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深处 第一章 天各一方 第六节 无线电无扰

swfcsep 收藏 35 18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5/[/size][/URL] (一) 联军先遣特混编队旗舰、A国LCC-19号两栖攻击舰上,作战情报中心内。 情报官凯斯少校将咖啡杯递给勤务兵,“加点糖,今晚要加班。” 勤务兵走后,凯斯挪到电子情报主控官旁边,轻笑道:“我弄不明白,为什么中国的信息化建议口号已经喊了十几年,这个步兵团却还是像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5/


(一)

联军先遣特混编队旗舰、A国LCC-19号两栖攻击舰上,作战情报中心内。

情报官凯斯少校将咖啡杯递给勤务兵,“加点糖,今晚要加班。”

勤务兵走后,凯斯挪到电子情报主控官旁边,轻笑道:“我弄不明白,为什么中国的信息化建议口号已经喊了十几年,这个步兵团却还是像白痴一样地作战。”

“少校先生,因为这是一个预备役团。如果司令官要打苏澳的话,就没那么简单了,中情局的情报表明,驻守港区的KD师是个货真价实的数字化师。”

“装备数字化并不意味着‘人员数字化’,”凯斯摇摇头道,“摆在前面这个ID团也装备了C4I系统,但是他们的思维还是越战时的思维,昨天我们空袭他们的车队时赫然发现,各连级单位一直在与团部频繁通信,他们唯一的通信连也没有做出任何的诱骗或者规避动作……圣母玛丽……”

“少校,你不觉得共军电子对抗部队出奇地平静?我是指整个战区的电子对抗部队。”

“是很平静,整个中国空军、海军连同隐藏在海峡对面的导弹部队都很平静。这是一个战役级甚至战略级的表象,如何决策是司令部的事情,我们只管收集、调查、分析好所涉范围的情报就可以了。”

“少校。”

“什么?”

“为什么我们只干扰他们的师团级通信频段,而不顺便干扰分队级通信频段?敌ID团的指挥层仍然可以通过分队级电台指挥各单位。”

“嘿嘿,如果全团无线电沉默,我电子侦察中队的小伙子们就无事可做了,我们还怎么准确地掌握他们的战场部署?”

“我不相信他们一点都察觉不到。”

“在团指挥体系几乎瘫痪的情况下,他们没有意识到这点也是很正常的,呃,我估计现在指挥这个团的人资历尚浅,而且级别不高,缺乏战术部队指挥官应有的素质,或许是个什么营长或者副参谋长之类的分队级指挥官。当然,他们不全是笨蛋。不过你难道没发现我们的炸弹扔得并不是很准吗?有些是故意乱扔的。”

“噢。可是,我们何不干脆速战速决?”

“你错了,中国人虽然显得很落后,但中国人是世界上最顽强的动物,你越把他逼急了,他就越狠,就像一头受伤的野猪,这种动物比任何身体健全的动物都更具有破坏力。从电台分布点上看,敌ID团目前仅有四十多部班用电台、十余部连级电台在工作,估计全团只剩下三分之一左右的兵力。试想,我军有哪一个作战单位能在如此情况下还能保持着良好的作战秩序?”

凯斯面色凝重,双手指交叉在一起,平静地坐着,似乎在等待自己的咖啡,也似乎在等待新的进展信息。

(二)

中国ID团临时指挥所。

“4连已经全部穿插到位,将这股从背后袭击的机降部队与他们的滩头主力割裂开了,十分钟内完成预定目标,”原1营长段理少校指着地图说道。

一个小时以前,敌机降分队从1营2连背后包抄上来,攻占该连阵地,1营在负出了惨重的代价后又夺回了阵地,但是敌机降分队在凶猛而准确的空中掩护下,与1营展开拉锯点,1营再次被打退,只剩下一百多人。在肖杨的命令下,2营4连于半个小时以前开始向阵地东侧穿插,与1营残部会合。1营残部暂归2营统一指挥,1营长段理少校受命返回团指,代理副团长职务,负责作训股工作。

肖杨在心里默默地计算战场统计数据后,忧虑地说道:“我已经没有预备队了,如果敌军再来几次蛙跳打击的话,滩头主动权就只能易手了。”

“为什么不请求KD师支援?刚去附近小镇上拉过来的电话线不是还能用吗?可以直达苏澳港区。”

肖杨冷笑道:“恐怕在我们引导苏澳机场的歼七大队与敌空战的时候,他们的特种兵就已经在某段线路上窃听着呢。他们既然干扰了我们的对外通信信号,为什么偏偏不破坏有线线路?他们比我们更了解这岛上的地形与设施。”

段理戴上凯夫拉头盔,“我带人去吧!”

