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青的奋斗 豆蔻年华 第九节 庆功宴下

退役新兵 收藏 1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8/


七个人的位置,却有八套餐具,真纳闷张扬他家的餐具还真不少,第八套是为魏伟而准备的,即使知道他不会来,但是也要为他准备,因为兄弟之间的心是永远在一起的。他们虽然不是每个人认识对方都有十多年的时间,虽然是慢慢的会聚在一起的,可是感情却很深的,毕竟这当中的纽带是窦寇。其实他们所谓的组织内部也是分派别的,张扬、赵尧等人是一派,萧彰和梁斐等人是一派,而最大的派别是属于常征、罗超、魏伟等人的派别。虽然窦寇是属于把这些本不相干的人团结在一起的人,但是也经常出现问题,窦寇难做啊!也许是如此,他一杯下肚之后又敬酒,话还是演说家式的说辞,“为我们的兄弟赵尧干一杯!”。小孩子喝酒比大人喝酒还猛,不是在喝酒,而是在灌酒,年轻人可以在某些方面比长辈们强,但是经验还是需要慢慢积累的。正如窦寇所说,书本上的经验教训是别人的,我们的经验需要我们自己积累。结果被老师说做是无视前车之鉴等等之类的在贬义词当中可以随便组织的词组的话语。

第二杯酒被直接灌入肚中后,这会窦寇没有给张扬和萧彰开头的机会,说道:“为奶奶干一杯。”劝酒词就是如此,你说的越大,别人越不想喝,喝酒喝的没感觉,那也就等于喝酒喝的没意思,而如果适当的说成一些贴彼此的话,那么酒就是感情的催化剂,让感情会更加的牢固。酒桌上的朋友也不就是通过酒来结交的吗?而喝酒也是一门艺术,学问太大了,这是中国的独特,外国人认为中国人劝酒是不礼貌的行为,那是因为他们喝酒在“民主,自由”的国度内,而中国人喝酒正是因为劝酒而精彩,蕴涵中国文化的一切都是要用生命去捍卫的,这也在他们成立了正式的组织之后被列入规章当中的一条,不过这是后话。

一个女人需要你来哄,因为你们是情侣,而兄弟是交心的,当你和你的伴侣分手的时候,是兄弟陪你一起走过来的。伴侣可以更换,甚至可以没有,但是兄弟却是不可以的,也使得兄弟更为的可贵。他们是兄弟,他们都为有彼此作为对方的兄弟而感觉到骄傲,也是他们可以张扬,可以嚣张的资本。钱会花完,女人会走,也许有的女人会在你一无所有的时候继续陪伴你,鼓励你,帮助你,甚至是包养你。但是真正的男人是要保护女人的,这是中国男人的传统,也是责任,被女性称为大男子主义,他们没有人会在乎这些。兄弟是在你一无所有的时候想尽一切办法让你恢复你的大男子主义,让你像个男人一样的活下去,在和历次与历史老师的辩论中,窦寇曾有一次在说刘备的时候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说是女人让刘备得到了和孙权势力的结盟而奠定了霸业,那么关二爷和张飞就是奠定霸业的基石,如果没有孙权的妹妹,刘备会失败,而那是没有他的兄弟的情况下,正因为他的兄弟,他才成功。如果说陆逊在火烧连营当中是军事上的成功,那么刘备的胜利就是在道德上的胜利,即使他军事上失败也是成功的政治家,因为他赢得的是民心。老师这次意外的默许了他的话语,因为老师知道他有这个发言权,而自己则没有,看到在坐的张扬,萧彰和那没有睡觉的赵尧眼中泛着晶莹的泪光,和窦寇的自信,他取得了和任课老师辩论当中公认的第一次成功。

窦寇的言论不是华丽的语句的串联或者是并联,而每次都是感情的迸发,还有什么理由让他的兄弟不感动的呢?酒在喝,话在说,大家都很高兴,可以说是兴奋,是胜利带来的,也是兄弟之情的会聚才会拥有的。赵尧喝了不多,但是说了很多,他不是那种酒后就会失态的人,但是也绝对不是在兄弟面前隐藏自己的人。显然梁斐则不是,梁斐就像一份试卷,被评了50分,因为他只做了50分的题,其他的50分让人遐想。

“罗超,你俩坐公交车来的吧?一会我开我爸的商务车带大家兜风看奶奶去。”张扬究竟是否是个酒后就开始失态的人,窦寇不确定,但是隐约的觉得张扬不是简单的人,不会做简单的事。

“恩,做的17路来的。”罗超简单的回答并不代表他就是个简单的人物。

“那不是还要走5站的路程吗?”喝多了酒的情报员依旧保持着机警的觉察力。

“要不怎么选择和常征在一起结伴而行呀?”窦寇很希望常征能多说几句话,试图通过这句话来引起常征的话,但是失望再次降临。

“你看你那吃相,没人跟你抢。把盘子吃了要赔偿的。”张扬看到了萧彰的吃相假愤怒的道。嘴里一边吃着饭并且就着菜的萧彰嘟嘟囔囔的回答,很少有人能听懂他说什么。“他说,作为军人,一餐就要保证数天不吃饭,随时准备应战,大概意思就是如此”窦寇当翻译的能力不是他能听的懂,而是他猜出来的,看到萧彰点头,窦寇笑了起来。后来大家酒足饭饱之后准备去和魏伟会合,但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导致庆功宴会短时间内就结束,而把时间定为在5点3分去,一个个的都爬下睡了,就连情报员赵尧都睡了,似乎没有例外,但是常征和萧彰担负起了赵尧的任务。

“用空切磋下吧!”萧彰对那整个庆功宴会始终没有说话的常征说。常征摆手回绝了萧彰,依旧没有说话。萧彰气愤的说:“那你一个人站岗吧!我去睡觉了 。”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点头。都睡下了,可是并不一定都是睡着了,横七竖八的躺的人当中,窦寇就没有睡着,他在想如果能让常征开口的问题。常征的眼光不是在窗外,而是看着这些兄弟,突然开口道:“老子的兄弟,老子的最爱,让他妈老子去死都值得。”常征是个道家学派的信徒,依此看来似乎还是不要开口的好,但是谁知道究竟为什么?窦寇递给了常征一杯茶,心想,不是不开口么,这次开了就要多套点话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