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画报:痛苦与迷醉

high001 收藏 0 27

体育画报:痛苦与迷醉

当地时间7月22日,在卡洛斯蒂球场的第18洞占上风的是一种名为遗憾的情绪。它毁掉了塞乔•加西亚,但帕德莱格•哈灵顿却能直面自己的灾难,并重新站起来,直到拿下延长赛的胜利。


认栽 加西亚原本可以在第72洞拿下冠军,却在延长赛中以一杆之差告负,难怪如此沮丧。

我们看见莱德杯欧洲队庆祝了他们获得的又一次胜利——无论是在爱尔兰、英格兰、西班牙或是美国——这些选手们看上去总是像一个快乐的大家庭,对吗?来自西班牙的塞乔•加西亚站在台上唱歌,一只手挥动手里的旗,一只手还紧紧搂着自己的队友。来自爱尔兰的帕德莱格•哈灵顿拎着一瓶酩悦香槟痛饮了一口,接着把深绿色的酒瓶递到下一个人的手上。

这帮亲密的欧洲人。回到那个周日晚间的卡洛斯蒂球场,这座盖着苏格兰制造印章的球场重新回归成为英国公开赛的轮换场地,在这里,35岁的哈灵顿和27岁的加西亚——常规赛以低于标准杆7杆的总成绩277杆打平——进行了一场四洞的加赛,争夺全球高尔夫界最重要的头衔:英国公开赛冠军。

当哈灵顿和加西亚走到延长赛第一个开杆处时,两人看上去都有可能成为夺取个人职业生涯第一个大赛冠军的赢家,他们飞快地握了下手。如果说,在比赛刚开始时,这里曾充满了和平、友爱和理解的话,那么现在,你丝毫感觉不到同样的气息。

加赛开始40分钟后,两名主角来到了最后一洞,哈灵顿暂时以两杆优势领先。这位都柏林人站到开球点前,看见加西亚就站在右手边这完全就是莱德杯时的某个经典场景。哈灵顿尽管有些紧张,但心情还算平静,他请加西亚给自己让出些许空间。如同他曾经学到的,打球时要像个精明的会计,在这个499英尺的Par-4洞,他选择了三上,在果岭上两推拿下柏忌后,他拿下了延长赛的胜利和公开赛的冠军,获胜优势仅为一杆。

随后进行的颁奖仪式上,有着傻傻笑容,却又让人无比钟爱他的认真的哈灵顿并没有称赞加西亚坚持而优异的表现——西班牙人在进入周日的比赛前,在前三轮均取得排名榜第一。爱尔兰人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加西亚的好日子没有到来。

“他是个年轻的家伙。”哈灵顿说。他也是自1947年的弗瑞德•达利之后第二位夺得英国公开赛冠军的爱尔兰球员。被征服了的人群——周日的安格斯海岸,天气阴冷,人群中有一些喝酒暖胃的观众——爆发出善意而会心的笑声。

当哈灵顿举起葡萄酒壶般的冠军奖杯——他结发10年的妻子卡罗琳带着他们3岁大的儿子帕特里克穿越第十八洞的果岭而来——两位球手都获得了各自的名声。当然,哈灵顿重新获得了世界的尊敬,而另一名球员则看上去更像法国人让•范德维德的翻版,1999年,后者正是在这块场地上丢掉了即将到手的冠军。事实并非仅仅是我们 .在真正理解了卡洛斯蒂的诅咒,还有对当年范德维德在崩盘后表现出的法国人的魅力和平静的欣赏。加西亚将自己在第72洞时的柏忌归罪于不好的运气、缓慢的比赛和更完美的计划。(“本不应如此。”他说。)8年前,如今因病已退出高球界的范德维德这样告诉记者:“不要如此悲观。”周日晚上,加西亚用嘲讽的语气对人群说:“我都浑身发抖了。”他的痛苦或许可以理解。他当了三天的国王。

