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二卷 都市喋血 第78章 玫瑰山庄

flxlrh303 收藏 37 10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URL] [内容简介] 入庄园的门楼上赫然书着四个腥红的大字——玫瑰山庄,字的颜色鲜红欲滴,犹如刚从心脏喷出的血。如果在阳光的照耀下会显得格外的耀眼,格外的夺目,格外的血腥,久望之令人情不自禁地心寒。 这天是冷血最浪漫、最抒情的一天,也是他面对霍襄心情最沉重的一天,想不到更是对他最有帮助的一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


这两天,霍襄果然整天缠着冷血,如果不是看到冷血的脸色苍白,霍襄肯定扯冷血出去游玩了。

冷血的身子非常强壮,已经恢复过来,装了一天病,但第二天就不能继续装下去,因为医生都说冷血没有问题,可以随时出院了。况且霍襄明天一早就要乘飞机赶回美国,霍襄又怎能放过和冷血尽情游玩的机会呢。

冷血还在担心自己和许昆的事,本来就沉默寡言的他更加沉默不语,真的像一块又冷又臭的烂铁块,冷血也不明白霍襄和丁楚喜欢他什么。

在游玩时,霍襄见冷血闷闷不乐,心事重重,就温柔地问冷血是不是不想见她,很讨厌她,

霍襄又怎会令他讨厌呢?他只能撒谎说那些景点他都来过,重游没有兴趣。

霍襄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会儿,拍着手娇笑着说:“有一处仙景般的地方,冷大哥你肯定没有去过,我也只去过一次。今天我们就去那儿游玩,包你流连忘返。”

霍襄说完不由分说地拖着冷血上车,指挥冷血直奔“仙景”。

“奔驰”跑向郊外,一个多小时车程后,转入一条沥青的二车道,开了几公里,有一个门岗,一条栏杆拦住去路。车子都停下好一会儿了,栏杆还没有拉起来,看来这里的保安很牛,冷血只好鸣笛。

一个大腹便便的保安人员走出来,没有好气地对冷血说:“先生,这里是私人地方,我们没有接到通知有客来访,如果没有通行的电脑卡,就请回吧。”

这个保安如果不是看冷血开的车是“奔驰”,肯定骂开了。

保安都这么牛,主人就更牛了。何况这里是私人地方,冷血确实不能硬闯进去的。

这时候,霍襄推门走下车,对保安说:“大哥,你不认识我啦?我是霍襄,如果你不方便放我们进去,我就打电话给我爸爸通知你放行。”

看来霍大小姐的美名美貌不是吹的,居然能抵得上通行证,保安马上点头哈腰,拉起栏杆放冷血进去。

冷血开车时,在倒后镜看见那个保安正在打电话,大概是向上级报告,看来这个保安也很尽职。

进入庄园的门楼上赫然书着四个腥红的大字——玫瑰山庄,字的颜色鲜红欲滴,犹如刚从心脏喷出的血。如果在阳光的照耀下会显得格外的耀眼,格外的夺目,格外的血腥,久望之令人情不自禁地心寒。

冷血怎么看这四个字也觉得和周围绿水青山的环境格格不入,可能自己的思想意境还没有达到主人的境界吧,冷血自嘲地想。

玫瑰山庄青山拥抱,翠林叠嶂,绿水环绕,环境幽雅。

冷血一下车,只觉得绿意扑眼而来,小道两旁古木参天,苍翠欲滴,似乎飘着的雨丝儿也是绿的。层层叠叠的树木,有的绿得发黑,深极了,浓极了;有的绿得发蓝,浅极了,亮极了。

庄园布局合理,古色古香,科学艺术。长廊香榭,花园泳池,亭台楼阁,豪华别墅,中西结合,错落有致。

霍襄领着冷血走入山庄,几十米的长廊,绿漆的柱子,红漆的栏杆 。长廊分成十几间,每一间的横槛上都有五彩的画,画着人物,花草,风景,上百幅画没有一幅是相同的。

长廊旁的花园里的花万紫千红,繁花似锦,百花怒放,万花竞绽,真是万花吐蕊逸芬芳。有些名花贵品早已在开放,好像青春年少的活力,谁都要来个争奇斗艳,或来个早春第一花。

不知名的花,已是呼朋引伴,使敏感的山娘,也探着头,为这个春色鸣叫和韵,此起彼伏,犹如五颜六色的山花在律动,若不仔细倾听、细观,如何感受那一股蒸蒸然蠕动的大地,以及其所孕育的生机?

