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抗日梦——特战铁血 第一章 杨颉其人 第18/19/20章 惊天之李保国事迹(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28/

李保国听说后,问了问战士的伤势,让将这个宋岩春招来,一看竟然是个大姑娘一样的小伙子,大笑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好。你以后就是特战队的小队长了。”

宋岩春腼腆的一笑,旁边的徐德一推他,“还不谢谢队长。”

李保国一摆手,“这是他自己的努力所得,不用难为他。”

这时,许美育带着一营上来,刚见过李保国,就听身后傅马利说话:“报告队长,战士们发现一个新情况,沿着交通壕可以通向其他两个山头的碉堡。”

李保国一听,对身边的众人说:“走,看看去!”

原来鬼子的交通壕,是从南北向西集中,然后通向补给站的后面,将三面防御连成一体,可以相互支援,且运送弹药方便。

李保国站在三路交汇的地方,对许美育说:“你派人将这里把守好,我带人先端掉西面的碉堡再说。

有了南面的经验,这次西面之战极为顺利,并连带将鬼子炮兵阵地也拿下。

北面山上的鬼子却不足一个小队,这让李保国很是意外,原来北面的鬼子小队负责这天的巡逻任务,有二十多个鬼子出去巡逻了,当这些鬼子回来时,正好与正在占领阵地的一营三连相遇,这些土匪出身的战士还真不错,一个冲锋,就将鬼子歼灭,却也爆发出激烈的枪声。

李保国正在和许美育商量该怎样攻下补给站,枪声大作,让李保国很是气愤,却使许美育眼前一亮,大叫道:“有了,队长,我们不妨将计就计,来个引蛇出洞。”

李保国也是一点就亮的人物,高兴的说:“好,你去布置吧,记住要带上刘二蛋朱大和,他俩可会打炮。王小,你马上去找出补给站通往外面的电话线,给他弄断。张小群,你去把南和北面的碉堡里的电话线掐断。”

两人答应一声,带人走了。“徐德准备迎接补给站里过来的鬼子。”

木头、马利你们等鬼子从补给站里出来,就带人扮成鬼子,向补给站里退,徐德带人追你们,要掩护好他们一起进入补给站,然后向里发动进攻。一营会接着冲进去,你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打开补给站的正门,让二营三营快速进入。”

“是!”三人率队走了。

没十分钟,鬼子炮兵阵地上的几门山炮就响了,顿时鬼子补给站里仅有的两座灯塔被炸毁,紧接着,炮弹像雨点一样落在西边的碉堡群上,同时碉堡里的轻重机枪也狂叫起来,枪炮声刺激了整个补给站,刺耳的警报声响彻夜空,整个补给站的鬼子慌忙从各处出来,要到各自的岗位上,这时,猛烈的炮火突然呼啸而至,大批的鬼子被炸死在空地上。

原来刘二蛋朱大和到了鬼子炮兵阵地上时,二营一连一排的战士们已经将炮口高高的扬起,这里布有八门山炮,六门步兵炮,十几门迫击炮。

排长杜和一人称杜和尚,却是正经八百的国军炮兵排长,手下几个弟兄也是国军炮兵出身,见了大炮,像见了亲人,忍不住想摆弄一下。刘二蛋朱大和听说以后,大喜,原来他俩也就只会怎麽放炮,其他的什麽不懂。

杜和一听说要先放掉补给站的灯塔,连声说:“没什麽,你就放心吧。弟兄们,活动活动,别让队长小瞧咱。”

果然,两炮两个灯塔全被掀掉,高兴地刘二蛋朱大和连声夸奖,表示要为杜和一请功。激动的杜和一了不得,因为在国军时,即使你再有本事,也没人提拔奖赏,后来到了土匪窝里,更是窝囊,现在一听两人就凭这两炮,就要给自己请功,他知道,李队长可是个有功必赏的人。

“原山炮不动,步兵炮、迫击炮向西碉堡群快速发射!”刘二蛋大声的命令道。

杜和一重复命令,并指挥战士们将炮火倾泻到西碉堡群。因为刘二蛋漏掉了一个命令,使得假戏成真,大量的炮火像发了疯,将西碉堡群掀了起来。幸好李保国在第一轮炮击就听出不好,命令人上去询问,差一点把杜和一吓死,什麽?李队长就在炮火底下?!

