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第二章 卖身契 第三十二章 致命一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归德朱家集火车站

在详细听取了冯轶裴和张治中的汇报后,佛采尔什么话也没说,对于其他人的询问至若茫然,一个人走到车厢尾端陷入沉思: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大量配置的自动火器,使用装甲集团冲锋……甚至比教导师还犀利的火炮……这个周天顺为什么会有如此多先进的武器和这么先进的战术呢?……。

车厢的另一节,蒋介石捏着参谋截获后抄送的两份电报破口大骂“娘西屁滴,又是这个周天顺,他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装甲坦克,情报部门是干什么吃的,你们不是我的学生,是蝗虫!……给我消灭他们,我要看看他是不是两个脑袋”

原来周天顺在取得重大战果后,继续以装甲车和坦克为先锋,骑兵追击袭扰归德附近的蒋军,挥军直逼归德,并制定出连续作战的方案——夜战的计划。同时以明码的形式给冯玉祥发去请功电报:余部将士用命,连续击破蒋之德械教导一、二两师,现发扬连续作战,不怕牺牲之精神,不日将下归德。

冯玉祥在收到电报后,百感交集。为配合周天顺,在兴奋之余电令孙良成继续保持猛烈的攻击,并派吉鸿昌增援其展开协同攻击。鉴于周天顺以处于蒋军的包围圈中,特发电报告诫周天顺,如攻击不顺,切勿贪功,应迅速突破其包围向北撤退。由于冯玉祥太过兴奋,居然忘记了使用密码,自然这两份电报也就一前一后的送到蒋介石的手里。

自吉鸿昌增援孙良成后,战斗越发的惨烈,陈诚指挥的蒋军主力越过壕堑向纵深突击,被西北军孙良诚、吉鸿昌部截住,陈诚所部几次被围,死伤累累。只因陈诚部装备优良,火力极猛,吉鸿昌也被组成火力网给封的死死了,每前进一步都要倒下一大批西北军将士。几次组织队伍对被围的陈诚发动进攻结果只是损兵折将,看着伏尸遍地的西北军将士,吉鸿昌眼睛通红咬碎钢牙。吉鸿昌赤裸上身,明晃晃的鬼头刀拖在身前,一马当先呼啸而起,率两千多人的大刀队旋风般冲了过去。众将士齐声大吼“吉鸿昌!吉鸿昌!”蒋军自持武器好,甚至有军官大笑西北军都是‘土包子’,居然拿着大刀和机枪拼,于是下令等放进了再打。等瞧见西北军舞着大刀凶神恶煞的模样后,已经来不及了。恐惧心理很快占据上风并蔓延开来,“西北军的大,大,大刀队!大刀队!”蒋军惊慌失措的尖叫,有个别的已经开始逃跑。军官开枪镇压了几个,才堪堪把惊慌的士兵赶了回去,但是大刀队已经冲了过来,随即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短兵相接中大刀相当占便宜,到处都是挥舞的大刀片子,寒光闪闪中蒋军被砍得东倒西歪死伤狼籍,斗大的脑袋满地乱滚。陈诚部节节败退,在卫兵保护下退出了战场。孙良诚、吉鸿昌部紧追不舍。当孙良诚、吉鸿昌两部继续攻击前进时,前敌总司令鹿钟麟曾要求晋军积极配合进攻。没想到徐永昌却说“我们的军队你还不知道,叫他们守在一个地方倒是有些办法,要是叫他们一往直前地进攻,那就不能和西北军相比了。”激战十余日蒋军全线为之动摇,晋军和庞庞炳部增缓时配合不力,导致未能给予蒋军各师以毁灭性的打击,从而为以后的失败埋下了伏笔。

