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游击!游击! 激战后寨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徐立春指挥两个连趴在公路旁的两个丘陵上等着鬼子送上门来。自从鬼子深入根据地之后在这条路上天天都有鬼子的运输车辆来来往往。韩光武说过战争成败很大一部分打得是后勤,鬼子后勤不济就会撤退,所以徐立春就打算吃定这条路了。

已经过了中午远处的哨兵发出信号发现鬼子了。不一会儿十几个骑兵东张西望地走过来,在骑兵身后是满载着物资的二十几辆大车在一个小队鬼子步兵的护卫下缓缓前进。

等鬼子全进了伏击圈徐立春一声令下步机枪同时开火,把骑兵全部打下马来,步兵也撂倒不少。剩下的鬼子钻到车底下顽抗,游击队冲到路上与之肉搏全歼了鬼子。

把车上的篷布掀开一看大家都乐了,不但有弹药还有罐头、饼干,大家都尽量往怀里揣。二连指导员是红军干部经验比较多赶紧制止战士们,然后找到徐立春对他说“营长,咱们赶紧撤吧。鬼子可能一会儿就要到了。让大家赶紧补充完弹药其他的都毁掉。这么多东西咱们带着走会影响咱们运动的。”

都是过惯苦日子的人呐,把这么多好东西都毁掉徐立春真是舍不得,但是全部带走肯定是不行。徐立春犹犹豫豫的命令把战利品尽量带走,实在带不走的就烧掉。

看着营长态度不坚决战士们就拼命的多带战利品,打扫战场用了将尽一个小时。由于带的东西太多战士失去了往日的矫健,走了没有多远队伍就变得稀稀拉拉。

走了不到五里地队伍后边传来激烈的枪声,后队报告鬼子追上来了。二连指导员再次建议抛弃不必要的东西轻装前进,可是徐立春在一次犹豫了,没有命令丢掉多余的弹药。

过了十几分钟有战士惊叫道“骑兵,鬼子骑兵。”

徐立春手搭凉棚往战士指的方向一看见一群鬼子骑兵飞驰而来足有百十人。这可麻烦了,要是被骑兵沾上根本就走不脱。这个时候他倒是作了个正确的决定,命令部队立即掉头进入不远处的村子就地进行村落防御。因为韩光武一再强调如果在平原和低矮丘陵地区遇到敌人大部队不能摆脱时必须坚决进行村落防御到晚上伺机突围。

很快沿公路机动过来的鬼子、伪军把村子团团围住,在日落前的4个小时内发动了6次进攻。二营把敌人每次放到近处集火射击,充分发挥手榴弹的威力给敌人以重大杀伤。但鬼子还是依仗着人多火力猛一度冲进村子。

鬼子冲进村子后就遭到从各个方向包括房顶上设来的子弹的打击。二营充分利用村里的地道域回到敌人后面阻断敌人的后续部队,然后把冲进村子的鬼子消灭在村里。

鬼子见攻进村子的部队有去无回不敢再贸然攻击,加上天黑下来鬼子就在村外燃起大火布置好包围圈准备第二天在进攻。

这一下午二营就伤亡二百多人,二连指导员战死‘一连长重伤,部队实力大减,必须在晚上突出去。让徐立春为难的是几十名重伤员怎么带走。

就在这时几个战士抬着一连长找到徐立春。一连长张嘴就说“营长,俺是走不了了,你把手榴弹和地雷都留给俺们,你们赶紧走吧。”

徐立春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兄弟,咱们死就死在一块儿,俺不是那种丢下同志自己跑的人。”

一连长竟然呲牙一笑“俺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可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咱们都斯在这儿还不是小鬼子高兴?你放心吧,把手榴弹留给俺们。俺们是华夏的爷们儿,不会给华夏人丢脸。团长不是说尊严比命更可贵嘛。都死在这儿连个替俺去看看俺娘的人都没有。别忘了明年今天给俺们撒两碗酒……”

