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代重歼:中国的远洋海军不是造出来的

ZTZ99 收藏 60 20517
导读: 单从技术能力的角度上来说,能够建造真正意义上的远洋海军的国家很多。可是,当今世界上,拥有真正意义上远洋海军的国家只有一个,当然就是美国。 很大一部分中国人向往一支真正意义上的远洋海军。从中国近代史鸦片战争开始,海洋带给我们的屈辱太多,这个屈辱至今仍然在延续。台湾之痛、钓鱼岛之伤、南沙之痒,无疑都在呼唤一支中国的强大远洋海军。否则,在我们身上,在我们的后代身上,屈辱仍将延续。 海洋作为当今世界上最为廉价的物流载体的权力变迁,也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世界实力政治版图的变迁。自大发现

单从技术能力的角度上来说,能够建造真正意义上的远洋海军的国家很多。可是,当今世界上,拥有真正意义上远洋海军的国家只有一个,当然就是美国。

很大一部分中国人向往一支真正意义上的远洋海军。从中国近代史鸦片战争开始,海洋带给我们的屈辱太多,这个屈辱至今仍然在延续。台湾之痛、钓鱼岛之伤、南沙之痒,无疑都在呼唤一支中国的强大远洋海军。否则,在我们身上,在我们的后代身上,屈辱仍将延续。

海洋作为当今世界上最为廉价的物流载体的权力变迁,也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世界实力政治版图的变迁。自大发现时代之后,几乎每一个海洋势力的崛起都伴随着一个大国的崛起。

真正意义上的远洋海军,是以远洋攻防为直接目标的海军,是能够与任何海洋强国在大洋深处争夺制海权的海军,是能够独立担负并完成战役和战略目标的海军。在美国海军独步天下的今天,无论是俄罗斯还是英国、法国的海军,都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远洋海军,充其量不过是远洋部署型海军。他们的海洋力量,能够在远洋对美国海军形成一定的威胁,但说到争夺制海权,那就是白日做梦了。

正如世人所看到的一样。世界历史上,诸多具备足够的技术和经济条件打造真正意义上的远洋海军的国家中不乏失败者。他们,最终没有通过打造真正意义上的远洋海军给国家带来兴旺。拥有了不适合的远洋海军,带来了国家实力结构的崩溃。

同样,在我国日益具备了打造真正意义上的远洋海军的技术能力的同时,我们该不该着手打造真正意义上的远洋海军,如果要打造,该如何让真正意义上的远洋海军的打造服务于国家崛起,而是不给国家崛起平添阻力。这些,都是中国人需要深思的。

成大事,没有热情,起不了头,可要是没有了理智,却绝对收不了尾。德国和日本的历史教训,这里完全可以借鉴。

日本,在没有对于历史有清晰的认识之前,无疑是我国宿命的对手。即便剥离了历史,日本的战略位置仍然决定了其在我海军进军远洋的过程中是一个不可忽视的潜在威胁。我国发展海军的过程中日本的感受,我国大可以忽略掉。特别是从中远期的角度上来看,在庞大的经济规模的支撑下,海洋力量对日本的全面超越和压制是我国海军建设过程中必然的使命。包括钓鱼岛和东海问题的解决,无论是和平方式或者不得已的战争选择,都离不开强大的海洋实力。

俄罗斯,短期和中期内,两国之间的潜在联盟关系是很难动摇的。大格局下,双方互相需要,共同支撑着世界大棋局上较弱的一角。然而,从远期来看,俄罗斯的复兴是必然的。丰富的资源,必将再次支撑俄罗斯成为世界上的一股重要力量。作为一个未来的强国,俄罗斯的选择是多样的,可变的。因此,现在可以被有效利用的来自俄罗斯的资源,在未来未必会一直能够被有效利用。这就对我国的海洋崛起提出了一个至少二选一的要求。在我国在远期与俄罗斯的战略关系发生实质性变化之前,要么打造好真正意义上的远洋海军,要么打造好资源基础。

印度,与我国的关系相对复杂一些,不确定性也要大上不少。至少,从当前情况来看,印度表面上和美国接近,以获取实质性的利益。可是,在行动上,印度却表现出了待价而沽的态度。在中美之间,印度暂时还不愿意做出选择。因而,我国也必须考虑到在打造真正意义上的远洋海军的过程中的印度因素。值得注意的是,印度本身和中国的情况具有相当的相似性。印度也是一个在快速崛起中的大国,印度正在快速加强自己的海军实力。从格局上来看,印度绝对是一个可资利用的对象。更为确切地说,中国和印度可以互相利用。当然,前提是排除那无聊的嫉妒心理,认识到真正的利益来自何方,而不是为了区区一个发展中国家头号大国的虚衔进行没有实际战略利益的互掐。

