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怀抱我的泪

宁芙 收藏 1 168
导读:放暑假的这段日子里,没明没夜地泡在网上,看贴回帖写贴,看潮涨潮落,看人走人留,我在士兵突击的毒里麻醉,忘记了一切。 忽然间,有人一声暴喝:“士兵突击不是让你沉沦的!” 对啊,为了投票彻夜不眠,为了发贴绞尽脑汁,为了拉人下水费尽口舌。我无暇顾及我的生活,甚至不曾抬头看看窗外,立秋后飘下的第一片树叶。我忘了,我曾信誓旦旦地要在假期中完成的几幅作品。我茫然四顾,架上笔墨生尘,屋中一片狼藉。 不抛弃,不放弃。士兵突击如是说。 我抛弃了专业,放弃了自我——这不是士兵突击的本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放暑假的这段日子里,没明没夜地泡在网上,看贴回帖写贴,看潮涨潮落,看人走人留,我在士兵突击的毒里麻醉,忘记了一切。


忽然间,有人一声暴喝:“士兵突击不是让你沉沦的!”


对啊,为了投票彻夜不眠,为了发贴绞尽脑汁,为了拉人下水费尽口舌。我无暇顾及我的生活,甚至不曾抬头看看窗外,立秋后飘下的第一片树叶。我忘了,我曾信誓旦旦地要在假期中完成的几幅作品。我茫然四顾,架上笔墨生尘,屋中一片狼藉。


不抛弃,不放弃。士兵突击如是说。


我抛弃了专业,放弃了自我——这不是士兵突击的本意!


在投票结束的今天,我要去找自己的枝枝蔓蔓了,去找回原来的生活。

只是,在将来,士兵突击将永是照亮阴霾的那一束金色阳光。


离开时,完成这个技术含量不高的帖子,作为我来过,我爱过的一个痕迹。


你的怀抱我的泪



班长的怀抱



第一次的落泪,是下榕树的新兵许三多说,俺爹叫俺儿子啦。离开家的大孩子哭倒在班长的怀里。同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我拍案而起,惊呼,安全感呐,你叫俺找得好苦!


虽然,我们玉树临风一树梨花压海棠的班长不是最施瓦辛格的,但绝对是最值得信赖和依靠的那一个。


为一句承诺,他毅然决然地承受着一切,并以最悲壮的谢幕,成就了兵王许三多。我们不曾见过伍六一从前的泥巴样,我们只知道,他的刚强也来自班长。


班长的怀抱,像天空,像海洋。是天高任鸟飞的天空,是海阔凭鱼跃的海洋。


所以,班长能赢得最多的爱。


他把花种在每一个人的心里,一朵一朵,多漂亮啊。

班副的怀抱


也许你正在拼命地想,有吗?有这个镜头吗?


当然!我要说的不是穿甲弹对装甲老虎的最后一击,而是书上的,没拍,也可能拍了又被剪刀咔嚓了,但不妨碍我的“涌动”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犹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


在复习之前先让我们一起膜拜一下伟大的249十五爷吧!



送走去师部作夜间射击示范的许三多,我们亲爱的班长在雨中落寞地走。


十五爷于是写道:


伍六一觉出他不对:“怎么不穿雨衣?”


史今摇了摇头,走开。他现在已经无法掩饰了,沮丧和绝望袭了上来,在风雨中走得都有些飘摇。


伍六一立刻明白他们最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拿着自己的雨衣追了上来:“命令下来了?”


史今喃喃道:“快了……快了。”


伍六一用雨衣裹上史今,紧紧地把他抱住。



天呐!地呀!这是一种怎样锥心的疼啊!


寝食同步,有难同当的兄弟,心灵默契,无话不说的朋友,就这么眼睁睁地走向别离,能给的安慰却只能是你的拥抱。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这是到此时我才读懂的诗甘小宁的怀抱


和白铁军在一起时,总能欺负到他。擦鞋时,给许三多当陪练时,做了阵亡的将士时。你和他一唱一和,你也和他寝食同步。


给他一个紧紧的拥抱吧!