不过,这一轮炮击,确实为李保国的引蛇出洞造了极为逼真的势。李保国在碉堡群的中心碉堡里,一手拿着电话筒,一手拿着钳子,对着电话用日语大声的喊道:“支援,支援,我要支援!”说完,不等对方回话,钳子就将电话线剪断。

补给站里最高长官是刚从大同守备司令部调来的武田中佐,武田中佐最大的爱好就是女人。上任的第二天就带领着一支小队鬼子,偷袭了补给站附近的少柳村,将村里的女人抢回补给站玩弄。

武田中佐上任一个月,就将附近的村子烧杀抢掠一空,美其名曰强化治安。昨天武田中佐又带人从距离补给站二十五里远的林家铺村抢来一批女人,武田最喜欢地主家的女人,昨夜他将林家铺的大地主林龙猪家的女人玩弄了多半夜,正爬在三个女人身上睡觉,突然剧烈的枪声传来,武田一下子窜到地上,对着勤务兵叫到:“怎麽回事?”

勤务兵出去查问还没回来,两发炮弹将院里的灯塔摧毁,紧接着炮火连天,枪声暴烈的像过节的鞭炮,武田听出是后山防卫出了问题,拿起电话向各碉堡询问,可是只有西边的碉堡传来“支援”的呼叫,随即被切断。此时院里警报声已刺耳的尖叫起来。

武田冲出屋子,只见补给站的院里只要有人走动,就会有炮火降临,被炸死的士兵的残肢飞起在半空,血雾弥散在空中,火药味血腥味夹杂在空气里,刺激着每个的人心。

武田知道这是西方炮兵阵地失守了,狂叫道:“小野、渡边小队支援秋田小队夺回炮兵阵地,快!快!”

只见院子里鬼子一阵忙碌,很快鬼子们向西方集结运动,炮火不停地落在鬼子群里,残叫声不时传来。

支援的鬼子刚刚进入巷道交通壕,炮火停了,但是枪声大作,只见一队鬼子被敌人追赶着退了下来,后面的敌人向潮水一样不断的从交通壕里涌出来,武田大惊。

赵喜人和金富两人带着二营三营潜至补给站前沿,沿途由负责侦察的战士悄悄地将巡逻的鬼子干掉,两人正商量着怎样突入进去而又不能损失太大时,枪声传来,两人大惊失色,因为这些收编的土匪的武器实在是太差了,连鸟铳也有。

“老金,你赶快带人把好退路,准备接应队长他们撤退。”赵喜人说,“我在这里看着,阻击出来的鬼子。”

“好。”金富知道不是争论的时候,答应一声去了。

赵喜人很快发现,情况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炮火摧毁了灯塔时,赵喜人大喜,知道队长得手了,命令部队前进,准备战斗。

果然,没多久,一支鬼子从后面掩护着追杀他们的人向前面正路上冲来,知道是自己人,命令:“把手中所有能打出去的东西,全部打出去,冲击鬼子正门,接应特战队的攻击。”

顿时,补给站前门响声震天,各种火器喷发着火焰将弹药倾泻到正门的阵地上,实际上赵喜人也知道他们这些武器根本起不到任何威胁敌人的作用,只是为了吸引鬼子的注意罢了。

武田站在地下指挥所里,听着从各方传来的枪声,心中一阵恐慌,尤其前门方向传来的枪声最为激烈,看来敌人的进攻才正式开始。他很清楚补给站现在只有一个小队的守护人员,碉堡群的失守就意味着补给站的灭亡。

最让武田窝囊的是连对手是哪一部分的都不知道,就这样糊糊涂涂的给人家灭了。

傅马利、李木头、徐德三人基本上没遇到什麽抵抗,就冲进正门守卫的鬼子碉堡里,碉堡里鬼子还以为是自己人支援来了,正要打招呼,三人的枪就响了,轻松解决战斗。

徐德向赵喜人方向招手,赵喜人命令部队快速冲击,很快二营就进入补给站,战斗结束。

武田切腹自杀,没有一个俘虏。

收获是巨大的,当李保国打开鬼子的仓库时,才发现这些仓库竟然和后面的山体相通,整个的山体被掏空了,还有大量的空间闲置着,还没有用。

“看来鬼子是打算将这里修建成大型军火库。”李保国对身边的几人说,“马上组织人抢运物资,看看有没有会开汽车的,最好用汽车。赵喜人,让你的人换上装备,负责警戒大同方向的鬼子;金富,负责警戒毛家坪、松树洼据点的鬼子。两天,两天后无论如何也要撤除战斗。”

