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符临天下 二 芷阳公主 第四节

xujh26 收藏 4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16/


章邯见状,知道问他什么也是多余,径自来到中军左帐,提调兵马。刚到左帐,早有两名百夫长,迎了上来。其中一人身形消瘦,尖窄的下腮中间,两道“八”字胡稀稀拉拉挂在嘴上。

只见那人笑呵呵行了礼,凑近章邯道:“章将军,我二人是御林军骁骑营的百夫长,我叫马垄。”他随后指了指旁边那位身体较胖,眼睛细得似一条缝的人道:“他叫史文图,我们是奉了蒙大将军令前来听候章将军差遣的。”说着,马垄斜翻起眼皮望了一眼跟在章邯身后的董翳问道:“请问章将军,这位是……”。

章邯并不回答,反问道:“你们可有军功在身?”

马垄连忙答道:“小人等都还年轻,从军没几年,又恰逢我大秦昌盛太平之时,还不曾有机会为吾皇报效杀场。”

章邯冷笑了几声道:“没军功,就在御林军任百夫长?哼,哼,莫不是另有门道吧。”

马垄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回答。史文图却上前一步,他本就不大的双眼,此时眯得更紧了,“章将军此言差矣,我大秦军功是世袭制,我等是因父辈之功,蒙皇上恩德,才能在御林军中效命。我等虽年轻不曾有机会为吾皇报效沙场,将来国若有需,我等未必就贪生怕死。章将军若是介怀,可请蒙将军另调有军功之人跟随。”

“好了!”章邯打断了史文图的话道:“既然如此,都去准备一下,我们即可动身起程。”

玄黄之幕悄然西逝,万物吐纳,重展生机。初生的朝阳,在一片淡白色的天际里露出了半边红躯,借着几朵残云,将金色的光线洒在一望无垠的大地上。呼唤着这片土地,仍在沉睡的生灵。

章邯昂首策马,带着二百余骑穿行在望不到边的营区大道上。两侧各营炊烟已熄,一堆一堆的兵丁、家仆有的翻箱起帐,有的饮马驾车,到处都在紧张有序的进行着。

经过李斯帐区时,章邯勒马扫视,熙熙攘攘之中哪里看得到婉莹的身影,不禁暗自叹了一声,继续策马前行。

一行人皆是军伍出身,又都是御林骑兵,背负皇命不敢耽搁,各个催马急驰,不到半个时辰就出了潼关。再往前过了三川郡,转而向南,直奔汝阳行宫而去。

残红西坠,风清云疏。二百余人经过大半日的奔波,终于来到汝阳行宫。此时大家都已是人困马乏,但旷野中遥见行宫外耸立的高城上,一排直立的“秦”字黑旗随风飘摆,好一幅庄严肃穆,各个有都强打起十二精神。

章邯通报了门前的侍卫,这才带着董翳进得城来。过了宫门,只见七亩见方的一大片池子,九折迂回的石板桥直通向池心岛。池水清澈明净,涟漪激荡,波光粼粼,耀入眼目。数十条一些尺来长的红鲤结队而游穿插桥间。水池四周岸边种着垂杨柳、金丝柳、龙颈柳,微风一送,柳条摆动,勃勃生姿。沿池过桥,对岸边七八间殿宇,金瓦红漆、参差错落。池心岛中座落着一座五丈有余的水榭,红漆大门上悬挂着一块金匾,上书三个大字“颐枢殿”。

殿前八名金铠侍卫像钉子一样一动不动分立左右,两人多高的殿门向内敞开着,殿内一组宾主有序的檀木桌椅、一排楠木书架和日用的竹具瓷器,堂皇精巧,庄肃典雅。此时,一曲展转回荡的琴声正从殿内传出。琴声跌宕起伏,时而柔缓轻吐,似小桥流水,惬意绵绵,时而急驰争诉,似铁戟沙场,波澜壮阔。直听得章邯随韵魂出,如赴梦境。

章邯正听得出神,琴声忽然停了下来,章邯犹如迷雾中失去方向,又似仓皇中丢失至宝,一股惆怅闷胸而生。

“进来吧!”一声细若蚕丝的女子声音从殿内传出。

章邯这才回过神来,大踏步走上殿塌,却不敢入殿,只是跪在殿门外大声道:“末将章邯,奉皇上圣谕,来给漱妃娘娘和芷阳公主颁布圣旨。望娘娘、公主恭迎圣旨。”

