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史上最JPBH的女人

甲马甲马 收藏 9 313
导读:时尚最近JP漫天飞,偶也凑个热闹,来说说偶认识的这个JP女的故事。   2003年的九月偶怀着无比激动与崇敬的心情来到传说中的西安,开始偶与JP女同住一室的充满酸甜苦辣的生活。   偶们宿舍一共四个人,一个天津MM香蕉,一个陕西本地MM苹果,我是甘肃的,   JP女住我对床,是东北人。偶妈妈对JP女的印象那是相当的好啊,她在偶们宿舍待了两天,就看见JP女一直在洗衣服,打扫卫生,忙里忙外的,说话也很有礼貌,阿姨长阿姨短,很懂事的样子,就教训我说我太娇气,要多向JP女学习,偶们宿舍的几个家长聊天说

时尚最近JP漫天飞,偶也凑个热闹,来说说偶认识的这个JP女的故事。

2003年的九月偶怀着无比激动与崇敬的心情来到传说中的西安,开始偶与JP女同住一室的充满酸甜苦辣的生活。


偶们宿舍一共四个人,一个天津MM香蕉,一个陕西本地MM苹果,我是甘肃的,


JP女住我对床,是东北人。偶妈妈对JP女的印象那是相当的好啊,她在偶们宿舍待了两天,就看见JP女一直在洗衣服,打扫卫生,忙里忙外的,说话也很有礼貌,阿姨长阿姨短,很懂事的样子,就教训我说我太娇气,要多向JP女学习,偶们宿舍的几个家长聊天说到每个月给小孩多少生活费,香蕉MM是800,苹果900,偶和偶妈在家说好的是一个月1000,问JP她一个月多少,她很羞涩的笑了下,说:“我爸一个月给我400,我只花200就够了。”偶们另外三个的家长当即决定减少生活费,香蕉的成了600,偶和苹果也成了700。偶妈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再三叮嘱偶,要跟宿舍的人好好相处,尤其是要象JP学习,不要乱花钱。偶那个时候也很敬佩JP,自己坐30多个小时的火车来报到,一个月的生活费才400还能存200,真的很懂事,对比偶自己,偶很惭愧,香蕉和苹果当时应该也是那么想的。


不过没过多久,我们就知道了当初我们的想法有多么错误--


一开学当然是军训。


军训之前老师开动员会,说军训只有一个月,对大家是个锻炼,希望大家都能够坚持,当然,如果身体真的不适合,学校也会视具体情况予以照顾。JP女举手发言,说:偶爷爷是一名军人,偶会发扬爷爷的精神,再困难都会坚持进行训练等等,她说完了以后偶们学院party委书记带头鼓掌,JP女的名字也就被书记记住了。


西安的秋天还是满热的,偶们新生住的新校区还没有完全修好,更没有什么绿化,方圆5里连棵树都没有,军训没几天就有人陆陆续续的倒下了,某天中午,偶,香蕉,苹果正在午睡,隔壁宿舍的女生冲进偶们宿舍来说:“你们宿舍的那个谁谁晕倒了!”偶们也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孩,赶紧跑去看,发现JP坐在偶们楼道的公共盥洗室的地上,靠着墙,闭着眼睛,我们赶紧把她送到医院,大夫看了看,觉得没什么大问题,要她休息休息下午继续训练,这个时候JP微微的睁开眼睛说:大夫,偶有先天性贫血。大夫又看了下,开了免军训的条子,偶们书记还跑到医院来看了JP同学,说:你们看,某某同学带病还坚持军训,要在全院表扬。JP女就这样结束了军训,还得到了一次全院表扬。


香蕉MM比偶和苹果大2岁,见过的人也多,就说:偶觉得JP不象真的有病的样子,你们看吧,她是个很有心机的人。偶和苹果那时侯还很傻,觉得香蕉想的太多了。


有一天偶们下午军训完,辅导员叫偶们几个人去他的办公室,一进门就看见JP蹲在地上,卖力的搓洗着一大洗衣盆里的衣服和床单,偶们几个都诧异的要死,问她不在宿舍好好休息怎么跑到这里来洗衣服了?这些衣服是谁的啊?JP支吾了半天才说出那一大盆衣服是偶们辅导员的。偶们几个当场OTZ--,偶们入学还没到一周呢,况且偶们导员是个男的,本科刚毕业的小伙子!