当地的百姓和子华山的百姓被动员起来,开始抢运物资。

大同守备司令部接到武田的求援后,马上命令附近的毛家坪、松树洼据点的鬼子增援,同时派出大同的一个大队的鬼子和一个团的伪军增援补给站。

金富早就从鬼子补给站里弄出十几挺重机枪,三十多门小迫击炮,轻机枪更是装备到班,储备了大量的弹药。

可是令金富伤心失望的是两个据点一共出动了两个中队,三百多鬼子。他不知道这已经是这两个据点能调动的最大兵力。

上午十点多钟,鬼子终于嚣张的冲进伏击地,顿时炮火连天,尽管这些土匪还不大会用这些武器,没关系,现学现卖,有鬼子当靶子,有的是炮弹,练吧。

很快,在金富的亲自指导下,一批炮手成型。

重机枪手也遇到同样的问题,很快也弄明白怎样开火怎样瞄准。

这帮土匪可乐坏了,这家伙,火力这麽猛,而且不用节约子弹,打啊。

一个营的兵力,发出的枪炮比一个团还嚣张。

鬼子们一上来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很快鬼子就发现这些人的枪炮打的没准。知道是些新兵,嗷嗷叫着冲了上来。但是隐藏的轻机枪一显漏,就让这些大意的鬼子永远没有了后悔的机会。重机枪手也适应了激烈的震荡和强大的火力,开始发威。

金富不愧是李保国的手下的最得意的人,马上意识到鬼子是顶不住这麽猛的火力的。“一排,马上绕到鬼子后面,准备全歼这伙鬼子。”

战斗持续了两个小时,在金富强大的火力面前,鬼子们知道在战斗下去毫无意义,开始撤退。金富知道这些战士纯粹是浪费弹药,有些人枪放了不少,其实根本连一个鬼子也没打死,见鬼子撤退,命令道:“机枪追击,步枪的人多带手榴弹,不要和鬼子拼刺刀。”

由于金富的这一命令,使得队伍伤亡很小。隐蔽在鬼子后面的一排,给鬼子造成惨重的伤亡,机枪手抱着机枪,相互掩护着冲压了上去。

中午的时候,全歼了这伙鬼子,金富的部队也伤亡五十多人。打扫完战场,金富马上命令部队进行反思总结评论功过。

李保国让许美育负责督运物资,亲自带领特战队前往赵喜人的阵地,并派出侦察员远距离侦察。

下午五点,大同来的鬼子终于赶到,张伟群率领着狙击手小队早就潜伏在鬼子的必经之路上,当鬼子大队急匆匆的经过他们身边时,张伟群冷静地观察,搜索着鬼子最高长官。终于几个骑马的鬼子军官在大队中出现,“准备,打!”张伟群一声令下,鬼子军中几个骑马的军官一头栽倒在地上。其中就有这次行动的最高长官左藤一郎大佐。

鬼子一阵大乱,马上有鬼子向张伟群他们隐蔽的方向冲过来,很快踩响了张伟群预设的地雷,趁着烟雾弥漫,张伟群带人向后撤去。

鬼子们像发了疯,不顾连连踩响的地雷,死命地向张伟群小队撤退的方向冲过来。短短的三百米的距离,鬼子付出伤亡一百多人的代价后,终于冲出雷区,叫嚷着向张伟群小队追来。张伟群小队毫不慌乱,相互掩护着慢慢后撤,鬼子终于明白他们所追击的是什麽人了,因为每次枪响,必有一人阵亡。尽管鬼子不怕死,但这种恐怖的枪法,无论是谁也接受不了。开始有鬼子等机枪掩护。

张伟群他们不疾不火地射击,让鬼子极为痛恨,几个中队长指挥着鬼子们开始分路包抄,并派人将伪军从队伍前头调来挡枪子。

在鬼子调整的工夫,张伟群带人悄然撤退到另一狙击点守侯。

鬼子合围上山头时,地上只剩下几只弹壳和散乱的脚印。一个鬼子士兵跑来,向一个鬼子中队长敬礼:“报告,------”还没来得及说出报告的内容,一颗子弹呼啸而至,从这名中队长的左眼射入后脑射出,擦着后面一个鬼子的耳边过去。

鬼子一下子卧倒,一个人影从不足三百米的地方一晃,向后方跑去。

“追!”

