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一百零二章 第一百零二章 医隐现身

妙心幻玉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URL] 赫子修接着道:“我把你偷出来后,我府上也惨遭屠杀,没有一人存活。”他停下,脸上的悲痛之色显而易见,“生在帝王之家,手足之情本就寡淡。二皇子杀父弑兄登上皇位,使得他终日疑神疑鬼,想尽办法要除掉我们。” 三个人都静静地听他讲述,他便接着道:“最开始我是有想法,想跟靖南王商量去秘密找出宝藏,但没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赫子修接着道:“我把你偷出来后,我府上也惨遭屠杀,没有一人存活。”他停下,脸上的悲痛之色显而易见,“生在帝王之家,手足之情本就寡淡。二皇子杀父弑兄登上皇位,使得他终日疑神疑鬼,想尽办法要除掉我们。”

三个人都静静地听他讲述,他便接着道:“最开始我是有想法,想跟靖南王商量去秘密找出宝藏,但没成想发生如此大的变故,而更没有想到的是皇上竟是骄奢成性之人,短短几年便将先皇苦心经营的基业败空,百姓苛捐杂税过重,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有多少人沦为乞丐,流落街头。”

隐玉想到戒王将乞丐们聚拢起来成立乞丐门,现在又被叛徒害死,不觉眼泪又流出来。

第五长醉道:“所以赫前辈想要推翻他?”

赫子修略显激动地道:“如此昏君,难道还要让他继续当皇上?还要让百姓继续受苦?”

第五长醉道:“当然不能。”

赫子修道:“做为皇子,我不能眼睁睁看着父皇的大好江山葬在他的手里,所以,我改变了主意,我本不想教隐玉武功,只想尊从她母亲的意愿,等他长大后找个好人家过平静的生活。但是,我咽不下这口气,父皇是他杀死的,皇太子也是他杀死的,如果他是明君也就罢了,但他偏偏是个昏君,只要我活着,就得要为父皇报仇,还天下苍生一个清朗乾坤。”他攥紧拳手重重砸在桌子上。

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大,越来越有力,沙哑的声音听上去就像真的掺了沙子,一字字往外蹦。

第五长醉、隐玉和吉福马都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赫子修稍稍平静下来,道:“只要玉儿一下山,想称霸之人自然会有所动静,皇上自觉江山不保,便会举兵镇压,以他的残酷手段,人心自会更加不满,到那时就是他人头落地之时。”

三个人仍然沉默。

赫子修突然改变话题道:“你们知道驭鸟经吗?”

隐玉看了眼第五长醉。

第五长醉道:“听戒王说起过。”

赫子修道:“我已经打探出来,驭鸟经在九龙人手里,他已经交给了皇上。”

三个人不禁同时把目光投向他,皆露出吃惊的神情。

赫子修道:“而且,最早禽兽是联合起来作战的,共有八种阵法,称为‘风后八阵’。”

隐玉道:“师父,你怎么知道的?”

赫子修道:“丰蜀国里有我的人,难道都城里就没有我的人吗?”

隐玉有点着急,道:“驭鸟经在皇上手里,我们怎么才能得到?”

赫子修想了想道:“禽兽联合起来作战才威力无敌,不如先跟皇上合作,击败东方印德,再与第五少侠联手击败皇上,天下也就太平了。”

隐玉道:“师父是说让我跟九龙人去练成驭鸟术?”

“难道还有别的更好的法子吗?”

“那藏宝图也会落在皇上手里。”

“紫金印在你手里你怕什么?光有图他也得不到宝藏。”

隐玉看着第五长醉,显然她是不愿意离开他,如果跟九龙人去神秀山,那就不知道几年之后才能再见到他了。

第五长醉垂着头沉思着。

吉福马道:“如果偷出来呢?”

赫子修摇摇头,道:“根本没有可能。”


天气炎热,戒王的尸体已不能再停放。

隐玉在镇外的小山坳里选了块地方,将戒王安葬下去。

她跪在坟前,久久不肯离去。

第五长醉和吉福马陪着她,彼此沉默,都不知该如何安慰她才好。

忽见一个叫花子跑过来,递给吉福马一封信,吉福马看后不禁脸色骤变。

第五长醉道:“出什么事了?”

吉福马道:“绿罗让东方珊瑚抓住了,让我去一趟。”

第五长醉叹了口气,道:“真担心珊瑚会不会成为第二个花筱莹。”

吉福马苦笑,他凝视着隐玉的背影,眼中透出种很奇怪的表情。

良久他道:“不能让绿罗因为我而死在珊瑚手里。”

第五长醉道:“珊瑚很极端,脾气又倔,别在言语上刺激她,只要能把绿罗带回来就行了。”

吉福马仰天长叹一声,苦笑道:“为什么看上我的女人都这么麻烦?”

第五长醉也只有苦笑。

吉福马道:“我去看看。”

话音未绝,他的人已掠出数丈。

第五长醉走到隐玉身边,轻声道:“隐玉,回去吧,天快黑了。”

隐玉摇摇头。

第五长醉拽起她,坐在一块石头上,他道:“我们得想想以后怎么办,驭鸟经还在皇上手里。”

隐玉轻轻叹了口气,道:“肯定是偷不出来,那就等着他来找我们好了。”

第五长醉握起她的手,道:“不管是谁陪你去,只要你能练成驭鸟术就行了。”

隐玉抬眼凝视着他,很久都没有说话。

第五长醉冲她温柔地笑了笑,轻轻拭去她面颊上泪。

隐玉垂下头,轻声道:“福马好像在怪你。”

“嗯。如果那天我不救绿罗,他也就不会有今天的麻烦。”

“但你绝不会见死不救的。”

第五长醉不禁苦笑,有时救人也会救出麻烦。

隐玉道:“我师父只在这里待了一会儿就走了,不知他又去哪了?”

第五长醉沉吟片刻,道:“你师父放你下山,是想搅乱时局,他好找机会坐上皇位。”

“他不是说你有当皇上的才能吗?”

“你还真信,谁能把自己的权力让给别人?”

“长醉……”隐玉斜靠在他肩上。

“什么?”第五长醉轻轻拥住她。

“我跟九龙人去练驭鸟术,那你干什么?”

“我还能干什么?操练乞丐门呗。”

“你也想当皇上?”

“当皇上很辛苦,若是做得不好,就会有人造反,还不如当个乞丐头呢。况且戒王把乞丐门传给我,我也不能让他失望。”

隐玉看着戒王的墓碑,叹气道:“还不知道得多长时间才能练成驭鸟术?”

第五长醉道:“九龙人和司马藤壶来了。”

“这么快就来了?”隐玉坐直身体,四处张望。

果然,远处飞奔过来一辆马车。

马车在离他们三丈远的地方停下,从车厢里走出九龙人和司马藤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