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十八章 突围(下)

撤退是一种战术,也需要技术。

如何把假撤退做到像真撤退尤其是难!只有郑寅知道这次撤退的真正意图,即便连丁小乙都不知道。

朱真作为参将略略思考后,应道:“郑大人,我们如从后门撤退,后门过于窄小,费时太多,不如约定子时之前,清除路障,由前门突围最好。”

“有道理,后门窄小,的确太浪费时间。我同意朱大人的意见。”郑寅还没说话,王明义知府抢道,他心里最惦记的是他的家眷,若从后门撤,估计她们很难逃出去了。想到这里,不由在心中把郑寅的女性家属问候了一个遍。

“王大头,你怎么看?”郑寅没有回应两人的意见,而是把头转向了王衡王大头。

“以小的看,如果台州卫的人在前门,我们就应该在前门撤,反过来,我们就应该从后门撤,这样可以更好的保护郑大人和女眷不受伤害。当然如单纯从战法上讲,从后门撤,有出其不意的效果,也许反而容易成功。”王衡分析道。

郑寅微微一笑,道:“我是问你如果我们从后门撤走,应该怎么个撤法?”

…………

台州城内,许多住家的门被悄悄叫开,士兵们起先是劝大家走,但是难度太大了,乡亲们不知道为什么要走,也根本不想走,最后几乎所有的官兵都不再劝说,而是直接采用挥刀逼人的办法,这才开始逐渐撤退。由于倭寇全力在进攻台州府,城门处防守很弱,早已被台州官兵占领,所以撤退的人走得很顺利,尽管都是扶老携幼,但是由于官兵们没有让他们携带辎重,所以速度也很快。到了二更天的时候,城内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包围圈也在逐渐的缩小。

大量的士兵不再驱逐百姓,而是整理刀枪,悄悄的向府衙门前集合。但是那里有倭寇,大家在没有得到命令之前,只好隐蔽在门前不远的民宅民巷之中。

只见大量的日本鬼子在向着黑黢黢的正门两边发动进攻,但是由于院墙窄小,日本鬼子上去后没有立足之地,不是立刻跳下去,就是被枪声和箭支射杀。

…………

萧十五郎拉弓的手抖着,他今天最少也要杀死四十名倭寇了,手都麻了。弓背在抖,箭杆在抖,箭飞出去之后,萧十五郎回手又去抜箭,可是身边的七八个箭囊已经是空空如也,倭寇还在蜂拥而至。他焦急的看看旁边的神机队战士,发现他们的射击也慢了下来,枪弹和火药,随之逐个告罄。

没有了屋顶的支持,唐敬和王大头他们这里立刻压力倍增,院子里已经有四五十名倭寇在和金刀校尉们激战,而院墙上还在源源不断的往下跳。院子里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尸体,既有倭寇的也有明军将士的。

唐敬一边挥刀对敌,一边吼道:“你们给老子狠狠的砍这些狗日的,杀死一个鬼子,老子赏他十两雪花银,俩就二十两。”

众将士一听顿时来了劲儿,无不效力争先,杀敌本来就是责任,再给点奖励已经是额外的调剂了。

但是显而易见,即便这样也支撑不了多久了,因为前院的守卫只有一百六十多人,此刻死死伤伤,也就有一百一二十人能够继续战斗了。假如倭寇再进来五十来个,双方势均力敌了,明军由于支撑太久了,身困体乏,估计很快也就会全面溃败了。

该死的子时,什么时候才到啊?

