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媒:中国食品高档货出口日本 便宜货出口韩国

sonicerick 收藏 8 5639
导读:13日上午9时中国青岛港,在渡轮码头入口处推着几百个20公斤装的大豆、辣椒、芝麻箱子。这些箱子是为上午10时15分从群山过来的韩国代工(倒包商)准备的。港口的职员说,每周一、三、五就能看见这种景象。 此时在全南务安种植大豆的韩国农民朴炳万露出了苦涩的表情:“通过这种方式进入韩国的数量可能不小,由于进行真空包装,像辣椒之类的东西一放开就很大。”码头的工作人员朝鲜族朴军说:“今天就从韩国群山和仁川分别过来300多名和200多名代工。”假定这些人每人带走20公斤,一天就等于10吨中国产农产品免税进入韩国。辣

13日上午9时中国青岛港,在渡轮码头入口处推着几百个20公斤装的大豆、辣椒、芝麻箱子。这些箱子是为上午10时15分从群山过来的韩国代工(倒包商)准备的。港口的职员说,每周一、三、五就能看见这种景象。


此时在全南务安种植大豆的韩国农民朴炳万露出了苦涩的表情:“通过这种方式进入韩国的数量可能不小,由于进行真空包装,像辣椒之类的东西一放开就很大。”码头的工作人员朝鲜族朴军说:“今天就从韩国群山和仁川分别过来300多名和200多名代工。”假定这些人每人带走20公斤,一天就等于10吨中国产农产品免税进入韩国。辣椒一公斤22元人民币,芝麻15元,这等于民间进口企业税后进口价格的不到一半。从河南省正式进口芝麻的一民间贸易商人说:“估计中国出口到韩国的芝麻和大豆一半通过倒包商免税进入到韩国。”


◆日本重视质量,从种子阶段进行严格管理


同日下午4时,即墨市蚕豆农场。在这面积达4.62万平方米的农场生产的产品中70%出口到日本供给宾馆和学校食堂。该农场负责人李金卓说:“不仅管理种子、农药种类,连从别的地里被风吹来的农药也要管。”朴炳万问怎么处理除草时,他回答说:“不用除草剂,安排20多人用手工除草。”朴炳万无奈地说:“这在韩国连想都不敢想。”


韩国人张俊经营的青岛环球食品有限公司用这个农场生产的农产品,生产20多种速冻蔬菜出口到日本。这个公司靠蚕豆农场等66.6万平方米的土地上生产的农产品,一年出口350万美元。问他为什么出口日本而不是韩国,他斩钉载铁地说:“就因为韩国只讲价钱。”他们接受日方苛刻要求的理由也很有意见:“要是增加卫生设备,日本就会给予相应的补偿。就拿用于饺子馅的韭菜说吧,日方一吨给800美元,而韩国只给400美元。”


◆韩国不顾品质和安全,只要便宜就行


14日胶州的一食品有限公司。佯装进口商要求参观出口韩国的泡菜工厂。于是总经理出面送来了口罩、帽子、卫生服、袜子和胶靴,但卫生服上沾着辣椒末,塑料袜子一穿就破。总经理说:“还备有微生物检测设施。”但提出参观时他就婉拒说:“因为是公司的机密,无法公开。”就残留农药的检验说:“用便携式检测器检验是否合格”他之后反问说:“反正达到韩国食药厅和中国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CIQ)的要求不就行吗?”于是记者提出:“那么,请给看看用于白菜的农药。”他就回答说:“要是确认这些倒不如你们自己去醃一醃。”并补充说:“迄今为止没有一个韩国客商提出过这样的要求。”这个公司的泡菜出口价为1吨480美元,算比较贵。


◆应改善高关税等进口系统


在大连经营有机大都、绿豆和芝麻的朝鲜族谷物商李相贵说:“如果在韩国货物紧缺或涨价,那些倒包商无条件拿进便宜货,以致引发低级农产品事故。掺加砂子的芝麻能进到韩国是韩国商人默认的结果。”《青岛日报》记者段光绪说:“据了解,往辣椒面加色素是韩国商人要求的。”有人指出,对进口农产品的高关税(芝麻630%,大豆480%)和政府的最低价招标制(给提示最低价的外国商人进口权的外资购买制度)是个问题。就是说,关税是保护农民的利益、稳定价格的一种手段,而这样的关税反而被一些中间商利用,成为了“廉价不良食品”泛滥成灾的原因。在吉林省签约耕种有机大豆的Pulmuone公司裴京根博士说:“日本几乎没有关税,那些日本企业相应地向产地管理系统增加投资,以防止不良食品进口到国内。”


本文内容于 2007-8-17 10:38:50 被sonicerick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