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生存 第一部 孤岛惊魂 第四十一章 蛛丝马迹(上)

脆弱的芦苇 收藏 0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83/


简力文偶然瞥见河滩上的两三具狼尸,脑中突然一激灵,一下子坐了起来。伸手到腰上一摸,随身带来的短刀还在。于是将短刀缓缓抽出,从地上爬起来,艰难地向着一头野狼走去。

湍急的水流“哗哗——”地响着,河滩上散布着一些大小不一的鹅卵石。就是这些石头刚刚将简力文的后背咯得生疼。简力文轻轻挥舞手臂,扭动身躯,尽量将身体舒展开来。回想先前丛林狂奔的一幕,也不觉有些后怕,若非这些野狼有些呆滞反常,恐怕结局殊难预料。想到这,简力文不觉苦笑起来,自己一到这儿岛上,好像就没有少了奔波劳顿,这次的野外生存活动倒真是名副其实。自己的探险经历也不算少了,可像这一次的经历却带给自己非同寻常的感受。

不觉间,简力文已慢慢踱到一头野狼旁边。溪水犹在缓缓地冲刷着野狼的躯体,简力文蹲下身仔仔细细地观察着躺在眼前的这头溺毙的野狼,用手轻轻地触摸野狼的每一寸躯体。又将野狼的尸体翻来覆去认真地查看了好几遍,不觉间眉头紧皱起来。低头沉思了一会,简力文又重新仔细地检查着野狼的头部的每一处毛皮,用手指翻开毛根,极为细致地凝神观察。在检查到野狼的后脑部位时,简力文突然发现那里有一处与其他部位不一样的微小突起,不过若是不留意则很难发现。用手摸了摸,似乎稍稍有些发硬,不过从外表看,其他倒也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简力文思忖片刻,用短刀轻轻隔开毛皮,将手指缓缓探入,旋即又轻轻拔出,一块纸片一般的金属小薄片被他带了出来。

看到这个东西,简力文心中虽早有准备,但神色仍然变得严峻起来。当下又将剩下的两具狼尸一一检查一遍,果然在两具狼尸的头部也发现了一摸一样的两块金属片。简力文将收集的金属片洗干净,放入怀中,坐在大石上思考了一会。从金属片的构造来看,无疑是一种很精密的芯片,其作用其实已经呼之欲出了。想来自己这一行人一踏上这个孤岛就已经被人盯上了。不过这并不出乎意料之外,因为自己这些人本来就是来参加一个“野外生存”活动的,只是后面的情势会如何发展实在令人难以预料。行进中的每一步稍有不慎就会有性命之忧,自己这一行人隐隐然已陷入一个精心布局的死亡游戏之中。主办方如此煞费苦心,搞出这般大手笔的野外历险活动,其背后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自己这一行人又究竟会有怎样的命运呢……

简力文苦笑着摇摇头,将脑中的杂念尽量剔除,收拢心神,盘膝坐下,开始调息运气,这是恢复体力、真气的必备功课。思虑太多毫无意义,为今之计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两个小时之后,简力文做足功课,体内真气充盈鼓荡,全身疲乏一扫而空。在缓缓将真气收归丹田之后,简力文睁开眼站了起来。将短刀轻轻插入腰后,简力文再次四下打量了一番,便沿着河流向上游走去。

※ ※ ※ ※ ※

一个人孤独地走在蜿蜒崎岖的河岸边,脚下踩着坚硬的小石子,身边的溪流发出绵绵的流水声,简力文不免心潮起伏,思绪如同迷乱的棉絮,毫无目的地四下扩展开来。从踏上这个孤岛的那一刻起,简力文便觉得自己的命运突然发生了转折。在岛上度过的每一天,都充满了无声的凶险,同行的13人,仿佛被一根命运的线紧紧系在一起。这个冷峻、孤寂的岛上沉寂了太多的秘密,密布岛屿的丛林,仿佛是野兽的一张巨口,静静等待着众人的自投罗网,而众人却无从选择。日子一天天过去 ,可众人离最初的目标依然十分遥远,这个“野外生存”活动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众人最终能够完成这个活动而顺利离岛吗?简力文深深觉得事情恐怕绝非如此简单。一张无形的网早已紧密布下,被追逐的猎物也已经登场,一个庞大、缜密的阴谋已然渐渐露出狰狞的面目。现在唯一所缺的就是捕猎者的亮相登场,只是,当一切真相大白的时候,自己这一行被充当捕猎对象的历险者们,又如何逃脱网中猎物的最终宿命呢?

