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青的奋斗 豆蔻年华 第八节 庆功宴上

退役新兵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8/[/size][/URL] “多会都是他俩,老是来的这么玩,本帅一定罚他俩洗盘子。”张扬的话还真有那种占山为王的感觉,毕竟是他的地头,说话的气势在加上原由的张扬性格,变的让人觉得这孩子有些狂。 “没有耐心,你要给你家的保姆放假嘛,没人做饭还是让他来买啊。”张扬有点后悔,为了会议的安全性,把他家的保姆给打发了,现在反倒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38/


“多会都是他俩,老是来的这么晚,本帅一定罚他俩洗盘子。”张扬的话还真有那种占山为王的感觉,毕竟是他的地头,说话的气势在加上原由的张扬性格,变的让人觉得这孩子有些狂。

“没有耐心,你要给你家的保姆放假嘛,没人做饭还是让他来买啊。”张扬有点后悔,为了会议的安全性,把他家的保姆给打发了,现在反倒要他自己事必躬亲,有些后悔让窦寇抓住这个机会狠狠的报复了张扬一下。

“都别闲扯,过来跟我搬酒吧!只要是中国的酒就都拿出来,别谈什么不醉不归,就算醉了也要给我在我家睡,哈哈。”张扬的笑是放纵的笑,不拘束,放纵的甚至让人觉得有些放肆,不过张扬就是如此,让人觉得可爱。

“你别完了说女人的名字就行。”梁斐这个话少屁多的人也说笑起来,在兄弟身边他总是喜欢展露出自己性格的令一面,毕竟从小和这些不知道天有多高的人在一起多少受些影响。准确的说,张扬可以算的上是比较全面的一个人,什么多少都知道一点,例如他知道天有多高,但是总来不会畏惧天的高度,因为他们兄弟是一个整体。

“赵尧是大功臣,我们把他抬过来。”萧彰的提议到是让张扬不爽,酒没搬,先抬赵尧,有些嫉妒,但是嫉妒是属于恨自己没有机会施展罢了,决非妇人之嫉妒。

“我这还不来个八抬轿子?四抬的有些规模小了。”赵尧也卸下了外面的迷彩伪装,和他的兄弟们接轨了。

“先别急,等那小子来。”窦寇很多时候都是凭借冷静而让人佩服,不过刚从门外进来的人却在这方面更胜一筹。

“常征,罗超,你来快过来坐。”张扬真很有潜力做两面派,刚才还和窦寇,萧彰等人抱怨,现在反倒第一个迎上去。不过这个两面派到是要得,兄弟之间是没有仇恨的,说是夫妻没有隔夜丑,按窦寇的话来说就是,因为他们的关系特殊,而那特殊是付出,回报也就是没有隔夜仇,而兄弟之间是单纯的付出,我对你付出,你对我付出,我的付出不是你对我付出的回报,只是单纯的付出,这就叫兄弟。真是有些拗口,不过窦寇那类似于演讲家的口才来说这段话,还是凭借他的相声演员的潜力。

“怎么今天没有带魏威来?这小子单独行动?”张扬的确语速很快,别人才挂上微笑,他就带的微笑说话,如果发展下去笑里藏刀对于他来说不是困难的事。

“老魏在家陪奶奶了。”就是这么一句简单的话,让大家的微笑退去。

“下午我们去看看奶奶吧!好长时间没有过去了。”窦寇的话不一定在兄弟之间有绝对权威,但是这句话却代表了最广大的意思。

“罗超,军费还有多少?”显然张扬也受了萧彰的影响,把名词前面加军字的习惯,大家潜移默化的有所体现。

“现金还有4890,没来得及存,存折里还有38752块8毛7分。买饭菜一共花了360。”罗超回答了张扬的问题,并且把其他的信息也说了出来。

“老这么见外,存折里的又没人问,近期也没活动,上次的就结余就不用说了,学学梁斐嘛。”张扬老说罗超不像是组织内部的人,太见外了,而窦寇说,能做到把大家的钱当作自己的钱就是自己人,罗超做到了,不用怀疑他是否是兄弟而在讨论。而他是负责任才会每次说那些大家都知道的废话。罗超和张扬不一样,存折里的整数是张扬过年的压岁钱,大约有8万左右,而后来实行交纳后就是现在的数字,但是罗超的父母下岗,凭借父母摆摊维持生计,而家里的奶奶和爷爷,以及姥姥和姥爷都需要钱,可以说是勉强够个温饱。不一样的环境,即使是性格上有相同点,也会逐渐的改变,更何况两人性格根本不同。

“真笨了,这次有利息进帐。”萧彰的细心是很少有人知道的,但是搞军事的哪个不是和张飞不拿兵器拿绣花针一样?粗中有细是必然的。

“酒少喝,饭菜管够。”下午增加了新行动,所以要改变计划了,窦寇的应变能力还是可以的。

“少喝,但是一定要为我们的抗日事业喝一杯。”张扬说道。张扬、窦寇、常征、罗超聊天之际,其他三人已经把饭局布置好了,萧彰的开头就像是进攻前的命令一样,没有准备好是不会下达的,而他们目前的任务就是补充体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