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我和香烟的故事—初出茅庐(三)

zdz1190 收藏 105 186
导读: 步入社会,香烟的功能除了解闷还多了一个作用,那就是社交。其实在单位里边吸烟的同事很少,50多个教职员工35岁以下吸烟的也就三、五个,当然在学校自然就谈不上什么香烟社交了。平常勤快点,同事有什么急事能帮忙的就帮忙,好人缘自然就来了。估计大家对烟酒社交非常的反感,不过,真的成为一种社会习惯之后,还真不能小看他的作用。学校里边虽然没有什么大的通过香烟来解决的交往方式,但是,你见到老教师,经常递过去一支烟,里边也就多少包含了一层尊敬的含义。吸烟的老教师自然在你面前有更多的话可谈,一来二往的,你可就受益非浅,

步入社会,香烟的功能除了解闷还多了一个作用,那就是社交。其实在单位里边吸烟的同事很少,50多个教职员工35岁以下吸烟的也就三、五个,当然在学校自然就谈不上什么香烟社交了。平常勤快点,同事有什么急事能帮忙的就帮忙,好人缘自然就来了。估计大家对烟酒社交非常的反感,不过,真的成为一种社会习惯之后,还真不能小看他的作用。学校里边虽然没有什么大的通过香烟来解决的交往方式,但是,你见到老教师,经常递过去一支烟,里边也就多少包含了一层尊敬的含义。吸烟的老教师自然在你面前有更多的话可谈,一来二往的,你可就受益非浅,老经验学到了不说,在学校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应该当心,领导的性格,当地的民风,你都能在他们那儿略知一二,要全靠自己去感知这些事情,没有五年以上的工作经历是学不来的。


和上级领导拉关系,咱这香烟外交也使不上,如果说学校领导不算领导的话,高一点级别的,咱就可以用上现在流行的一句话来自嘲了“咱认识他,他不认识咱”再说咱也没有那个经济能力去和他们套近乎。


我当时所谓的香烟外交,也不外乎交往集市里边的贩夫走卒、周边村民以及社会上的一些小混混。刚走出社会,很多课本上学不到的东西都得在社会大学中重头开始。每天早上到外边吃早餐的时候,因为我是新鲜面孔,来赶集的一些比较善于与人交往的大叔、大伯总会问我是不是新来的,这个时候,掏出咱的劣质香烟递过去一支,他们就会和你打开话匣子把平常对学校的印象和教师的意见跟你谈谈,虽然他们所说的都是外行话,不过,有些确实是值得我们注意和改进的,反正就当作聊天,爱听不听那就是我们的自由了。午餐、晚餐到集市上买菜,递给杀猪大哥一支香烟,以后就可以经常买到新鲜的猪内脏和不用吃注水猪肉了。呵呵,小市民了一点,不过咱的社会角色就定位在这个地方,不小市民不行啊!


至于和小混混们交往,估计大伙就有意见了,你小子是当老师的还是组建黑社会的哈,有必要和小混混们接触吗?你还别说,自从学了马克思主义辩证法之后,咱看待问题还真能够一分为二。不管什么人群,都会有好坏之分,不同的是好多还是坏多的问题。只要有点良知的,不管是什么三教九流咱都乐意交往,深交不深交那是另外一回事,不就几根烟,谈话的时候尊重别人一点嘛?这些咱都不吝啬。我交往的这些小混混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不能欺负弱小,不能到学校捣乱。还真别说,这些小混混们也够义气,让我在那里工作几年毫发无损。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谈那里的民风。前边交待过,我们这个小地方,民风“愚悍”也就是愚蠢剽悍的意思。而我工作的地方尤其如此。每天基本都有一些无事可做的鳖三到学校抢男学生的零花钱,调戏女学生,让你防不胜防,特别是晚上。报警是没有用的,那个时候的警察就捉赌和捉嫖,刑事案件除非出人命,不然没有人管。当时打架斗殴的时候,有一个原则就是可以把人打轻微残废,但不能打死,打死了,你跑哪儿也没有用,照样被捉到抵命。


在这种情况下,学校要保持正常的教学秩序,就只好依靠学校本身的教职员工了。当时,教师这个职业确实难当,有些学校因为有血性的教师太少,连女教师都会被外界流氓闯入学校侮辱。而在我们县,受到外界冲击最厉害的,我们学校还不算,最多算老二。受到冲击最严重的那个学校距离我们五公里,后来我也到那里工作了几年,两所学校同属一个乡。不过,那个学校青年教师多,光70年代出生的就有十几人,而且基本个个剽悍,因此还能勉强维持得下去。举个例子,大家可能会把他当作天方夜谭,那所学校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教师得把沙枪架在教室的窗口才能正常上课,够玄的吧!


我们没有那么严重,不过也备有一支长枪,三支短枪(都是自制的沙枪),另外还有马刀数把。我们不会主动和流氓动手,只是起到震慑的作用。有次,一个大帮派的小头目晚上到学生的宿舍骚扰,我的一位刚毕业不久的朋友和他发生了冲突。几天后,他拉来十几个人马往学校闯,朋友在新建的教学楼二楼上课,我慌忙让校警锁了一楼的铁门,把一支短枪和火药扔到二楼给朋友防身,然后就跑到宿舍区,把年轻的哥们和武器都拉来,双方对峙了很久,直到他们知道我们报警后才离去,警是报了,不过,那晚没有看见一个警察的身影。后来还是通过认识的一些小混混校外摆平了这件事情。


惊心动魄的场景还有很多,不能一一详叙,几年过后,政府收枪制暴,我们的沙枪也全部销毁。公安部门在学校多次提出意见之后,政府也大了管理的力度,他们出警的次数多了,我们也有了一些安全感。不过那段经历,却永久的印记在我的脑海里,永远难忘!


我读书的时候经常看到别人打架,但是除了同学之间的小矛盾,真正意义上的斗殴我还真没有过。在工作单位初次碰到外界闲散人员无理挑衅的时候,我虽然也跟在护校的员工当中,但是,矛盾激化之时,我的手脚会发抖得厉害。经历了很多次之后,明确要打才行的情况下,斗殴之前我依然心跳加速、手脚自然颤抖,打的过程中才会忘记发抖,只记得往敌人的要害砸,很自卑的我还以为自身胆子实在小。后来,问了一位久经战阵的朋友,他笑着对我说,这是每个正常人都会有的正常反应,我才释怀。到了最后,配合默契的同事再遇到冲击校园的无赖,我们都会主动的寻找防守和攻击的有利位置,当然重在防卫,毕竟,我们都是特殊职业的人,不能整天生活在打杀之中,能够阻止住事态的恶化就行了,除非个别逼不得已的情况,要不绝对不能首先动手。


也许这也是我激情最燃烧的岁月了,现在阅历增加后,人也冷静了不少,治安条件比以前也好多了。教育涉及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在社会大环境之下,教育想独善其身这是不可能的,要想搞好教育还得社会各界鼎立合作,“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从这句话就应该可以看到教育的艰巨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