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我和香烟的故事—烟屁股

zdz1190 收藏 121 250

凡是吸烟过瘾者没有吸过烟屁股的估计很少。吸烟吸到烟屁股的份上,有以下几种情况。1、存货已尽而囊中羞涩;2、在荒山野地之处,吸完最后一根香烟,无商店可供解瘾;3、夜深人静之时,心焦神虑,不得入眠,起而掏摸烟壳,却已空空如也。无论哪种情况,烟瘾上来之时,吸烟者都是两眼发呆失神,颇感心虚异常,手足不知置于何方,起而踱步不是,坐而静思不能,总之心头总像堵着一股厚墙,全身好像缺少了主心骨一样。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捡起扔在地上、弃在泥沙中、放在烟灰缸里的烟头,急忙打起打火机或者划上火柴,美美的吸上一口,那种感觉用“活神仙”来比喻决不为过,恰似以前吸过的种种牌子的香烟再也没有比这烟头更醇的了。像极了几日不粘滴米,一些残羹剩饭也能把他当作琼浆玉液之人。


我也吸过烟屁股,第一、第二种情况倒没有碰过,因为我的工资虽底,咱降低香烟的档次倒还能将就过去,还没有因为囊中羞涩而断烟过,如果去一些野外游玩,我一般也会备足香烟,不至于到时“求天天不应,告地地不灵”。至于第三种情况,在我还没有养成买成条香烟的时候倒是碰上了几次。

工作的第二年之后,读中专的同学也陆续毕业了,他们中虽然有很多家境比较殷实,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们和我一样不怎么喜欢到外边的娱乐场所消费,感觉那地方比较乱,一个月我们一般也就去那么三、四次。其他的时候都是聚在某一位朋友家抛开外边的纷纷扰扰、自得其乐。现在基本都成了家,一起外出HAPPY的机会就更少了,除非是大型的聚会。


每当我放暑假的时候,我的家就成了烟酒的天堂。兄弟们说好了,他们负责啤酒,我负责提供喝酒的场所,这我自然是非常的乐意,咱总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是吧?我的父母也乐意朋友们到我家来,因为他们也知道,我们不在家喝酒,还得跑到外边去。当时的社会是有点乱,酗酒斗殴、吸毒嫖妓在我们毕业的那会到了最鼎盛的时期,在家里总比到外边安全。


我们喝酒一般都是夜晚时间,对下酒料要求不高,几袋花生、瓜子什么的就可以解决,如果家里有料搞个什么凉拌的那就更好了。每当时钟指向八点,朋友们就抗着啤酒陆续到位了。刚开始,我们的酒量才每人两瓶多,后来逐渐涨到三、四瓶。反正不喝到12点以后,朋友们是不会离开的。人员到齐、啤酒到位后,我们就在我那15平米的房间中央,随便找几个板凳,用一张边长60厘米左右的三合板架在板凳上,一张简易的酒桌就制作完成了。摆上杯子,撕开送酒食品的袋子,找好扑克打牌九,我们的酒宴就此开始了。猜码是不行的,因为父亲的套房在单位,会影响他人的休息,那时我们就玩牌。


俗话说得好“烟酒不分家”,在海喝、海聊的过程中,香烟的消耗量很大。特别到酒量已足的情况下,烟基本是一支一支的吸。开始,都是自家吸自各的,到了最后,烟也和酒一样成了公共财产,不分你我了。最好笑的是,当香烟只剩下几支,不够每人一支的时候,兄弟们就拉下了脸,拼命的抓着烟壳抢,抢到的兄弟兴高采烈的点起了香烟慢慢享受,没有抢到的,就只有干瞪眼的份了。呵呵,大多情况下,还是一支香烟几个兄弟轮流着每人一大口。是有点不卫生,不过都是哥们,酒杯都共用一个,还假惺惺的讲什么卫生啊?


也不是每次,都让香烟弹尽粮绝为止,不过,每当到了这个时候,夜很深,大家的兴致也差不多了。当他们谈笑着离开我的房间,我一般冲完凉后也就上床休息了,地上的垃圾一般都是睡醒了才打扫的。有一次,我的大脑神经被酒精刺激得很兴奋,怎么也不能入眠,无奈之下,只好起来,看着满地狼藉,烟瘾不觉中涌了上来。单位的大门已经关闭,出去买烟已经不可能了,我只好扒拉着地上的烟头,把烟头上残留的烟叶扯下,找一张比较干净的白纸把烟卷好,吸上几口,平抑下生理上对烟的需求,直至强迫自己睡着为止。


现在大家居住的环境都好了很多,能喝酒的地方宽敞多了,不必再像以前那样窝在卧室里。可是,大家也都结了婚,有了孩子,像以前那样可以放浪形骸的随意逍遥已经不可能了。青春一去不复返啊!但那美好的回忆、真挚的友情却能长存记忆之中,成为人生最宝贵的财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