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火(原:烽火军车) 正文 第六十章 伏兵不伏(下)

辽西老戟 收藏 4 2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好吧!就这么办吧!”王宪想到,如果要是没经过炮仗屯西厢房的事件,他是决不会把三辆马车交到丁雄的手里。眼下,丁雄对形势分析的条条是道,对行动又安排得井井有条,好吧,那就听他的吧。连杨欣、罗云汉这两个鬼透腔的家伙都那么信任他,我还能说啥呀?看来,军火车放在他的手里,还是足可放心的。

“路上小心!”王宪看着第一辆车上的丁雄,一招手。

赵梅赶着第三辆马车过来,扬鞭笑道:“王大主任,到了鞑子营看见你那个相好的,别忘了给我带了好儿!”咯咯笑着,赶着马车隆隆跑出了沟口。

“这个死丫头!你等着的!”王宪想到,赵梅这么旷野豪爽、刻薄锋利,杨欣文质彬彬的能降住她了吗?

雾气慢慢地散去,太阳把金针似的阳光洒下山谷,山谷景物渐渐地明朗起来。

“王主任,你看!”黑大个扭头望着东面的山沟里,“好像有鬼子朝这儿来了!”

“快!咱们快走!”

两人急速向沟口跑去。

山猪带着十几个鬼子走进了杏树林,发现了树林内的竹篮、水罐和一边地上的草末、马粪。山猪暗暗想道:果然不出我的所料,丁雄在北沟的枪声、马叫以及炮仗屯里的爆炸声等等、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掩护这杏树林里的军火车!看来,关上飞和羊倌的情报不假,只是藏匿地点不确切。哼哼,丁雄啊!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你躲过了初一、你躲不过十五,你能想到我在南沟沟口埋伏着一支奇兵吗?想到这里,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丝冷冷的笑意。

山猪看着几个鬼子正在晃着头,如饥似渴地抢吃着煎饼、喝着小米粥,一挥手:“别吃了,小心中毒!走!咱们到沟口看看军火车去!”

一个长着丝瓜脸的鬼子,拿着卷好的煎饼递给山猪,嘻嘻笑着说:“机关长,中国人的薄饼稀饭,比咱们的甜饼、麦片汤好吃多了!”

山猪心情好起来,拿过煎饼吃了一口,嚼了嚼,咕噜下母狗眼睛:“嗯,不错,如果加点果子酱,味道会更好。”

另一个鬼子讨好地端过一碗只剩下的半碗小米粥:“机关长,您再尝尝这个。”

山猪喝了一口,称赞道:“稀溜溜、香喷喷,这才是中国地道的美食!”

几个没吃到的鬼子翻弄着竹篮、举控着水罐,懊恼地埋怨着。一个鬼子大着胆子说:机关长,抓着军火车,你一定要请我们吃这薄饼、稀饭。

“好好!一言为定!抓着军火车,我一定请你们吃这薄饼、稀饭!”山猪嚼着煎饼,满口答应着。觉得这煎饼越来越好吃,不怪丁雄他们精力旺盛、勇往直前,感情他们天天都吃着这样的人间美味佳肴,焉有不胜之理?

山猪神清气爽地和鬼子们走在大雾中的山沟里,觉得走进了迷迷蒙蒙的仙境。山猪不着急了,几天来焦头烂额的疲于奔命该告一段落了。只要在沟口捕获到三辆军火车,就算完事大吉。什么电码本儿、什么共党要犯、什么援军行动,统统与我无关!合野子竟在瞎折腾,不在北票、阜新辽西一带侦查搜集她的经济地理情报,跑到这儿来趟浑水。单枪匹马的斗过罗云汉、杨欣、丁雄这帮人了吗?哼,这个死丫头,我看她与丁雄有了男女私情,而且恐怕是动了真情。不然,她为什么在东山崴子给武藏拍发假情报?明明是让丁雄浑水摸鱼、蒙混过关嘛!另外,在弯垄沟,她本可背后出手,轻易制服丁雄。可她无动于衷,误失战机,损失了吉野、溜走了军车。小妹呀!你这叫干得什么事儿呀?儿女私情,特工大忌!你怎么糊涂到这种程度?另外,与谁有情不好呢?为什么偏偏与敌方的国民党少校丁雄纠缠不清?

片仓也是,精力过于旺盛,一会儿跟合野子找电码本儿、一会儿与前田守隧道,到现在还踪影不见,不知跑到哪去了?唉!不管他了,一旦捕获军车,立刻打马回营,赶快结束这场恶梦吧!

