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余少女华山脚下决斗 刀棍并举致一死两伤(图)

别有情天 收藏 64 23488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8_16_78505_5878505.jpg[/img] 侯苗苗身受重伤,血迹斑斑的裤子让父亲触目惊心 8月15日上午10时许,陕西华阴市太华路街道办东王村。 侯根虎心急火燎地跑回家,见到记者,他说:我女儿现在已经苏醒了,但没有脱离生命危险。3天时间,治疗费用已经花了2万多元。 正说着,突然接到个电话,使他变得更加焦躁,“现在医院催着再交1万元,我还得想办法凑钱去”。 女儿遭遇的这场无妄之灾,一下子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侯苗苗身受重伤,血迹斑斑的裤子让父亲触目惊心



8月15日上午10时许,陕西华阴市太华路街道办东王村。


侯根虎心急火燎地跑回家,见到记者,他说:我女儿现在已经苏醒了,但没有脱离生命危险。3天时间,治疗费用已经花了2万多元。


正说着,突然接到个电话,使他变得更加焦躁,“现在医院催着再交1万元,我还得想办法凑钱去”。


女儿遭遇的这场无妄之灾,一下子把侯家拖进了困境。


“小女娃出刀就想要人命!”


8月11日晚,在华山脚下玉泉广场附近,发生了一起“打架”事件。争斗双方分别是华山中学的5名高中二年级女生和社会上的4名少女。华阴市公安局是8月11日晚10时30分左右接到的报警电话,报警人说有近10名女孩在玉泉广场附近打架,后果很严重。开始是由派出所处警,后有消息传来,有人已经在这次事件中丧生,刑警队马上派人介入此案,当即赶到华阴市人民医院,结果证实:有1人死亡,1人重伤,1人轻伤。这3人都是与那5名女高中生对垒的阵营中的。因为争斗中,那5个年仅16岁的高中女生挥舞钢管,甚至有人还动用了刀子。


侯根虎的女儿侯苗苗就是在这起案件中身受重伤的受害者。她当晚在华阴市人民医院治疗后,转到了渭南市一家医院。目前,算是勉强保住了性命。


说起女儿的伤情,侯根虎一个劲地后怕。侯苗苗颈动脉受伤,血流如注。在治疗过程中曾经一边输血一边鲜血狂流。此外,她头上、颈部还有两处刀伤,后背有两处刀伤,深达肺叶;还断了一根肋骨,刚刚做手术将断骨取出。


“你说,现在的小孩子怎么出手这么狠呢?出刀就想要人命呀!”侯根虎感慨道。他拿出女儿当天穿的衣服,那完全是被鲜血浸泡过的,散发出浓重的血腥气。


根据警方的调查,事情起因似乎很简单。是两帮子人在电话里说恼了,便相约出来“较量”一下。惨剧就这样发生。


案件发生后,华阴警方立案调查。目前,已有3名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另两人在逃。据称,在逃者才是本案的主犯。


她回华阴当晚就遭遇不幸


此案在当地引起很大轰动,也引起了一些议论。因为社会上流传,5名持械伤人的高二女生中有人家庭背景非同一般,有两个人的父亲在当地政法机关工作。记者向办案民警求证这种说法是否属实时,得到的答复是“这种说法不对”,“而且这个问题和案子的侦破没有关系”。然而受害者家属心中疑虑重重,他们担心此案的处理会不会受到非正常因素影响。


杨玉丹,女,华阴市太华路街道办红丰村村民。年仅17岁的她在这次斗殴事件中丧生。年轻的生命过早陨落,给她的家庭带来了巨大的悲痛。目前,她的尸体还存放在华阴市人民医院太平间,父母等待着相关部门尽快给一个处理的方案。


据杨玉丹的父母介绍,杨玉丹于3年前辍学,不久便前往深圳打工。今年3月她从深圳返回,在家里呆了一段时间,约2个月前又去了西安打工,据说是在一家服装店当售货员。8月11日下午,她从西安回来,给父母买了一箱酸奶。


傍晚7时30分左右,杨玉丹告诉父母要去县城附近的姐姐家玩,这一去就没能再活着回来。杨玉丹的父亲杨江旺告诉记者:“现在看来,她当时是骗了我们,因为她并没有去姐姐家,而是去找她的朋友们了。”


8月12日凌晨3时许,杨家接到电话,说他们的女儿被人刺伤送进了华阴市人民医院。杨江旺夫妇迅速赶到市医院,却一直没能见到女儿,向医生询问女儿情况怎么样,医生也回答得含含糊糊。直到凌晨6时,他们才得到一个确凿的消息:女儿去世了!他们走进太平间去看女儿,母亲几乎是什么都没有看清,便晕厥了过去。


女儿到底为什么遭遇不幸?杨江旺夫妇至今仍然迷惘。据他们讲,女儿其实根本不认识和她们打架的那5个高中女生,肯定和这些人远日无冤,近日无仇,可是,为什么竟有人对她下那样的毒手呢?