一连长还没说完徐立春竟然抱着他大哭起来。两点钟轻装的队伍悄悄摸出村子,匍匐到火堆附近发动猛烈的冲击。二营动作很快而且一部分鬼子已经调取进攻后寨了,所以二营很快突出包围消失在夜幕中。

第二天早上日伪军冲进空荡荡的村子,迎接他们的是不断的爆炸。

李战杰他们十几个人挤在一块背风的坡后边烤火。李战杰用小铲子托着一个饼子在火上烤,已经烤得金灿灿焦香四溢,李战杰盯着饼子口水都快流下来了。看着李战杰毫不着急的样子一个队员开始抱怨“羊蛋,你怎么也不着急呀。咱们在这儿等了两天了鬼子还没来。咱们这是来挨冻啊还是来打仗啊?”

李战杰眼都没抬“跟你说了几遍了,别急。你别看现在鬼子让他们几个小队引走了,可是早晚还得过来。你的枪跑不了。”

说到枪赵万发说话了“俺说要支中正式,可你偏给俺支三八枪。这枪一串俩窟窿,你还和宝贝似的。”

李战杰扑哧一下笑了“我说这两天你老不搭理俺,是为枪阿。这三八枪子弹小你不是能多背点儿吗。再说了你不是整天吹牛说枪法好吗,在鬼子脑袋上开俩洞还在乎大小吗。真使得,挑三拣四的。早知道我就不叫你来了。”

赵万发挨了一顿抢白自知说不过他低下头不说话了。刘山抽着烟袋笑眯眯的看着他们拌嘴,猛然作了个手势让大家闭嘴,大家侧耳细听有隐隐约约的枪声。刘山站起来看了看站在高处警戒的队员,那队员正好往这边看过来摇了摇手表示没发现敌人。李战杰从铲子上拿下饼子大口的啃着,烫的直哼哼。

等李战杰刚把饼子全塞进嘴里高处放哨的队员发出发现敌人的信号。李战杰抹抹嘴提着枪站起来领着大伙进入阵地。

阵地设在一个小峡谷的出口处,峡谷中一条羊肠小道弯弯曲曲从远处延伸过来,只要几支步枪就能封锁住峡谷。

出乎大家的意料,最先出现的不是鬼子或伪军而是几个拐着包袱背着褡裢的老百姓沿着小路小心翼翼的走来。

一个队员说“是老百姓,他们肯定是怕陆上有地雷呢。俺去让他们快点走。”

李战杰一把拉住他“别乱动。我看这几个不是好鸟。你让人追着能不经常往后看看,这几个人东张西望的望就是少往后看,别是汉奸吧。都藏好。”

几个老百姓快走到峡谷口了赵万发眼尖,低声说道“肯定是汉奸。”

“你怎么知道的?”

“你在山里见过谁穿得破破烂烂的带着顶新礼帽?还是每个人一顶。”

大家一看却是,李战杰说“这些家伙肯定是带得短枪,发财了。听我命令,我打第一个,赵万发打第二个,刘山打第三个……”

分派好任务几个人已经走到峡谷口,李战杰抬枪就打,赵万发也是枪响人倒。

几个汉奸和一个鬼子伴成老百姓快要走出峡谷了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都暗自送了一口气,没想到这时候却挨了打。没死的赶紧趴在地上抱着头喊“别打了,我们是老百姓。”对面也喊起来“打得就是你们这样的老百姓。”

汉奸一看光挨打不是个事就拔出枪来还击,可是手枪射程有限根本威胁不了对方只好拖着伤员撅着屁股往回跑。李战杰带着两个人追到谷口把敌人尸体上的武器弹药取了回来顺便又埋上两颗地雷,得了四支匣子枪、一支左轮和几个甜瓜手雷。

汉奸挨了打后边的鬼子就冲上来,现在鬼子挨了几次打学精了不光从峡谷里走还派兵从峡谷两侧往前推。李战杰他们撂倒几个鬼子看看两侧的鬼子上来了也不恋战转身就跑。没跑几步身后就传来两声爆炸。李战杰他们嘻嘻笑着跳过埋在路上的地雷跑到下一个镇地去了。