伪军们被逼着向前冲去,鬼子则搀在伪军里向那人追去。又是一场狙击战。伪军身边的鬼子不停的被击毙,伪军们大呼八路万岁,知道八路的政策,中国人不打中国人。追赶中枪口不由的抬高一点,和鬼子们的距离拉远一点。

鬼子大队人马都卷进这次意外的追击中,仅剩的两名中队长躲在一块大石头后开始商量对策。

“三木君,我看这样不是办法,我们是奉命支援许堡补给站,现在支那人的目的很明显,是想用小部队拖住我们,而且从这支小部队的素质来看,对方肯定是正规军。”

“山本君,你以为许堡补给站现在还会控制在皇军的手里?我看与其前往许堡,还不如剿灭这支小部队,许堡可是物资囤积的地方,这时候前去无疑送死。”

“当然,可是军命难违啊。”了

两人正说着,突然前面传来重机枪的枪声,大量的伪军从前面撤下来。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明白彼此的心事。

这一仗不好打。皇军自进占中国以来,还没吃过这样的亏,时时被打,却连对手的模样也摸不到。

“还是请示一下司令部吧。”看着不断伤的皇军士兵,山本无奈的说。三木无语。

很快,大同守备司令部的命令传来,命令山本接替左藤指挥全军,继续向许堡方向推进,必须重新夺回许堡,或者将之摧毁。

等山本、三木两人回到大路上时,才发现大队的辎重队被袭击,重武器全部被劫走,甚至连汽车拖拉的大炮也不见了踪影。

山本望着刚才追击的茫茫山林,心中一阵悲凉,袭击者的地形的优势,使得皇军伤亡惨重。

日军一个标准的1100人编制的大队包括:30人的大队部, 一个110人的运输中队(大车和骡马),有的大队将所属的运输中队合并到联队里。

四个步兵中队(一些只有3个);

一个174人的机枪中队(14人的连部和3个机枪排,1个弹药排),每排4挺重机枪,总数12挺(有的连只有8挺);

一个55人的炮排(1个10人的排部,1个15人的弹药班,两个15人的炮班各装备1门70mm九二式步兵炮)。

可是现在,运输队没了,机枪中队没了,炮排没了,最奇怪的是竟然没有听到一声枪响。

“报告,敌人使用了毒气。”山本一愣,随即下马,走到一个尸体前面,果然发现士兵是被毒死的。

山本仰天长叹一声,“所有的罪过让我一人承担吧。撤退!”

三木一惊,“山本君!”

山本向三木摇摇手:“三木君,再攻占许堡是不可能的,即使将这些天皇士兵都战死,也无济于事。以后枝子就靠您了,拜托了。”

三木也知道,就凭剩下的不足六百人的皇军是攻占不了许堡那样易守难攻的堡垒的,伪军倒是伤亡不大,但是靠这些支那人吓唬一下老百姓还行,打仗根本就白搭,尤其是打残酷的攻坚战。

山本带着部队撤退了,这实在是最好的选择,因为他们再向前走几里的话,就是一片开阔地,那铺天盖地的炮弹无疑会使这支部队尸骨无存。

山本作了一个正确的抉择,却不出所料的被逼自杀谢罪。

原来许美育在指挥搬运物资时,发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上面画着枯骨骷髅,不知道怎麽用,是干什麽的。忙派人请李保国看看有没有用,李保国一听,就知道是毒气,让人找找,果然找到一批防化服和面具。李保国亲自教战士们穿上防化服带上面具,指挥人将毒气弹给在大路上鬼子用上。

