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中国最后一次内战 第 一 部 暗斗 第二一回 解困境哈里斯赴国会山秘密作证 谋私利美议会授权总统坐壁上观

爱在于包容 收藏 0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1/[/size][/URL] 在飞出中国二百海里经济区海域以后,大陆为哈里斯总统护航的四架“歼8”战机在万里无云的碧空中优雅地划了四个完美的曲线后返航。由冲绳嘉手纳美空军基地飞来的四架美制“F-16大熊蜂”接替了护航任务。“空军一号”在太平洋五千米上空的上升气流中稳稳地向东飞行。抓紧时间休息了一会儿的哈里斯命令秘书欧文马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1/

在飞出中国二百海里经济区海域以后,大陆为哈里斯总统护航的四架“歼8”战机在万里无云的碧空中优雅地划了四个完美的曲线后返航。由冲绳嘉手纳美空军基地飞来的四架美制“F-16大熊蜂”接替了护航任务。“空军一号”在太平洋五千米上空的上升气流中稳稳地向东飞行。抓紧时间休息了一会儿的哈里斯命令秘书欧文马上给公和党主席兼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詹金斯挂电话。当电话接通后,总统简要地告之他在北京与国金韬国家主席几次见面的谈话内容及与田旱谷通电话的内容。并告诉詹金斯,虽然台湾那边的情况没有彻底摸清,但根据自己的判断与情报部门的分析,大陆与台湾交战己经不可避免。詹金斯在大洋另一端长叹一声:“五十余年的心血付诸东流啊!那我们采取什么对策?”哈里斯告诉他:“请你马上与民众党的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冯·威廉先生联系,由两院联合举行听证会,要求总统对台海问题秘密作证!在台海问题上必须保证全美国民众态度的一致性!详细的内容我们回去再议。”

接着总统又拨通了第七舰队司令官尼米兹海军上将电话,命令他同时指挥第二舰队加速驶往台湾东部二百海里处布防待命。然后又给驻扎在夏威夷太平洋舰队司令官伯克上将打电话,以美国三军总司令的名义命令伯克:所有在珍珠港停泊的舰船一律停止放假,进入一级战备状态。并告之“空军一号”座机在瓦胡岛降落加油时,总统要检阅太平洋舰队。总统与夫人坐在舷窗边,眼望着太平洋那无际湛蓝的海水与窗边不时飘过的朵朵白云。突然总统看到天际边有几个小小的黑点,就问随从那是什么地方。随从马上用舱内电话询问驾驶舱中的领航员,得到的回答说那是中途岛。总统立即来了雅兴,下令飞到中途岛上空浏览一下。领航员马上与夏威夷与冲绳军事及民用空中管理处联系,得到同意后又通知了四驾“大熊蜂”护航飞行员。然后,“空军一号”机身向左侧倾斜并俯冲下降向着中途岛飞去。总统按照当年父亲的讲述,为夫人指点着二战期间老哈里斯驾机与日本小鬼子作战的海域和当年被日机击落的大致地点。并说明如果不是被美军及时救起,那老哈里斯很可能在某个热带集中营被折磨致死。如果那样的话,就没有今天的哈里斯总统一家了。漂亮的总统夫人心里漾出别样的感觉。她不能接受亲切有为的丈夫与美丽可爱的女儿们的存在竟是在于日军与美军谁先找到老哈里斯的游戏博弈,在于极其偶然性的数学概率般的事件而决定的。此刻人的本性中的直觉,使总统夫人对一向被人们认为礼貌而谦恭的日本人的好感一下子荡然无存了。

“空军一号”在中途岛上空慢慢盘旋,总统看着那茂密的热带雨林与岸边零散的休假旅游人群,心中回想起他看到过的中途岛之战有关的秘密材料。就在这弹丸之地,在攻克全岛的战役中美军死伤五千多人,日本人死亡三万人,和这帮不要命的亚洲人作战的惨烈程度至今让人唏嘘不已,难道我们又要与亚洲人爆发一场残酷的大战吗?总统扪心自问。不能!中国是一个有五千年历史、人口十三亿的超级大国!我们怎么能为两千三百万人的政治冒险去与十三亿人口的国家拚死一战?总统提醒自己,一定守住美国中立原则,绝不能轻启战端。“台湾人想找死就让他们自己死去吧!美国人不是为台湾人垫背的!”

夏威夷时间夜里一时许,总统座机在瓦胡岛降落,整个机场灯火通明。当总统夫妇走下弦梯时,军乐队奏起了“天佑美国”。伯克上将事先安排的一个营海军陆战队作为仪仗队,以全副武装的队列在停机位置列队敬礼。随后事先得到通知的记者们一拥而上,照相、摄影、提问乱成一片。总统对于“台海之间是否己经进入战争状态?大陆是否要对台湾发动登陆战争?美国是否支持台湾反击大陆的进攻? ”等现场提问充耳不闻,总统的新闻官嘴里连串地吐出“无可奉告”而一律挡驾。秩序有些混乱,在场的海军陆战队很快在总统一行与记者之间隔出一道人墙,总统与夫人在伯克上将的陪同下乘车驶往瓦胡岛希尔顿大酒店下榻休息。

