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波(海军.战争与情感) 十五章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1

灰狼已被注册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5/[/size][/URL] “陆老师好。591舰上尉航空长顾波。”见政委引荐,顾波就一个敬礼。   “啊,小顾同志你好。”自称“陆长青”的陆老师和蔼笑着还了礼,又向顾波伸出胖乎乎的手。   握完了手,顾波就去帮那个陪同这位军报摄影大记者前来的支队宣传部门的年轻干事,从那辆显然是舰队司令部派来的豪华大越野上,往下拿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5/


“陆老师好。591舰上尉航空长顾波。”见政委引荐,顾波就一个敬礼。

“啊,小顾同志你好。”自称“陆长青”的陆老师和蔼笑着还了礼,又向顾波伸出胖乎乎的手。

握完了手,顾波就去帮那个陪同这位军报摄影大记者前来的支队宣传部门的年轻干事,从那辆显然是舰队司令部派来的豪华大越野上,往下拿摄影装备,林林总总的好几大包——靠,什么叫专业啊~~就像人家陆老师,那陆军迷彩服外边儿,还套着一件与之矮胖身材不太相称的大号佳能摄影背心。

对这位陆老师,顾波还是知道些的。想啊,军内的几大刊物每期都少不了人家的作品几乎,那作者名字你想记不住都难。还有些专访传记纪实讴歌什么的,也是专门介绍这位陆老师的,说其人入伍三十年来,足迹踏遍祖国山山水水,不怕牺牲拍过越南前线枪林弹雨,不辞劳苦拍过海岛官兵头顶烈日,当然也多次立功,获奖无数。还有,人家名字后面也缀了一大串什么什么协会主席副主席秘书长常任理事等等,一张名片儿上印不过来应该。如果不是文职,以其如此闪光资历,顾波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位陆老师如今肯定官拜上校大校,没准儿都敢是少将了;只可惜在顾波看来,这位陆老师的作品,却并非如其资历那么闪光——比如看报纸或杂志上刊登的一些出自该老师之手的人物照,常常会为找不到焦点而犯愁;而看一些同样出自该老师之手的被用作杂志封面或插页的武器装备照片,则常常能令用傻瓜相机的哥们儿们,为自己有望短时间内成为大师而树立足够的信心。

这会儿见政委正与那位令人尊敬的陆老师寒暄,而负责本次接待的那位张姓副长,脸上则依然盛开着动人的媚笑。顾波就和那宣传干事一起,提溜了那几大包物件站立左右。

大概那陆老师见顾波也背着一个不小的摄影包,就貌似很感兴趣地问:“怎么,小顾同志也喜欢摄影?”

“报告陆老师,我水平不行。想趁这次机会,跟陆老师好好学习。”

“哈哈~~好啊,我最喜欢和年轻人同场竞技了。去年拍某驱逐舰攻潜实弹演练,为了选一个相对鱼雷发射管的好角度,我让水兵把我从舰舷上吊下去。他们起初不敢,说您能行吗?结果呢,不还是行了。哈哈~~”

顾波闻言心道——哦,原来那些模糊照片是这样拍出来的。

那陆老师笑毕,又拿胖手拍了拍政委肩膀:“好,小刘,咱们过去吧。”靠,小刘。。。顾波想,那刘gang同志好歹也是海军中校——看来这陆老师的来头,的确是不小啊。


这几天来的天气,应该说还是不错的。几乎每天都有太阳,尽管空气算不上太通透。要按航空部门的说法,这叫能见度良。事实上,今天上午的能见度,相比昨天下午伤愈复出的李海星少尉飞最后一个舰载无人直升机舰试科目的时候,那真要好出不少——如果说这样的空气通透程度拍大风光片还不够理想的话,拍摄个小型舰载武器试验什么的,那还是蛮足够的了。

看来那陆老师对这样的光线条件也很满意。护卫舰起航不久,他就开始满面笑容地忙碌起来。不大会儿,就在舰桥左舷翼台后端,将那些个摄影器材架设完毕。其间顾波要帮忙,那陆老师还说不用,言下之意大概是怕顾波不懂就里,再弄坏了那些个器材。顾波只好笑笑作罢。

见顾波手提了一部EOS5DmarkII,那陆老师就笑曰——这个机身我三年前用过,还凑合,就是对焦点分布不好,连拍速度也不行。又问顾波为什么不用三脚架。顾波说我随便拍拍就不用了。那陆老师则正色道——所谓严肃摄影的标志之一,就是使用三脚架;小伙子你摄影态度不够严谨啊。顾波笑笑,心说这翼台后端就那么点儿空儿,全让你这俩架子给占完了,我还往哪儿架?还有,这船甲板看着稳当,实际上是不停颤动着的,而这种颤动,肯定会经架子传导至相机;再说了,拍火炮射击或导弹发射之类的片子,通常使用很高的快门速度,要架子有个屁用。

顾波见左边儿架子上架着一部EOS数码相机,不用说了,那肯定是“1”字头的机身,镜头也当然是红圈儿白炮;右侧架子上是一部大型胶片相机,看样子像617之类的宽幅,至于牌子,至少“林哈夫”一类的,大约才能与陆老师身份相称。又见那陆老师掏出测光表左瞄右瞄,顾波禁不住又叹——专业啊~~

顾波才又想起来怎么没见政委呢,抬头看去,见其人正蹲在主桅顶端的雷达平台上,只露个脑袋。不错,那个位置的视线同样不被烟囱遮挡,而且根据预先通报的目标舷角,同样可以拍摄到近程防空系统开火的正侧面。顾波不由暗自佩服。其实他开始也想到了那个位置,只是,爬那么高还是需要相当勇气的。

防空警报响彻海空。

顾波迅速从翼台栏杆上探出身子,举起相机,对准了机库顶甲板上正在转动的那个外形相当凶猛的近程武器系统。那陆老师自然也不怠慢,弓腰看着取景器,手上也攥紧了快门线。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甲板上腾起一阵烟雾,几枚导弹拖着火舌,在轰然声响中离架而去,稍顷,那近程防空系统的加特林快炮也忽忽开火。只几个回合,护卫舰左舷的两个飞靶就灰飞烟灭,空气中弥散着刺鼻的硝烟。而顾波也在这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几乎拍满了整个2G的CF卡。

全舰一片欢呼。

不说三个靶么,怎么只有两个?顾波不解。后来得到的消息是——一个靶标偏航,不知飞他妈哪儿去了,想打也打不着。

下了舰桥,正碰见小六儿喜气洋洋地抱了一堆30毫米炮弹壳儿,见了顾波就叫:“航空长!纪念品,要一个吗?”顾波一想这玩意儿回头有机会送给李星的话她没准儿会很喜欢,就说谢谢要了一个。刚出锅的玩意儿就是不错,铜光锃亮的,拿在手里还热乎乎的呢。小六儿都走出好几步远了,顾波方又一闪念,忙叫住他:“哎小六儿,再给我一个行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