战士们都惊讶于毒气弹的威力,一阵黄色的烟雾过后,阵地上再无一人生存。

第十九章 惊天之迟来的报复

许堡一战,李保国不仅获得大量的军用物资,而且在阳泉大同一带威名远扬,部队也迅速扩编成一千五百人,还扶持起大量的游击队地方武装。由于武器充沛,游击队的武器装备都是清一色的日本装备。

剩余物资李保国装备了康家宝赵文毓的蔚南大队,现在康家宝赵文毓在蔚南可是名人,不仅收编了各种武装力量,还招收了大量的农民子弟参军,兵力急剧扩展到四千人,最缺的就是武器装备,李保国的命令传来,康家宝高兴地拉着赵文毓的手,“这下可好了,老大就是老大,怎麽这麽快就弄大发了。”

赵文毓也从心里佩服李保国:“蔚县的军火库在什麽地方?我们不行也干他一家伙!”

两人相视而笑。

李保国开始了特殊的练兵运动:把部队分成十五个小队,有特战队员担任军事教官,以鬼子据点为练兵靶子,练习各种军事技能。

各小队自己寻找“靶子”练兵,一个月集结对抗。

这个月成了鬼子的魔鬼节,鬼子们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这麽多的游击队,各据点被分割包围,各小队就把训练场设在鬼子据点旁,只要鬼子出来,就是有来无回,甚至在据点里也不敢露头,不知道什麽时候就会有冷枪打来。

等练习拼刺刀时,想找个鬼子实战练习一下,太难了。鬼子是宁可饿死,也不出据点。

据点和大同的电话早就被割断,大同出来的通讯兵也是泥牛入海,后来派出小队皇军保护通讯兵检修,结果一小队的皇军无一人得以生回。守备司令宫泽正清树虽然找了山本这个替罪羊,但他很清楚如果不是山本,结果会更惨。面对东部各据点的情况,宫泽实在是有心无力,帝国军队正在南方激战,抽调不出太多的部队参加这种小规模的剿匪行动,而人数低于一个大队的军事行动,根据情况来看,根本就是有去无回。大同的守备力量是不可能抽调出太多的兵力来应付这种消耗战的。

最让宫泽难过的是想撤回这些地区的驻军也是不可能的了,只能电令各据点坚守待援。

有些据点的伪军开始逃跑,有些伪军鼓惑鬼子冲出据点,将鬼子当礼物送给游击队,借以立功。

一个月下来,这个地区十五个据点不战而胜,游击队挤掉了据点的鬼子,缴获了大量的军用物资,又武装了一批地方游击队。

当李保国奉命接引延安政工工作组时,这里的抗日形式正一片大好。延安工作组一踏进大同地区,李保国就知道了,地方游击队的同志马上和李保国取得联系,李保国顺利和廖旭东等人汇合。

廖旭东到了游击队控制区就知道这里的抗日形势比来的路上要好不止一点,只看这里部队的武器装备,甚至比八路正规军都好。

用李保国的话就是到了这里就算到家了,小鬼子还没这个胆儿来惹咱。果然一路走来,所见都是一片安居乐业的祥和景象,让人心情舒畅。

因为有杨颉的整顿部队的命令,李保国将部队整编成两个团,给地方游击队留下大量的武器弹药之后,率部返回基地,同时命令康家宝赵文毓整编部队,留下地方部队坚守,主力部队向康家镇集结。

当杨颉听廖旭东谈到进入蔚县所见所感时,着实为李保国高兴。

众人回到基地,杨颉陈志浩要为延安同志接风,被廖旭东挡住:“都是一家人,何必这麽客气?我们还是谈一谈工作吧。”

杨颉马上明白毛主席朱老总肯定有指示,笑道:“好。晚饭就从简一点,给延安来的同志尝一尝我们缴获的罐头,日本风味的。”说着想陈志浩使了个眼色。

陈志浩附和着笑了笑,说:“主席和老总有什麽指示麽?”

