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最近报道披露,缅甸在中国援助下在大可可岛修建了一座85米长的防波堤,总投资1100万美元。现在在岛上正在进行建设的是军舰临时停泊码头和卫星监听站90年代当中国“后冷战时代战略”成形以后与缅甸加深了联系。北京许诺向缅甸提供价值10亿到12亿美元的军事装备。现在缅甸军队拥有解放军装备序列中的各类舰艇、飞机、雷达、无线电、地地-地空导弹等等。这些军援使缅甸军队从军政府上台时的180,000人发展到现在的429,000人。




缅甸空军1991-96年接收了36架歼7,96年又定购了21架,2000年又采购了4架中巴合作开发的歼教5。1995年缅甸海军从中国购买了10艘海南级巡逻艇,另有报道缅甸海军想采购江沪2,但未达成协议。但中国提供了6艘装备了YJ-1(C801)地地导弹的华夏级导弹艇。缅甸自行研制的“缅甸”级也配装了YJ-1地对地导弹。




另外中国还在缅甸大力扩张电子侦听站,其中最重要的是建立在孟加拉湾大可可岛上的海军侦听站。另外中国准备还在安达曼海亚历山大海峡建立类似侦听站。这些中国侦听站所扼住的重要地缘战略位置,使得印度在安达曼海和尼科巴群岛的任何军事行动,坚德布尔海上导弹试验场以及印度海军在马六甲海峡的活动尽在中国掌握之中。此次对大可可岛侦听站现代化改进更反映了中国在孟加拉湾挑战印度海上安全利益的战略意图。更可怕的是,缅甸南部特拉塞利姆沿海阿恰布和*(港口城市)的侦听网已使中国的触角可以伸至印度洋。






*侦听站设备先进,中国可以坐靠马六甲监视海峡内任何紧急情况,这对于中国来说也有很大的战略意义。有情报显示中国在1995年重新启用了位于老挝索考的侦听站(该站曾于六七十年代使用过),这样在南中国海之外的马六甲海峡和菲律宾海所有的海上信息都被其覆盖。从90年代初中国就大力改造从境内云南至缅甸南部孟加拉湾几个港口之间的两路运输系统。这些工程的上马也促进了中缅商贸往来。北京对从昆明到缅甸八莫(旧称新街)的公路的兴趣最大,因为再从八莫顺伊洛瓦底江而下可直达孟加拉湾。昆八公路从96年开始兴建,建成以后将使中国产品获得一个通往印度洋的商业渠道,从军事利益上看也使中国在缅甸占领一个落脚点




。但据报到1998年有关河运的谈判陷入僵局,而缅甸外交部也站出来说:“这只是空中楼阁而已。” 2001年缅甸开始在八莫兴建大型集装箱码头,有关河运又重新提上日程。缅甸船运公司说:“中国希望通过伊洛瓦底江将中国产品扩展到孟加拉湾。”据缅甸港务局称,云南机械设备进出口公司的3艘以上的大型挖泥船在伊洛瓦底江清理河道,目标通航力达到5000吨以上。但中国云南方面一直予以否认。中国还一直在援建从八莫经敏黑到拉坎和拉瑞岛的公路。在中国对缅甸的军援中最值得我们警惕的是用来支持中国海军进入印度洋各项设施。尽管目前中国对缅甸的援建承诺看来是“受邀”的,但极可能是中国意图在印度洋建立长期利益的开始。




1992年,北京同意为缅甸海军设施现代化包括哈格义岛和大可可岛提供必要援助。那个时候缅甸所有的海军设施还是二战时期的东西,中缅海军合作开始之后,在中国的帮助下,缅甸在孟加拉湾的军港设施获得质的提高92年中国帮助缅甸在伊洛瓦底江三角州的哈格义岛建立了一个海军基地,93年中国专家又帮助缅甸在勃生(港口城市)建立了一个海军基地。哈岛基地的进泊能力远远超出缅甸海军舰艇的吨位,照此发展下去很快就能进泊中国海军大型作战舰艇甚至包括弹道导弹战略核潜艇和常规核潜艇。同时缅甸海军也迅速壮大,军港设施也慢慢完善。既然缅甸海军主体即为中国海军的仿制品,这样当中国海军进入孟加拉湾时,这些军港可以为中国海军提供可靠的支援,而不必担心兼容问题。北京早就注意到了缅甸地缘战略的重要性,因为缅甸军政府的反西方立场与其保持密切的联系。中国在缅甸战略建设包括两路、军港、工厂、基地、侦听网等等,不一而足。难怪一位泰国的外交官员戏称:“缅甸差不多成了中国的卫星国。”






在中缅战略关系是扮演了重要角色的是巴基斯坦。2001年在穆沙拉夫首访缅甸的前一天,巴基斯坦海军1艘驱逐舰、1艘潜艇对缅甸进行了港口访问。重要是的尽管三个国家(估计是印、孟、泰)也获得了访问许可,但巴基斯坦却捷足先登。自从缅甸军政府上台后虽然中国海军没有访问过缅甸,但显而易见中国对促成巴基斯坦海军访问缅甸发挥了巨大影响。因此新德里有理由担心将来中国海军对巴基斯坦海军的可能支援-中巴海军共同游弋于印度东海岸。






最近,好象缅甸对中制装备质量不太满意并希望改变军购对象,故中国对缅甸的军售有所放缓。在接收了歼教5和坦克之,缅甸拒绝了中国提出的1亿美元的军购低息贷款。同时缅甸尽力做出些平衡手段避免因与北京关系过热而引起其他东盟国家的联合抵制。因为众所周之,东盟一直担心中国的地区霸权,尤其是与越南和菲律宾在南中国海问题的冲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