JP她们班的团支书人长的还满漂亮的,说话也很刻薄,看见JP这个样子就说:“你不是贫血吗?蹲这么久没关系吧?”JP和团支书的梁子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结下了。


军训继续进行,离结束没几天,JP突然出现在她许久米来的操场上,说要参加训练,偶们都觉得粉奇怪,还有2天就结束了干吗还跑来凑这个热闹?


教官本着为她负责的态度说:“你身体不好,医院已经开了假条,不用来操场的。”JP女态度很坚决,一定要归队参加训练,怎么劝都没有用,说着说着哭了起来,哭的那个梨花带雨啊,任是那个男同胞看了都于心不忍啊,教官实在没办法,又找来了party委书记(偶们书记超闲的,每天就乱逛--)书记一看,呀这个女生实在是太让人感动了,哭着要求归队训练啊,又是大大的表扬了一番,还亲自把她送回偶们宿舍。


2天后军训结束了,学院贴出军训先进个人名单上霍然挂着JP的名字,偶们这才反应过来那天她为什么死都要参加训练了。刚上大学觉得特别新鲜,宿舍里面晚上特别喜欢卧谈,从卧谈会上偶们知道了JP女高三的时候交了男朋友,结果人家第一年考上大学她没考上,两人就吹了,JP女告诉偶们说她其实特别喜欢那个男生,她复读一年考到西安来就是为了那个男生,她这辈子只爱他一个,她非那个男生不嫁。偶,苹果,香蕉还觉得满感动,大一的小女生,还觉得这个故事满浪漫的。


开始上课没几天,JP女有一天突然满面桃花的对偶们说,工程机械学院有个男生白菜追她。偶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才几天啊,偶连偶们自己班的人都认不全呢,她就已经有外学院的追求者了,OTZ啊。JP很兴奋的告诉偶们她和那个男生是在公交车上认识的,那个男生主动给她让座位,还和她聊天,JP说:“偶跟XX哥哥(上级学长)说了,他们都说那个男生在追我。”这个时候香蕉MM刚刚洗完衣服回来,就听见JP说“白菜追我”,香蕉就很好奇的问:“啊,白菜追你啊?”(疑问句)JP一听眼睛放光:“香蕉,你也觉得白菜追我啊?!”香蕉哭笑不得:“不是你自己说的吗?”


十一放假我回家了,回到学校突然听到一个劲爆的消息:JP女和他们班最胖的那个胖子土豆好上了。我诧异的要死,好歹那个工程机械学院的男生还有个人样啊,土豆175左右,都快有200斤了,走起路来浑身的肉都颤颤的,JP除了有点龅牙,长的并不难看,不至于这么想不开吧?最令我难以接受的是,我才回家7天啊,怎么就改天换日了?那个她发誓非他不嫁的男生呢?那个工程机械学院的男生呢?


偶也不敢明着问JP,就悄悄的问香蕉MM:“怎么她和白菜没成,换土豆了?”香蕉白了我一眼:“你这个没良心的,你和苹果放假都回家了,宿舍里就剩下我一个人JP天天跟我说白菜的事,我都快烦死了,就给她出主意说约着白菜出去玩,JP就约了我们班的几个人(包括土豆)还有白菜去翠华山玩,上山的时候还挽者着白菜的手,下山的时候就和土豆在一起了,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


这是JP给偶们的地一个惊喜,从这以后,惊喜就源源不断。


JP和土豆在一起以后每天都跟连体婴儿似的,吃饭一起,上课一起,自习一起,连土豆上厕所JP都要在厕所门口等着,在宿舍里张嘴我们家猪猪闭嘴我们家宝贝的,两个人明明都是一个班的,没天晚上打电话到2,3点,恨不得一天24小时都在一起。最叫绝的是,无论说到什么话题,她都能转到她家土豆身上去,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


可是试问有几个男生能忍受的了女朋友24小时的“监视”?人总还是要有点人身自由的吧,慢慢的,土豆不大愿意晚上和她出去了,于是JP每晚电话的内容就从“每天想我几次”变成了“你为什么不陪我了?”