肖杨摇摇头道:“这里到港区有三十多公里的路程,不等你找到那股渗透分队,我这里早就失守了。”

“副参谋长,”段理仍然遵循战前的称呼,显然对这位半路出家的作战指挥新手心存芥蒂,他咳了一下,说道:“我们现在很被动,不能这么死撑。”

肖杨转过身,叹了一口气,说道:“老段,论军衔职务,我们都是少校正营职,因为团长政委参谋长都牺牲了,所以我作为唯一的团领导暂时接过了重任;论资历,你绝对是前辈;论作战指挥,你是正牌军事学士,又带了这么多年兵。所以,ID团就交给你了。”

“什么意思?” 段理大愣。ID团原辖3个步兵营,1个炮兵营,目前还活下来的正副营长、教导员也有5个,为什么肖杨偏偏跟他说这话。

“24分钟后,2点整,全团向西面山林撤退,我带4连断后。如果我出了意外,你代理团长兼政委职务,够明白了吧?”肖杨背过身去,目光扫过所有刚刚补充进团参谋班子的人们。

“你说什么!你要逃……不,不对,你要我们逃跑!”

“是撤退。”

“我们没有收到这样的命令!”

“目前,我是团委党委唯一的常委,是代理团长。我难道指挥不动你?”

“……我不是这意思。但是这是严重违反军纪的。”

“又没让你负责!作为下级,你有权对上级的决定提出异议,但是你没有权力违抗上级下达的命令!”

“不行,说什么都不行,” 段理狠下心来。

肖杨冷笑一声,喝道:“保卫干事!”

“到!”一名中尉叭地立正,右手按在腰间的手枪上,他是通信连副连长,现在是司令部通信股长兼政治处保卫股长,同时也是全团唯一的通信参谋,唯一的保卫干事。

段理涨红了脸,恶狠狠的目光扫过保卫干事,又落到肖杨身上,指着肖杨喝道:“你凭什么!你凭什么让ID团撤退!你凭什么葬送ID团几十年的荣誉!你凭什么!”

“最后问你一句,这里谁是团长?你执行不执行我的命令?”

“你是团长!”段理吼起来,“是,按照军规,你现在是团长。但是你不能……不行,我不能执行这个命令!”

肖杨简单地看了保卫干事一眼,“拖出去,毙了。”

在场的所有参谋、干事、协理都吓傻了,这是他们第一次上战场,也是第一次亲眼目睹只有影视剧中才会出现的一幕:刚才还在部署作战,眨眼的功夫,这位年纪不足三十岁的副参谋长、代理团长就下令要枪毙一名营长。

保卫干事的手仍按在枪套上,仿佛拿着一块豆腐,松开了怕碎,捏紧了怕烂,不知所措地傻站着。

(二)

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静静地从炮火纷飞下的人间地狱里走过。

“你别为难他了,” 代理副团长、1营营长段理少校长叹一声,看着呆若木鸡的保卫干事,苦笑道:“他还年轻,还没见过大场面,算了。你要枪毙我完全符合程序。这样吧,你也不用毙我了,算是给我个代罪立功的机会吧,我留下断后。”

段理一边说着,一边掏出自己的佩枪,放在桌上,“我同意撤退。不过谁断后这个问题就不用争了,再争的话,我就抗命,我自己毙了自己。”

肖杨缓缓转过身,“老段……”

“别说了,刚才还像个爷们,现在就像个娘们了。就当你同意了,我这就去4连,”段理收回佩枪,挥挥手,转身走出防空工事,抛下一句话。

“别忘了ID团4连比硬骨头连还硬骨头,我老段没那么容易挂掉,肖杨,保重!”

(三)

A国攻击机一阵又一阵地掠过,投放下一条条火龙,疯狂四窜,咬碎了车辆,烧焦了草木,吞噬着一个又一个士兵的生命。伪装成重炮群、执行佯动任务的警卫连官兵正隐蔽在夜色与草木之间,承受着一个攻击机中队规模的空中打击,诱骗计划已经成功,但是他们的安全却成了问题。

令电子侦察机和预警机奇怪的是:这片空袭区内仍有几部单兵电台频频发送指令,难道他们不知道那样会暴露自己的位置吗?

一架攻击机很快收到了预警机指挥系统传来的新指令及对应的方位,绕了一圈,调整高度和速度,向最后一处标定为连排级电台位置的地方飞去。

机炮弹、火箭弹志在必得地射下去,火光,爆炸,冲击波,一片焦土,A国飞行员得意地向预警机报告道:“敌分队指挥组全体丧生。”

电子侦察机也很快向预警机证实道:“敌分队指挥电台信号消失。”

预警机旋即向盘旋在空中的直升机群下达指令,指令官甚至用的是明码,还颇带调侃意味地说:“去吧,J国的友军兄弟们,登上你们曾经统治过的岛屿;去吧,40团的美女们,下面都是一些待宰的羔羊,那里是你们最好的训练场。”

(四)

陈诚从老蒙的夜视望远镜看着在空中悬停的直升机,对老蒙说道:“和刚才的直升机不同哦,像是……老蒙,不是白鬼子,是小鬼子!”