不知过了多久,简力文又回到了当时摆脱狼群、跃入水中的地方。河岸边的狼群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除了缓缓的流水声,河岸边沉寂得令人心悸。简力文涉水过河,行到对岸,缓步走入林中。

循着突围时的线路,简力文又回到了被野狼围困的营地。地上杂乱不堪的场景见证了先前被狼群围困时的狼狈情景,虽然一场大雨冲走了许多痕迹,原本血流成河的场景也不复存在。但壕沟中残留的狼尸,火堆中未被燃尽的残枝败叶,被狼群踩塌的野营帐篷,以及众人撤退时慌乱中遗留下的物品已经说明了当时的凶险绝伦。

简力文并没有在营地中稍作停留,而是径直走向众人被围困的巨树。想起当时自己跃下巨树突围的那一刻,简力文心中也不免有些感慨。此时众人想必已经安全撤离了很远了吧。简力文暗暗忖道,如此大规模的狼群居然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想来也真令人觉得心惊。在大树的树身上,一个用刀刻出来的带箭头的十字形标志指向丛林的西北方向。简力文一眼就看到了这个标志,口中不禁喃喃道:“这一定是强生留下的,手法干净利落,力道十足……看来,他们往丛林中心去了……一定是往那座山的方向去的……”想到这里,简力文不由自主抬头望了望丛林深处笔直插向云霄的那座山峰。此时,雨水早已停止,一丝薄雾又将山腰若隐若无地紧紧缠住。每次望着这座灰暗、阴郁的山峰,简力文总有一股说不出的嫌恶感觉。

简力文不禁晃晃脑袋,收回目光,脚下开始加速,向箭头指向的方向走去。走了大约有四、五里路,简力文找到了刻在树上的第二个箭头,依旧斜斜地指向前方。简力文稍稍停了一下,便顺着箭头指向的方向大步行去。在林中走了大约几个小时后,简力文已陆续找到了马田他们留下的多个十字形箭头印记,虽然不知何时能赶上他们,但自己心里也觉得稍稍放心,至少他们一路上还是安全的。

此时,在简力文前方十多米的一颗树上再次出现了一个刀刻出来的歪歪斜斜的十字形箭头,指向丛林的左前方。简力文瞥了一眼,也不休息一下,掏出指北针来校对了一下方向,加快脚步,越过刻有箭头的树木,顺着丛林的左前方走去。走了一会之后,简力文觉得林中的树木突然变得浓密起来,光线渐渐黯淡,不断有枯藤杂草在自己的身旁和腿间磕磕绊绊。脚下也开始变得高低不平,不再是松软的浮土地了。简力文不觉心下有些疑惑:马田怎么把大家带到这样一条难走的路上来了?又走了十多分钟后,简力文觉得地势开始变得低平起来,脚下时不时能踩到坚硬的石头,空气中弥散着一种浓浓的草叶味道。

简力文用力嗅了嗅,不觉喃喃道:“空气湿度变大了……难道这儿附近有暗河?”果然,又往前走了几分钟后,简力文耳中听到了浅浅的流水声。一条小溪如同蚯蚓一般在林中蜿蜒穿过,越往前走,水流越来越宽,水声也越来越响,清澈的河水将简力文的身影倒映在水面上。这应该是简力文在丛林中发现的第二条河流了。

简力文不觉停下了脚步,心中疑惑更甚了。因为已经走了很长的一段路,他还没有发现马田他们留下来的十字箭头印记。难道是自己的方向走错了?简力文心下思忖,但旋即又否决了自己的这个念头。凭自己多年的野外探险经历,这样的常识性错误怎会发生,更何况自己不久前还刚刚校对过身上的指北针。简力文耐住性子又往前走了一阵子,沿路认真寻找马田他们留下的印记,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现。倒是觉得沿途的地势越发变得险恶起来,林中杂草越来越密,河畔的树木生得突兀扭曲,不时有枝杈横亘到河面上,浓密的枝叶甚至将整个河面都铺满了。这样的地势,根本不像有人迹曾经到过的样子。

简力文心中突然一顿,一股异样的警讯在脑中升起。马田他们一行人都到哪儿去了?莫非在丛林中遇到了什么突如其来的危险?与他们的联系难道就这么断了?

简力文再次认真的往四下搜寻了一番,确认并无发现,便开始往来路走去。凭着多年探险练就的过人记忆力,简力文毫无障碍地回到了马田他们留下的最后一个印记处。

盯着面前树上的十字形箭头印记,简力文不觉陷入了沉思。如果说,眼前这个十字形箭头印记是马田他们留下的最后印记的话,那么,循着箭头指示的方向,马田他们现在一定已经到达了丛林中的暗河边。如果他们在河畔遇险,那么他们最有可能会沿着河岸迅速逃离,或者渡河到达河对面,脱离危险。可是,以马田的行事性格,在脱险之前一定会留下警讯,不会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若说情势危急,时间不容耽搁,未来得及留下印记。但至少在林中会留下杂乱的痕迹,可是那里荒草丛生,根本就不像有人走过的样子。难道自己真的走错方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