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王阁序(朱广负版)

tanghy0216 收藏 1 66
导读:亚洲故杯,东南新篇。兵分四路,战于南洋。携五虎而邀袋鼠,聚列强而会地主。旌旗猎猎,星光耀东盟之四国;号角声声,雄心向亚洲之巅。战事迭起,精彩纷呈。诸旅喜友谊之会,四国尽地主之谊。卫冕东倭之余威,志在折桂;澳洲新旅之名望,睥睨亚洲。四年一聚,故友如云。千里逢迎,英雄满座。杀气腾腾,太极虎之霸气;轻灵矫健,沙漠狐之技艺。龙王旗指,赴会南洋。鄙人何能?躬逢盛会。 时维七月,序属三伏。马六险而南洋宽,波光粼而双塔雄。游吉隆于上路,望美景于高塔。 临马来之半岛,访郑和之遗址。大海苍茫,远接天际;

亚洲故杯,东南新篇。兵分四路,战于南洋。携五虎而邀袋鼠,聚列强而会地主。旌旗猎猎,星光耀东盟之四国;号角声声,雄心向亚洲之巅。战事迭起,精彩纷呈。诸旅喜友谊之会,四国尽地主之谊。卫冕东倭之余威,志在折桂;澳洲新旅之名望,睥睨亚洲。四年一聚,故友如云。千里逢迎,英雄满座。杀气腾腾,太极虎之霸气;轻灵矫健,沙漠狐之技艺。龙王旗指,赴会南洋。鄙人何能?躬逢盛会。




时维七月,序属三伏。马六险而南洋宽,波光粼而双塔雄。游吉隆于上路,望美景于高塔。


临马来之半岛,访郑和之遗址。大海苍茫,远接天际;车水马龙,充塞大街。歌舞升平,显大马之富庶;灯红酒绿,彰吉隆之繁华。富物产,有良港,宝地献其精华,大海敞其胸怀。


高楼接踵,丰衣足食之地;桅帆齐天,越重洋之巨轮。虹销雨霁,视野空阔。落霞与远帆齐飞,海波共长天一色。汽笛长鸣,响穷南洋之滨,海鸟惊飞,魂断马六长峡。




短兵相接,战事迭起。号角鸣而豪气生,战鼓催而英姿发。澳洲袋鼠,气凌泰国之湾;卫冕东倭,光耀河内之城。万事俱,东风欠。喜大马之羸弱,惊伊朗之老迈。




海阔鱼跃,觉世界之无穷;兴尽悲来,知成败之在天。望故乡于茫苍,指家园于云间。天之涯而南洋迥,地之角而马来远。亚冠难求,谁怜穷白之师?萍水相逢,尽是他乡虎狼。怀哈曼而不见,奉维拉潘以何年?




恩哼!时运不济,命运多诡。志毅易怒,海东难射。屈大戚于金州,非无强兵;溃哈恩于预赛,岂乏好签?所赖君子安贫,达人知命。老骥伏枥,谁移千里之志?志同道合,不惧飞来横祸。挑重任而觉喜,处逆境仍言欢。四强虽奢,力拼可得;旧魇已逝,新梦且起。志扬高洁,空怀报国之心;祥福狼狈,岂怨白金之败?




沪,七尺薄命,一介足球男人。无心邀功,会亚洲之颠峰;有心夺杯,慕雅凯之雄风。弃一世之英名,率哀兵于南洋。非强悍之劲旅,迎虎狼之挑战。吉日赴会,洗耳恭听;今朝有缘,喜登宝塔。特鲁不逢,掩韬略而自珍;虎狼既遇,驱疯狗以何惭?




哇噻!福地不常,峰会难再。鏖战已毕,落花流水。临别赠言,幸开眼于盛筵;登高作赋,是拜服于群贤。斗胆献诚,抛砖引玉。今作此赋,聊表心意。




吉隆高塔临海滨,


百舸竞流苦相拼。


黑马征服亚洲巅,


沙韩日澳俱汗颜。


八强格局仍依旧,


时来运转盼何年?


克洋豪气今何在?


千古惆怅留吾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