而就在陇海线激战之时,我们的主角在干什么呢?周天顺正在归德郊外与蒋军对峙着,几天前周天顺又组织了一次装甲集团突击,开始很顺利,但在迅速突破了第一道防线后,却遭到蒋军的顽强抵抗。这次乔治。佛采尔把周天顺部当成了英法联军,打的周天顺找不着北,一下子就报废23辆装甲车和坦克。一击得手乔治。佛采尔果断派出骑兵部队参与进攻,乔治。佛采尔采取的作战方案虽无懈可击,但怪就怪在蒋军的骑兵太过垃圾,在骑兵对响马的作战中蒋军根本就不是个,周天顺在消灭蒋军骑兵后又组织几次大规模的突击,但都是以失败而告终。周天顺决定改变策略,采用土工作业,夜晚偷袭白天狙击。在归德这个不大的地方蒋、周两军展开了频繁的对狙,周天顺在归德战场大规模使用狙击手,并且在战壕里还建起了狙击手训练班,归德战场上每天都有数百蒋军死在狙击手的狙击下,这些狙击手只要一枝枪一口干粮和几十发子弹就够了。狙击手给蒋军所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绝不在吉鸿昌大刀队的之下,更可恨的是周天顺的狙击手居然把部分子弹头刻成十字花当‘达姆弹’用(周天顺教他们的),就连冯轶裴在前线指挥时也中了招,一条手臂被炸飞一半,几个救护他下去的卫兵,包括副官因此变成枪下之鬼,成为狙击手们的功绩,冯轶裴也差一点儿因流血过多挂掉。

自从山东骑兵第一师在组织的几次突击中败下阵后,周天顺改变战法,利用骑兵的速度优势在战场上进行短促的突袭,一击得手绝不恋战,马上退出战斗。蒋军在提到‘山东响马’的时候无不恨得咬牙切齿。周天顺的存在严重破坏了蒋军参谋部原订的作战计划,为了剿灭这支孤军伸入的‘山东响马’,蒋介石不吝惜金钱和美女。周天顺果然在5月26日通电拥蒋反冯,冯玉祥在接到通电后大骂周天顺是‘墙头草’,但是蒋军也没能高兴几天,5月28日就在周天顺所在的归德郊外接受编遣,就在编遣的这一天,周天顺突然对归德的蒋军发动进攻,周天顺的骑兵第一师、黄雨明的独立旅、刘彦生的独立团直插马牧集,沿途势不可挡。

这边周天顺打得热闹,那边冯玉祥的骑兵也不是吃干饭的。凑巧的是,就在周天顺再次反水的当天晚上,蒋军正在集中精力应付周天顺这种小人行径的时候,郑大章率领的骑兵突然从天而降,成功的奇袭了归德机场,烧毁飞机12架,俘虏机师和地勤人员50余名。一时间机场上枪声大作火光冲天,蒋军乱作一团。这时身边只有200余名卫兵的蒋介石吓得魂飞魄散。参谋长杨杰急忙调时任归德城防司令的韩圭璋前来‘救驾’。 韩圭璋奉命立即率主力直奔朱集车站。幸亏冯部骑兵并未获得蒋介石就在车站的情报,天明时即远遁。蒋介石绝处逢生,一见韩圭璋大喜过望,紧握住韩的手,连声说:“你很好!你很好!”继而又问:“你是第几期的学生(黄浦)?”

“报告蒋委员长,卑职没上过学(黄浦)”

蒋介石立刻亲笔给军校毕业生调查处下了一道手谕:“六十四师团长韩圭璋,见危受命,忠勇可嘉,特许军校三期毕业,列入学籍,内部通令知晓……”

(郑大章(1891--1960)河北静海人。陆大六期毕业,早年入冯部当兵,26年任骑二旅长,1927年任第二集团军骑兵一军长。七七事变时任29军骑九师长,后来成为汉奸)