雾气淡了,阳光落进山谷,一条小溪水蜿蜒着向沟口流淌过去,沟口的山岩林木疏疏朗朗地出现在眼前。

嗯?为什么这样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山猪忽地感觉不妙,一丝不祥爬上脑际:“快!跑步前进!”

山猪带人到了沟口外一看,消散的雾气下,空空荡荡的山路、野草丛生的乱石岗,啊?中村跑哪去了?那三辆马车呢?

山猪脑袋嗡的一下,直觉得天晕地转,脚下没了个根,身子一晃,猛地向地上扑倒下去。身旁的鬼子连忙扶住他:“机关长!机关长!” 大呼小叫起来。

山猪紧闭着眼睛被人搀扶着坐在道边的一块石头上,稍事休息,慢慢地睁开了两眼,一个鬼子递过来军用水壶,山猪缓缓地喝了一口。

山猪缓过神,细细地思虑起来。马群嘶叫的噼啪声和炮仗屯里的爆炸声,不是枪炮声,而是炮仗屯自产的鞭炮声。丁雄先是鸣枪诱敌,想把我引进东山,一看不行,又用鞭炮惊跑了我的战马,意在吸引我的兵力。接着,丁雄又用炮仗屯里的爆炸声,调走了中村的沟口伏兵。最后,他赶着三辆马车,大摇大摆的奔驰在通往鞑子营、铁刹山的大道上。

真是气死我了!我堂堂一个中佐机关长,竟然让一个国民党营长玩与股掌之中,顾此失彼,团团乱转,疲于奔命,最后两手空空,望山兴叹!啊!真真气死我了!

“机关长,”丝瓜脸鬼子低着头看着地上车辙印说:“看,军火车没有奔向西面的大道,而是向北去了。”

山猪站起身、走了起来,蹲在地上仔细地端详着车辙印:湿漉漉的泥地上,刚刚压过的铁瓦车车辙印和马蹄印,清晰可见。从车辙印上看出,走过的不是一辆,很可能是三辆。山猪摇摇晃晃地顺着车辙印向北走去。鬼子们无精打采地在后面,小声地议论起来:

“中村队长哪儿去啦?”

“准是听到爆炸声,去了炮仗屯!”

“不对!中村队长没那么好骗,我看是向北面追击军火车去了!”

“还追什么呀?机关长设计好的伏击点都守不住,还上哪儿去追军车呀?”

“完了,军火车没抓着,薄饼、稀饭也泡汤了!”

山猪看到车辙印一直拐进了北沟,他明白了,丁雄不敢把三辆马车从南沟直接赶到西面大道,因为那样必然要经过炮仗屯,就会遇到我的追兵和中村的马队。所以,他一定是带着军火车从南沟拐进北沟,爬上野牛石,走的是东山下拉庄稼的马车道,也就是羊倌贾小子带我们来时的那条山道。因为那条山道即可到鞑子营、又可到铁刹山,而且僻静安全,无人盘查。

真是鬼到家了!怎么办?

山猪看了看周围的鬼子,他知道,这些人都是武藏的精兵、亲兵。武藏只答应他们到鞑子营,他们是不会跟着自己到铁刹山的。看情形,山海关援军很快就能到炮仗屯和鞑子营。这样,丁雄很可能不到鞑子营,会直接去铁刹山。所以,得立刻到炮仗屯找到中村,只有说动中村,这些马队鬼子才能跟着自己去铁刹山追捕军火车。

念此,山猪说道:“快!马上去炮仗屯会合!”

“是!”鬼子们跟着山猪走向了炮仗屯。

山猪一进东屯,就看到中村正带着从北沟下来的鬼子追兵,搜罗着屁股、大腿被崩伤的东洋战马。这些战马还算是训练有素,在鬼子军曹的连声怪叫声中,纷纷在村口聚拢过来。不过清点以后,还是差了几匹。

在道旁的一个碾盘前,中村向山猪汇报说,听到屯里的爆炸声,他们就进屯驰援,不想看到家家户户都在门前燃放各种各样的鞭炮。一问才知道,屯里的人是在祭送瘟神,炮仗一响,什么鸡瘟、鸭瘟、牛瘟、马瘟、人瘟,统统送走了。本来想速速返回沟口,堵截军车,可看到马队的马匹四散奔逃,如果不及时寻回,武藏大队长回严厉处罚他们。所以,是送瘟神的鞭炮声把他骗了,他甘受惩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