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烽烟 正文 第2节

cy2000227 收藏 3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size][/URL] 李奎所在的班,正位于山头左面这个突出部,日军进入伏击圈后,他就在这个极佳的位置干掉了几个鬼子,现在,日军显然感到了威胁,炮火集中打来,李奎趴在工事后面,眯着眼观察了一会,一个躲在岩石后,不断挥动指挥刀的鬼子军官进入他的视野,战斗一开始,李奎就想打个大的,现在终于发现目标,他吐了口唾沫在手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



李奎所在的班,正位于山头左面这个突出部,日军进入伏击圈后,他就在这个极佳的位置干掉了几个鬼子,现在,日军显然感到了威胁,炮火集中打来,李奎趴在工事后面,眯着眼观察了一会,一个躲在岩石后,不断挥动指挥刀的鬼子军官进入他的视野,战斗一开始,李奎就想打个大的,现在终于发现目标,他吐了口唾沫在手心里,端起枪瞄准,子弹嗖的打在那个鬼子军官旁边的石头上,鬼子军官立刻象抽筋一样缩回岩石后,怎么没打中,李奎懊恼地一掌拍在地上,再来,他屏住呼吸,继续等待机会,可那个鬼子很狡猾,几次都从他的准星里避开,娘的,李奎骂了一声,混然不顾头顶的嗖嗖而过的子弹,一个侧身翻滚换了一个位置,这时小余叫道,班长,连长叫按计划撤退,李奎头也不回,你们先撤,我掩护,小余着急地又喊,连长说了,你不撤,他就纪律处分,李奎愤愤地吐了口唾沫,娘的,再让你多喘口气蹦哒一会.说完,拉起小余猫着腰向北面的山脚跑去.

小野很兴奋,在皇军英勇的攻击下,八路被打退了,逃跑了,他指挥队伍一直冲到山顶,心里很爽快,这才是真正的战斗,小小的伏击算什么,眼前这群八路还不是仓皇逃窜了,你看看,还在往河边跑,连基本的战术都没有,小野站在山顶感到一种自豪,他很藐视眼前的这支队伍,他决心摧毁他们,让他们知道皇军的强大,鸭血给给,小野狼嚎一声,鬼子兵们蜂拥冲下,

追到山脚,小野对传令兵丸木命令道,传令下去上刺刀,随着口令一级级的传达,鬼子兵们发出哗啦啦一阵子弹退膛声,小野此刻不仅想从肉体上打败他们,还要在意志上摧毁他们,救援杨村的任务早已抛在九霄云外..

三连跑过了灌木丛,来到河边,见鬼子并没有追来,居然退掉子弹上刺刀,李奎不由勃然大怒,我操你姥姥,一伸手拔出背后的大刀,来吧,让你们见识一下,战士们这时也纷纷装上刺刀,准备肉搏.

小野组织好队形,一声令下,鬼子们冲向灌木丛,突然扑通一声,前排打头的鬼子兵摔倒了,接着又有几个摔倒在地,原来,这片灌木丛长得非常密,而是植物柔软有韧性,当地人都叫这种灌木为鬼缠脚,鬼子穿的大头皮鞋中间开口很容易被缠住,越挣扎还越紧,八路军穿的布鞋却没什么影响,很快进入灌木的鬼子缠倒的越来越多,小野也拌了几个踉跄,急得大喊,八嘎.

这时,埋伏在山脚小树林里的一,二连从鬼子身后杀了出来,,三连也端着各式武器向鬼子冲去.鬼子队形已散乱,有的坐在地上脱鞋,有的割草,如果不在八路冲上来前摆脱困境,那将是一件悲惨的事情,小野心里很清楚,但他仍就不下命令上子弹,他固执的要用拼刺刀的方式来展现其武士道精神,冲上来的一,二连可没有象三连那样准备肉搏,一顿手榴弹扔过去,炸得灌木丛里一片火海,鬼子们晕头转向,一个鬼子曹长刚割断杂草站起来,就被一颗子弹击中,惨叫一声栽倒在火堆里,三连的士兵们最先冲进灌木,端着各种武器与鬼子展开白刃战.