老蒙刚咬下一粒止疼药,吃力地接过望远镜仔细地看了看,对后面的班兵小声说道:“传话下去,小鬼子来了。”

班兵们小声相互传达着班长老蒙的命令:

“传话下去,小鬼子来了,来送死了。”

“传话下去,小鬼来了,来送死了,怀里还揣着热呼呼的AV女优裸体照。”

“传话下去,小鬼来了,来送死了,带着热呼呼的女护士来了。”

“传话下去,小鬼来了,来送死了,全是娇滴滴的女兵。”

……

另一处隐蔽点,方排长爬到警卫连长的身旁,低语道:“敌人开始机降了,这次可不是侦察小队,看样子不少,怕是想全歼咱们的。”

连长轻笑一声,说道:“先让他们多兜几圈,白鬼子也好小鬼子也好,都信赖高科技。”

方排长开玩笑道:“连长真够黑的,几部老掉牙的电台赚了人家几吨火箭弹。”

连长撇撇嘴,“还有更黑的”,说着从背上解下一个“电台”,小声解说道:“你把他放后面山头上,搂火时就按下这开关。”

“连座,这是什么玩意儿?”

“肖副参谋长,哦不,肖大团长给的。高频段干扰机,专门针对鬼子的单兵电台网络系统,干扰范围一公里半径,可以持续工作三小时。”

“哇,咱团有电子对抗分队了,我怎么不知道?”

“屁,肖大工程师自己瞎弄着玩的,还在云南时不是老试验?害得我们警卫连的手机动不动就找不到服务区。嘿嘿,谁知道真管上用场了。”

“好勒,都成了瞎子,这下好玩了,”方排长一把扯下自己的步话机扔到一边,两眼发光,端着那宝贝疙瘩向山头摸去。

(五)

陈诚忽然被人踩了一脚,心一跳,没喊出来,因为他的周围还有几个黑影。老蒙事先吩咐了:只要他们没叫出声,就别开枪。

踩他的人似乎停了下来。

他是不是在看着我?陈诚只觉得自己的身下渐渐发烫,大腿之间被什么液体泡着,湿了。

那人不知嘟哝着什么,走开了。

陈诚慢慢闻到一股躁味,血涌上头来,是尿!

吓得尿裤子了。

陈诚恼羞成怒,扒开伪装网,端起95式突击步枪对着那个刚刚走远的黑影扣动板机。这一次,他没有忘记打开保险。

“我给你笑,给你笑!你笑啊,你再笑!”陈诚一阵狂扫,冲过去,将插上了刺刀的枪口朝着那影子倒下的地方猛扎下去。

顿时,枪声大作,惨叫频传。皎洁月光轻抚下的丘陵灌木群变成了屠宰场,短兵相接,血肉横飞。

陈诚压在那具身体上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刚才还眼前晃着的几条黑影纷纷被潜伏着的杀人机器割倒,远处传来声声嚎叫,带着突突突的枪声围过来。

我杀人了!陈诚胡乱地摸了一把,摸到一张脸,很快证实了这个想法。这一次,他没有喊出声,他在心中狂喊着。

我杀人了!我爹,我杀人了!

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亢奋,陈诚的身体一直抖个不停,怎么也无法握牢钢枪。

耳机里传来连长的声音,“各班长关闭步话机,所有人以班为单位各自为战,20分钟后向7号点集中”,嘎地一声,又断了,很快被一阵杂乱的噪音所取代。陈诚摘下耳机和接收机,哆嗦着塞进包里,摸了摸胸口,还在跳。

对了,他有夜视镜。陈诚又在自己的猎物身上摸了起来……

轻绵绵的,什么东西?

手回到那个地方,仔细一摸……陈诚想起了大学里的女朋友,想起了第一次开房时摸到的地方……

是母的!

陈诚连忙将此人翻过来,摘下夜视镜套在头上。敌兵的脸上抹着反光油,看不清模样,但是那鼓鼓的胸脯却证实了他的推断:传达命令时战友们的戏言居然成为了现实——是女兵,J国女兵!

为什么会有女兵?J国怎么会派女兵来执行一线作战任务?

枪声越来越密集,由不得多想,陈诚连忙扯下她身上的肩章、臂章和胸章塞进包里,握紧步枪,深深地打了个寒颤,钻进夜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