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某年某月某天天蓝蓝(上)

铁血腾龙 收藏 3 78
导读:某年某月某天天蓝蓝(上)

天空就是这么灰着。百年不变。仿佛要演义永恒似的。

空气重度污染。人们就淹没在这灰色里,麻木不仁。时间好像死掉了一样 。温暖在这里濒临灭亡。灰色。眼里眼外,望也望不尽的灰色。

小歪对柯木说:“那是我心情的颜色。”

柯木低着头,垂下来的刘海挡住了他的脸。双手摆弄着他的那把破旧的木吉他,不停的抚摩。温柔极了。

小歪就在一旁看着。站累了,就靠着柯木坐下来,依着他。闭着眼,闻着柯木身上的味道沉沉睡去。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是盖着柯木的外套躺在床上了。然后,小歪就流泪了。背对着柯木,泪眼婆娑地看着窗外。太阳是血色的,泡在大片的灰色里。呻吟,挣扎,行将就木。

小歪总是难过地对柯木说:“要是你对我有你对那把吉他一半好我就知足了。到底他是你六年的女朋友还是我是!”

阳台上的百合已经谢了,剩下单调的枝丫,在风里,欲死不死。偶尔大群的鸽子飞过,呼啸尖鸣,演奏着巨大的寂寞。

柯木站起身来,抬头看着小歪。微笑。右手轻柔地搅乱小歪的头发。

小歪知道自己无能为力了。柯木的微笑,像是世界末日的一场雨。柯木的抚摩像是天堂里的歌声。


美好。终结。


夏天。流失的季节。爱情迷路在37℃的高温里。

狗趴在门前长长地吐着舌头。路边的冷饮摊,人头攒动。孩子因气球飞走了而哭泣。柏油路粘粘的。

走在发霉的空气里。小歪看着这些,却又感觉什么也看不见。小歪想,我现在是不是四大皆空了。

柯木走在前面,背着那把破旧的木吉他。小歪在后面跟着,像个孩子一样追随着自己的亲人。柯木走得很快,所以小歪不得不走两步就小跑上一段才能跟得上他。这让小歪觉得他像风。想到这儿,小歪感觉很凉快,就像有风吹过一样。可小歪宁愿自己是热的。她想让柯木等等她,或者奢侈一点,让柯木拉着她的手。然而,一切也真的就只是想想而已。小歪很知道柯木的,永远只向前走,从不回头。即使叫住了他,陪小歪走上几米后,还又会重复同样的事情。在小歪身边的,只有凉风,没有温暖。

虽然这是个37℃的夏天。小歪想,我是这个夏天最凉快的人。

柯木走进了一个看上去冰冰凉,硬梆梆的建筑物里。柯木对小歪说:“这是星工场。是我成为签约歌手的第一步。”

小歪才不在乎什么第一步,还是第几步。她只是很喜欢看柯木此时一脸认真的表情。棱角分明的脸,双眼深深,深不见底的灰色。比城市的天空灰得多,也更纯净得多。

只是这种美丽的灰色在几分钟后被伤心覆盖了。

坐在走廊的椅子上,柯木抱着吉他,低着头,长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脸。

“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柯木说。

“他们说我只是在唱给我一个人听,完全忽略了观众。会让人误会是孤芳自赏。可我没有啊!小歪,你知道的,我只是,只是……”

小歪蹲在柯木面前,亲吻他的额头。然后微笑着对他说。

“好了,柯木。我们回家。”

窗外,有妖艳的蝴蝶振翅飞过,阳光在它灿烂的翅膀上洒下一片琉璃。牵牛花开得一败涂地,稀里哗啦地在空气里洒满香气。

地球不会死,星星也没有掉下来。时钟完好无损,只是时间破碎了而已。回忆是台质量超好的粉碎机,连若干年坚硬的光阴都搅碎了,而回忆却不伤毫发。

六年.时间不长。却足以腐蚀任何人的尖锐。

柯木的童年是幸福的。午后的秋千,窗台的落叶,以及一转身就能看到的满世界的霞光。父亲的胡茬,母亲的围裙,柯木的微笑。踢瘪了的足球在院子一角睡觉,墙上的画纸,幼稚地沉淀成一圈暖色的回忆。

