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家的女儿们 第一部 夏家的女儿们16

爱在于包容 收藏 2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4/[/size][/URL] “哥,你就别瞎操那些个心了。实话告诉你吧,这辈子我是非秀秀不娶!你就是弄个九天上的仙女来我也看不上眼了!”这句话让吕伯文真觉得有些晴天响了个炸雷,以他从小成长所受到的家庭教育与社会熏陶,实在无法理解像弟弟这么出色的人材,怎么会看上一个乡下丫头。在这个地方,一个乡镇干部的子弟娶一个乡村丫头除非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4/


“哥,你就别瞎操那些个心了。实话告诉你吧,这辈子我是非秀秀不娶!你就是弄个九天上的仙女来我也看不上眼了!”这句话让吕伯文真觉得有些晴天响了个炸雷,以他从小成长所受到的家庭教育与社会熏陶,实在无法理解像弟弟这么出色的人材,怎么会看上一个乡下丫头。在这个地方,一个乡镇干部的子弟娶一个乡村丫头除非是两种情况:一种是城镇户口的男孩有些呆傻痴蘖或先天残疾,再一种就是乡间的女娃学习出色跳出了农门。可弟弟这件事跟上述两种情况那一样也不搭调。

看到哥哥欲言又止左右为难的神色,吕仲武又逼上一步:“哥,这事情就这么定了。我就看你是不是念兄弟之情,会不会支持我了!”吕伯文深知弟弟就是个天生的匪类,他要做的事情谁也阻止不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当哥哥的算是被逼到了墙角无法腾挪。不过吕伯文转念一想,弟弟成了亲,有个婆姨拴住他,也省得家人为他去操哪个整天操不完的心,这也不失为一件大好事!想到这里吕伯文狠了狠心:“行!二弟,你看上的女娃绝对错不了,大哥支持你!不过…”“哥,弟弟谢谢你!你不要为难,咱爹、咱妈那里我自会去说!”这句话说完,吕仲武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乡供销社主任办公的窑洞。大哥在他背后追了一句:“二弟,你就直接回家吧。今天是爹的五十大寿,妈妈叫我一会儿也回去吃饭。哎…今儿个你说话一定要小心一些呀!”

乡政府就在乡供销社的隔壁,吕仲武走出供销社的大门向左走了不到五十步便进了乡政府的大门。吕书记的家就住在依山势凿成三排梯田似窑洞的第二排,这是一排接连五孔的大窑,窑的门面上都是青砖起圈一落到底的砖砌窑口,在当地极为少见。窑前面还有一块很大的院场,周围还垒起了土墙而形成了一个单独的院落。院子东边种着有两、三分地的瓜菜,西边从一进门前就是浓萌蔽日一个大葡萄架,已经吊下串串的紫色果实是粒大内甜的优良品种巨丰葡萄,整个院落被收拾的整整齐齐清爽宜人。在这个艰苦的年代,吕家的这座府弟在当地也算是一座人人羡慕的毫宅了。

吕仲武沿着乡政府院里西边的土坡走上了自己家的院落。他推开院门走了进去,正好妈妈端着一盘金灿烂的炒鸡蛋从当作厨房的最西边的窑洞掀帘出来,娘俩差点撞个对面。吕仲武是个孝顺的儿子,他笑了叫了一声:“妈!”赶快接住了老娘手中的菜碟。看着出众的儿子站在自己面前,笑眯了眼的吕妈妈有些嗔怪:“不是说三、四点钟就回来吗?怎么弄得这么晚?让你爸爸饿着肚子等你。快擦把脸来吃饭,告诉你,季斌也放暑假回来了!”

“哦,三弟回来了?”吕仲武对弟弟回来的消息感到很高兴,他赶快又把炒鸡蛋还给了妈妈,快步走到了葡萄架南边的大水缸旁。乡里几个主要干部的家庭用水是乡里自备的水车从县里拉来的自来水,水质清凉透彻。吕仲武用葫芦瓢舀起一瓢清水送到嘴边咕咚咕咚地先喝了几口,然后把剩下的水小心地倒进放在石凳上的脸盆里。他脱下上衣,从葡萄架上的铁丝上拽下一条毛巾扔到了水盆里。按部队养成的习惯,吕仲武口中啊啊地喊着用白毛巾勒住后背使劲地擦着身体,直到肌肉发达的后背勒起了一条条红色的擦痕,仿佛只有在自己的肌体上制造出些许苦痛才能稍稍释解与两个心爱女人的离愁别苦。在痛痛快快地擦了个凉水澡后,吕仲武又赤脚跑向自己住的最东边那孔窑里,换上了干净的背心与短裤,拖上家里穿的旧布鞋向着与厨房相邻的窑洞走去。

说心里话,最近一些时候吕仲武最不情愿的事情就是跟老爸见面。整天在单位里开会时说着那千篇一律政治套话的老爸在回到家里后可能是还觉得没有尽到言责,见到儿子随口就能来一个长篇的教训让吕仲武无所适从。吕仲武就从来就没能从父亲的教训的话语中领教过什么启发或指导,哪怕是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可以做的具体结论都没有。吕仲武真对乡里及各大队干部们感到同情,天天面对这样的领导,怎么能没有几个乡队干部被口若悬河的连篇空话逼得发了疯?

虽然心里还在发怵,可弟兄得见,寿星佬得拜,饭也得吃,到了窑门前吕仲武还是一掀门帘走了进去。作为乡书记住房,窑内的土墙刷了大白,里面让勤快的吕妈妈收拾得干净整齐一尘不染,这真是一个在陕北很难见到的好家庭。吕仲武站在炕下硬着头皮冲着坐在炕上的老父亲叫了一声:“爹!”也许是最有出息的三儿子回家来心里高兴,已经捏起酒盅的吕书记竟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训他,还用筷子指着身边的炕沿答应了一声:“嗯,坐吧!”已经坐在另一边炕沿上的弟弟赶快站起来,高兴地喊了一声:“二哥!”站在地上的吕季斌足足有一百八十公分高,比吕仲武又高出了有一寸之多。很久没有见面的亲兄弟相互拍着后背亲热地拥抱在一起,吕季斌嗅到二哥身上有一种隐隐的脂粉味。他觉得刚才父亲向自己悄声讲的二哥在外面偷香窃玉乱搞女人好像是话出有据的。

两个人才出众的大儿子站在房中央,凭空就给家庭添了一种虎虎的气势。此时最得意、最有成就感的人就数吕妈妈了,她端着最后一瓷钵红烧肉走了进来,嘴里还不停地张罗着:“伯文马上就过来,仲武,季斌,你们哥仨陪你们父亲好妈喝几盅,让他今天高兴高兴!”母亲的话音未落,大哥吕伯文一掀门帘走了进来,他站在门旁叫了一声:“爹!妈!”吕妈妈更高兴了:“说曹操,曹操到!哎,巧凤怎么没一块回来呀?”

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