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神华传奇-雇佣风云墨中谍 影子杀手 第十三章.重登征程

wnet99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8/


一.


他仿佛真实地站在了巨鹰的脚下,他必须抬头仰视,才可以看到,那飞机流畅的线条感,那一眼看不到头的机身,还有发动机叶片静止时的优美弧线,巨大的底舱被打开时的深不可测,带来这些无不令人永远忘怀的震撼。

人在天空中鸟瞰,那意思是自己将如同飞鸟一般,在空中向下俯视。对于任何一个希望了解世界观察世界的人来说,都渴望如同飞鸟一般去审视和欣赏自己所生存的大地。

这绝对是一个美丽、轻灵的梦想。也正因为如此,从天空俯瞰大地并将所见到的景观记录下来,才显得那么的神秘而富有吸引力。

但在以前,乘坐波音767飞机进行空中旅游,那只是少数人的专利,如果利用相机在空中将所欣赏到的景物记录下来更是难上加难。

而也许正因为如此,“看得见的世界不在是真实,看不见的世界不在是梦想。”

但到了民用航空飞机已经变的相当普通的今天,只要你拥有一部数码相机,再掌握一些小的空中拍摄技巧,作为菜鸟的你同样也可以如同飞鸟一般用另一个角度去观察我们所生活的世界。

黎海风坐在去往瑞士的国际班机的座位上,心里很不是滋味,没有亲人的送别,没有朋友的祝服,他又这样悄悄地离开了人们的视野。

开始了那令人厌恶的生活。

远离了故乡,远离了亲人,远离了欢笑,远离了幸福,他要忘掉自己,忘掉过去,留给他的只有通苦和悲哀。


去欧洲的旅客一般都前往瑞士,而且多半在苏黎世下飞机。

黎海风也不例外,他要在瑞士耽搁一些时候,反正怎么做,他自己没有权决定。

苏黎世(Zürich)是瑞士第一大城,也是最重要的工商业城市,这里集中了120家银行,也是全欧洲最富裕的城市,甚至很多人以为瑞士的首都就是苏黎士。

公元前罗马皇帝开始在林登荷夫山丘设置税关关卡,并命名为“Turicum”关卡,这就是苏黎士地名的由来。

之后苏黎世加入瑞士联邦,此时掌握地方权力的势力,除了原有的贵族与巨商外,又增加了后起的各行业公会的代表,除了原有的贵族与巨商外,又增加了后起的各行业公会的代表。

如今苏黎世市区中心还有当时各行业的行会大楼,它们是历史的陈迹、古城的标志。

黎海风从苏黎世到达霞慕尼已是夜晚,阿尔卑斯山的几个峰顶在夜空中闪着寒冽而圣洁的辉光,其中就有欧洲的最高峰勃朗峰。

小镇上一片暖洋洋的晕黄灯光,精致的小旅舍大堂犹如自家的客厅,没有一样奢华的东西,大量的木料和格子棉布让整个空间格外温馨。

连小小的电梯门也精心地用木板和贴花装饰起来,不留意根本注意不到有这么一个现代化的物件。

到镇上转一圈,才发现这其实是个度假功能相当成熟完备的小镇,许多漂亮的小商店、3家影院、一家娱乐场,小巧精致的酒吧、咖啡馆,还有一家叫“苏园”的中餐馆,生意很好。


二.


公路两边是山,车就在山谷中行。

不是狭谷窄道,而是象我国的河西走廊,有一条几公里宽的平原带。

两边山都不是很高,但山顶已见白雪,中间是树林,下面是草地;在树林草地间或聚集或散落着红瓦白墙的农舍小屋,而尖顶的小教堂则是这一段最显眼的建筑。

只见峡谷幽深,布满曲折小路,两旁峭壁上长满了苍松翠柏,谷底绿草如茵,点缀小溪和小路,错落有致,大家赞叹不已。

那大峡谷对面古木参天,郁郁葱葱,林木掩映,有一座宫殿似的建筑坐落在万绿丛中,显得格外宏伟壮观,只见峡谷幽深,布满曲折小路,两旁峭壁上长满了苍松翠柏,谷底绿草如茵,点缀小溪和小路,错落有致,大家赞叹不已。

从山峰西边的诸雪峰和披上林木沃野绿装的山坡谷地。

可以看出阿尔卑斯山的植被千变万化:海拔800米以下是亚热带常绿硬叶林木,800米—1800米是郁郁葱葱的松林,1800米以上是雪甸、岩石和积雪,到峰顶,则是常年不化的冰川。

无论从山腰看英格堡还是从英格堡看雪山。

都有一种让人陶醉的美:一大片一大片的草地上开出了艳艳的小黄花,棕色的牛在闲闲的吃草,白云悠悠的飘过,雪山倒映在兰宝石般的小湖中。

我欣喜若狂的按着快门,闻着淡淡的花草香,耳朵好象捕捉到了飘动在空气中的优美旋律——呵,田园诗。

是他喜欢的莫扎特的长笛竖琴协奏曲,在阿尔卑斯山脚下生活的音乐家,常年累月在这样如诗如画的景致里陶醉,心中怎么会不流淌出动人的旋律呢?


随风飘来一阵爵士乐声。

踏着伸向桥心的木板阶梯寻声而去,桥栏边几个黑人青年男女围着一个架子鼓,边摆弄着手中的萨克斯,吉他,边随着乐曲的韵律扭动腰肢,玩架子鼓的长发男孩儿,手中的鼓锤花的令人眼花缭乱,那种陶醉劲儿真让人羡慕。

叮叮咚咚的爵士鼓和着悠扬的铜管乐声,吸引了不少游客驻足观赏,按照这里的规矩,他们也在面前的盘中丢下几枚硬币,算是对“艺术家”的敬意。

人生中能有几回如此美妙轻闲,惬意之中突然有了一丝郁闷。

岸边绿柳依依,条凳上恋人相偎,金发碧眼、坦胸露背的女孩儿为河流平添了几分秀色。在不远处的码头上泊着几艘的游船,两位比基尼女郎斜依在船头的圈椅上,一杯红酒在手,全然不避阳光,只有鼻梁上的墨镜闪着悠光。

这也倒应了王辉的那句调侃,你知道亚洲姑娘和欧洲女郎的区别吗?

亚洲女孩儿时兴把皮肤漂白,把头发烫卷、染黄;这里的女孩儿则把皮肤晒黑,把头发拉直、染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