每天晚上这样的电话最少要打三四个,一开始先撒娇,然后威胁土豆说不出来就分手,然后问土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直到土豆发脾气把她骂哭,然后她向土豆道歉,说自己以后不那么任性了,每天就这样周而复始,不折腾到2,3点她是不会睡觉的。


前面不是说过JP女说她一个月的生活费就400还能存200吗?她爸一次性把一年的生活费全给了她,因为她说她寒假不回家,要在西安打工。我十一刚刚回来她就问我借钱,我诧异的问:“你爸不是把一年的生活费全给你了吗?”她略带羞涩的说:“我已经花完了。”


!!!


一个月4百,一年10个月就是4000,开学一个月刚过,全花完了?


她又不好意思的告诉我:土豆给她买了衣服,她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就给土豆也买了一身衣服,800多,还有吃饭什么的,十一7天就花了2000多!


--


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明明一个月就花这么多,当初装什么蒜啊,还说自己一个月400还能存200,这不是放屁吗?还害的我的生活费也少了!气虽然气,钱我还是借给她了,你总不能看着她饿肚子吧?


我早上借了她三百,下午她老人家就拎了几大包零食回来,说是给她们家宝贝买的。香蕉看见挺生气的,就说:你都没钱吃饭了,还有钱给土豆买零食吃。”JP很温柔的说:“昨天晚上我们家宝贝为了陪我,都没吃消夜,给他买点吃的补补身体。”


我和香蕉顿时对她崇拜的五体投地--


于是JP同学就又没有钱了,那怎么吃饭呢?每天到了饭点,就可怜西西说:“香蕉,你帮我买个馒头吧,等我有钱了还你。”一个馒头3毛钱,谁好意思要啊,可光吃馒头能行吗?偶们吃菜的时候,JP就一直盯着看,实在是不好意思,就叫她一起吃,这样大约过了半个月吧,香蕉实在是忍不了了,就说:“XX,你们家土豆都不心疼你啊,怎么忍心让你天天吃馒头呢?”JP很懂事的说:“我没告诉我们家宝贝,我怎么能吃他的呢?”


香蕉:“X??#??¥@%!!!”不好意思吃他的,就好意思吃偶们的?


偶们就想了个办法,不把饭菜打回宿舍吃了,在食堂吃,这样她总不好意思跟着我们来吃吧?香蕉到底岁数大一点,胆子也大一点,教训了土豆一顿,说一个大男人怎么能不管自己的女朋友,让她饿肚子呢?土豆很无辜的说:“偶1个月也只有800块的生活费啊,XX(JP)她非要我给她买那件衣服就600,我自己也只能吃馒头啊。”土豆虽然这样说,但从那以后吃饭都叫着JP一起了。


一学期很快就结束了,临放假前的一个月,JP的经济危机越发严重,经常一天都睡在床上,到饭点了也不吃东西。香蕉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虽然这一个学期的相处让我们都不大喜欢JP,但她都惨成这样了也不能见死不救啊,我们三个就轮流给她买饭,她告诉我们说,土豆也没钱了,他们两个已经饿了整整一周了,可是就在中午偶们去食堂打饭的时候明明还看见土豆和他们班男生去吃小炒来着。


