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四集中国远征軍 第六章、自相残杀

dontbb 收藏 4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size][/URL] [内容简介] 吃掉战友的尸体,让还活着的“皇軍”继续为“天皇”尽忠效力。很快成了还活着的“皇軍”冠冕堂皇的借口,尸体毕竟有限,不久所有伤兵也成了被吃对象,不能行走但还有一口气的战友不再是累赘,他们新鲜的躯体成了“皇軍”的美味佳羹。伤兵也有限,最后发展到弱肉强食,还活着的饥饿难忍的日军开始了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一轮昏暗的月亮慢慢从山坡后面升起,高高挂在缅甸雨林的树枝上。昏暗的月光下是一张张沮喪、疲惫不堪的脸庞,他们是谷寿夫和他的第六师团约7000多残渣余孽。多是异種兵的残兵败将在夜色中一个个眼发绿光,神情贪婪且残忍,但更多的是郁闷……


他们本来准备与五十五师团汇合,由于何峰派重兵扼守隘路,沿途可行之道多为敌人封锁,加上第六师团余部突围时重武器尽失,连轻武器弹药也所剩无己,第六师团余部象一条拨去毒牙的大毒蛇,已无力向敌人发起有效攻击,更不用说夺路逃命了。师团长谷寿夫不得不下令;各部队翻过深山峡谷,退入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远离敌軍,暂求保命,等候援軍。


但给养问题一下子严峻起来,本来就是狼狈突围,即乎没带粮食,加上各部队经过之处,多是崇山峻岭、山峦重叠的野人山,森林蔽天,蚊蚋成群,人烟稀少,给养困难,第六师团7000多鬼子很快就品尝到了饥饿的滋味。


许是老天爷不容丧尽天良的第六师团官兵,原本要到五月才来的雨季竟提前月余降临。让雨林中的第六师团余部雪上加霜。


雨季,缅甸雨水特大,整天倾盆大雨。原来旱季作为交通道路的河沟小渠,此时皆洪水汹涌,既不能徒涉,也无法架桥摆渡。第六师团工兵扎制的无数木筏皆被洪水冲走,有的连人也冲没。加以原始森林内潮湿特甚,蚂蝗、蚊虫以及千奇百怪的小巴虫到处皆是。蚂蝗叮咬,破伤风病随之而来,疟疾、回归热及其他传染病也大为流行。一个发高热的人,一但昏迷不醒,加上缺医少药,蚂蝗吸血,蚂蚁侵蚀,大雨冲洗,数小时内就变为白骨。第六师团官兵死亡累累,前后相继,沿途尸骨遍野,惨不忍睹。连此次突围的头号功臣,谷寿夫倚为左膀右臂的原茨参谋长,因此次突围时小腹中弹,身体抵抗力变弱也患了回归热”,已整整昏迷两天,不省人事。部队也因此在原地等候了二天。连沿途护理他的卫生兵也因受传染不治身亡。


据第六师团余部极少数幸存的日军回忆,当时患上登革热、烂脚病的人,实际上就等于被宣判了死刑。“回归热”更是热带丛棘中最可怕的一种疾病。患者周期性地持续高烧,初次发烧一般七天,又歇七天;然后第二次发烧五六天,又间歇五六天;再第三次发烧……周而复始,将人折磨得死去活来,同时,间歇时间越来越短,发烧越来越频繁,故名“回归热”。不知有多少日军被“回归热”反复折磨,熬干气血,在已无人形时悲惨地死去。


双手沾满亚州人民鲜血的原茨参谋长终于咽气了,悲痛欲绝的谷寿夫对卫队长荻原下令道;“荻原君,你带人去好好埋了原茨参谋长。”


“是!”已饿得有气无力的荻原,怕传染“回归热”,虽然心里很不愿意,但还是不敢违命,只好带着十几个同样饿得有气无力倒霉的卫兵,吃力地抬着原茨参谋长的尸体来到一茂盛的丛林中……


倾盆大雨下个不停,泥土死死沾在工兵铲,甩都甩不掉,费力极了。十几个疲惫不堪的鬼子不得不轮番上陣,在泥水中足足用去二个小时,才刨出一个不到一米深的浅坑。突然“卡嚓”一声,工兵铲溅起了火花,最后一个挖掘的鬼子见下面遇到了基岩。无力地抬头望着卫队长荻原。


