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同作战:我特种兵让俄阿尔法特种部队大吃一惊

突击战神 收藏 57 18413
导读: ●中国空军首次在异国与外国战机协同飞翔●其间,女记者乘直升机体验空中输送 记者 谭洁 8月6日 晴 飞行中,他们高唱《空降兵战歌》,歌声压过巨大的轰鸣声 今天中午,蓝天格外高远,美丽的云朵点缀其间,靶场地域茂密的树林包围着草场。演练现场,歼轰7飞机俯冲、发射。树林前的靶标应声开花。 记者在机场跑道上看到,一架战机归来,中俄双方机务官兵立即上前进行加油、加气等机务保障。不一会儿的工夫,战机再次起飞奔赴远方作战空域。 “飞翔在异国的天空,看到陌生的湖泊、森林和村庄从机


●中国空军首次在异国与外国战机协同飞翔●其间,女记者乘直升机体验空中输送


记者 谭洁


8月6日 晴


飞行中,他们高唱《空降兵战歌》,歌声压过巨大的轰鸣声


今天中午,蓝天格外高远,美丽的云朵点缀其间,靶场地域茂密的树林包围着草场。演练现场,歼轰7飞机俯冲、发射。树林前的靶标应声开花。


记者在机场跑道上看到,一架战机归来,中俄双方机务官兵立即上前进行加油、加气等机务保障。不一会儿的工夫,战机再次起飞奔赴远方作战空域。


“飞翔在异国的天空,看到陌生的湖泊、森林和村庄从机翼下掠过,心里充满着神圣感和神秘感。”刚驾机归来的空军突击分群带队长机方运平说。


在另一片空降兵营地上,身背伞包、佩戴着“勇敢者”空降兵徽章的空降兵战斗员陆续登上伊尔-76运输机。飞行中,他们高唱着《空降兵战歌》,雄浑的歌声压过了战机巨大的轰鸣声。


伊尔-76从云团中穿过,进入着陆场上空。飞机下降至800米。“嘀嘀,跳!”空降兵战斗员以一秒钟间隔依次跳下。伞花飘落,如点点白云融进蓝蓝的天穹。


1连连长朱洪武第一个跳伞落地。他对新型伞的性能倍加赞赏:“今天感觉不错,尽管高空中风速较大,但开伞过程中身体并没有感到太大的挤压感,伞具与人体的结合更舒适了。”


“这是中国空军成建制改装新伞后的首次亮相。”空降突击分群指挥员姚恒斌高兴地介绍说,“中国空降兵的伞具装备改进的步伐在加快,不但确保人员、装备‘投得下’,还关注‘更方便、更安全、更舒适’,有效提升了我军空降兵伞具综合性能。”


据悉,中国空军新型战机这次在俄罗斯天空开展飞行训练,是中俄双方进行的第一次合练,创下了中国空军首次在异国与外国战机协同飞翔、实施远程跨国航空机务保障等多项第一。


8月7日 雨 降温


8位同学在异国演习场相逢


今天吃早饭时天下起了雨,飞行员们便多了一些坐在一起聊天的时间。


飞伊尔-76大型运输机的胡纪峰很自豪。此次军演,他带领空中运输分群多次突破复杂气象,在变幻莫测的夹杂雷电的积雨云中与俄战机整齐编队,分秒不差准时到达演习地域。


胡纪峰还告诉我,在俄罗斯的沙戈尔机场他和18年前的航校同学相逢十分高兴。他们1986年招飞入伍进入原空军飞行基础学校学习,两年后根据身高不同分别飞了不同的机型。为了执行联合反恐军演任务,这几天,他们住在同一栋楼里,在同一个机场跑道上起飞,在同一片空域里飞行。


这8位同学的共同点是普遍都飞过6种以上机型。18年来,他们用青春韶华各自在蓝天上画下壮美的航迹。


郑要志驾驶歼轰7新型战机从天山脚下到乌拉尔山。他和他的战友创下中国空军航空兵首次跨国大规模远程空中机动的新纪录。新型米-17直升机在成存国、赵斌、崔建新等的操纵下,采取大机群、复杂编队进行跨国远程机动。从乌鲁木齐到沙戈尔这条长长的航线上,面对一个个风险与挑战,他们胜利地闯过来了!


聚首战机前,8名同学意气风发:“战斗机飞行员淘汰率很高。当年1000多名同学如今留在蓝天的不多了。现在我们的身价比同等重量的白金还要高。祖国用重金将我们打造,我们一定不辱使命!”


8月9日 阴 浓云密布


突降暴雨,他们开着自己的牵引车跑到飞机前,遮盖处理


风吹得树枝打颤,天上的浓云像大海里的波涛一样一层接一层袭来,天很凉,一会儿我就有瑟瑟缩缩的感觉。


早上去外场看装备保障,有人建议我去装备保障中心。我拎电脑走了好远的路,经过8架歼轰7、12架伊尔-76所在的停机坪,终于到了那两层蓝色的小房子。


装备指挥中心一天24小时值班,负责外场各种保障车辆、特种设备的调配。通常我方的需求头天16时提供一个单子,俄方基本上能满足,但如果有临时的紧急任务,就需要自己处置了。他们来的第二天下午,突降暴雨。俄方来不及提供车。他们开着自己的牵引车跑到飞机前,遮盖处理。


今天的沙戈尔机场云底高仅600米。这种气象条件不利于飞行。但我歼轰7战机和伊尔-76飞机战斗群勇敢地冲破浓密云层,连续出动进行适应性飞行训练。


“航线上侧逆风较大,气象条件复杂。”亲自带队飞行的空中运输分群指挥员郑元林步下舷梯后说,“但今天的飞行中6架飞机空中保持1分半钟间隔,做到了精确编队、准时到达。”


