馒头兵

国安一小兵 收藏 6 18
导读:有一次和朋友喝酒的时候,一个公安口的朋友给我讲了个人,说是去新疆干边防连长的,不知道那边是什么斯坦,反正是陆军边防部队。有一年,有个新兵很可爱,到了部队没吃几天饭就很郁闷的找这个连长提意见,连长也奇怪,吃饭有什么可提意见的啊。有个背景得说说,那个部队,因为对面的斯坦的边防军官时不时的过来蹭饭吃,所以索性常备米饭和面包,因为他们就喜欢中国的白米饭,自己平时也习惯吃面包。因此这个连队基本上也都是吃白米饭和面包,饮食上那绝对是一流的了。可是这兵偏要找连长提意见,他是这么说的:连长,连队的饭不好。连长问:怎么不好了

有一次和朋友喝酒的时候,一个公安口的朋友给我讲了个人,说是去新疆干边防连长的,不知道那边是什么斯坦,反正是陆军边防部队。有一年,有个新兵很可爱,到了部队没吃几天饭就很郁闷的找这个连长提意见,连长也奇怪,吃饭有什么可提意见的啊。有个背景得说说,那个部队,因为对面的斯坦的边防军官时不时的过来蹭饭吃,所以索性常备米饭和面包,因为他们就喜欢中国的白米饭,自己平时也习惯吃面包。因此这个连队基本上也都是吃白米饭和面包,饮食上那绝对是一流的了。可是这兵偏要找连长提意见,他是这么说的:连长,连队的饭不好。连长问:怎么不好了。他说:连长,连队不叫吃白馍,我在家我娘就说,来部队就能天天吃白馍,我到了新兵连也就天天吃白馍,怎么下了连队又不叫吃白馍呢?


据我朋友讲,那位连长差点没当场晕过去,缓半天才回过气来。于是后来连队炊事班每天专门给他蒸一笼子白馍。


听完我朋友说的这段子,我立刻就想起了一个很类似的故事,这个故事比较久远了一点,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的故事了,我是听当时还是新兵的现任广西炮兵某部连长说的,因为是在酒桌上说,难免有些演义成分,全当一乐。


说是一个甘肃新兵,和这位现任连长一年兵,进的同一个新兵连,下的同一个连队。时任的营长,是从连队指导员提上来的,保持了政工干部爱跟战士谈话的优良传统(不是讽刺,我觉得部队干部就是应该和战士们多交流),于是在新兵下连以后,基本上每天都会找机会和几个新战士谈谈心。有一天,他跟那个甘肃新兵所在班的新兵谈话的时候,照例问了几个问题,哪里人,叫什么,家里做什么工作的,来部队习惯吗,吃饭还吃的合胃口吧。前几个问题,这位新兵照答不误,但是后两个问题出了情况,他回答说:不习惯,没吃好。营长赶紧问:为什么?怎么了?新兵说:班长不让我吃饱饭。营长的政工干部本能立刻浮现出来了,他立刻把这个回答联系上了老兵虐待新兵的问题。毕竟那时候刚打完仗不久,老兵中产生了一些很不好的习气,包括支使、欺负甚至虐待新兵这样的情况也小有发生。


营长很重视这个情况,立刻把教导员,新兵所在连的连长和指导员都给叫了来,四个干部加他一个新兵,就在营部里开了个紧急会议。据说那个架势还是很厉害的,几个干部都做好了立刻去收拾老兵的准备,还打算搞点杀一儆百之类的,煞煞老兵的痞子气。营长就说:XX同志,你不要有顾虑,把你的情况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不要害怕打击报复,部队是讲道理有原则有纪律的,谁也不能把军纪党纪当成废纸,好了你说吧,你们班长是怎么不让你吃饱饭的?


新兵就说:我们村那个谁谁谁当了兵回来说,在部队天天都能吃大馒头,都是白面的,吃多少都管够,我爹听说了,就问我想天天吃白面馒头吗,我说想,我爹就给我报名当兵了。要不,我还不当兵呢。可我们班长都不叫我吃馒头,天天给我吃蒸米,那东西能吃饱吗,吃多少也不顶两个馒头啊。


众干部听完,哭笑不得,尤其营长,真是快哭出来了,差点没被这个兵给吓死,要真是他想的那样,一旦捅上去,他也就得受严厉处分了。最后营长拍板:每天都给你蒸馒头吃。后来营长还在全营干部开会的时候特别指示,一定调查清楚,有哪些战士是习惯吃馒头的,一定要给他们安排好吃饭的问题。


馒头的事情基本上算是完了。可是过了没多久,他又有意见了,估计是觉得营长能做主,于是直接跑到营部去,敬个礼就说:报告营长,昨天饺子馅是大肉加菜的,我在家从来都不吃大肉加菜的,我们那没有吃大肉加菜饺子的,我们都吃羊肉的,我们村有个谁谁谁,当兵回来说,一到冬天就每个礼拜都吃饺子,都是羊肉的。


于是,头疼不已的营长又得亲自指示,问清楚还有谁要吃羊肉饺子了,赶紧做。


又过了一个月,他又找营长去了。这次是吃包子,可是营长就纳闷了,我不是特意指示给你专门包了羊肉和牛肉的包子了吗,你还有什么意见啊。他敬个礼就说:报告营长,昨天包子馅是羊肉的,营长,哪有吃羊肉包子的啊,我们那都吃大肉包子啊,我们村那谁谁谁……


营长彻底服了,无力的给炊事班又指示,以后要吃什么之前,先去问问他吃这样的不吃。


三年以后,这个兵快复员的时候,留队转志愿兵的事情也提了上来。虽然这个兵对于吃饭以及其他的一些生活问题时常有点意见,但是炮兵这样的准技术活,他倒是一直都干的很漂亮,连着两年的标兵,团里都给记着的,所以转志开始以后,团里就放下话来,说这个兵一定要转。听说以后,吓的营长立刻跑到团长那去,一个劲的说这么好的战士应该推荐提干,假如不行也应该送到团直属队来,要好钢用在刀刃上。时任的团长其实对那个兵也早有耳闻,但是这么样一个军事过硬的兵不留下是非常可惜的,于是就很狡猾的说:好钢的确要用在刀刃上,你们营我最信任,绝对是全团的刀尖,这么好的钢,当然还是要交给你们营的!


回到营里,那个兵所在连连长也找上门来了,开口大意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要求调到营部去。营长没好气的说:调到营部?我还想调他去国防部呢!好好伺候着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