其中最多的花是玫瑰花,冷剑第一次见过品种如此多的玫瑰。花坛里开满五颜六色的玫瑰花,红的似火,黄的似金,紫的似葡萄,白的似雪,绿的似海,蓝的似天,黑的似墨。不时吹来一阵风,她们便摇摆起来,仿佛一个个漂亮的小姑娘在翩翩起舞。

玫瑰林中的烟雾白玉似的清气,冉冉升起一缕香魂。玫瑰花中的硬刺,有股不屈不挠的造境,既无重复,也不缠绵,营造出一种奋发向上的意境。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形迹凭化往,灵府长独闲。

霍襄拉着冷血碎步登高,一面细品玫瑰花。已开的玫瑰花儿,蕊蕊向阳,未开的蓓蕾争上枝头。

霍襄指着玫瑰花,娓娓道来,说红玫瑰象征热情、爱慕;粉玫瑰象征永远的爱、初恋、特别的关怀;紫玫瑰象征忠诚、思念;蓝玫瑰行政恒心、竖毅、珍贵;白玫瑰象征纯洁、高贵;黄玫瑰象征希望或道歉;香槟玫瑰象征我只钟情你一个。黑玫瑰象征温柔真心;绿玫瑰象征纯真简朴、青春长驻,象征情人之间最真挚的爱,一生一世!

不同的玫瑰花居然有不同的象征意义?冷剑听得头晕脑胀,更令他苦着脸的是霍襄竟然还说如果送玫瑰花给女孩子要注意支数,说1朵玫瑰代表你是我的唯一、一见钟情、一心一意,约会求婚赠花 ;2朵玫瑰代表二人世界、心心相印、相亲相爱、成双成对,喜结良缘. 夫妻,恋人互赠……

说完,霍襄用风情万种的大眼睛乜视这冷剑,问冷剑什么时候送一支粉玫瑰给她。冷剑连忙避而不答,叫霍襄去观鱼,霍襄暗叹一口气。

在花园旁的鱼池观鱼,五颜六色的锦鲤在霍襄鱼饵的诱惑下,一路簇拥着霍襄向前。冷血注意的是满池的新荷,圆圆的绿叶,或亭亭玉立于水上,或宛转靠在水面,冷血只觉得一种蓬勃的生机,跳跃满池。微风拂过,荷叶摇摆,叶面上的水珠儿滴溜溜滚着,好像满池的荷叶都要裙袂飞扬,翩然起舞。

山庄有六角亭,八角亭,最显眼的是耸立在半山腰的一座八角宝塔形的观光亭,黄色的琉璃瓦闪闪发光。冷血和霍襄站在观光亭向下望,山庄大半的景色尽收眼底,葱郁的树丛,掩映着黄的绿的琉璃瓦的别墅楼阁。在观光亭上小坐,冷血直觉遍体生凉,心旷神怡。亭旁人造的溪水琤琮,平稳处碧澄澄的,流得急了,水花四溅,如飞珠滚玉一般。

最夺目的是人造的玫瑰湖,玫瑰湖静得像一面镜子,绿得像一块碧玉。几艘游船、画舫在湖面划过,几乎不留一点儿痕迹。论秀媚,人工的玫瑰湖比不上长湖的天真自然、楚楚有致;论宏伟,更比上太湖的烟霞万倾、气象万千。

碧绿的湖宛如是一块镶嵌在群山怀抱的翡翠,开阔的水面,显得那么深邃。水、碧澄澄,蓝湛湛,剔透晶莹,清澈见底。湖的四周漫山遍野尽是那绿油油的绿,湿地松密密麻麻,一丛接一丛,放眼望去,那厚厚的植被仿佛泛起微澜的碧波,在山风吹拂下有力地涌动。山是绿的,水是绿的,绿得无边无涯