后来,蒋介石的随从秘书周佛海,在回忆录‘往矣集’中记述“当我们住在归德的时候,有天晚上我从梦中被枪声和很大的轰炸声惊醒。只听见侍卫长王世和大呼道:‘火车头呢?!’因为正预备开动,火车头离开了列车,当时火车欲开不得,枪声响了半小时始息。后悉是冯的骑兵来袭机场。他们的任务是烧了飞机就回,那时我们车上只有200多名宪兵,兵站上又没有其他军队,如果骑兵打到车站的话,主帅以下都要被俘。冯的骑兵撤回后,我们都学空城计的孔明,齐说一声“好险哪!”不过,就在我们以为脱离困境的时候,那个山东军阀周天顺又……‘唉——’怎么说呢,也算是气数未尽吧……所以说这一仗是打得很惊险和艰苦的,也是很屈辱的。

(韩圭璋原名韩练成,1908年2月,韩练成出生在甘肃省固原县(今属宁夏回族自治区)的一户贫民家庭。少年时因父母多病,家中生活困难,他只读了几年私塾,从15岁起就给地主家放羊,后又做过学徒。1925年为谋生路,韩练成借了一张甘肃省立第二中学‘韩圭璋’的毕业文凭,考入了马鸿逵的西北陆军第七师军官教导队,从此开始了戎马生涯。1926年9月17日,冯玉祥在五原誓师北伐。后来,马鸿逵的第七师被冯玉祥收编。著名GCD员刘伯坚、邓希贤、刘景桂等都曾在冯玉祥部队中从事政治工作。在一次行军中韩圭璋结识了刘景桂,刘景桂给他灌输了许多革命道理,使他对革命有了初步的认识和了解。四.一二时冯玉祥开始了‘清党’,并把许多GCD员‘驱逐’出去。但从GCD人的身上获得的启蒙教育却使他永生难忘。1929年马鸿逵背叛冯玉祥投了蒋介石,紧接着就发生了‘中原大战’。 这时,韩练成用的还是‘韩圭璋’这个名字,直到1933年才改回韩练成。1950年5月,经党中央批准,韩练成终于成为一名光荣的GCD员,实现了他多年来梦寐以求的愿望。)


对于飞机场附近的大爆炸蒋军各部表现积极,各部摩拳擦掌准备去救老头子,这种机会可不是总有的,只要救了老头子,升官发财那是迟早的事了,于是和周天顺对攻了一天的蒋军各部,趁夜纷纷抽调部队回军勤王。周天顺在得知归德的飞机场被炸掉后,长舒了口气。这几天可把他别囚坏了,白天蒋军的飞机在脑袋顶上乱飞,除了狙击手外都只能蹲在战壕里,只有夜晚才属于他们。周天顺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命令部队全线发起总共,并把所有的预备队都投了进去。对于那些二手装甲车和坦克,周天顺抱着拼光拉倒,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的意思,学起了朱可夫,当然他没有探照灯也更不敢点起火堆,所以周天顺给装甲团发出的命令是:发动起来以后就给我往前冲,只要没被被击毁或抛锚谁也不许停。主攻部队在夜幕的掩护下和坦克、装甲车的轰鸣声中发起了对蒋介石的致命一击。

勤王的部队刚撤下来,周天顺就打上了门,蒋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乔治。佛采尔急忙将调下来的部队堵上去,而下来的部队在这时又收到返回前线防御,阻击敌军的新命令,指挥系统也开始陷入混乱。经过调整虽然有不少部队开始防御,可是已经晚了,敌军已经冲了进来,上去的部队很快就被冲散了,蒋军只能各自为战被动防守,阵地由线变成了点。黑暗中敌人的装甲、坦克露出峥嵘的面目,山东的响马们挥舞着马刀,一路所向披靡。蒋军很快出现了大溃退,在混乱的黑夜中,惊慌失措的士兵们只知道跟着前面人的屁股跑,哪里人多就往哪里跑,只有少部分的教导一、二两师还在依托着站台附近的房舍进行着顽强的抵抗,但看来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失败已成定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