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我和香烟的故事—初出茅庐(二)

zdz1190 收藏 143 166
导读: 同时到单位报道的有五个人,其中一个是从其他学校调入,另外三个是大专刚毕业分配,他们也是这所学校有史以来第一批直接分配的大专毕业生。校长不怎么看得起中专毕业生,我第一次参加开会的时候,校长刚介绍完我的基本情况,接着就说,他多次向上级领导反映并且要求不再分配中专生到这所学校工作。刚毕业,我只有诚惶诚恐的乖乖坐在那儿,没有发表什么中专生也有能力搞好工作之类的豪言壮语。过后,我才知道,校长也不过才初中学历。 学校的条件很差,哪怕是危房,也才有两间空房子,学校都分给了那三个大专生,我每天下班后还

同时到单位报道的有五个人,其中一个是从其他学校调入,另外三个是大专刚毕业分配,他们也是这所学校有史以来第一批直接分配的大专毕业生。校长不怎么看得起中专毕业生,我第一次参加开会的时候,校长刚介绍完我的基本情况,接着就说,他多次向上级领导反映并且要求不再分配中专生到这所学校工作。刚毕业,我只有诚惶诚恐的乖乖坐在那儿,没有发表什么中专生也有能力搞好工作之类的豪言壮语。过后,我才知道,校长也不过才初中学历。


学校的条件很差,哪怕是危房,也才有两间空房子,学校都分给了那三个大专生,我每天下班后还得赶回家休息。白天到没有什么,到了晚上就麻烦一点了。回家途中必需经过一块坟场,白天的时候看去,那可是黑压压的一片,到了深夜,惨白的月光从公路两旁的高大护路树的枝叶渗入,尤其觉得恐怖。偏偏老同事又喜欢讲那里的鬼故事,虽然也是一个健壮的小伙子,每晚经过那里,还是有种心惊胆跳的感觉,我一般都是一边手拿着香烟,一边手扶着车把,嘴里哼着歌曲,加速通过那个地带,平常用五分钟的时间,晚上最多用三分钟。后来我父亲说,鬼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别人听到你唱歌的声音,知道你是胆小鬼不抢劫你才怪。听了父亲的话,后来我再经过那里就不唱歌了,只是车的速度还是比平常的快。


学校没有办公室,我又没有宿舍,刚开始,上班时只能蹲在教工宿舍和教室间的那棵凤凰树下备课,一天下来,全身凡是裸露的地方都被蚊虫叮咬得红肿。


过了一个学期,有位女教师高升离开了单位,我平常还算人缘不错,她离开前,没有经过领导直接把宿舍钥匙交给了我,我也没有笨到去请示领导,搬了生活必备用品就住进去了,赶在20岁之前,我有了一个自己的单身宿舍。


学校生活是单调的,除了上课、下课,就基本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尤其晚上熄灯后更是冷清。不过年轻人总不甘心寂寞,和我一起毕业的三个同事,有两个是男的,加上原单位里边几个年轻教师,我们还是想着法子让日子过得更丰富点。于是,年轻人的夜晚业余活动也就因为我们的到来多了起来。


夜晚到蔗田去捉田鼠,到河边去电鱼,春雷响过后就到田边逮青蛙,一切在农村可以消遣时间的娱乐方式我们基本都玩了个遍。回来吃完夜宵后大概临近凌晨1点钟大家才休息。我不能那么早就休息,毕竟刚毕业,学历不高知识有断层,还没有工作经验,自然老教师会看不起。咱不是什么大才,但是要达到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程度,咱只要努力还自信可以做到的。每当夜深的时候,我得翻开教材细致的备课,直到把课堂上可能遇到的问题都在大脑演练一遍觉得万无一失的时候才上床睡觉。在漫漫长夜中,香烟就起到了解闷和提神的功效,吸烟的量也越来越大,往往一个星期下来,就攒够一泥箕的劣质烟头,而这段经历也让我以后变成了不折不扣的夜猫子。


当然,只是自己觉得备好了课还不能提高自己的教学质量,因为你的缺点你自己感觉不到。平常请教有经验的老教师也还不够,因为只是嘴巴说教,大家其实都差不多,理论基本都掌握,要不然怎么能考毕业?甚至理论的东西刚毕业的年轻人说得比老教师还头头是道,只是课堂上应变的法儿你就不能从书本上学来,还得讲实践和经验。去教室听别的教师上课也有几个问题要解决。如果是学校或者什么单位举办优质课活动,这种课你去听了,学不到什么真家伙,这些优质课就像军队里边的演习,事先不知道已经演练了多少遍,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很多年轻的教师去听了别人的优质课,回来后想简单的复制,结果上不下去,然后就埋怨别人的学生好,自己的学生素质差,这就是没有考虑到课堂瞬息万变,课堂就像真正的战场必需随机应变的结果。如果别的教师正常上课,你贸然闯进去听课,那会打乱别人的计划,谁也接受不了。那么,怎么才能提高自己的教学技能呢?我的绝招就是偷师。


偷师其实比正儿八经的坐在教室里边听课轻松多了,必需承认,再好的教师讲课都会或多或少的有些垃圾时间,偷师不必考虑照顾上课教室的情绪,垃圾时间到的时候就在门外美美的吸上一只烟,放松一下关节,自得其乐。最麻烦的是经常站在教室附近,被别的老师看到怎么办?我的伪装能力还是很强的,每当碰上有其他教师经过,我要么装作观察教室外的花草,要么把双手背负在腰后,双目遥望远方,作冥思苦想状。就这样骗过了偶尔路过的同事。


偷师的时候,我不会去注意上课教师的讲课程序,这些都是老套。我注意的是他们怎么控制课堂纪律,怎样引导学生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碰上突发事件,比如课堂卡壳怎么处理等等。


经过自己的努力,短短的一年时间,我的教学质量就得到了同事们的认可,得到了同事们的尊敬。直到现在,即使我偶尔失手,同事们都会自然的帮我找一些我自身之外的原因,哪怕原因就在我身上。年轻人刚毕业时谦虚、谨慎,打牢根基很重要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