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二卷 都市喋血 第79章 别了 英魂

flxlrh303 收藏 36 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URL] [内容简介] 猛地,他用力举起右手,举到眼眉边,狠狠地向H省的方向敬了个军人最崇高的军礼。 良久,良久,他才把举得有点僵硬的右手放下,但依然纹丝不动,屹立如九天战神的塑像。他虽然静立不动,但混身还是自然地迸发出阵阵的寒气,令人不敢轻易靠近。他标枪般的身体充满爆炸性的力量, 如果他动起来,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在度假区望海岭顶的望海亭上,有一个人,一个身材伟岸的、气势恢宏的男人,昂首挺胸地肃立着,像哨兵在站岗放哨,任凭还带着无穷春意的春风吹拂自己,也任凭中午的阳光透过亭柱之间宽大的空隙,把金色的光芒温柔地洒满他的全身。他深邃而冷然的双眸木然地眺望着H省的方向,眼神有说不出的空虚与悲愤。

猛地,他用力举起右手,举到眼眉边,狠狠地向H省的方向敬了个军人最崇高的军礼。

良久,良久,他才把举得有点僵硬的右手放下,但依然纹丝不动,屹立如九天战神的塑像。他虽然静立不动,但混身还是自然地迸发出阵阵的寒气,令人不敢轻易靠近。他标枪般的身体充满爆炸性的力量, 如果他动起来,积聚全身的力量动起来,必定像火山爆发那样惊天动地。

在灿烂的阳光的映照下,他显得那么萧索,那么孤寂,那么深沉。阳光掩盖不住他脸上的悲愤之色和目中痛苦之色,这个铁血的男人,顶天立地的男人,难道也有什么伤心之事?

“铃……”,他的裤兜里的电话响起来,他好像没有听到似的,毫不理会,直到电话响起电脑合成音:“你好,你所拨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电话的铃声才停下来。

电话顽强地响起来,这人依然不理不睬,后来他干脆从裤兜取出手机,也不看来电显示,一把就将手机电池拆下来。

手机铃声引不起这男人的兴趣,阳春三月那轻柔得如情人抚摸般的春风和温暖的阳光,也引不起这个呆立的奇怪男人的丝毫兴趣。春风叹息着悄然隐退,太阳无可奈何地收起他金色的光芒,蹒跚着脚步挪向西方,慢慢消失在群山之中。

这个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不动的男人就是冷血,他以这种方式来追思他亲密的战友,亲爱的兄弟——许昆。

情人吻行动过了一个多月了,这一个多月居然风平浪静,冷血和许昆居然也平安无事,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冷血还是在度假区上班,虽然是高级保安经理还兼为度假区的副总经理,但每天无所事事,冷血干脆搬回度假区居住,深居简出,不敢和许昆多接触。

这一个多月的日子虽然都风平浪静,但冷血都保持高度警惕,事情绝不会如此结束。

想象中的事情终于出现了,这一天早上,冷血接到董事会的通知,说许昆在外出差,意外身亡,尸体被当地政府送回许昆的家乡。

冷血的心如坠冰窖,狠狠地沉下去,许昆终于出事了,说明许昆绝对是军警的卧底。霍展鹏的耐心真好,事件过后一个多月才动手。

冷血暗中也联系过杨厅长一次,但杨厅长也不知道许昆的真实身份。说上一次行动的前一个晚上,H省军警方的主要领导,汇合G大军区的肖伟上将和国安的陈默部长亲临G省的公安厅,由陈部长和杨厅长亲自指挥那次行动。H省军警方没有说线索的来由,更没有说许昆的身份,许昆的身份是个谜。

夜色降临了,冷血还是屹立不动,一站几个小时不动,不是普通人能做得到的。远远看去,冷血确实像一尊雕像而不像一个活生生的人。不认识他的人,绝对以为他是傻子,

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从背后传来,冷血没有回头,也没有转身。他的第六感没有向他发出警报,他灵敏的听觉听出这是王伟豪的脚步声。

一阵酒香和肉香从后面传过来,冷血才发现自己真的有的饿了,累了。

“冷血兄弟,我打了整天的电话你也不接,我来到度假区才知道你已经在望海亭停留了整个下午了。难得这个机会,豪哥拿些酒菜上来和冷兄弟举杯邀月。”

冷血缓缓把已经僵硬的身子转过来,凝望着王伟豪,没有说话。

王伟豪的上衣前襟挂着朵雪白的纸花,那是民间习俗丧期才戴的白纸花,纸花白得像纯洁的雪花,在耀着冷血的眼睛。

“王伟豪这人还是不错的,重感情,是条汉子。”这是冷血对王伟大豪再一次较高的评价。

冷血眼中的冰花渐渐地融化,目中的痛苦之色在慢慢消褪。

四碟精致的小菜,四瓶许昆喜欢喝的“水井坊”高级白酒就摊在地上。

冷血没有说话,王伟豪也没有说话,他们都静静地举起杯把杯中的酒缓缓地倒在地上。

沉默良久,王伟豪打破山林的寂静,说:“冷血兄弟,你不听所有人的电话,就知道你不开心。我赶到度假区,才知道你已经在望海亭站了一个下午了,许昆有你这样的兄弟,如果泉下有知,也该闭目了。”

“豪哥,第一杯敬许昆兄弟。”冷血的声音很沙哑,说完,冷血就把杯中的酒缓缓地倒在地上。

王伟豪也默默地把杯中的酒倒在地上。

冷血盯着王伟豪,说:“为了许大哥,我们干这瓶酒。”说完,也不顾王伟豪的反应,拿起那瓶已开封的、敬过许昆的酒,“咕噜咕噜”声中就把那瓶酒喝了一半,然后把酒瓶递给王伟豪。

王伟豪静静地看了冷血一眼,没有说话,抓起酒瓶把剩下的酒全部都灌在肚子里。

两朵红云飘上冷血的两颊,但冷血的眼睛却亮得如天上的北极星。

冷血用北极星般亮的眼睛紧盯着王伟豪说:“豪哥,在私下场合别怪冷某叫你豪哥。”

王伟豪迎着冷血锐利的眼睛说:“我们是好兄弟,叫什么说什么没有问题,冷兄弟,大哥也知道你在为许兄弟的意外伤心,你有什么问题就尽管问。”

“豪哥,什么叫战友?”