廖旭东从背包里取出两样东西,递给杨颉说:“你的面子可够大的,主席和老总都有礼物捎过来。这本《孙子兵法》是主席送的,这把小手枪是老总的。这是主席老总的信。”

原来主席对这个成长中的游击队很是关注,亲自做了人员安排,廖旭东出任游击队参谋长李影改任副队长,巩晓明担任政治部主任,其他的各方面的人员有杨颉陈志浩组织安排。

“老廖,这次来的都是哪些方面的人才?”陈志浩

“你们想要的都来了,军队的各摊子都有人,地方上也来一些有丰富经验的党代表。看来主席和老总是下了大本了。”

杨颉知道此时晋察冀军区成立不到一年,38年3月,晋察冀军区派邓华支队进入平西,建立了四个抗日联合县政府和党的工作委员会,使平西抗日根据地初具规模。5月,根据中共中央和八路军总部命令,活动在晋西北的宋时轮支队和在平西的邓华支队组成八路军第四纵队,宋时轮任司令员,邓华任政委,于6月奉命挺进冀东。此时,蔚县正是一个军事政治的空白区,我党、国民党、日军都无力顾及。而杨颉的出现使得主席敏感地感觉到这个不起眼的地方应该钉子,前可进北平各地,或北上察哈尔进逼热河,后可和晋察冀根据地连成一片,为陕甘宁构筑东北防线。

“小杨,小杨,”陈志浩见杨颉有点走神,叫了几声。“想什麽呢?”

杨颉尴尬的笑了笑,“我在想这鬼子怎麽老没动静,按说鬼子挺爱报复的。”

李影看了一眼杨颉,接过话:“上一阵子鬼子忙着徐州会战,抽调不出兵力。徐州会战完了,又跟着国民政府在武汉摆开战场,一时半会儿恐怕抽不出兵力来。”

陈志浩看着李影:“看来我们的情报部门还真行,这麽重要的消息也弄来了。”杨颉李影相视一愣,这算什麽重要消息!历史本来就是这样。

随即明白,在消息闭塞的当时,这的确算是重要了。

听陈志浩接着说:“杨颉的意思是将部队整编成九个主力团,分属三个支队;另外基地下设卫戍团、特务团、基干团、教导队和其他后勤单位。另外还有特战队执行特殊任务。”

廖旭东巩晓明一听,心中一惊,这麽多!

杨颉对两人笑了笑:“现在就缺政工干部,我们原来是将部队里有点文化的人集中起来,学习我党的政策理论,然后考核评分,再由陈政委面谈,最后确定人选。你们来了,这政工干部的事就交给老巩了。老廖和陈政委你们来整编部队吧,我和李影负责部队的军事考核。争取一个月内完成。鬼子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杨颉知道历史上1938年9月至10月,日军曾调集了五万兵力分二十五路向晋察冀边区腹地五台、阜平、涞源等地大举围攻。

现在已是阴历七月中旬,离鬼子大举进攻不远了。

基地周围已经聚集的部队人数已达一万五千多,基地所辖游击队已超过四万人。

杨颉李影两人突击训练了基干团、教导队的战士,然后由这些各路的优秀战士对全军进行军事素质训练。

部队整编后,三支队由李保国、南为仁、高峻平兼任支队长,政委由马宾、甄红台、古乃福担任,副队长是秦亚海、郑军国、周世才。

九个团的团长则由支队部任命,政委由司令部任命。各支队的特务团警卫团由支队自己组建,基地负责提供枪械。

基地卫戍团团长赵文毓担任,特务团团长胡逸担任,基干团团长周德勤,教导队队长许美育,基地特战队取名巡天战队,队长李学容李学虎。

南为仁特战队为凤凰战队,李保国特战队为飞虎战队,高峻平特战队为猎豹战队。

部队整个打乱原来编制,重新调整,经过考核,将成绩名单提供给支队部参考。这样,一个月后,部队整编完毕,九个团团长是:贾铮昊、康家宝、赵喜人、金富、吴林昌、张伟群、秦杰、纪慧中、卫明古、冯观。

整编完毕后,一支队驻守蔚县,负责蔚县西、南方面的警戒;二支队驻守平西一带,伺机向北平天津发展;三支队驻守涿鹿,向宣化、张家口发展。

部署完毕后,各支队开赴驻地。南为仁李保国高峻平三人留下,整训特战队。

这时李科伟已经将消声器、瞄准器制作的技术参数整理出来,枪械修配所扩建成基地兵工厂,但只有一个空架子,没有生产设备,只是原来留下的一些修理设备,李科伟对杨颉说,只要有机床设备,他就能造出想要的任何东西。现在只能手工制作这些小玩意。

