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大学生活 三、游戏

在阶梯教室上课的时候,在课桌上看到一句话:无聊啊无聊,不在无聊中恋爱,就在无聊中变态。

我寻思这位前辈还是蛮有见解及魄力的,能把大学生的想法囊括在寥寥数语之中,这份见解我所不及;胆敢把文坛巨人的名言套用得如此淋漓尽致,这份魄力我所缺乏。

是的,大学生活就是这样无聊,无聊得乏味。习惯了中学时候老师安排一切,紧紧凑凑,按部就班。到了大学骤然放松,这样张驰无度,令人手足无措。面对多余的时间大家无所适从,我们124的几个兄弟显然也是这样。

贺铭、黄波及徐峰他们三个是武汉本地人,接触的新鲜事务比我们三个“乡里来的”明显要多。过了两个月的时间,大家对校园及周边情况熟悉了一些,他们三个就提出去找网吧打游戏。

那时候的我是很单纯的,电脑对于我来说虽不是新鲜玩意,但是游戏是从来都没有玩过的,更莫提上网聊QQ了。一切就是从这里开始变化的。

每天上4小时的课,最多也就是6小时。还多余大把的时间,老是闷在宿舍打牌虽然不错,但是不能10来个人齐上(隔壁寝室被我们带坏了,汗!)。于是,在一节晚自习之后,大约7点多一点,我们六个人摸向校外,寻找传说中的网吧。

壕沟算是我们学校附近的一个商业点,这里是5所高校的交叉点。我们出了校门就直奔壕沟,校旁的那片民房里面根本就没有考虑,谁有曾想到这是舍近求远之举?十多分钟的路程,在我们说说笑笑中很快结束。我们没有打算向人打听,不是我们有骨气,实在是大家都不好意思,没脸去问。

壕沟果然是壕沟,不到两分钟就发现了一家,看外面的装潢应该是。进去一看,哪是什么网吧?分明就是街机,虽然窗明几净,但不是我们的目标所致,只有继续探索寻找。

一路看见什么陶吧、剪吧、酒吧,就是没见网吧。就在我们要放弃的时候,吴明惊叫一声“冲浪e族”。吓了大家一跳,待我们反应过来,这家伙已经飞奔了过去。但是令人失望的是这真的是一家网吧,一家只能上网不能游的戏网吧。而且,仅有的十多台电脑已是满座。还有一些或坐或站,不知道是等上网的朋友,还是在等集子。

(此时的冲浪是一间规模超小的网吧,配置不高,只能够上网,仅仅拥有13台电脑,在一间狭长的小屋里。和2年后的冲浪规模无可类比,那时候的冲浪拥有400台电脑,楼上楼下3层,不显丝毫紧张,吧台还有沙发桌椅让等待机子的网民使用,那时的机子不仅仅上网,即使是玩当时最流行网络游戏也不会卡,是我们当时网游首选。)

虽然很失望,但是总算是找到了一家网吧。在返校的路上我们重新计议,决定明天下课后去村子里面转转找找,那里有很多租房住的学生,网吧一定会有的。

第二天下午四点左右,我们一帮再度出发,这次的目的地是校附近村庄。我们学校附近有一个较大的村子,好像叫王家湾。和我们学校相偎相依,不知道是我们学校的存在早就了王家湾,还是因为王家湾的存在方便了我们学校。王家湾发展很好,一点都不像乡村。一排排房子规划的不错,看起来很有气势。里面住的很多租户,就是学校那些热恋中的学生,尽管学校三令五申不允许在外租住,但是对他们却形同虚设。

在一排排房子间穿行,我们不得其门,徒劳无益。我们找了一家小店,一人一只雪糕一瓶水。付钱的时候,我问了下老板娘附近有没有网吧。可能是我们一次消费的还算可观,或是她准备以后再作我们的生意,她十分热情地把店子丢给她10岁的女儿,自己带领我们去找她所说的网吧。

听她说那家网吧是她妹夫开的,没有营业执照,所以都是关着门的,不熟的人是不会开门的。她妹夫的“黑吧”——我们后来统称学校附近所有的网吧的名称——离她的小店不远,大约20米就到,有了这个热情的店老板娘的推荐,我们很容易就进去了。人很多,还是有两台空机子,黄波和贺铭上了。说是给我们作个示范,教我们怎么玩。

进入界面后,他们告诉大家《帝国时代2》是不错的游戏,简单的介绍了一番,就进入游戏厮杀起来。用电脑玩游戏,而且是如此吸引人的战争游戏,一下把我带入了一个从未接触的领域。一切都是那么新奇,那么刺激,深深的勾住了我的眼神。

在他们一场残酷的厮杀结束后,我才得以解放,才有机会打量这个“黑吧”。黑吧其实不黑,照明效果很好,装有空调。大约有20多台机器,和4台PS2机,老板是个30岁左右的男人,有个4岁左右的女儿,老婆也在一边帮忙,这应该是他们一家收入的主要来源。他们很好客,也可以说服务很周到(后来老板一家和我们很熟,经常一起喝酒吃饭)在我们进来的时候就给我们搬凳子、倒水,使人感觉舒坦。

轮流上去玩了一把(就是他们一人教一个),我们就打道回府了,决定明天早点来。只是没有想到,这次的这个决定对我们的影响何其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