菲尔•米克尔森曾经因为被称为世界上最好的却没能拿到过一次大赛冠军的高尔夫球手,而获得过不少明褒暗贬的评价,之后,他经过自身努力,在两年内拿下了三座大赛冠军奖杯。(他在卡洛斯蒂折戟,但如果他跳过总统杯和赛季末的联邦快递杯,在下个月的PGA锦标赛后就结束自己本赛季的比赛,你也不用感到惊讶,“左手怪”只是想让自己的左手彻底地休息一段时间。)进入到延长赛后,哈灵顿和加西亚都试图夺取冠军。这是两个人的战役,44岁的科林•蒙哥马利可能不会再拿到四大赛中的任何一个冠军头衔。但对塞乔来说,一切还是未知。

• • • •


爱尔兰之梦 哈灵顿是八年来首个赢得公开赛的欧洲人,也实现了爱尔兰人60年的心愿。

加西亚是个能量强大的天才高尔夫选手,但他也轻微地患有一种被称为Yips的扭转痉挛病(上周,他在比赛中使用了长推杆),折磨着他的还有精神紊乱(在这种情况下,选手无法正常后挥杆),这也是高尔夫运动员的职业病之一。他并不是拥有着推杆天赋的球员。在四大赛中,英国公开赛是最适合他的比赛,因为和其他大赛的场地相比,这里的果岭更平整和缓慢。

加西亚和哈灵顿进入职业高尔夫界时的情形截然不同。加西亚的业余生涯战绩骄人,18岁时他便转为职业球手,几个月以后,他就拿到了爱尔兰公开赛冠军,并差点赢下了PGA锦标赛。哈灵顿是在24岁时加入职业界的,当时他刚刚拿到了大学会计学位。“我的目标是成为一名还算熟练的球手,”7月22日晚间,他这样告诉记者,“我想我可以靠打比赛养活自己。”果然,他成功了。

塞乔进入延长赛时的心情是有些不知所措的,他本可以在刚刚结束的第72洞中就拿下冠军,结果机会却从指缝中溜走了。能进入到加赛阶段则已经让哈灵顿长出了一口气。他的第72洞打得混乱不堪,两次将球打入水中导致吃到了一个双柏忌,可值得庆幸的是,他仍然还活着。

两人都有着各自的后援团。米盖尔•安格•西蒙尼斯,莱德杯的西班牙球手,蹲在一边支持着加西亚。30英尺以外站着保罗•麦克金尼,他是莱德杯的爱尔兰球手,也是哈灵顿的好友。1999年保罗•罗列赢得英国公开赛冠军后,没有一名欧洲球员拿到过大赛冠军,深知这一情况的西蒙尼斯这样评价争冠的两名选手:“好的一方面是,无论怎样,公开赛的冠军将落入欧洲人囊中。”

他没说错,但却只说到了一点。比赛当周,西班牙的传奇球手塞维•巴列斯特罗斯宣布退役,最合适的局面或许就是塞维的高尔夫后裔再拿一次公开赛冠军。就像上世纪70和80年代的塞维一样,塞乔也在用激情打球。在他的第72洞比赛中,只需保Par就可夺冠,但他却选择了他所说的“正确的方式”——用铁杆开球。范德维德当年表现出了对比赛的理解,却输掉了比赛。(他选择用木杆开球。)塞乔没有,但依然输掉了机会,他将球打进了沙坑,最后吃到了一个柏忌。该死的,这洞的确很难。但也能成就伟大。

卡洛斯蒂球场的第六洞被命名为“候根小径”,是为了纪念本•候根当年杰出的表现。1953年,在他唯一的英国公开赛经历中,本拿到了冠军。和“候根小径”一起被传颂的还有他当年留下的一段话:“我不喜欢光环闪耀——我只喜欢比赛本身。”哈灵顿身上有着同样的品质:分析然后完成比赛,一次又一次。如果你搞砸了,就努力打好下一杆。尽管说起来很容易,但做起来却很困难。现在,塞乔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明白此中的含义。

向冠军致意: 如果候根当时就在现场,他也会为你感到高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