…………

这时郑寅等人已经在后门处和冲进来的山本小队战成一团,朱真和邓信还有彭以盛等人无不在奋力杀敌,窄窄的后门内外,双方成胶着状态,日本鬼子几乎是进来一个死一个,可是他们还在没命的往里冲。

而郑寅一方要想冲出去,也是很难,由于郑寅没有下令往外冲,所以人们只是在守门,这样伤亡并不很大。

郑寅叫丁小乙还有许多女眷整理好衣服细软,在最后一进房子中待命。妇女们胆小的在哭泣,胆大的不住的透过窗户张望着外面。

…………

萧三郎看看天空,估计时间差不多了,便掏出一只响箭,上面已经裹好油棉,点燃后,向着天空射了出去。

几乎全城都能看到,甚至包括日本鬼子。

隐蔽在前门的明军士兵在游击、把总的率领下,向着倭寇冲去。这些人以前很怕日本鬼子,这回胆子为什么这么大呢?原来萧三郎按郑寅的话告诉他们,说城外有三万明军正在等着包围倭寇呢。三万人再加上台州卫最少也有三万五了,打一千多鬼子,自然是绰绰有余了,于是底气足了,腰杆子也硬了,杀敌陷阵,冲锋在前没准儿还能提个一官半职的,你说谁不卖命?

台州府衙门前立刻杀声震天,几千人在一起厮杀,自然乱成一锅粥了,松井和渡边也顾不得往里攻了,保命要紧。这潮水般而来的明军使他们措手不及,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过台州卫的人敢于出来作战。而据前方的谍报,明国钦差只不过是带了五六百人来。所以他们才敢放手攻打台州府衙。这些吃了大力神丸的明军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还非常勇猛呢。

山口野武,也拔刀在手,凶狠的向对自己扑来的明军冲去,这家伙出手狠辣,几乎是靠近他身边的士兵,无不登时毙命,很快,他周围就成了真空……

…………

萧三郎带着早已暗中备好的五百台州官兵,向着后门处杀去,显然山本不是这五百台州精兵的对手,很快后门被占领了。院里的人,紧张有序的向着灵江边撤去,那里有人会接应他们。萧十五郎和神机队的人也已经撤了下来,他们再次成了前锋队,负责在前面开路。

一路上郑寅命令女人们渐次丢掉手边的包裹,女人们万分的不愿意,但是看到身边的金刀校尉恶狠狠的样子,又不敢不丢,同时没用的、打坏的火枪也是丢了一路。

来到江边,台州的参将董哲早已等候多时,率领着众人沿着江边向台州城外而去。

萧三郎却没有去,他施展“沙飘万里”无上轻功,飞檐走壁,直掠府衙前门,此时台州卫的士兵显然被凶狠的倭寇吓坏了,这些疏于操练,勤于种田的家伙在第一波冲击之后,被敌人凌厉的对抗震慑住了。

好在这时萧三郎赶到,他砍了几个倭寇后,高声喊道:“快撤啊,再不跑没命啦。”

这一声立刻把明军的士气化成无形,烟消云散了。明军开始撒丫子就跑,一路丢盔弃甲,生怕跑得慢了给人家撵上。

日本鬼子在后面追了一段,哈哈哈狂笑着,山口也长出了一口气,心道:“不过如此,胆小的支那人。”

松井和渡边几乎同时想到了攻打前门的约定,几乎同时喝止自己的手下,几乎同时又回到了梯子旁边。四名倭寇飞快的爬上了墙头,再往里一看,除了死尸已是寂静一片。

松井和渡边同时站在墙头上,看着院里的尸体,鄙夷的哼了一声,跳下了墙头,开始组织人员清理门后的障碍。就在这时后院中奔来他的几个气喘吁吁的部下,乃是先期冲下去的鬼子,等他们气息稍定,有一个向渡边队长报告道:“明狗已经被我们打退了,他们夹着尾巴从后门逃走了,我们追了一段,无奈他们打仗滴不行,跑路的飞快,实在蹍不上这才回来复命。”

“好滴好滴,山口将军会对你们英勇的战斗给予最高奖励的。”渡边道。

但是当石块被清开后,山口并没有在。

山口带着一百人追逐着明军撤退的痕迹,来到了城门处,只见城门外的吊桥在呼呼燃着大火,显然明军想烧掉倭寇追逐的路。

山口哈哈哈大笑道:“千万里的大海挡不住我们,难道这条小河沟就能挡住我们?好了,回台州府。”此刻他已经确认了明军的败退,没有产生一丝一毫的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