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的天空下 第五章 第八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33/


“一直以来我们都保留着,也许现在是继续这誓约的时候了。”

“你不认为这誓约已经死亡了吗?历史是不允许重复的,时间已经毁灭了一切。”教皇轻轻的说道,真是命运弄人,难道历史有想重演?

“我知道这一切都无法重复了,历史已经掩埋了一切,远古的盟约制约不了现在,所以我希望你看看这件卷轴,也许你会考虑我的提议的。”说完凯木尔又拿出一样异常古朴的卷轴,残缺不堪的页面显示了它的古老。

这古朴的卷轴几乎没有任何的特殊之处,唯一让人无法忘却就是它略带微黑的颜色,那是火灼过的痕迹,不过这卷轴却完全吸引了教皇的眼神,他的表情异常激动,这让他想起了什么。

“难道真的是它吗?”教皇微微的叹息道,他几乎颤抖的走下去拿起了这神秘的卷轴,当他接触这卷轴后表情突然变的恭敬异常,卷轴被他缓缓举起在手中细细的抚摩着。

“是它,是它了。”教皇突然发出像孩子般的雀跃欢呼,这所有的一切都让众人难以理解,这卷轴仿佛具有什么魔力,难道教皇大人了解这一切吗?

“圣书,你终于来了,现在苏醒吧。”教皇口中传出了让众人奇怪的话语,他的手中开始发出金色的光芒,卷轴上开始浮现白色的字迹,残缺的字迹。

“我明白了,瑞齐丁,集结军队准备出发,我现在必须离开一段时间。”教皇说完这句话便突然转过身子离开了,这所有的一切都让众人无法理解,因为教皇的眼中闪现出了喜悦伴随着强烈的恐惧,那是一种绝望的恐惧,而这一切可能只有凯木尔才完全明白。

“教皇大人,兽人能相信吗?”库泊快步追上教皇耐心的问道,他是绝对无法理解教皇这突然的举动的,现在军队出动这危险太大了,况且这也可能是一个骗局。

“我也不相信兽人。”

“那教皇大人为什么还要作出这样的决定,况且这原因似乎太牵强了。”

“因为我相信神!”听到这句话库泊顿时语塞了,神!神的决定吗?这一切有联系吗?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教皇深深望了库泊一眼,这威严的眼神让库泊感到异常庄严,这就是卷轴的影响吗?

“它是圣书!”教皇带着惋惜对库泊说出这真相。

“圣书!”库泊听到这句话表情僵硬了,圣书?那神殿的那一本又是什么?圣书是圣殿的圣物,传说里面记载了神对人类的所有历史和要求,而且里面还记载了一部分神的秘密,是神传给人类的圣物,而圣书就供奉在圣殿的圣山之中,相传圣书里面的一些内容只有创造神最忠诚的信徒才能读懂,而普通人所知道历史只是圣书讲述的一小部分。

“神殿的圣书其实只是残缺本,真本在很古老的时代就被分割为很多部分,而那个兽人拿来的就是其中的一小部分,里面的记载告诉我他说的都是真的,巴菲尔之塔就是世界的支柱,他给我看这卷轴就是让我相信亡灵确实想毁灭这世界。”

“我明白了,我会安排所有一切的。”库泊听完教皇的述说深深的吸了口气,如果这一切都是真实的那所有的都没有退路了,必须阻止疯狂的亡灵族。

“你拿出的是什么卷轴?”众人离开后,亚特紧盯着凯木尔问道,几乎没有任何交谈就解决了问题,这卷轴有这么大的用处吗?

“是啊,它有什么秘密?”雾霏也奇怪的看着凯木尔,他拿起了被称为神圣契约的卷轴细细的端详起来,可是里面的奇怪文字却让她灰心不少,天书!

“传说远古时代兽人和人类是盟友,里面好象还记载了几个种族,不过这卷轴我也看不懂,是古代文,可能只有大祭师才能读懂,这卷轴一直堆在仓库之中直到最近才翻出来的,殿下要学习古代文所以才带上了它,想不到居然真的派上了用场,我也没想到教皇居然认识,可能他也见过的。”

“是吗?那教皇大人拿走的那个呢?”亚特马上追问道,让教皇感到恭敬的卷轴,它讲述的将是什么?

“是我族的圣物,圣书。”

“圣书?你们也有?”受神殿熏陶最深的雾霏马上惊讶的问道,兽人难道也握有圣书,创造神也是兽人的神?这确实超出了她的想象。

“准确的说是圣书的一部分,你们看见的那部分是极小的一部分,是记载巴菲尔之塔的一部分,我只不过没想到教皇能看懂,在我族要看这本书必须要以鲜血来献祭。”凯木尔耐心的说完这一切,教皇的神秘莫测也深深影响了他。