殿内一阵短暂的脚步声和衣袍摩擦声后,又听到刚才那女子的声音道:“我和公主都在,章将军请进殿颁旨。”

章邯起身跨进殿门,见一名身着素服的中年妇人已经跪在大殿中央,那妇人旁却跪着是一名穿戴华丽的少女。二人身后一大群宫女、太监前额着地,恭敬的跪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由于手持圣旨,代表着皇帝的尊严,章邯只好硬着头皮走到她们面前,高声朗读了圣旨后,忙跪下递过圣旨。

身着素衣的漱妃起身接过圣旨对章邯道:“章将军请起。”

章邯忙起身换到下首位置,弯腰伫立。百忙中章邯悄悄抬头望了一眼漱妃,心头不由的随之一颤,世上居然有如此动人的美妇。只见她皮肤白腻,眉清目秀,随人愈中年,又素衣挂孝,却是不折不口的美人胚子。

漱妃手捧着圣旨,慢慢地依在椅子上,不紧不慢的说道:“章将军,我们妇道人家不比军旅将士,麻烦事多,得多准备几天,我父又是新丧,我们过几日再走也不迟吧,反正赶皇上到琅琊行宫前,赶到那儿就是了。”

“是!是!”章邯连连点头,如此美貌之人说出的话,在任何男人面前都有足够的权威,何况说话的人是位皇妃。

但章邯转念又觉不妥,跪下来道:“漱妃恕末将死罪,斗胆透漏皇上行程。皇上此行可能要先去楚、越之地。”

“哦?这又什么不对吗?为何独诉此言?”

“末将……也没什么不对,末将……末将不是这个意思。”章邯紧张得一头汗水已然渗出,他接着道:“末将的意思是,皇上不日之内可能要路过此处,很可能还会入住这汝阳行宫……”

“你是说父皇今晚就能要到这里了?”旁边锦衣少女突然开口道:“那我们今天就更不走了,我很久没见父皇了!”

章邯一直在和漱妃说话,没在意接完圣旨后,坐在一旁的芷阳公主。此时,章邯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但见她,镶金挂玉,穿丝套锦,华贵直至。一张俏脸晶莹如玉,白皙如雪,标准的柳叶眉下,玲珑透着秀气的双眼翻转游动着,好似在说话,孔雀发冠般的鼻梁英姿飒挺。尖尖的下巴上,灵巧的小嘴红润更是有加,如熟透的樱桃般的秀色可餐。其姿色绝不在漱妃之下。芷阳公主端坐在金丝绣墩上,座前的台几上摆放着一只黑红色筝,刚才那悠扬的琴声居然出自这绝色少女之手。

章邯心中如黄雀乱跳,支吾了两声,结结巴巴的答道:“那……那倒也不见得。末将,末将是今早从华阴行宫起程,路上不敢耽搁,一路急驰,直到此时才赶来颁旨。皇上鸾驾威武庞大,估计……估计皇上怎么着也得到两日后才能到。但是有皇上圣旨在先!恩……如果皇上鸾驾到了这里,而我们却还在这里没起程,恐怕……”

漱妃见章邯语无伦次,干咳了几声道:“如此,容我们娘儿俩稍做打点,明早辰时起程。章将军意下如何!”

“末将不敢!”章邯连忙跪下道:“末将该死,一切由漱妃圣裁!”

章邯退出大殿,已经是大汗淋漓。真没想到一个公主出身的妃子,竟比丞相、将军们难伺候,真不知道宫里的那些太监们是怎么活到今日的。

正自思量,一直远远侯在殿外的董翳一边伸着脖子向殿内张望,一边魂不守舍的问道:“章将军,可曾见到漱妃?她怎么样?恩,我是说,漱妃娘娘有没有意旨?我们什么时候起程?”

董翳一路上三缄其口,可谓是惜字如金。章邯从早上见到他直到现在,也没听他说够过十句话,而且这十句中没一句是成整句,最简练时就一个字。可现在他居然一口气说了那么多话,难道刚才公主的琴声当真触动了他的内心?于是半开玩笑半提醒的说道:“皇上已经把芷阳公主许给李丞相的三公子李费了,我还是劝你别想了。”

“恩?”董翳脸色微红,知道自己刚才失态,也没再解释什么,听得殿内乐声再起,一摆手向行宫外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