初春,没有秋意,南方当然更没有雪。但在霍襄带冷血到玫瑰山庄游览玫瑰湖时,玫瑰湖满湖烟雨,山水俱是一片迷蒙。玫瑰湖仿佛在半睡半醒。空气中弥漫着历经风雨的栀子花的香甜。冷血不禁想起苏东坡的诗句:“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玫瑰湖围着长长的堤岸,堤上有一座式样不同的石桥,两岸栽着数不清的倒垂着的杨柳。湖中有一个人造的小岛,叫玫瑰岛,岛上一片葱绿,树丛露出亭子的一角。走过长长的石桥,就可以到岛上玩。

这山庄恍如人间仙景,世外桃园。可以看出山庄的主人不但有钱,而且有很深奥的文化修养。

远离腥风血雨,打打杀杀;远离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远离都市繁嚣,冷血顿觉心境开阔,心旷神怡,神青气爽,整个人显得神采奕奕。

玫瑰山庄有几幢别致的别墅,但都锁着门。山庄有几个保安在值班,但都很知趣地“闪身”,没有打搅霍襄和冷血的浓情蜜意。

霍襄一会儿摘花采青,一会儿追蜂逐蜜,一会儿拉着冷血湖中泛棹,玩得不亦乐乎,俏脸红扑扑的,煞是好看。

暮色苍茫,霍襄还不愿意离开,要冷血抱着她坐在草地上,她整个人拼命地往冷血怀里钻,想要把自己的身体融在冷血身体里一样,腻在冷血结实宽厚的怀里不肯起来。

温香软玉在怀,幽香扑鼻,刺激着冷血365条感觉神经,令冷血泛起阵阵的涟漪。

突然,霍襄紧紧地搂住冷血的脖子,香吻疯狂地落在冷血的脸上,脖子上。霍襄用她的丁香小滑舌有点粗暴地、锲而不舍地撬开冷血紧闭的双唇,滑润喷香的舌头像小灵蛇一样在冷血的大嘴里快马扬鞭,任意驰骋。

冷血毕竟是人,是个凡人,他那比较迟钝的情调也被霍襄调动起来,热情的回吻。霍襄的小香舌就更兴奋了,时而急进,时而猛退,不让冷血的大舌捕捉,时而和冷血的大舌热烈缠绕,时而像蜻蜓点水般在冷血的舌尖上挑逗。冷血迷失在霍襄的温柔乡里,犹如在儿时梦中梦见各种色彩斑斓的蝴蝶在翩翩起舞,神奇而美妙。

这一吻缠绵良久,两人都快喘不过来气时,冷血才猛地推开霍襄猛吸几口大气。只一会儿,霍襄又像蛇一样缠着冷血,丁香小舌又在寻找爱的火花。

霍襄的双手动起来,把纤细柔滑的香手从冷血的衣服下摆伸进去,在冷血的结实得可以让任何女人迷失方向的胸膛上摸索,另一只小手在冷血的后背隔着衣服抚摸。

更要冷血老命的是,霍襄在冷血胸膛游动的小手竟然像灵蛇一般滑到冷血的下身,隔着裤子在轻轻抚摸冷血已经擎天的怒柱。

冷血心弦狂震,差点就一泄千里。再这样下去,要搞出“人命”,(指女方怀孕),冷血强聚心神,再一次猛地推开已经意乱情迷的霍襄。

冷血是人,不是神,是一个血气方刚、比大多数男人还要男人的人,经过无数浪妇蝶女的悉心调教下,冷血已经饱尝人间快乐,再也不是刚出军营的楞头青,再这样下去,肯定要搞出“人命”。如果他不是有坚韧的神经,冷血已经对霍襄干出每个男人都喜欢干出的事了。

此时霍襄的俏脸潮红,眼睛紧闭,轻巧的鼻子在发出轻轻的、催情的“哼”声,双手还想在冷血的身上爱抚。

冷血狠狠地抓住霍襄的小手,不让她的“魔爪”再来折磨他已经很脆弱的心灵。

霍襄挣开迷蒙的大眼睛,娇喘着,朱唇微启,吐出缕缕芳香,娇慵地问:“冷大哥,怎么啦,不喜欢?还是我的动作粗鲁?我还是处子之身,这些都是我的美国女同学教我的。”

