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黄河 血色黄河 正文 第六章 五二九旅战忻口(四)

丁老大 收藏 3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size][/URL] 左翼兵团阎庄阵地有三千余日军突入,李默庵十四军第十师坚决反击,将日军击退。 因为南怀化是中央主要阵地,日军第二天一大早又用强大的火力和凶猛的攻击,把把南怀化夺了过去。 打到现在,第二十一师官兵损失太大,战斗力自然打了折扣,郝梦龄和陈长捷商量,把六十一军调过来,接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90/


左翼兵团阎庄阵地有三千余日军突入,李默庵十四军第十师坚决反击,将日军击退。

因为南怀化是中央主要阵地,日军第二天一大早又用强大的火力和凶猛的攻击,把把南怀化夺了过去。

打到现在,第二十一师官兵损失太大,战斗力自然打了折扣,郝梦龄和陈长捷商量,把六十一军调过来,接防二十一师的阵地。

第六十六师新编步兵第四旅旅长于镇河率一旅人马从金山铺立即开到忻口以北的红沟接防了阵地,二十一师余部退了下去。

经半日激战,夺回第二十一师失去的第二线阵地,并加以改造增强,作了较纵深的部署,和侵占南怀化东北高地上之敌相对峙。第六十一军的七十二师也随后开到了石合子。

左翼的第十师将鬼子一部击溃,还收复了旧练庄等地,

右翼的第十五军与鬼子战到傍晚,将鬼子残部赶到灵山脚下;

鬼子对南怀化主阵地重兵防守,中国军队多次攻击也没有凑效,这样以来,防线上就出现了缺口。

旅长于镇河、董其武负伤

第二战区司令部为了收复中央主阵地,调来了五个旅的兵力,要发起反攻。从三面攻击南怀化的鬼子。五二九旅被紧急调到红沟就是参加这次战斗。

郝梦龄在部队到达红沟守忻口的时候在全军动员会上讲话,“弟兄们,作临战前的动员,说:“此次战争是为民族存亡之战争,只有牺牲;如再退却,到黄河边还往哪里退,此谓我死国活,国活我死。大家有没有拿下阵地的决心?”

全体将士同声回答:“有!”

郝梦龄说:“好,将有必死之心,士无贪生之意。出发。”

凌晨两点,反击开始了,中国军队趁着天黑全线向鬼子占领的南怀化阵地进攻。天色微明的时候,郝梦龄急于赶到前沿阵地指挥作战,陪同他的五十四师师长刘家祺对他说,“前面有一段路被敌人火力封锁,十分危险,军长写个手令,我派人送上去。”

郝梦龄说:“不到前线怎么指挥打仗,瓦罐不离井口碎,大将难免阵前亡。怕什么”

说罢转身向前沿阵地奔去,刘家祺赶上他,在警卫的护卫下急行,鬼子封锁的那段路有二百多米,当他们穿到中间时遭到鬼子密集的机枪射击,郝梦龄和刘家祺壮烈殉国。

郝梦龄字锡九,是河北藁城县人。在保定军官学校毕业。北伐战争时就是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二师师长。这次他率第九军到前线来,就抱着必死的决心。给妻子留的话是:我是军人,半生光打内战,对国家毫无利益,现在日寇要灭亡中国,国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我应该去抗战,与敌人拼。

给儿女留的话是:我爱你们,更爱我们国家。现在敌人天天在屠杀我们的同胞,大家都应该去杀敌人,如果国家亡了,你们也没有好日子过了。此次北上抗日,抱定牺牲。万一阵亡,你等要听母亲的教调,孝顺汝祖母老大人。至于你等上学,我个人没钱。将来国家战胜,你等可进遗族学校。……

阵亡之前的晚上,他给妻子写了一封信,其中有这样几句话:此次抗战,乃民族、国家生存之最后关头,抱定牺牲决心,不成功便成仁。为争取最后胜利,使中华民族永存世界上,故成功不必在我,我先牺牲。我既牺牲后,只要国家存在,诸子女教育当然不成问题……余牺牲亦有荣。为军人者,为国家战亡,死可谓得其所矣!