这个时候,偶们已经隐隐约约感觉到她和土豆可能走不远了,但我们也不敢说,只能旁敲侧击的提醒她,对感情不要太专一。


开学一回来,JP同学就告诉偶们说土豆的爸妈很喜欢她,让她暑假去土豆家那边。


JP满脸羞涩的说:“他妈妈说了,我这么贤惠,一定能做个好媳妇的。”这才谈了没半年就谈婚论嫁了。OTZ~


JP同学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然而我们对她和土豆真的不那么看好,因为从她回到学校,土豆晚上没有和她出去约会过一次,上课的时候土豆也尽量和男生坐在一起,甚至情人节的时候,土豆也只是在学校里买了1块5一只的玫瑰糊弄一下,JP和土豆之间只差分手这层窗户纸没有捅破了。


该来的还是要来,某日,JP同学又在电话里威胁土豆不出来陪她就分手,土豆这次没有哄她,说:“那就分手呗。”然后就挂了电话,JP同学懵了,她没有想到一句玩笑土豆当真了,等她回过神来,打回去给土豆的时候,土豆的手机已经关机了,宿舍电话线也被拔掉,JP哭着跑出了宿舍,一夜未归。


我们三个提心吊胆的生怕她出什么意外,第二天早上她肿着眼睛回来,说昨夜上了通宵的网。虽然不大喜欢JP,但偶们还是安慰她说:“没关系,分了就分了吧,想开点,不要难过”之类的,但JP说她从来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如果没有他的话,她活不下去的。虽然偶对为什么JP会那么爱土豆那个胖子感到困惑,但那个时候偶还是相信JP对爱情的执着的。晚上偶和苹果上自习去了,就香蕉和JP两个人在宿舍,JP突然跑到对门去问她们有没有水果刀,香蕉一听脸都吓白了,赶紧收拾了下宿舍的利器跑到教室来找偶和苹果说JP要寻短见。


偶们原来哪见过这样的?东西都没有收拾就赶紧跑回宿舍,开门看见JP趴在桌子上,眼睛闭着,手腕上用刀片拉了一道很浅的口子,血并不多。但偶们怎么叫她,摇她,她都没有反应。香蕉很生气,就打了校医院的电话,和大夫说:“5号楼有人自杀了。”


大夫跑上来看到那个伤口,把我们3个臭骂一顿,说:“你们有脑子吗?这么大的口子用叫大夫吗?连云南白药都不用撒!你们哪个学院的?怎么能这么恶作剧呢?”


JP睁开眼睛,说:“大夫,不怪他们,是偶不好。”


大夫:OTZ,又不是琼瑶奶奶写的电视剧。


偶们以为这次事件就是及至了,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都上吊了,还能怎么样啊,但JP就是JP,做事完全超乎常人的想象极限。


自杀没能挽回土豆的心,JPMM又开始做别的努力了。


那段时间和土豆关系比较好的人都不敢来上课,生怕碰见JP同学,即使不来上课她也一样有办法找的到人,电话啊,QQ啊,时时追踪,只要被她遇到,就必然是2,3个小时的长篇大论,痛陈惨痛爱情史,另人闻风丧胆啊。


而且JP同学完全是把生活当琼瑶小说来过的人,她居然问偶们班的男生:“是不是怀了一个男人的孩子就能留住他了?”


我OTZ100遍~现在是什么年代啊!


最可怕的就是JP同学自己很相信这一真理,于是2周后,另一件让我OTZ到死的事情发生了。


大学宿舍是不让使用电饭锅的,那个时候偶们大一,胆子小,就真的不敢用,某天下午JPMM进城一趟,买回来一个电饭锅和猪剃鲫鱼以及鸡蛋豆腐等若干食材,偶们实在是好奇,食堂好好的饭不吃干吗要自己煮啊,JP同学曰:“偶妈说偶最近身子虚,要补补身体。”那补就补呗,JP同学还很有RP的在头上绑个头带,说:“偶妈说偶的头容易受风寒,要绑个头带。”