看来美国去不得,柔情似水、高贵典雅的霍襄去了美国不够半年,就把美国的开放学全,还活学活用在冷血身上。

如此充满催情的甜美声音,真的能摄魂夺魄,冷血的青春又开始躁动,热血又开始奔腾。

冷血马上把注意力转开去,想到小赵的惨死,想到邓报国的流离失所,想到十一个卧底无踪的英魂,冷血的心立即恢复宁静。

冷血杀人,放火,嫖娼,几乎五毒具全,他绝不能承受霍襄的爱,更何况她是霍展鹏的女儿呢?霍襄对他的爱越深,到时候他对她的伤害就越深,他绝不想看到善良高雅的霍襄痛苦终身。

冷血轻轻地在霍襄耳边道:“襄儿,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极度失望之色霎时间爬上霍襄的俏脸,会放电的大眼睛暗淡起来,扑闪几下,两滴晶莹如珍珠般的泪珠缓缓地划落在潮红渐渐褪色的脸庞上,划过她微现的梨窝,轻轻地滴落在草地上。

冷血的心痛了,危险他不怕,最怕女人的眼泪。崩泰山于面前而不改色的他慌了,他惊慌地问:“襄儿,你怎么啦?”

霍襄抬起泪眼朦胧的双眸幽幽地说:“我知道丁楚姐姐和其他女孩子也喜欢你,冷大哥,你是不是不爱我?”

冷血第一次说话这么温柔:“怎会呢?”

霍襄的目中有了些神采,幽幽地说:“你喜欢我,今晚就要了我吧,除了我这处子之身,襄儿也想不出能有什么办法能留住冷大哥你的心。”

爱慕虚荣是所有人的禀性,冷血也是人,听了这么温柔而美丽的女孩子大胆地向自己吐露心底的心声,他也飘飘然起来,但他毕竟经过特殊训练,他的神经就像钢铁铸成,只飘然一下,马上就沉静下来。

他现在一个处理不好,就会令这个善良得上天也嫉妒的女孩子痛苦终生,甚至献出生命。

“美好的东西总是要留到美好的时刻,我们在美好的将来再来享受这美好的一刻不是更好吗?”冷血难得温柔地对霍襄撒慌,也难得他说这么长的句子,他发现这天已经对霍襄撒了三次慌了,但只要是善良的谎言,又何必怕说呢?

霍襄的目中瞬间激射出神采,整个人容光焕发,欢愉地说:“冷大哥,是真的?”

他的将来是什么,是美好或是黑暗,最基本最起码的他还有没有未来,他自己也不知道,恐怕连无所不能的上天也不知道,但他还是说:“真的。”

“拉勾,骗人的是小狗。”霍襄说完伸出小指。

如果在平时,冷血冷峭的脸会露出浅浅的笑容,但此时此刻,他的心非常沉重,拉了这种小孩子常玩的勾,就表示他已经对霍襄许下一个重重的承诺。

将来,如果说他有将来,作为他这种说一不二的铁血男人,不,应该说,所有的男人都不要轻易去许诺,许了诺你就要把这份沉重的承诺竭尽全力地去实现,无论结果是怎样,作为男人都要努力去实现。

冷血最鄙视的就是那种把承诺当成吃青菜的男人,所以冷血从来没有对丁楚做出任何的承诺,他对雀斑做出的承诺只是有时间,有机会去找她。他对黄菲作出的承诺是照顾他的弟弟黄常,可惜黄常早死,他到现在也为自己没有照顾好黄常而懊悔不已。黄常是因为霍展鹏的公司而死,那就是为了霍展鹏而死,霍展鹏这种社会的人渣,他不亲手捏死他就对不起枉死的那些人。

他怀着沉重的心情和霍襄拉了勾……

这天是冷血最浪漫、最抒情的一天,也是他面对霍襄心情最沉重的一天,想不到更是对他最有帮助的一天。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