郝梦龄以身殉国,实现了他为国家、民族而战的夙愿。

许权中旅担任南怀化的正面进攻,他带队利用地形地物,悄悄向鬼子的阵地运动。

他是共产党员,这个旅也有三百多名共产党员,分别安插在整个队伍中,大多数担任军官,阎揆要的一五O七团原来是杨虎城的特务二团,改编后归入五二九旅,因为团长阎揆要是共产党员,还有在团里没有担任官职、却是团党委负责人的汪锋。在他们多年经营下,全团共有二百多名共产党员。那时候的共产党员没有什么利益,只有牺牲精神,打起仗来,这些共产党员最勇敢。在他们的带动下,这支队伍就具有了极强的战斗力。

许全中带着队伍摸到南怀化高地的脚下,爬坡的时候被鬼子发现了,在黑暗中,鬼子的轻重机枪吐出一串串火舌。部队立刻被压制住了。

许全中命令阎揆要派人用手榴弹炸掉鬼子的火力点。南怀化阵地经过这几天敌我双方的大炮轰击和飞机轰炸,已经没有坚固的阵地了,工事都是临时性的。

不一会儿,鬼子的火力点上不断传来剧烈的爆炸声,枪声逐渐稀了。抓住这个短暂的机会,许权中命令部队迅速向上冲,高地上面的鬼子虽然也高度警惕,但毕竟是在半夜,中国军队是精心准备,他们是仓促应战,五二九旅的战士冒着高地上射过来的子弹,冲上高地以后与鬼子短兵相接。五二九旅人多,两个团的官兵都是经过了特殊训练的,短兵相接鬼子不是对手。山头上的鬼子很快就被消灭了,然后马不停蹄的向下一个山头挺进。

他们的行动早惊动了其他地方的鬼子。与他们同时行动的部队也陆续与鬼子接了火。睡觉中的鬼子清醒过来后都进入了防守阵地,并陆续向天空打起了照明弹,阵地上就变得明晃晃的,这样一来,就变成了攻坚了。

五二九旅主要是轻武器,重武器差点,晚上又没有炮兵支援,但是,五二九旅的官兵士气很旺盛,他们利用地形地物,灵活的向上攻,死伤当然是免不了的,只要有几个人进了鬼子的阵地,就能打开一个缺口,然后把这个缺口扩大,鬼子也怕陕西军队的大刀,在长城抗战中,他们就领教过宋哲元二十九军的大刀,坂垣师团的官兵却没有领教过,他们擅长的是拚刺刀,但是他们的刺刀怎么也没有大刀片来得厉害,五二九师就凭着一股勇气和大刀片的威力又接连攻下了两个山头。

这时候天已经亮了,鬼子开始反击,五二九旅的官兵们就在阵地上利用鬼子修的简单工事防守,鬼子把飞机大炮都用上了,五二九旅的官兵们暴露在阵地上,正好是鬼子飞机和大炮的目标,许权中一看鬼子轰炸得很猛,也攻得很猛,部队伤亡不断增加,阵地上立足不住,就让部队退到下一个阵地,鬼子紧跟着又攻进下一个阵地。到十点多,他们晚上攻下来的三个山头又丢失了。

他们下来以后才得知,前敌总指挥,第九军军长郝梦龄和五十四师师长刘家祺都在这次攻击中阵亡了,其他几个旅的进攻也没有凑效,五十四师的独立第五旅虽然也攻上去了,但是旅长郑廷珍阵亡以后,在鬼子的疯狂反击下也退下来了。

郝梦龄阵亡以后升任前敌总指挥的六十一军军长陈长捷迅速安排退下来的五个旅官兵们的阵地防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