那么的幸福,以至于成了柯木往后日子里,残忍的疼痛。

也许等待总是漫长。哪怕只是一分钟。

我们总以为我们可以做到,可是残酷的结果就是依然决然地走到你面前。任你垂死抵抗,直至尸骨无存。

柯木的母亲想,三秒钟,应该足够了。

因为不想等待一分钟的红灯,所以冒险穿行在三秒钟的黄灯里。

世事就是这样。我们为了成功,作好了一切繁杂的准备,却失败在一个很简单的意外上。

柯木的母亲算准了时间,看好了路线,可是却没想到有人会闯红灯。

红色蔓延。

就这么容易。柯木的母亲死了。一切来得如此突然。闪电破空,无可预示。

然而,柯木还未能接受母亲死去的事实时,父亲却也似玩笑地离开。好象死亡就是家常便饭一样。

柯木记得父亲说过,他最崇拜的诗人就是海子。所以,父亲选择了和海子一样的方式离开。

柯木突然想起了安妮的一句话。


任何事情都以离开作为最后的解决。


父亲离开了。以诗人的浪漫宣示了他和母亲的爱。鲜血为证。留下举目无亲的柯木在喧嚣的人群中,孤独绝对。像潮水一样涌来的措手不及,让柯木无可奈何。长长,长长的发呆。呆到不知不觉地就用刀子在自己的手腕上划了一刀。深刻。可以看见鲜艳的血液从断开的皮肉间流出的汹涌。柯木笑了,笑得都滴出了眼泪。

夕阳染红了天边,或许是柯木的血染红了视线。一切变得好安静,静得让柯木一闭上眼就沉沉地睡了。

一个老天眷顾的孩子。


六年以后的今天小歪再次问起柯木死的感觉是什么样子的。柯木低着头摸着吉他,垂下来的刘海挡住了他的脸。许久之后说了两个字。

温暖。

小歪永远不会明白。死亡那么近,对于柯木来说,更意味着父母那么近。也许在柯木心里还有两个诠释死亡的字没有告诉小歪。

幸福。

春去春归。老屋后的蔷薇败了又开,依旧灿烂。谁丢了的纸飞机,还在孤单地流浪。孩子的可乐瓶,密密地摆满墙头。六年,什么都没变。只是有些幸福,幻化了过眼云烟。

柯木成长了忧伤,寂寞地陪着父亲留给他的旧吉他,晃晃终日。不知什么时候,习惯了只在黄灯间行走。母爱于此存在。

小歪说:“柯木,你是个走在生命边缘上的人。”

柯木说:“不。我是个走在回忆边缘上的人。”

小歪笑了,轻轻地把柯木的头揽入怀里。其实小歪并不很担心柯木在过马路时会出意外。因为城市的道路扩建了,黄灯的时间变成了7秒。


天空开始出现南飞的大雁,重重掠过,刻深了天的灰色。胡同口的“天天豆浆”的油条总是油软的,豆浆不变的甜腻。两者的搭配让小歪总也吃不够。邻家的小猫,生了小猫崽,因为养不过来,送了小歪一个。可是过了三天就夭折了,让小歪伤心了好久,掉了若干金豆子。窗台上开始有飞落下来的秋叶,柯木会看这那些叶子长时间的发呆。夕阳溜进屋里,爬满了地面,墙壁,还有柯木的身体。像极了复古的抽象画。

时间波澜不惊地流逝,光线明灭的罅隙充斥着粗重的呼吸。在叶子落得最繁华的时候,柯木开始昼伏夜出。小歪问了好几次柯木晚上出去做什么,柯木每次都不回答。可小歪穷追不舍,最后柯木生气了,摔碎了小歪买给他的细瓷杯。那天下了好大的雨。路边的排水沟都快忙不过来了。小歪感觉自己所有的温度似乎都被雨水冲走了一样。委屈填满了双眼,只是强忍着不想发泄。

一场冷战在一场冰冷的秋雨中开始。

小歪开始怀念那只仅活了三天的猫崽。觉得至少抱着它的时候是温暖的,而现在什么都是冷的。小歪不再跟柯木讲话,就是把柯木当空气处理。自己该做什么做什么,连余光都不看他一眼。柯木偶尔会对小歪讲话,可小歪全当没听见。我行我素。屋子里像个冰箱。

更多的时候,柯木一个人抱着吉他坐在窗前弹着古老的和旋,只弹不唱。手指与琴旋之间溢出的无奈显而易见。

小歪坐在电视机前看着最新的偶像剧,手里捧着一杯白开水。最近小歪习惯了喝白开水。因为眼泪掉进水里,看不出来。

秋天愈发深了。树上的叶子已经掉得所剩无几,像一些人的感情。偶尔有几次,天空会露出淡淡的蓝色,让人惊喜莫名。气候的变更,有些工厂不得不停产。所以,天空的灰色褪去了不少。可小歪心里的灰色依然 go on 。

秋天。注定是个故事多发的季节。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