这个时候的日军战斗力远比后期的日军要高,武士道精神也不是虚传,即使现在陷于绝境,也始终没有一个举手投降,反而坐在地上用刺刀去捅战士的腿,小余冲着一个坐在地上的鬼子兵用日语喊到,缴枪不杀,那鬼子怪叫一声,一枪刺在小余小腹上,小余摔倒在地,李奎一见,怒吼一声,我操你姥姥,抡起大刀砍在鬼子头上,那鬼子扬起一脸血污倒了,小余,怎么样?来包扎一下,李奎焦急地扶起小余,班长,别管我,快去杀敌人,话还没说完,却一头栽倒在李奎怀里,李奎拼命地呼喊,小余已气息全无,其它的战士看见了,个个红了眼睛,纷纷怒吼,给小余报仇,平时都是鬼子耀武扬威,到处烧杀抢掠,战士们早就义愤填膺,但装备落后,只能打埋伏,搞偷袭,现在鬼子被困住了还这么猖狂,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停止了射击,几个人围住一个鬼子,一刀一刀的往死里捅.

李奎抱着小余的身体刚想站起来,身后刮来一道冷风,他本能地一闪身,一个鬼子抡着军刀从身旁劈过,是他,李奎认出这个鬼子就是那个躲过他几枪的指挥官,李奎紧紧盯着他,眼中的怒火越来越旺,他慢慢放下小余,拔起插在地上的大刀,对面的鬼子军官也把武士刀高高举到头顶,摆了个日本剑道的起手势,象一头野兽喘着气狠狠地望着他,小野在人堆里左冲右突,身边的护卫已死伤殆尽,他知道今天败了,但他不甘心就这样失败,他要让自己象一个真正的武士那样战斗中死去,对面这个八路军战士眼里的火焰,让他感到一种没由来的恐惧和蔑视,小野忍受不了这种眼光,怪叫一声一刀劈过去,那个八路军战士纹丝不动,刀身一眨眼的工夫就递到面前,小野一阵狂喜,忽然,那个身体轻轻一侧,一道银光在他眼前闪过,小野感到脖子一阵冰凉,他冲了几步站住,眼前一阵模糊,气力从脖子上仿佛狂泻而出,他软软地跪到在地,不行,我要站起来,小野挣扎了几下,但意识越来越淡薄,身体越来越轻,轻得仿佛可以飞回富士山,李奎没有动,静静地看着这个鬼子,鬼子军官的身体扭动了几下,喉咙里发出几声怪异的响声,终于不甘心地倒下了.

一场战斗不到半小时就结束了,战士们围到李奎身边,

副班长王大嘴说道,班长,这仗打得真痛快,

小战士罗才也跟着说,还是班长的大刀好使,一刀就把鬼子军官干掉了,班长什么时候教我两手,

李奎有个出家还俗的叔叔,曾是庙里护寺武僧,日军打过来时,焚毁了寺院,僧人四散逃离,用他的话说,佛祖看了也会发怒,当看到李奎参加军队打鬼子,他倾囊传授一身功夫,除了希望他能多杀几个鬼子外,也好有个防身保命之依靠.

李奎看了看小余的尸体,是啊,打得痛快,只是小余看不到了,悲愤地又接着说道,娘的,这就是日本人的武士道,跟敌人讲仁慈,就象跟婊子谈道德,同志们,下面的战斗谁要是手软,别怪我不认人,更甭谈学两手,

这时,一个声音从人群外传来,谁在骂娘啊,大伙回头一看,指导员丁健正拧着眉毛走过来,好你个李奎,又在乱说什么呢?我可跟你说清楚,你不许带头破坏政策,

丁健是北方流亡过来的大学生,准备途经此地前往南方时,道路被日军封锁,无路可去之下参加了八路军,由于写得一手好字,且又有文化,成了独立团里是有名的秀才,李奎早对这个张口形式,闭口道理的指导员不对眼,耍嘴皮子能打垮日本人?那怎么读书人老是被追着到处跑呢?李奎别过脸去,装作没听见,丁健瞪了他一下,回头我再跟你算帐,别以为杀了几个鬼子就了不起,接着对战士们说道,大家赶快打扫战场,马上转移..

传令兵丸木趴在一具尸体下,他的胳膊中了一枪,血流不止,但他不敢动,内心的恐惧使这个从军不到3个月的前北海道渔夫有种想哭的感觉,压在身上的是二等兵津川的身体,津川满身血污,散发着远比北海道的死鱼还令人作呕的腥气,丸木不敢睁开眼睛,心里祁求着天皇的保佑,虽然作为一个渔民也经历过险风恶浪,但还从没遇过象现在这样令人无法想象的惊心动魄,一声声疯狂的呐喊,继而演变出一声声揪心的惨嘶,让他的头皮痛苦的发麻,丸木的神智渐渐有些迷离,一张张兴奋而又狰狞的面孔不断在眼前闪过,失血过多后的眩晕涌上来,他昏死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