小支那支那猪地叫来叫去,时常被他们以欺负,经常被打的遍体鳞伤的时候,母亲又哭了起来。

看见母亲的眼睛已经哭的红肿,我连忙转移话题,“母亲,我父亲现在怎么样,他现在还好吧?”此时我还不知道父亲在护送大帅回沈阳在皇姑屯被日本人炸死的消息。

母亲再一次哭了出来,比刚才的两次哭泣更让人担心,我觉得事情有点蹊跷。

“母亲,您怎么啦?”

“你父亲……你父亲……他护送大帅回沈阳,经过皇姑屯的时候被日本人炸死了!”

母亲的话犹如晴天一声霹雳,将我震得愣在那里。

“我父亲……被日本人炸死了?”泪水如决堤的黄河,一发不可收拾,“母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父亲……怎么会死在日本人手里?”

母亲含泪向我讲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父亲的安国军第七军先是在河南被汤恩伯击败,撤到山东后又被陈诚击败,几乎全军覆灭,逃到北平的只有不到两千人。大帅见安国军在关内大势已去,于是决定撤回东北。6月3日下午,父亲陪大帅从北平火车站乘车北上,6月4日凌晨火车行使到皇姑屯时被日本人事先埋在三洞桥下的炸药炸死,当时父亲和大帅、黑龙江督军吴俊升和大帅在同一节车厢。父亲和吴俊升当场被炸死,大帅身受重伤,被救回沈阳后不久就死了。

“父亲,父亲啊……”我使劲地抓住汽车后座的沙发用力一拉,真皮沙发被我硬生生地扯下一块来。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暗暗下定了决心:父亲,总有一天,我会为你报仇的!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