“不离弃不放弃,在战场上可以为你挡子弹的就叫战友。”

冷血问了这句话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却把一瓶酒抛给王伟豪,说:“为许大哥,再喝。”说完,仰起头,“咕噜咕噜”,一瓶酒不见了。

王伟豪想抢冷血手中的酒瓶,手伸到一半,叹口气,又缩回去,也拧开一瓶酒,也一口气干完一大瓶酒。

这么急就喝完一斤多白酒,即使酒量大的王伟豪也觉得头有点晕了。

冷血的脸更红了,就像在脸上燃着一堆火,但他的眼睛依然明亮,依然炯炯有神。他望着已经有微微醉意的王伟豪说:“许大哥有豪哥这样的大哥,死也眼闭了。”

王伟豪的眼睛暗淡下来,没有说话。

“没有许昆大哥,就没有冷某这一天。想当初在H 省,如果不是许大哥的慷慨帮助,冷某也不会跟着豪哥捞世界。”

冷血顿一顿,可能酒精的作用,一向沉默寡言的冷血的话多起来,“冷某和许大哥并肩喋血魔鬼城,一齐为歼杀猜霸集团的军师而浴血奋战,这就是战友情,永生也不能忘却的战友情,就像冷血和豪哥一起喋血逃亡的日子。”

一向口若悬河、说起话来如长江之水般滔滔不绝的王伟豪却沉默起来。

冷血用明若星晨的眼睛紧盯着望伟豪,说:“豪哥,能把许兄弟的真实死因告诉小弟吗?”

王伟豪沉默不语,拿起最后一瓶酒,拧开瓶盖,狠狠地灌一大口,然后递给冷血,冷血接过,也狠狠地灌一大口,一瓶酒的一半又玩起了失踪。

春风吹拂,星晨微露,冷月初升,周围的一切都像披上件银纱。

可能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幽雅的环境影响,沉默的王伟豪终于开口说话了。

“许昆跟了我六年多,和他的感情不能说不深厚,但想不到他居然是军方的卧底,居然和我作对,令我很心疼。我绝没有杀许昆的念头,但我又想不到安全处置他的办法,也没有办法阻止霍董杀他。”

王伟豪顿了顿,接着说:“许昆是军方的卧底,我相信你也有了怀疑。”

冷血点点头。

“情人吻行动是晋升高级领导的最后一次考验,是一次假行动。董事会担心你才是军警卧底,不能过关,却绝没有想到卧底居然不是你,而是跟我六年多的许昆,这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

冷血冷然说:“霍董于是就在我们的酒中下了很重的迷魂药?”

“下迷魂药,霍董也知道瞒不过你的。许昆在吃药后,把所有的一切都倾吐出来,原来他是H省军方的人,冷旗走私毒品,涉及边防武警部队的个别警官,于是军方就派许昆做卧底,想不到他的任务完成了,还不走,原来是盯着我。所以在我因煤矿的事被捕后,他不听我的安排,故意用武力劫囚车,就是想引起警方对我的高度重视。如果不是这次考核,王某人栽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回事。”

突然,王伟豪对冷血笑笑说:“许昆在吃药后有说到你。”

“哦?”

“许昆说他在H省就想发展你成为他的下线,由于你的坚持而作罢。”

“为什么相信我不是卧底?”

“这么猛的药,牛也可以毒死,世界上没有人能抵得住这么猛的药而不说真话的。吃药后,催眠大师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其间绝没有一丝犹豫和含糊,你把家中所有的事情,以及部队的机密事情全部说出来,就是没有说你是卧底。你说,我们怎会还把你当作卧底?”

冷血的酒意都化做冷汗狂飙出身体,如果自己不是受过最严酷的反审问训练,如果自己不是每个晚上睡觉前都有意识地进行反审问的练习,现在自己也步了许昆的后尘,不,应该说许昆步自己的后尘,霍展鹏绝对先干掉自己。

“你们在警方肯定也有内线。”

王伟豪笑笑,没有说话。

天地又沉默下来。

沉默良久,冷血道:“我们都是军人,许昆这样做是各为其主,他对得起他身上的军装,怪不得他。他曾经和我们出生入死,对我们还是情真意切的。豪哥,我们这干这杯不涉及任何其他问题,只是为曾经的战友干杯。”

王伟豪的激情也被激发起来,拿起最后的一瓶酒,用空瓶分开一人一半,说:“为曾经的战友干杯,祝战友走好。”

冷血仰头狂灌酒的时候,心里不住地说:“别了,英魂。别了,能支撑起我们祖国脊梁的热血军魂。”

山下熊熊的烈火映红半边天,把醉熏熏的王伟豪和冷血惊醒过来,他们撒腿就跌跌碰碰地往山下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