“请跟我来,尊敬的客人。”侍者的声音打乱了他们的思考,他们都被安排进了舒适的房间,蓝色的幕顶,乳白色的地板,这一切都显得那样完美。

“明天就要出发了。”这次结盟似乎太顺利了,夜深了,躺在床上的亚特开始细细的回想着,明天,明天就要参加战斗了吗?决定未来命运的时刻到了。

“轰!”突然一阵巨响传来,房间的墙壁突然裂开一个大洞,一个灰暗的影子开始不断滚动呻吟着,一双巨手接着伸出像捉小鸡似的把那个影子提起。

“这是!”亚特突然惊鄂的说道,因为他看见的是巴鲁,巴鲁提着一个灰头土脸的男人不断摇晃着。

“是小偷,偷我们的东西。”巴鲁解释道,也怪这小偷运气太差,居然偷到了巴鲁的头上,要知道巴鲁号称小偷杀手,贵重行李都是放在巴鲁那里的,因为他有着如动物般的直觉,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连亚特也无法理解,这一点克木尔校长曾经解释过,每个人都有一种生物波动,而巴鲁恰恰可以感知这种波动,可是当时讲的太隐晦导致他们似乎都无法完全理解,不过这实际的精华都被他们吸取了,这一路上干掉的小偷都有好几打了。

屋外传来了众多的脚步声,这巨响惊动外出巡逻的士兵,看来这个小偷在劫难逃了。

“发生了什么事?”门外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对于这些兽人的使者巡逻的士兵还不敢贸然闯入。

“放过我吧,我会帮助你们的。”灰暗的影子开始微微略带颤抖的说道。

“为什么要相信你,巴鲁,把他带出去交给士兵。”

“等等!”听到亚特的决定小偷立即焦急的喘息道。“我知道你们要去恩佩,我知道一条地道可以连接城内外。”

“地道?”亚特沉吟道,他微微思考了一瞬间来到了门前。“没什么事,我在练习魔法,你们可以走了。”亚特大声的说道,他的手微微散发着光芒,那是魔法元素的聚集,空间中的温度迅速下降,他散发出了冰冻的感觉。

“队长,里面住的是魔法师,还记得在城门的兄弟说的吗?他很恐怖的,这里好冷啊。”外面的士兵听到了亚特的喊叫接口道。

“走!”被称为队长的人说道,魔法师都是怪模怪样的,他们进行魔法实验引起破坏这已经习以为常了,这种情况他就碰过很多次。“这些奇怪的魔法师!”他低声的咒骂了一句带人离开了而没有丝毫的怀疑,因为魔法师的普通形象就是躲在某个位置搞魔法实验的神秘人,而破坏就是他们的家常便饭,这已经深深印入了普通人的头脑中了。

“巴鲁,去叫大家来,走你那边的门。”亚特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影说道,如果这家伙说的都是真的那事情转机可就大了,恩佩城也并非不可攻破的。

“好了,你可以说了。”威尔紧盯着他,大家已经聚齐了,看看能从这个小偷身上挖出多少有价值的情报。

“能不能给我一杯水。”小偷懒散的伸了伸腰,似乎在说刚才受的伤可不轻啊!

“好吧。”亚特站起了身子略微沉吟了一下,雾霏也趁这时候为这个可怜的小偷治疗了一下伤口。

“啊,这水真甜啊,你们叫我汉诺好了,我是这里的士兵,听说你们是兽人的使团,想想应该带着宝物可是哪知道什么都没,晦气。”汉诺吐了吐舌头好象在埋怨自己的运气实在太背。

“好了,你快说吧,恩佩地道的事情。”威尔早已不耐烦他在那里喋喋不休了,眼光立即锐利的扫向他。

“这个问题嘛,最近生活苦啊,让我好好想想!”汉诺故意拖长了声音,这意思在明显不过了,怎么也得拿点东西,空手可不是他的准则。

“你!”巴鲁激动的抓起汉诺,屋中马上又传出了低哑的惨叫声。

“好了,让我来问问。”凯木尔按住了巴鲁,他缓缓拖下了长袍露出了兽人之脸,“我族有一种神秘的巫术可以知道人的想法,那就是吃下人的大脑,你想不想我试试。”凯木尔张开了大嘴露出了血盆大嘴,满脸的褐色毛发更让汉诺感到瑟瑟发抖,他对兽人一无所知,而现在突然看见这个凶神恶煞马上令他的腿脚发软。

“好了,好了,我说了,确实有一条地道。”汉诺的双手胡乱的横在了脸前,这动作让亚特他们有了一种好笑的感觉。

“我问你,你把情报告诉教皇大人一样可以立下大功为什么会告诉我们,你有什么阴谋?”威尔低下了头露出了凶狠的脸孔,他说的话确实疑点太多了。

“我,这可能是真的。”汉诺无奈的低声答道。

“什么叫可能。”威尔依旧不客气的问道,果然是有问题。

“我有一幅地下通道图,我爷爷是挖古墓的,这是他传下来的,所以我也不知道这是真的假的。”被逼无奈汉诺只有喃喃的说出一切,似真似假的地图,有多少可信度。

“是真的,我发誓,如果我说谎的话就叫我被兽人吃掉。”看着众人默默不语汉诺急切的说道,他所受的恐惧已经够大了。

未来的盗贼之王,开创了盗贼公会历史的男人就这样碰见到了亚特他们,开始他们之间同样辉煌又充满无限悲哀的命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