“算了!”卫队长荻原无奈地揮了揮手,他见疲惫不堪的挖掘的小鬼子爬出坑后,马上招呼另外一个身体较强壮的鬼子去抬原茨参谋长的尸体,不想双手一用力,“卡嚓”荻原原本破破烂烂的軍褲,刹那间成了开裆褲,春光乍泄,在风雨中连小弟弟都淋雨了。引起这些天来一直郁郁寡欢的众鬼子哄然大笑……


没了褲子在雨季的原始森林中行走,会成为蚂蝗和蚂蚁的美味佳羹,就等于被宣判了死刑。卫队长荻原脸一下子变得惨白,当他目光停在手上的原茨参谋长的尸身上时,突然眼前一亮,原来这些天一直躺在单架上原茨参谋长的軍装反成了师团最完好的,荻原示意搭档的鬼子兵放下尸体。一双贼溜溜的双眼狠狠地扫了还在大笑的众手下一眼,仍后“扑通”一声,跪在原茨参谋长尸体边念念有词当起“孝子”来,让刚止住笑的众手下一个个莫名其妙,面面相觑。当卫队长荻原伸手去扒原茨参谋长尸体上的褲子时,大家才恍然大悟。


“你们快把参谋长埋了!” 卫队长荻原可不愿其部队的人发现自己扒了原茨参谋长的褲子,提着刚从原茨身上扒下的褲子转身走开,不过等他换好褲子过来,众手下不但没有掩埋原茨参谋长尸体。倒是一个个眼放绿光、垂涎三尺地死死盯着地上尸体两条白花花的大腿直吞口水……


“八格……”是异種兵的荻原刚想训人,自己也一下子被白花花的大腿吸引住了。心怀鬼胎的他警惕地看了一下四周,见除了自己的卫兵,再也看不到其他部队的人。已几天未见肉味的荻原也忍不住直吞口水,但他毕竟是卫队长,一时拉不下面子,暗地里冲一名心腹点了点头,狡猾的心腹马上心领神会地跪在原茨参谋长尸体边念道;“参谋长大人,您以经为“天皇”尽忠了,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为了现在还活着的“皇軍”继续为“天皇”尽忠效力。为了大日本帝国圣战的最后胜利,请献出您高贵的躯体吧。“说罢他抽出刺刀在尸体大腿上割下一大块肉,带着血色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有人带头,自然有人效仿。不一会儿尸体的大腿肉已被剔去,仅剩下白森森的股骨和肱骨。很快尸体的上衣也被剥去,除骨头外,包括脚掌底下的皮都吃得干干净净……


饥饿,成了第六师团余部最大的敌人。谷寿夫此时才悟出何峰为什么只派重兵扼守隘路,封锁道路,再派少量野外生存能力极强的特种兵骚扰、跟踪,而不派重兵冲进丛林追杀。此时渗入丛林的7000多日军官兵,成为与丛林中的动物竞食的一股可怕力量。他们似一群大蝗虫,所过之处,树皮、草根皆遭殃,飞禽走兽纷纷落荒而逃。各部队因饥饿、落伍、染病死亡的,比在丛林中与中国特种兵战斗而死伤的还多十数倍。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卫队长荻原等人吃掉原茨参谋长尸体的事,很快在部队中传开。


吃掉战友的尸体,让还活着的“皇軍”继续为“天皇”尽忠效力。很快成了还活着的“皇軍”冠冕堂皇的借口,尸体毕竟有限,不久所有伤兵也成了被吃对象,不能行走但还有一口气的战友不再是累赘,他们新鲜的躯体成了“皇軍”的美味佳羹。伤兵也有限,最后发展到弱肉强食,还活着的饥饿难忍的日军开始了自相残杀……


谷寿夫见势不妙,几次组织余部进行试探性突围,但都被对其了如指掌的何峰部狠狠打回后,士气全无的日军一片混乱,因饥饿难忍自相残杀也愈演愈烈,事情很快演变到连师团长谷寿夫都无法控制,谷寿夫不得不接受现实,无奈地率战斗力最强的卫队躲在原始森林里一个隐蔽的指挥部等候援軍。


谷寿夫不是异種人,对新鲜人肉也翻肠倒肚。但饥肠碌碌的他不得不开始吃卫队长荻原等人孝敬的一种味道独特的熏肉﹙熏人肉﹚。望着越来越少的部下心急如焚的谷寿夫唯一能做的是;每天让人向司令官饭田祥二郎发电求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