鬼子那里肯放过他们,鬼子也有了经验:只要让前边这些人逃脱那么等待自己的就是没完没了地冷枪和阻击。进山以后没能够消灭遇到的几支小股敌人,这不他们成了附骨之疽不断袭扰,鬼子气不过想抓住他们可就是抓不着,跟着他们在山里转来转去。鬼子要想不管他们也不行,他们就从不知道什么地方钻出来给鬼子点颜色看看。鬼子得到命令急速到达后寨回合,他们就在鬼子队伍后头不断开枪放炮搞得鬼子走不肃静。

鬼子明明看见李战杰他们在路上飞跑可是鬼子走着走着就踩了地雷,没办法只好让工兵慢慢扫雷吧。

等到鬼子终于过了雷区前边李战杰已经占领了新阵地。阵地前边的道路一边是覆盖着薄雪的平坦的山坡连棵树也没有,另一边是陡峭如壁的山坡。鬼子尖兵小心翼翼的走来见到一边的山坡如此平坦不由得放松了警惕只是注意另一边比较陡的山坡。

鬼子走着走着前边的鬼子就踩了地雷,这是一组梅花雷,就是把地雷以一定间距布设成梅花形,杀伤面积大。爆炸过后两个没死的鬼子转身往回跑让李战杰和赵万发给毙了。藏在不远处的队员赶紧过去搜集鬼子的枪支弹药,顺便把两个重伤的鬼子也给宰了。这一次大家都有了长枪。

鬼子后队立刻展开要从平坦的山坡冲过来,刚刚进入平地就走不动了。雪下边全是交织在一起的藤蔓,一脚下去就陷在里边根本拔不出脚来,更别说往前挪动了。

看着陷在山坡上象靶子一样的鬼子坏笑着一抢一抢不紧不慢的射击,几个刚得了长枪的队员平乒乓乓过瘾一样。看看陷在里边的鬼子打得差不多了,李战杰歪过头问赵万发“这个坡上到地长了几颗藤子?”

赵万发自顾自的瞄准一边回答“就一棵,所以俺叫这个坡一颗葛。到了夏天整个坡上一片绿,平展展的可是兔子都跑不过去。俺小时候好事有一天用刀开路砍了一天就找着一个条葛藤的根。让她们慢慢而走吧。”

鬼子军官也不是傻瓜,使了两次没能从坡上饶过来就架起炮来对着李战杰藏身的地方猛轰起来。李战杰才不和他这么玩儿呢,带上人退到下一个阵地“仙人桥”,就是一条宽阔的山涧上架着一座小木桥。

鬼子发现李战杰他们确实走了才小心翼翼的通过这个地方。等到前卫全部通过后陡峭的山壁上一阵巨响,一段山壁几乎整个倒下来砸在正在通过的鬼子头上。同时山上跳起两个人来趁着烟雾没散头也不回跑掉了。

看看天快黑了,李战杰派了人警戒,其他人休息。一抬眼看见一个队员拿的刚缴获的步枪有些奇怪就要过来端详了半天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一拉枪栓跳出一颗子弹,没等落地他一把抄起来放在眼前一看说“怪了,这子弹怎么长个了?”

拿出李战杰的子弹一比却是大了不少,他们不知道这是日军刚刚开始生产的口径为7.7mm的步枪。鬼子却实很善于学习,再与华夏军队的交战中他们认识到三八枪的威力在毛瑟枪面前明显不足很快就把机步枪的口径改为7.7mm,这种口径的步机枪从1938年开始生产。