欧洲,虽然前景并不十分明朗,但是同样是我国打造真正意义上的远洋海军的过程中不能忽略的因素。甚至,欧洲在未来世界大格局上的意义是无可替代的。其作用,将要超过印度和俄罗斯对于中国的价值。毕竟,欧洲是未来可能的三极世界中不可替代的一极。仅仅这一地位,就足够奠定欧洲的分量。显然,很难想象欧洲会偏袒中国。可是,欧洲也绝对不会过分偏袒美国。他如果想在未来的三极世界中获得足够的分量,那么大西洋联盟的裂痕,必须要继续拉开。也因为其中的互相作用关系,中国也可以间接地影响这一进程的速度。而这一进程的速度又直接关系到欧洲一体化进程的速度。

美国,只能这样说,不重视谁也不能重视美国。在以前、现在、将来可预见的时间段内,打造真正意义上的远洋海军的实质就是打造一支能够在远洋抗衡美国海军的海洋力量。无法否认美国的强大。更无法否认,避免和美国以及美国海军以战争的形式交手,将是中国国家崛起和海权建设中的一个重要、甚至是主要的准则之一。

近期,是中国海军顾忌最少的一个时期。美国对于中国海军发展的遏制比较多地还是体现在了口头上的中国海洋威胁论上。在全球战略继续调整的这个阶段中,美国在亚太地区部署的力量也必然是有限的。俄罗斯和中国仍然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印度则只会口头表态。无论是中国海军进入印度洋还是印度海军进入太平洋,现在谈论都有点为时过早。放在谁来看,这个阶段中国海军的发展,基本上是针对太平洋地区的。在日本和美国的双重压力之下,至少在这一个阶段内,中国是无心也无力染指印度洋。

也正是在这一时期,中国海军应该取得某些突破,以避免在未来因为突破而带来太大的风险。这里的一个重点就是航空母舰。当前的中国海军的建设,规模倒在其次,整个舰队的配套、完整、合理才是最重要的。依靠着我国日益提升的造船能力,有了一个合适的舰队构成,未来我们就可以从容完成从一到二,从二到四,从四到八的克隆过程。

其实,日本比我国受到的遏制更严重。在美国的间接影响之下,日本舰队规模的提高必须谨慎。毕竟,日本在战略地位上近似于美国的附庸国,他的海军发展自然某种意义上要符合美国的需要。日本在中国之前拥有过大的舰队规模,则必然导致中国的海军建设更为顺畅,同时从理由上来看也显得更为充分。然而,达到或者超过日本海军当前舰队规模也是必要的。只有这样,我国才能够真正比较有效地在钓鱼岛、东海、台湾方向上实现战略威慑。

这一阶段,从理论上来说,我国不应主动寻求以战争方式解决钓鱼岛和台湾问题。在中期之前,实际上也难以看出是否有和平解决问题的可能性。人类的侥幸心理总是存在。

只要我国的海军规模不大到一定程度,对于美国的全球战略布局的影响就显得相对微小。美国仍然会按照他自己的世界观以及对于利益的衡量来实现他的目的,改造这个世界。可以看到的是,美国所追求的是单极世界。就当前而言,中国仅仅是阻碍其构建单极世界的一个因素。美国在追求单极世界的道路上走得越远,也就意味着世界各国对于来自美国的威胁的日益清晰,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中国被寄予的希望也将更大。其中的标志就是中国软实力得到提升,亲和力在与美国的行为对比下上升。

同时,美国的战略力量投入之后,想要撤出却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了。与陆军和空军部署同时的,则是海军要负担大量的战斗和非战斗任务。在不损害我国核心利益的前提下,美国愿意这样做,或许对于美国所追求的单极世界来说是必然的举动,也存在在美国眼里有可能实现的利益,但是对于我国来说,却没有多大的损害。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阶段内。俄罗斯海军将处于一个低谷,而印度海军也仍然在起步阶段。中国没有必要单方面吸引太多的美国力量,为世界多极化作出贡献。也许在全球化的世界里,中国是世界的中国。可是无论如何,中国首先是中国人的中国。一个重要的原则就是,不要引起美国的过分注意。一旦吸引太多的美国海洋力量来到西太平洋地区,对于我国国家战略和海洋战略的未来都将是一个巨大的压力。

到了中期这个最重要的阶段,情况就不一样了。伴随着印度海军的发展和俄罗斯海军的复兴以及欧洲一体化进程的深入,我们的海军建设也要同步调地走起来。

如果说,当前的欧洲,缺乏一体化的动力。那么,到那预想中的中期阶段,这个动力将出现。原本衰落的北极熊会再一次站起来。印度的崛起这个过程,也将让欧洲更进一步地认识到自己力量的有限。与俄罗斯不同。印度,以前仅仅是一个欧洲国家的殖民地。他与欧洲的利益也是不一致的。相信,印度崛起给欧洲人带来的心灵冲击,是会有效果的。

那么,中国海军的发展夹杂在一起,就不突出了。更何况,美国在亚洲地区不是还有日本吗?即便无法赶上中国的脚步,加上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力量,制衡那是绝对够了。

如果说,在2003年之前,我们可以想象从陆地打开局面联系中东的话,那么2003年之后,我们必须认清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美国的力量已经截断了我们从陆地上联系中东主要原油产地的通道。即便陆地能够有所进展,主要还是在中亚方向,至多加上伊朗。这个时候,与俄罗斯的关系就显得尤其重要了。庞大的资源背景和已经开始复兴的势头,这都是我国所需要借助的力量。