我空军战斗群群长徐安祥信心满怀地说:“连日来,经过高难度的针对性训练,进一步熟悉了演习地域空域的情况,参演官兵战斗精神高昂,有决心有能力完成各种复杂条件下的演习任务。”


8月10日 阴冷有风

俄军显示跳伞次数的勋章,“每次换衣服都要戴上”


我衣着有点单薄,今天有被冻僵的感觉。在空降兵营地的外场仓库,我遇到了俄罗斯31旅的谢尔盖中校。


谢尔盖的胸前挂着3个章,其中一个是空降兵学校毕业的章,从1984年至今他一直都戴着,“每次换衣服都要戴上,这是军装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这是最值得骄傲的勋章。”谢尔盖指着显示跳伞次数的勋章说。迄今,他已跳了1100多次伞。


当我告诉他我也随空降兵跳过伞时,他立即乐了,亲切地冲我竖起大拇指,说:“真棒!”


我和谢尔盖边走边聊正好碰见一群中国空降兵战斗员围着俄空降兵战士帕莎交流。当帕莎被问到胸前的显示跳伞次数的勋章为什么是空白时,他的脸刷地红了,还不停地请翻译替他解释,这个章的上半部分的数字掉了,他其实跳了15次伞了,而不是一次也没跳。


双方的官兵交流得很愉快。“一方面毕竟都是干这行的,另一方面我们有过和俄空降兵在一起演习的经历。”空降兵装载指挥所指挥员李振波说,“通过联训交流,我们长了不少见识。”


8月11日 晴 大风

“你的射击姿势是好看,但我的更实用、更有效”


沙戈尔的天空每天都不同,今天的天蓝得极其纯净,像小时候用的纯蓝墨水瓶打翻后染的。部分记者今天准备搭乘我方直升机体验空中输送训练。


直升机像一只只黄绿色相间的蜻蜓,在跑道上排成3列。我所坐的63号直升机在左侧第一列的第3架。


11时30分,10架直升机几乎同时垂直升起。空中风大,保持编队很不容易,要不断地修偏,忽高忽低,我有些晕。随后,我清晰地看到空中编队在地面的投影:长机在前,10架直升机呈标准的等边三角形向前移动。


12时,直升机降落前呼地向左向右猛地倾斜,终于到达一个新机场。这是一个临时开辟的野战机场,乍一看就是片草场。停机坪是绿色钢板拼的方块,钢板是可以一块块地拆卸走的,很方便。


停机坪聚集着多国部队的特种兵,他们正在互相比画射击的姿势。我方的动作很潇洒,一名俄队员却一蹲,怪模怪样的,把大家逗乐了。他很认真地说:“你的射击姿势是好看,但我的更实用、更有效:两腿和手都固定,与地面的夹角小,稳定性更好。”后来一打听才知道他们来自俄威震敌胆的部队“阿尔法”。


13时30分,直升机编队从野战机场再次起飞送特战队员索降。我坐在前舱领航员的位置,头戴耳机,视野很好。直升机飞过森林、湖泊、草场,下降!“20米、18米、10米,开门!”直升机悬停。特战队员迅速索降,摆好冲锋姿势。


往下一看,穿着红的、黄的、绿的衣服的人呼地拥上来,还拿着长枪短炮的,原以为是“恐怖分子”,近了一看原来是一堆摄影记者,比特战队员和“恐怖分子”多多了。


13时50分,直升机起飞后再次降落。特战队员把擒获的“恐怖分子”抓上直升机。


今天地面风很大,空中气流更大。直升机颠簸得厉害,就像在军舰上遇到浪涌的翻滚。这时,直升机不再编队而是用单机跟进的方式,返回了营地。


8月12日 晴 大风

俄空军一曲《咱当兵的人》,让中国军人备感真诚而亲切


今天是俄罗斯空军节。在车里雅宾斯克空军高级领航学院,中、俄参演部队举行阅兵仪式,共同庆祝俄空军成立95周年。来自6国参演部队的总导演共同检阅了由800多名官兵组成的12个方队。


仪式开始后,俄方的方队先走。中方参演部队的方队随后,正步走得气宇轩昂。俄方的军乐队奏着慷慨激昂的进行曲,乐队指挥一举手一投足都很潇洒,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17时开始举行音乐会,由俄罗斯空军歌舞团给驻沙戈尔的中方参演部队专场演出。俄方很友好,本来俄方部队要参加200人的,但演出前临时决定把座位全部让给中国军人。


演员们都身穿深蓝色空军礼服,从莫斯科来到乌拉尔山脚下,给中国军人一个惊喜,用汉语唱起《咱当兵的人》,顿时全场掌场响起。感受到俄罗斯军人的真诚,中国军人自发地合唱起来。又一曲熟悉的旋律《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也让官兵们激动地拍起巴掌打起节拍。一名俄功勋演员动情地唱起描述飞行员对蓝天的挚爱的歌曲《老飞》。一群舞蹈演员迈着正步走上台来。领头的演员打着蓝色的俄空军军旗。全场立即起立,向军旗行注目礼。


演出结束后,身穿天蓝色飞行服的马永与俄军飞行员合影留念后说:“联合军演使中国飞行员来到俄罗斯,尤其欢聚在俄罗斯空军节这一特殊的日子里,两国军人的友谊将在歌声中深深融进我们的记忆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