虽然天南和海北只是一抬腿的距离,明早却不能相送,泪眼凝望你孤独的背影,从今后的快乐忧愁再不能与你同享!

马小帅的怀抱


学员兵,这也意味着他会是又一个高城。


他有傲骨,更有平常心。他不因自己未来军官的身份看轻每一个普通士兵,他诚恳地叫上等兵许三多为班长,他与老末的坑主白铁军快乐地聊天,他与一级士官甘小宁形影不离。


他的这份平和,注定他能成为一个受人尊敬领导者。


只是,人来了,人又走了。相处时间那么短暂的战友,躲在车场谝闲话的兄弟,要离开了,你走上前,给他一个默默的拥抱,是不舍,是难过。



少时读三国,只记得这么一句名言“兄弟如手足,妻子如那啥啥”,我对男人的情感需用老婆孩子做参照物是十分鄙薄的。可此情此景,除了“手足”,还有什么词能形容这十指连心的痛啊!


指导员的怀抱


白铁军撇下张开双臂的连长,却一头扎进洪兴国的怀里,我只能破涕为笑。


指导员,永远的配角,站在连长的身边,站在连长的锋芒里,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何洪涛是这样,洪兴国也是这样。


我们都知道,惹指导员没事。他举着摄像机录下许三多狼狈地成长过程,他扶着踉踉跄跄的连长离开傻小子成才,他劝连长意思意思得了,他想让班长笑着走,他难过地连支烟都点不着却还记得要张罗欢送会。


他的怀里更多的是包容,是温暖,是看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却仍然涌动的激情。

成才的怀抱


在碧波里荡漾的一叶扁舟上,许三多靠在成才的怀里,上下两排大白牙地笑着。


这是他在下榕树的坟地里不曾预料到的,也是成才大叫着“落住他,落住他”扑上来时不曾预料到的。


这时的成才,历经曲曲折折,不再是勇敢跳槽的那个傻小子,不再是放下馒头却丢下战友的竞争者。他打开了心灵,容纳了别人,他学会了珍惜,善待了自己,他长成了一棵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和许三多殊途同归的一刻终于到来,他比谁都走得艰难。


看远方,灿烂的朝霞浮在海面上。


我潸然泪下。


连长的怀抱


记得有谁说过,连长是最爱熊抱抱的一个。


这个男人不善甜言蜜语,急了还犯磕巴,除了给他的兵一个拥抱,他想不出更好的表达方式。这一抱,便赚尽世人眼泪。




连长的怀抱之于班长


班长是他最好的兵,最好的兵也到了要走得那一天。没有讨价还价,没有诉苦唠叨,甚至仅有的一个要求也那么简单,却凄凉!


华灯绽放的长安街上依旧车水马龙,天安门,中南海,终究一闪而过。


车窗外的人不知道,一个守卫过这份安宁与繁华的士兵即将卸下他的责任时的无依无靠。


连长知道。


他把他最好的兵揽在怀中,任他涕泗滂沱,哭着郁积的离愁。

连长的怀抱之于班副


能击穿装甲老虎的只有穿甲弹。


心爱的兵一个一个地离开了,他端着,不哭。


而这一个,走得那么惨烈倔强。


他的兵把,最好的年华留在了部队,也把一条敢飞起来踢他屁股的腿留在了部队。他为他的将来担忧,他知道这是一个怎样宁折不弯的兵,所以,他打他,他抱着他,无声地反复说着,你怎么那么傻呢。


连长的泪,班副的泪,我们的泪。

连长的怀抱之于成才


脸上多了一条疤的连长似乎看起来酷了,可内心仍是那么感性。


他的责难,他的刻薄,他的讥讽,步步紧逼。


成才垂着头笑,说,连长,你就放过我吧。


逃兵,一个在草原上跑丢了的兵,语气的重心要落在那个“兵”字上。


他的兵回来了。


他给他的第四千九百四十四个兵一个怀抱,宽广的怀抱,幸福的怀抱。


我又哭又笑。






《士兵突击》全文阅读地址:/Book/13336/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