在中美欧框架内,我们必须与欧洲建立良好的关系,在中欧俄三角内,我们又必须对俄罗斯有所倾斜。也只有这样,才是最为美妙的。而中美俄三角内互相之间的关系,又将很大程度上决定中国有多少资本可以用。前面看似矛盾的条件,却并非不可能完成。其实,欧洲需要的共同的经济利益,而俄罗斯,主要是从政治上的支持。欧洲没有办法付出让中国在中欧俄三角中支持他的代价。那么,结果显而易见。选择支持俄罗斯,也是一个保险的做法。我们没有必要在东面力量不足的阶段去主动树立陆地上的地缘政治对手。

也正是在这个阶段内,中国的力量倒是有可能涉及到印度洋了。能做,并不意味着我们一定要去做。让印度在这个阶段信任我们是必要的。印度,在这个阶段,也将开始从区域范围内威胁到美国在波斯湾地区战略优势。一旦对抗开始,想要很快改变风向可就不容易了。是否有共同的“中国威胁”,这个区别可就大了。如果中国进入了印度洋实力体系,那么结果是中国和印度成为同一实力体系中接近的两方。与美国的惯性控制比起来,一个邻接印度的国家的海洋威胁显然来得更实际。中国海军没有来的话,则印度洋体系内就只有印度和美国两大海洋势力,冲突的加剧只是迟早的问题。至于所谓的印度海军东进,只是形式罢了?难道印度想到太平洋来为我国分担压力?感激之至!几条船开了一下,口里说了几句,那能在太平洋捞到多少?

这一阶段,中国会对于美国的西太平洋霸权形成压力。可是,西太平洋与全球海权比起来,孰重孰轻还是非常容易分辨的。也正是这个阶段,我们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无论是钓鱼岛问题还是东海问题又或者台湾问题、南海争端,没解决的,都要解决。我们不能给第三个阶段留下隐患。事实上,如果第二个阶段不解决这些问题,也谈不上进入第三个阶段。被近处的问题牵制住了力量,何谈真正走向大洋。充其量,不过就是以冲击大洋为手段的自卫行动。

美国的单极世界幻想,也将在这个阶段崩溃。事实上,美国的单极世界是否成功,不是看他是否能够压制中国,而是看他是否能够压制世界。当这一目标丢失之后,美国的目标会变得更现实,理当以保持世界实力政治版图上的优势地位为目标。

后期,实际上是一个水到渠成的阶段。通过海洋力量的巩固以及陆地战略的延伸,美国必然将面临着对抗还是合作的选择。

欧洲的重要性,在这个阶段也会最直接地展现出来。只要我国拥有了足够的力量,可尝试在一些与欧洲有一定关系的问题上撇开欧洲,与美国去解决。没有外部压力,想让欧洲觉醒实在是太困难了。我们这不是在制造一个对手,而是在制造一种稳定的格局。只有三个力量足够的支点,才能稳定地支撑世界的力量平衡。

我国不是美国,我国还没有解决的很多问题,美国已经解决了。这就意味着,我们自身的问题比美国要多。一方面,我们需要时间来解决问题。另一方面,实力的增加又是我们解决问题的必需。正因为这样,制衡力量的存在才显得尤其重要。当年的冷战,正是因为没有一个足够强大的制衡力量,才让美国可以几乎肆无忌惮地去与苏联进行全面对抗,最后把苏联拖垮。在那个时代,没有任何一个除美国外的国家能够接手苏联解体后的大量战略遗产。这也就不存在苏联在自己行将崩溃之前刻意让第三方赚便宜的机会。

实际上,只要前期和中期控制得当,到了这一时期,俄罗斯与我国的良好关系未必不能保持。多长时间,笔者当然无法预料。日本,也可能缓和起来。日本就是这样,在绝对力量面前的选择,某些时候还是比较明智的。至于印度,他的经济当前比中国慢一轮。更重要的是,他在印度洋。在中东地区的石油资源枯竭之前,印度洋的重要性和西太平洋比,美国人,似乎更愿意选择印度洋。

印度如果愿意跟上我国的海洋步伐,那是他们的本事。美国是否会竭力在印度洋方向进行一场保卫。笔者认为,这是必然的。美国,不会轻易让印度控制了自己的命脉。在中国的命脉和自己的命脉面前,抉择总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俾斯麦当年玩那么多球的壮举,我们倒没有必要重复。我们所面对的局面,还没有那么复杂。关键是,有了思路,必须要通过细节的操作去实现。要让有对抗意图的双方,都成为我们的朋友,就要分别与他们,找到足够的共同利益。

在这个世界上,一个我们可以有效掌握的共同利益就是自己的经济。经济不仅仅是真正意义上的远洋海军的物质基础,同时也是建立一支真正意义上的远洋海军所必须的利益基础。只有这个利益基础在,我们才有资格去玩这个海权政治的游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