消声器制作的多一些,每个战队能有一百只左右,瞄准器却只能分配到十几只,李富生的儿子李宏愿已经和那个英国商人接上关系,可以搞到一些望远镜,再组装一批瞄准器。

“现在主要的任务是想办法搞到武器生产线,无论是买还是抢,至少要知道哪里有这东西。”杨颉对着李影和南为仁他们说,“还有药品,老爷山过来的战地医院人员倒是齐全,就是没有设备和药品。院长沈先生找过我好几次。这次从延安来的赵军医也找过老廖他们几次了。”

院长沈先生就是大名鼎鼎的沈责生,原名沈贵荣,学成归国后,有感国家危弱,改名责生,以示救国济民之志。

“药品好说,只要李队摸准哪里有鬼子的医院,我们就能把它搬过来。关键是武器生产线,一是消息,二是那东西不象药品可以轻松地弄过来。”南为仁说。

“我先让人打听医院的事,办完一件是一件。”李影说道。

“报告,”小松鼠在外边探头进来,嘴里喊着。

“进来。松鼠,什麽事?”松鼠是陈志浩一次出去办事路上领回来的孤儿,无名无姓,只有一只小松鼠做伙伴,大家都叫他小松鼠,后来作了陈志浩的通讯员,经常和石头在一起练武。算是杨颉的半个徒弟。

“政委请你去作战室,参谋长他们都到了。”松鼠说着,眼睛在屋里找来找去,“队长,石头呢?”

杨颉一拍松鼠的脑袋:“找胡逸叔叔去了。”

杨颉等人一进作战室里就发现气氛紧张的很,问道:“怎麽,鬼子有动静?”

“你看,中央军委直接来电,”说着递给杨颉一封电报,“这次鬼子动真格的了,一个混成旅团从张家口过来了。”

“报告,”门外进来一名机要参谋,将一份材料递给李影,敬了个礼,转身走了。

李影接过来一看,满意地笑了。对杨颉等人说:“这次来的是驻蒙兵団司令官莲沼中将手下第一号战将矢野雄一,辖两个步兵联队和一个独立野炮联队共约八千八百人。步兵联队长是稻村寿一和高桥真田,炮兵联队长是田中一郎。兵力配属情况是--------”

廖旭东越听越激动,这份情报之详细不仅有火力配备人员数量而且连各级指挥官的作战风格都一一作了说明。要知道鬼子集结部队是不确定的,这说明搜集情报的人对张家口的鬼子军队特别熟悉。

“这麽精确的情报是怎麽弄到手的?”廖旭东情不自禁地问道,完全没意识到杨颉听了他问之后的表情。

李影淡淡的一笑:“买来的。”

“买来的?!”廖旭东和巩晓明同时吃惊的说道。

“看来我们准备的作战计划该派上用场了。”陈志浩也知道李影不愿意过多的说些内幕,打岔说道。

“报告,急电!”一个参谋走进来递给李影一份情报出去了。

“是北平方向的情况,来了两个大队的鬼子。”李影看了电报说,将电报递给陈志浩。

廖旭东巩晓明不知道杨颉等人早就做了充分的准备,面对鬼子的两路夹击,且鬼子军队众多,又想起八路的老兵法,用地方部队纠缠骚扰鬼子大队人马,主力跳到外线伺机歼敌弱者。

但是没等廖旭东说话,杨颉就已经开始下命令了:“南为仁李保国,按计划行动,”说着示意李影递给南为仁一件东西,“这是沿路的武器补给点,防御阵是高峻平设的,要把鬼子拖住七天,七天后将鬼子放至董家房一带。注意不要让鬼子在沙岭子渡过洋河,形成夹河行军的阵势,那样就不好阻击了。”

“是!明白!”两人转身走了。两人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因为他们本就是计划的制定者之一。

“陈大哥,北平的鬼子就麻烦你和老廖了。带上咱给鬼子的大礼物,让小鬼子高兴高兴。”

“好。老廖,到时候叫你见识一下咱游击队的宝贝。”陈志浩笑着说。

“赵文毓,你就坐镇家里。留心蔚县的鬼子捣乱。”

