屠杀 第二章 卖身契 第三十一章 孤军深入

wyu1111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size][/URL] 就在周天顺命令部队轻装前进,连夜行军赶奔归德的时候,从冯玉祥出传来的电报把周天顺当场打成石化。原来顾祝同、陈诚、陈继承等师在击溃万选才的第六路军后,乘胜追击在占领朱集车站并包围了归德,并以冯轶裴教导第一师围攻归德。退下来的万选才和归德的关福安部一起协防阻击蒋军。没想到的是陈诚和驻守宁陵的刘茂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83/


就在周天顺命令部队轻装前进,连夜行军赶奔归德的时候,从冯玉祥出传来的电报把周天顺当场打成石化。原来顾祝同、陈诚、陈继承等师在击溃万选才的第六路军后,乘胜追击在占领朱集车站并包围了归德,并以冯轶裴教导第一师围攻归德。退下来的万选才和归德的关福安部一起协防阻击蒋军。没想到的是陈诚和驻守宁陵的刘茂恩同是保定军校的同学,于是陈诚派人带书信与刘茂恩接洽,希望他投降反阎、冯,并以蒋介石的名义给了他六十六师师长的番号。在中原大战之前,万选才曾因为一些琐碎事情,认为刘镇华偏袒其五弟刘茂恩的暂四师,同刘镇华闹分家,刘镇华负气将部队交给万选才后出国,不久唐生智反蒋,刘茂恩即率部过黄河投奔了阎锡山。刘茂恩在奉命到达前线后,驻守在宁陵故意按兵不动,这时陈诚送来劝降信,因此刘茂恩在蒋大军压境的情况下决定弃阎、冯而投蒋。投蒋后为了立功表现自己,在万选才带人亲自到刘茂恩部督战时,即扣押了万选才和其兄弟第三十五师师长万殿尊等人后,率部下开成迎接陈诚,至此蒋军兵不血刃宁陵和睢县。蒋介石在知道事情始末后,即给刘茂恩补发了六十六师的委任状、奖励5万元。并在私下里极力称赞陈诚有勇有谋。这一结果造成反蒋联军大为被动,万选才被扣后,第六路军由石振清代理总指挥,以李万如、范龙章、赵冠英三个旅合编为一个师,石振清兼师长,而后组织部队向西突围。突围后冯玉祥为稳定第六路军军心,升宋天才为32军军长,将宋部的的韩文英、史克勤两旅及李万如、范龙章、赵冠英旅均扩编为师。

让周天顺当场石化的原因是:石振清都突围两天了,这么重要的情报才转到他手里。“靠,现在才告诉我,都他娘的晚三村了,这不成了深入敌后的武工队了吗,传令下去,命令部队加快行军速度,连夜赶到归德,给冯玉祥发电报,就说我们誓死夺回归德。”

“司令,咱们应该趁着敌人还没发觉,尽快赶回去才对啊,怎么还往前冲?现在咱们已经是孤军深入了”刘彦生不解的问周天顺

“撤他娘的撤,现在咱们撤已经来不及了,蒋军都快抄到后面去了。他娘的反正离归德已经不远了,给我接着冲。”

“司令赶快撤吧,晚了就来不及了”众人都赞同刘彦生

“现在回去也来不及了,等天一亮,老蒋的飞机一来,咱光剩下挨宰的份了”

“那个什么飞机有这么厉害么?我听冯大炮说那玩意,就跟鸟在天上拉屎一样,吓唬人的玩意,一点用没有”黑漆漆的,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

看看周围都挺满不在乎,周天顺真想踹刚才说话的几脚,心说:谁那么不开眼,不赞成还他妈的净顶我小腰。“冯大炮他知道个屁,有他吃亏的时候,日你娘的,我是司令你是,命令部队加速前进。”

“王大麻子你的骑兵沿陇海南线进攻,让那些中央军知道知道咱们山东响马的厉害。”

“司令你瞧好吧,我非顶翻这帮王八羔子”

“命令一师给老子沿向陇海北线进攻,四师随后接应。赵大海的装甲团、黄雨明的独立团作为前锋直扑归德。”

“是,司令”

蒋介石因这一战役颇为得手,便亲自到归德督战,以期一鼓作气,把陇海正面的晋军打垮。他以刘峙的第二军团的主力部队向兰封猛烈进攻,并以空军配合轰炸。由于晋军预先在这方面构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并且阎锡山把预备使用在津浦线方面的一个军调来增援,兵力既有增加,兼之采取守势,而且发挥了炮兵的威力,使得蒋军的进攻难于进展。蒋介石看到攻坚不利,乃向晋军的右翼扩张,以陈诚的第十一 师由陇海路南侧挺进,致晋军右后感到很大威胁。冯玉祥看到这方面的情况十分紧急,不得不把控制在郑州一带的机动预备队孙良诚部过早地投入战斗。这时,各军的位置是:晋军任铁路正面,它的左翼为刘春荣部,再左为韩复渠部。右翼为孙良诚部,再右为庞炳勋部。孙良成的正面为陈诚部,庞炳勋正面为刘茂恩部。阎冯联军作了新的部署之后,全线即开始发动攻势。冯玉祥为了予当面的蒋军精锐陈诚部以迎头痛击,又派吉鸿昌率部协同孙良诚从木巳县方面展开猛烈的攻击。冯玉祥深知归德的重要,在接到周天顺的电报后,更是坐立不安,一个劲的崔问徐永昌周部的进展,如果打败了陈诚和刘茂恩,就等于解救了周天顺部,只要周天顺不学刘茂恩和石友三的话(把韩复渠给忘记了),那么他这只前突的部队也将变成一只奇兵。只是在关键时候,这个并不太熟悉的周天顺会不会顶不住压力,临阵倒戈?冯玉祥头痛啊,实在是不敢再想下去了。