我的天啊,你不如直接在脸上写上“我流产了”四个字还方便些--


于是偶们学院就开始流传,某土豆对人家女生始乱终弃,是个当代陈示美的故事。那段时间偶和香蕉苹果都羞于见人,只要在楼道里碰见认识的人都会问:“听说你们宿舍XX流产了?”这种问题。香蕉气的要死,叮嘱偶和苹果说:“XX她在宿舍弄这就是为了让偶们看见,然后问她怎么回事来着,偶们3个死都不问,憋死她。”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满同情她的,同时也诅咒土豆,已经分手了怎么还把人家的肚子弄大呢?真不是个东西。


某天偶们三个偷偷摸摸的跑去学校外边的小吃街吃鱼,苹果一看见人家杀活鱼的场景就开始哇哇的吐,吓的偶和香蕉以为她怎么了,苹果很委屈的说,某天下午偶和香蕉去洗澡,只有她和JP在,JP就给她讲自己做人流的事,苹果听了之后看见吃的东西都觉得恶心。


苹果眼泪汪汪的说:“XX她还跟我说,她寒假回家她妈妈领她去做的人流手术,她自己还看了一眼流下来的那个东西,已经76天都有人型了,是个男孩。

寒假?76天?男孩?偶这才意识到JP同学撒了个多么大的弥天大谎。也是因为苹果傻西西的才这么好骗,要是换任何一个有点生理常识的人都不会相信她的。


香蕉很长时间以来积攒的怒气终于爆发了,饭都没吃就冲回学校,指着JP说:“你和土豆怎么样是你的事,你不要脸我们3个还要脸呢,怀孕流产都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我不想别人以为我们宿舍的人都和你一样,你最好把锅收拾了,不然我给你扔出去,或者叫导员过来看看你是怎么做月子的。”


JP坐在地下号啕大哭,说她不是有意要这样的,她只是想挽回自己的爱情,她对不起偶们等等,很迅速的把锅收拾了,从此以后再不提怀孕这件事。


偶当时真的是目瞪口呆,有这么糟践自己的名声的吗?JP的脑子果然和偶们不一样。


虽然土豆在怀孕事件上背了黑锅,但偶们一点也不觉得他可怜,土豆一看就是那种只会吹牛不干实事的人,和JP在一起的时候经常吹嘘自己多聪明,家里多有钱,JP搞成这样,他有很大的责任。


就这样JP和土豆的分手从刚开学闹到了4月份,JP一直在试图挽回,土豆坚决不回心转意。怀孕事件以后,JP就很害怕偶和香蕉,土豆的那些烂事也不怎么在宿舍说了,不知道JP从哪里得到了土豆高中好友冬瓜的QQ号,JP开始走曲线救国路线,想通过土豆的高中好友来挽回土豆的心,事情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发生了转变。4月没有几天就要结束的时候,JP失踪了。虽然以前JP也有过晚上不回来的情况,但大多数时候她都会先和偶们打声招呼,那天晚上JP没有回来,偶们也没有太在意,可是第二天JP也没有来上课,晚上依旧没有回来,偶们打JP的电话,关机。虽然偶们三个不大喜欢她,还是觉得有点担心,怕她出什么意外,但JP之前的行为又告诉偶们她不象是那种会出意外的人,第三天JP依然没有回来,偶们那个新校区很偏僻,还在建设中,有很多民工在学校里进进出出,那个时候学校里传说某个女生在晚上下自习回宿舍的路上被QJ了,大家也都人心惶惶的,JP4天没有出现,电话也不通,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吧?


有了上次怀孕事件的教训,偶们没有贸然的向学校公共安全专家处报告说JP失踪了,偶们找到土豆,问他知道不知道JP到哪去了,土豆说他也不知道,还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香蕉还是满有正义感的女生,就吓唬土豆说:“JP要是真的出什么事了你要负责任的,别以为你和她分手了你就可以撇清关系!她爸妈不会放过你的!”


这个时候土豆也有点害怕了,下午在偶们和土豆学校里找了一圈,也没有什么头绪,偶们商量说明天要还没有消息的话偶们就报警。结果晚上土豆打电话到偶们宿舍


说不用报警,JP去成都找冬瓜了。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