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符临天下 二 芷阳公主 第五节

xujh26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16/[/size][/URL] 说实在的,自皇上出巡,连续折腾了两天,章邯也不愿还没歇脚就继续赶路。既然漱妃已下了意旨,索性今晚好好歇息一下。安顿了马垄和史文图安两队骑兵,这才与董翳跟着一名知事来到行馆,找了间合意的,解甲登塌。 章邯横卧在炕头上,想起赵高假传圣旨,领自己入殿面圣,却是另有他图。而好友姜缚,豪饮毒酒却对自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16/


说实在的,自皇上出巡,连续折腾了两天,章邯也不愿还没歇脚就继续赶路。既然漱妃已下了意旨,索性今晚好好歇息一下。安顿了马垄和史文图安两队骑兵,这才与董翳跟着一名知事来到行馆,找了间合意的,解甲登塌。

章邯横卧在炕头上,想起赵高假传圣旨,领自己入殿面圣,却是另有他图。而好友姜缚,豪饮毒酒却对自己不生怨念。还有那老者,行为古怪,却奉上传国玉玺,他所唱那歌谣,到底是什么意思?蒙毅将军早晨所说的到底该不该信?董翳这个人又该不该多点提防?他心思越走越远,不知过了多久,渐渐进入了梦乡。

睡得正酣,忽听院内脚步嘈杂,章邯不知是何变故,不敢大意,砰然起身,未急带甲,右手提剑夺门而出。却见院内站了两排宫女,她们各个手提食盒,肃然而立,只听院门的一个身份较高的太监高喊:“公主殿下驾到!”

话音刚落,芷阳公主娇小动人的身姿便出现在院门口。这会儿,她头梳发髻,身穿窄袖紫褂,腰束嵌宝黄带。一块象征着皇家身份的雕龙玉配,连絮儿挂在腰上,晃悠悠的,整个换成了男装书生的打扮,更为动人。

章邯一惊,连忙扔掉手中长剑,跪在院中道:“不知是公主殿下驾到,末将衣屡不整,手带利刃,还请公主降罪。”

话刚说完,芷阳还未急搭话,就听后面又是扑通一声,一人跪倒。章邯侧头一看,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副将董翳。董翳必恭必敬的跪在地上,嘴上却只说了句:“公主殿下恕罪!”

“都快起来吧。”芷阳看了董翳一眼问章邯道:“这位是谁?”

“末将的副将!董翳。”章邯回道。

芷阳点头道:“恩!能空手独斗十余名徐福府卫,也早该坐到都尉,设副将了。”

“这点小事,也劳公主挂心了。末将是今早才得御旨特封为御林轻车都尉的。”

芷阳“扑哧”一笑,“董翳,上郡那个董翳吧。呵呵,刚封了都尉就带上了这样的副将,该知足了。”

章邯忙答道:“是蒙将军器重,今早特意给小人委了这员得力副将。确属荣幸。”

“哦。”芷阳微微点头,看了看周围行馆的环境道:“我娘念你们一路辛苦,特命我给你们带点饭菜、甜点什么的。我外公新丧,不能吃荤,你们将就的用点吧。”说着径直走进章邯的寝室。

章邯刚才仓促出来,未急收拾床铺。芷阳倒也不介意,装作没看见,来到一张方桌前端坐下来。宫女们摆上菜肴,传了章邯二人进屋。章邯和董翳进来瞅了一眼桌上的饭菜,虽是斋菜,但各个精致别样,看得二人食欲大起。

芷阳见二人站在屋里发愣,于是开口道:“别只站着看,坐下用饭吧。”接着又对屋内的宫女们摆了摆手:“你们都下去吧!免得二位将军不自在。”

章邯暗笑:“你在这里我们才不自在呢,我肚子早就咕噜了!”面上却仍一脸谦卑与董翳在下首坐了下来。

芷阳见他们二人始终不动饭菜,便拿起筷子随意吃了一口道:“你们不吃也就随你们,我可不客气了。这里的御厨可是我娘从大梁城请来的,做出的饭菜味道鲜美,我娘最喜欢了。”说着又夹了一口。

董翳一听这话,二话没说,夹了一口面前的菜,放在嘴里一尝,味道果然鲜翠可口,于是下起了猛筷。章邯看着董翳大口的吃了起来,暗觉吃亏。再看自己在堂堂公主面前,衣帽不整,早已失了礼,也不管那么多了。

二人刚吃了没几口,就听芷阳慢慢地问道:“你们谁通四大杂艺,或是玄门歧黄之术?”

章邯暗自好笑,这四大杂艺还倒罢了,玄门歧黄之术,乃是儒家仙学之理,一个十五六的小姑娘也喜好这个?真不愧是“真人”之女。但章邯脸上却不得不摆出一副认真的模样,喝了一大口菌汤,压了压道:“说来惭愧,琴棋书画,在下自幼是一门不通。至于玄门歧黄之术就更是不敢沾窥了。不过刚才在殿外有幸闻得公主琴艺,这点听头倒还懂点,那真是扶摇青云,可比蓬莱之声,高深莫测啊!”