由于周天顺是昼伏夜出,躲过了天上飞机的侦查,再加上本身离归德已经很近了,刚一交上手,冯轶裴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吃了个小亏。稳定住防线后,冯轶裴仗着自己是中央军王牌中王牌精锐中的精锐,并不重视敌人,认为自己是被偷袭以致落败。紧接着周天顺的装甲团和后续部队好好教训了他一顿,冯轶裴大骂空军是空干饭的,这么多敌人居然还有装甲车怎么就看不到,难道都会隐身法不成。冯轶裴玩命没有想到对面的敌人比他更玩命,挥舞着马刀、夹着冲锋枪一个劲儿的猛冲,很快就被夺去了几处前沿阵地。张治中教导师二队奉命来援,遏止了周天顺活跃的骑兵,但是面对周天顺密集的炮火,和从正面一次性投入的70余辆装甲车(用汽车焊上铁皮改的)、坦克的集团冲锋,根本就没有什么有效的反击手段,而炮兵阵地的炮兵被不知何处的飞来的子弹射杀,尤其是军官的伤亡很大,指挥系统一度陷入混乱。第二师六辆坦克也在参与机动防卸时被击毁五辆,剩余一辆被击伤后撤出战斗。

山东第一军向前迅速推进了20余公里,归德就在眼前了,周天顺认为只要不出大的意外,归德将很快被自己占领已经成为事实。周天顺从望远镜里看到被打得满地找牙,溃败而逃的中央教导师,不禁开始洋洋得意起来。虽然具体作战方案是几个德国人和参谋们制定的,但也是在自己的英明的领导下制定的,何况进攻命令也是自己下的。

对于教导一、二两师被打败,尤其是一师更是狼狈不堪,参谋部把脏水都泼到冯轶裴和张治身上,临阵轻敌,缺乏应变能力和指挥能力。而他俩又一起指责空军玩忽职守,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官司一直扯到蒋介石那里。对于两位爱将,蒋介石亲自安抚新败下来的冯轶裴、张治中以及相关人员,并找其谈话“胜败乃兵家常事,需知道失败乃胜利之母,打了败仗并不可怕,找出失败的原因才是关键滴,你们都是我的好学生,是党国的精英,国家的栋梁,对于这一两次失败就不要太国挂怀了”。

对于蒋介石的安抚和勉励,冯轶裴和张治中是感激泣凌“卑职定不辜负校长和党国的栽培”。

德国顾问乔治。佛采尔才不相信参谋部的鬼话,教导师从编制、训练、火力配置直至最后成军都是德国顾问马格斯。鲍尔和赫尔曼。克里拜尔亲历亲为的。(马格斯。鲍尔是蒋介石聘请的第一任德国军事总顾问。一战中德军著名的‘兴登堡计划’和总体战的战略构想均出自他的手笔。他还是个赫赫有名的火炮专家,他发明的新型重炮在一战中出尽了风头,柏林大学为此授予他名誉博士学位。一战德国战败后,曾跑到苏联担任了苏联红军的炮兵顾问。1925年4月,他的老上级76岁的兴登堡当选魏玛共和国总统后,于次年3月回到了德国。1927年3月,朱家骅向马格斯。鲍尔直接发出了邀请,鲍尔表示同意。1928年11月中旬,率领一个包括10位军事训练专家、6位军械后勤专家、4位警政专家和5位经济、铁路管理、医疗、化工专家共25人的顾问团来到了南京,开始了他的顾问生涯,蒋冯大战的导火索‘编遣方案’就是处于他手。马格斯。鲍尔在前线染上天花,虽被送往上海急救,但终因医治无效于5月6日病逝。临死前仍不忘使命,留下口述遗嘱,再次向蒋介石强调了空军的重要性,希望顾问团务必帮助蒋介石建立一支现代化空军,并推荐赫尔曼。克里拜尔中校继任总顾问一职。

乔治。佛采尔:和鲍尔一样,乔治。佛采尔也是一个资深的职业军人,论资历、威望,甚至比马格斯。鲍尔更胜一筹。但是佛采尔远不如鲍尔那样人情练达,常好居高临下摆摆总顾问的架子,耍耍日耳曼军人的火爆脾气,有时甚至越权行事冲撞蒋介石,逐渐为蒋介石所不容,最后被蓄意‘换马’,离开中国时颇有点灰溜溜的味道,后来被人们戏称为‘德国的史迪威’乔治。佛采尔从1930年5月到1934年4月一直在华为蒋介石服务,是四位总顾问中任期最长的一位。在华四年间,佛采尔参与指挥了中原大战、‘围剿’红军作战和淞沪、长城抗战,在作战方面对蒋介石的帮助最大,同时在整军建军方面也很有建树。)

更何况要是说中央军无能、不堪一击,或者说冯轶裴和张治中缺乏指挥和缺乏应变能力,完全是纯属胡扯,打死他都不相信。因此他决定详细问问冯轶裴和张治中,教导师为什么会在不到一天的时间里被撕开口子,以至于后退20余公里。然后根据实际情况,再做下一步的部署。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