赵文毓点头答应。

“高峻平已经带人部署阵地去了,我和老巩带一支、三支和特务团剿灭张家口的鬼子。”

巩晓明翻看着手里的作战计划,点头答应。这是一份极为详尽的作战计划,连一些细节都交代的很明白,以及应变方案。

但是当布置完任务,走出作战室时,巩晓明才明白能够看到这份作战计划的不过几人,而且不准带离作战室。

南为仁李保国两人带队赶到宣化以北的烟筒山,在刘家庵和高峻平留守的特战队碰了头。现在集结到这里的特战队已经是整个游击队的精华了。

高峻平留下的是副队长康年山,在康家镇之战中就参加了特战队。下设三个特战连和一个营的留守部队,营长朱震坤,副营长李元康,政委王雪。

“年山,鬼子到沙岭子了吗?那一带的桥炸掉了吗?”南为仁问道。

“鬼子还没到,刚开始鬼子很嚣张,让我们钻了空子,一夜的时候,我们在鬼子的大门口给它设了个雷区,高队最得意的布雷方法,鬼子整个队伍都踩到地雷上才由前面的鬼子踩响,一下子所有的地雷全部开花,好家伙,厉害!整整一个中队的鬼子,全报销了。”

李保国笑了,对朱震坤等人说:“这次我们带来一些新家伙,也是高队的手笔,等会儿让鬼子尝尝。”

“桥!”南为仁瞪着眼直视着康年山,“我问桥呢?”

“桥?”康年山一低头,顺势向王雪看了看,“还没------”

南为仁李保国两人同时站起来,“走,去看看!”

康年山等人来到大路上才发现南为仁李保国他们竟然是乘汽车来的,十四辆汽车全是身着鬼子军装的特战队员。

沙岭子是位于张家口以南,距洋河仅一里之遥的一个镇子,全镇有一千多人口,现在鬼子的一个先遣大队占据着这里,镇子里的百姓早就逃走了。镇子南面就是洋河,一条大桥横跨两岸。镇子北有一条大路直通张家口。现在这条大路被康年山他们破坏殆尽,鬼子正到处抓捕百姓修路。镇子东北是一片丘陵地,满是各种树木,郁郁葱葱的。

出沙岭子向东南是一条沿洋河而行的大路,直通宣化。沿途地势平坦,不利设伏。

此时,南为仁李保国正在沙岭子东北的树林里观察镇子里的情况,鬼子已经将一个中队部署在桥的另一边,构筑好工事,严阵以待。

沙岭子镇里也在镇子口设了路障和防御工事,镇里面分区驻扎着两个中队。

“看来那个高大的门楼的地方就是鬼子的大队部了,你看这麽多鬼子进出。”南为仁说。李保国则举着望远镜边看边说:“鬼子的防御阵势很明显,重点在镇南头的桥头,东西两边都是虚设的,一个中队部就在桥头的那个石屋子里,另一个在------”

“另一个在镇北头的破旧的院子里,靠近大街左面第二家。”王雪说道。

“是,就在那里。”南为仁也说,“这小鬼子挺怪的啊,竟然选这麽个地方。”

“聪明!”李保国笑道,“我看行。老南,你来分配任务。时间老规矩。”

“行。”南为仁回答说,“老康,你带人去鬼子大部队来的路上埋地雷,把那个新玩意带上。注意先干掉鬼子的警戒哨,六点半,记住,六点半,开始袭击鬼子部队,不过要只造势,不用深入攻击,不要把自己馅进去,只要不让鬼子注意这里的枪响就行,可以带上小钢炮,给它造大一点。七点半,准时撤出,不要恋战。明白了?”

康年山点点头,“带一半人就可以,剩下的还是参加这里的战斗吧。”

南为仁点头答应。康年山带人走了。

“朱震坤,你们带人去袭击修路的鬼子,把老百姓救出来放走;然后在沙岭子北大路两侧设伏,接应康年山,并准备阻击鬼子援军。”

朱震坤李元康王雪三人起身走了。

“小果子,将所有的连长们找来。”李保国对身边的一个十五六的男孩子说。这是他在子华山时收留的一个小乞丐。

南为仁见所有人都到齐了,在地上画了个沙岭子镇的地图,开始分派任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