晚上八点多钟鬼子终于爬到仙人桥对面。鬼子指挥官很明白对面一定会有人等着他来,晚上还不是明摆着挨揍?于是命令就地宿营加强警戒。

天快亮了山下的鬼子开始活跃起来,现在根据地周边绝大部分鬼子都被调集到后寨周围。按照家男少将的想法今天就一定要踏平后寨。

天没完全放亮鬼子就开始炮击,四十多门火炮、迫击炮推到不断倾泻着炮弹,不断爆炸的炮弹中还不时夹杂着毒气弹。游击队躲在地洞里带着防毒面具默默的等待鬼子的步兵。

炮击刚一停战士们就跳出地洞冲进工事。韩光武指挥人把步兵炮从地洞里推出来,今天该发挥作用了。

当初韩光武本来想让张树正把两门步兵炮都带走,可是孙绍星原来是搞迫击炮的玩儿步兵炮还不熟练,其他人就连门而都摸不着,带去也没用,韩光武只好留下自己使。鬼子一直没有见后寨的游击队有比机枪射程更远的武器所以放心的把火炮推进到山下队后寨直瞄射击。

把炮推到已经残破不堪的寨墙后不用伸头韩光武就能看到山下鬼子的炮兵阵地上聚集着一群拖着指挥刀的鬼子,韩光武心说“就先打他了。”

指挥炮手装定好诸元,韩光武一声令下炮弹飞出膛去,接着韩光武亲自操炮——顾不得培养炮手了,现在要枪在敌炮覆盖之前把炮弹放出去——口气把留下的十几发炮弹全都放了出去。由于诸元早都标好了,炮弹全都命中了目标。

家南少将在一群军官的簇拥下一早又来到炮兵阵地上亲自指挥轰击后寨,为了助威他还联系了驻青岛的航空兵派飞机来轰炸。他认为游击队都是土包子没见过飞机,飞机的轰炸更有助于摧毁游击队的抵抗意志。

一个参谋指着东边的天空喊道“看哪,飞机来了。”军官们都抬头搜索着空中的黑点,由于注意力过于集中所以没有注意到后寨方向的炮声。等到听到头顶上“呜呜”的声音军官们第一个反应不是趴下而是都愣了。

就这样连着三发炮弹在军官的人群周围爆炸,军官们的残肢端体在空中飞舞着。

之后的炮弹飞向鬼子的炮位,在炮位附近就是堆积的已经装好引信的炮弹。步兵炮弹的威力并不大,但是引爆的弹药四处飞舞使鬼子的炮阵地变成了地狱。在剧烈的爆炸中鬼子还是顽强的把火炮拉出阵地向后退去。此后虽然韩光武的步兵炮再也没发言鬼子也只敢远远的开炮了,鬼子进攻的步兵遭此变故也慌了神很快退了下去。

家男少将少了一条胳膊,身上全是血和土和成的泥,好歹被部下抢了回去已经神志不清了。

两架从青岛起飞的中岛式侦察机正在天上寻找地标忽然看见地上腾起大团的烟雾便飞过来。韩光武抬头看看哼哼呀呀靠近的飞机说“是侦察机,拉不出硬屎来。告诉大家注意防空。”然后指挥把步兵炮拉进地洞掩埋起来。

果然两架轰炸机扔了两颗小炸弹又扫射了两次没有造成任何伤亡就返航了。

小林觉少佐还不知道前山发生的情况只是听着打得热闹。他正在聚精会神的指挥自己的部下和新到达的部队把整个山围住然后进行攻击。攻了两回就彻底死心了,每次攻击在游击队的手榴弹和滚山雷的打击下伤亡惨重。从下边仰着头也看不见游击队的人影,小林只好占领附近的山头架起炮来乱轰一气。

看着山坡上被炮火点燃的野草小林冒出来一个办法。他让士兵点起火把在山坡上放火,鬼子冒着游击队的冷枪拔山坡上的枯草杂树点着了,火借风势向山顶延烧过去。

鬼子们高兴的叫喊起来,可是接下来的事让他们大跌眼镜:火烧着着烧着就不再往前烧了。军官们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发现在大火的前沿有一条带状区域根本就没有树木,连杂草也清除干净了,再仔细看似乎还结了一层薄冰。原来是防火隔离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