芷阳颇为得意,见董翳并不回答,自顾自的低头吃饭,就问道:“你呢?”

章邯也对自己手下的这个副将不很了解,这一路走来,本想说说话,了解一下。谁知他竟是个缄默的性子。如今公主开口,你总不能不再不开口了吧,章邯倒也想听听。

谁知董翳听到公主发问,咽下口中饭菜,道了句:“在虽下略通一二,不过是鹿之皮毛,不提也罢。”就算了过。

芷阳想了想又道:“那么,二位都是出了名的武师,可否赐教一招两式。”

章邯和差点把饭喷了出来,硬是生生的给噎了一口。堂堂的公主竟然要和护卫自己的军士比武,这可真是让人笑掉大牙的事。他心下实在想笑,但对方是公主,无奈硬是给憋了回去,一本正经的道:“末将所谓徒手熬斗十余人,不过打的是些市井无赖,怎比董翳将军乱军之中独闯敌营,取敌将首级那样英勇?”

芷阳点了点头,把目光投向董翳。董翳用袖子抹了一把嘴上的油道:“末将不敢与公主比武,如果末将赢了,自是得自刎谢罪,如果末将输了,更是无脸在军中立足。何况比武中,刀剑无眼,公主万金贵体末将无法下手。”

芷阳猛得起身,用一只似玉半透的小手,卷起五根纤纤细指,握成粉拳在方桌上一砸,“哼”一声扭过头去不再理他二人。章邯和董翳对视一了一眼,都不敢再说话,可恨的是董翳却还有食欲继续拉开了肚子吃饭。

过了一会儿,芷阳突然转过身来,一双灵动的眼睛撑大老大。她似笑非笑的说道:“那你们对用兵之法应该懂吧。”

章邯见他不依不饶,知道是在宫里窝的久了,闷得心麻。今天不跟她说个什么,实在是过意不去这顿饭,于是答道:“我等从军之人,自然得读习兵法,不知道公主从哪里学来这些,学这些又有什么用?”章邯硬压住后面一句“你将来又不能继承大统。”没说出来。

芷阳一挥手道:“这你别管,我且问你,你觉得这兵法十三篇可有疏漏?”

章邯暗笑:看来这位公主整日在宫里确实给憋坏了,为了解闷,连兵法都学的通彻了。可细想这孙武的一十三篇兵法将战略、战术分析的精透无比,是数百年各国用兵之准则,三军必读之课。她一个未见世事的公主又能参悟到什么,而且还敢提出或缺。转念一想,这可能不过是一个少女一时的奇思异想,听听不妨,便不做声,望着芷阳。

芷阳得意一笑道:“孙武这一十三篇兵法虽字字金石,想来著成也不容易。但孙武也有疏漏。哼,哼,这孙子兵法惟独少了‘技械’一篇。”

芷阳双手背后,在惊愕的章邯和董翳面前来回渡步,嘴上却缓缓地继续说道:“国之富庶、君之贤德、将之智勇、卒之精练、天时、地理、人和、庙算未必就是取胜的不二法门。还有一条可谓重之又重!就是‘技械’!技者,匠之能也。械者,卒之用也。‘技械’不济则将无勇而兵生疑,杀敌不利而败也。”

两人见芷阳拽起书文,颇有将相风范,虽然声音细腻,难脱幼稚,但内容却很有道理。于是都放下饭食,认真听了起来。芷阳见他们端坐不语,还道是这两个是粗人,没听懂,就解释道:“唉,也就是说工匠的技术高低,造成战场上士兵用武器的好坏!武器不好,将军就没自信,士兵杀敌不利,也就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最后招致失败!”

章邯和董翳当然听懂了,只是他们没回过神来,如此见解居然是从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口说出来的。

当年秦国之所以能横扫六国,统一天下,固然有国富民强、曲制(军事制度)有序、战略得当。更重要的是秦国与其他六国相比,在制造兵器的技术更为先进。不但做到了盾坚剑利,就连弩弓的射程也比别国远得多。

(武器好坏不是衡量战争胜负的唯一准则,只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人才是决定胜负的最主要因素。本文有关武器制胜论官邸,笔者也并不是很赞成,仅为一方思想供大家考读。)

章邯和董翳呆坐在桌前望着芷阳公主,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关于大秦帝国兵器精良的优越性,自己在战场上是身有体会的。但是现在居然要有人提醒,自己才感触到。两人对面前的这为年轻美貌的公主竟不知该如何对答好,只是不住的点头。一时间,脑子一幕幕里全是自己曾经在战场上撕杀时情景。

芷阳见二人对自己的论点认可,甚至有钦佩之意,又见二人如醉如痴,如梦游一般,便嫣然一笑,拂袖而去。

两人望着眼前的半桌剩饭,出了半大天的神,章邯才开口叹道:“不知芷阳公主师承何处?竟如此博才多艺。”

董翳低声咕噜了一句:“果然是才识渊博,我真是不及。”然后起身回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