帮朋友说和,被对方暗算


在东王村村民侯根虎的家里,记者见到了一位这次“斗殴”事件的当事人。来自华县的王云(化名)是侯苗苗的朋友,也是这次事件中受轻伤的受害人。


据王云讲,8月11日傍晚,她和侯苗苗、侯苗苗的男朋友陈某在县城街道上转,恰巧碰见了八一村的袁杏和袁杏的表妹杨玉丹。侯苗苗和袁杏关系不错,问她们干什么去。袁杏就说自己和华山中学的一个女生有点矛盾,想见面“说一说”,争取双方和好,不要再闹下去了。袁杏拉侯苗苗等人和她同去。侯苗苗等3人就一块去了玉泉广场附近。


王云说:我们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压根就不是来谈和的,竟然准备了刀和棍。双方一见面,我还没有看清对方的样子,她们5个人就冲了上来,拿刀朝我们身上乱砍。当时的场面很乱,我腰上被刺了一刀,伤口很深,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屏幕也破了,不知道是被砸的还是被戳的。我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恐怖的场面,事后想想真像是香港警匪片里的场景。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逃过一劫的,而侯苗苗就没有这么幸运,伤得很严重,杨玉丹甚至当场就被杀死了。“你认识这5个人吗?”记者问。


王云说:“到现在我都不认识她们。当时,她们5个女学生都带着刀。”


一个刀棍并举的恐怖之夜


记者了解到,一名涉案女高中生在投案自首后向警方作了这样的陈述:2007年8月11日晚9时许,我给王丽(化名)打电话问她在哪儿,王丽说她在玉泉广场,还说有人要找她们事,人家人多,她们人少,叫我也上去。我听后就换了一双运动鞋往玉泉广场走,在广场西南角,我见到王丽、王玲(化名)、申梅(化名)、王婷(化名)4人坐在石凳子上,王玲当时正打电话和人对骂。王玲骂完后,王丽说,待会儿对方谁扑得欢就把谁放倒,这时王丽又让王玲用身体挡住她,我见王丽从裤子左后兜里掏出来一把刀子,说让她试一下看刀子利不利,省得一会儿把对方戳不下。王丽把刀子看了一下后,就装进她裤兜里。然后让王玲打电话给对方让她们往五龙桥走,王玲把电话打了后,王婷和王丽都说今这事就差没叫男娃。王婷就打电话想叫个男的来,但没有叫到。王丽对我们说:走吧。并叫我提着一个红色布包,我把包提起后见里面装的是钢棍,我们顺玉泉院西边那条路往五龙桥方向走,走到铁路桥下就停住了。王丽把钢棍分给我们4个人。她自己却没有拿。


等了不长时间,我见一个穿红裤子的女娃和一个20岁左右的男娃走上来了,他俩从我们跟前过去后,继续朝前走。后面又来了一个骑着摩托带着一个男娃的女孩,后来又来了几个女娃。那个男娃说:“看你们这事,能不能说一下算了?”王丽说这事你不要管,今天非打不可。这时前面过去的那个穿红裤子的女娃和那个男娃又返回到我们跟前,“红裤子”问:“谁是王丽?”王丽站出来说:“我是。”


“红裤子”问王丽为啥骂她,然后两个人开始对骂。我和王玲、王婷、申梅站在王丽后面,手里拿着铁棍。“红裤子”突然朝王丽腿上蹬了一脚,两个人就厮打在一块儿。我们4个也都拿着棍子动了手。


那个和“红裤子”走在一起的男娃上来拉架,场面很乱,我也没看清怎么回事。突然听见有人喊“救命”,一回头,是“红裤子”。她手捂肚子坐在地上,地上还有血。


这时我听见申梅叫我救她,我见申梅正在和一个女娃厮打,争夺铁棍。我就朝申梅跟前走,对方这时已经把申梅的棍子夺了,我让她放下,她不放。我俩就对峙着。这时我又听见后面有个女的哭了。我回头一看,见一个女娃站在那儿,用手捂着脖子,脖子上不停地流血。我们双方都停下了。


申梅就骂王丽:“你咋这么狠?”王丽说:“我见人家打你,就用刀子戳了。”王丽又说赶快报警,王婷就打电话报了警。我和王玲、王婷说赶紧把人往医院送,骑摩托的男生就把脖子受伤的女娃带走了,一直抱着坐在地上的女娃的那个男娃也把人往山下抱。我跑下去叫了个出租车去拉他们。把出租车叫了后,我又见到王丽,她问我有没有钱,我就把身上的20块钱给了她。她就坐出租车走了。我和王玲也随后跑了。


双方所描述的细节不一致


据这名涉案的女高中生说,她不认识对方的人。至于为什么发生打架,她也说不清楚,“应该是申梅和对方某个人有矛盾。因为在玉泉广场时,王丽曾说过今晚这事就是申梅的事”。


她对警方承认:我们去时提了一包钢棍,都是长约40厘米,直径约3厘米。王丽拿了一把刀子,长约40厘米。


她说,对方受伤的人应该都是伤在王丽手中,因为只有她手中有刀子。而这种说法,和受害者之一的王云所言并不一致。


据警方介绍,以他们目前的调查来看,这位嫌疑人的说法还是比较可靠的。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