八月八日上午八时,天空万里无云,又是太平洋上的一个好天气。总统在伯克上将及下属们的陪同下登上了停在港口的指挥艇向太平洋舰队列阵的方向驶去。记者们也被安排登上了另一艘军用扫雷艇随指挥艇而去。总统的用意就是用记者手中的照相机与摄像机把总统检阅太平洋舰队的消息及美国海军的强大阵容宣传出去,其中的意思让大陆领导人去自己理解。指挥艇在徐徐的海风中破浪前进,巨大的船体在近海的浪涌中颠簸并不剧烈。在高大的航空母舰与巡洋舰上,一排排身体健硕的水兵整齐地列队接受检阅。他们脑后水兵飘带随风飘舞,舰上悬挂的旗帜在海风中猎猎作响。面对如此强大的实力与雄壮的军威,总统心中的自豪感由然而生。他不时地向士兵们挥手示意,漂亮的总统夫人也连连向士兵们手举鲜花表示问候,有时还用手抛出飞吻,惹得年青的士兵发出一阵阵欢呼。在这场宣示美国军力的政治秀完成以后,总统一行又登上了加满燃油的“空军一号”,继续向美国西海岸飞去。

经过数万公里的奔波劳累,总算是又回到华盛顿白宫的家中。夫人并为总统准备了热水。在泡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后,总统又短暂地卧床休息了两个小时,这是为了倒一倒东西半球的时差。然后马上驱车驶向国会山,准备全力去对付他自己称之为狗娘养的那帮参众两院外交委员会的委员们。由于是秘密作证,而且范围仅限于两院外交委员会的成员,所以听证会是在国会山的一个小型新闻发布会使用的会议室里进行的。外交委员会的委员们坐在记者使用的座位上,两位主席坐在委员们对面的主持人的座位上,前面有一个长条桌子。总统则站在新闻发言人的讲台后面作证。

按照惯例,由民众党的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冯·威廉主持,总统手按圣经向主发誓“所言一切皆为真话”。然后将台海宣布独立前后在中国与国金韬主席的几次交锋简要地介绍了一番。公和党主席兼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詹金斯开始提问:“你以为中国大陆领导人会以军事力量进攻台湾吗?”“我坚信这一点!”总统毫不迟疑地回答。詹金斯继续提问:“你认为美国应当用军事力量或其他方式支持台湾吗?”“我不认为美国应当用军事力量支持台湾。但我们可以从舆论和道义上支持台湾。” 总统有意识地避开把军事支持与其他支持混为一谈。

冯·威廉逼问道:“我们为什么不能用军事力量支持台湾打击中共大陆?我们在世界其他地方不是一直这样做的吗?”总统决定以最明白的语言回答:“因为我们承受不起这样做的代价!这会演变成美国和十三亿人口的中国之间无法控制的全面的大战!”冯·威廉继续逼问道:“请说出你的理由!”哈里斯开始进行反击:“我想请冯·威廉主席首先讲讲美国用军事力量支持台湾、打击大陆的理由。”冯·威廉回答:“这很简单,台湾与我们有共同的民主价值观,台湾是美国在亚洲实质的政治军事盟友!”哈里斯反过来追问:“还有其他的理由吗?”冯·威廉回答:“很多美国人在台湾有投资,他们和美国有紧密的经济互利关系!”“还有什么站得住脚的理由吗?”哈里斯又一次追问。冯·威廉以为哈里斯在戏弄他,板起脸来不再回答了。

哈里斯站在那里久了,趁机活动了一下长时而僵直的腿脚。他收回那咄咄逼人的神情:“对不起,尊敬的冯·威廉先生,我并没有冒犯您的意思。保卫台湾的民主价值观是一个意识形态的理念,那只是一种共同的思维方式。而保卫台湾这个地理及政治实体是要花费大量美元和牺牲无数美国军人生命为代价的,是一种巨大到无法估算的物质概念。”

冯·威廉轻蔑地笑道:“总统太过虑了吧?请问中国能有与美国对抗的实力吗?”哈里斯非常严肃地回答:“如果我们被黎沃生拖下台海战争这个浑水,美军就要劳师远征两万公里去太平洋西岸作战!如果我们只是把任务限于保卫台湾,那得需要多少士兵?五十万够吗?在距离大陆二百公里的海岛上,遭受中共大陆炮火的无穷无尽地打击吗?这些士兵在战后有多少人能够回家?如果我们不甘愿仅守台岛而是把目标放在打击大陆本土,那又得需要多少士兵?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十三亿人口的国度,二百万美军够吗?如果久攻不下,美军会伤亡多大?我们下一步是否要动用核打击?中国平民会死几千万?我们美国人尊奉的人权与道义何在?如果发生了那样的情况,我们不单单是与大陆作战了,而是与世界所有华人包括我们国内的华裔为敌了!中国也是核武国家,虽然技术不如我们先进,谁敢保证我们导弹防御系统绝对可靠?几百颗中国洲际导弹会不会有几十颗核弹打到纽约与洛杉矶?他们的多艘核潜艇就在我们的西海岸埋伏,随时准备动手。一旦中美交火,美国平民谁会保证不死亡几百万甚至上千万?政治家们谁为这一切后果负责?即使我们最终能侥幸取胜,美国的国力会受到空前的重创,世界的政治与军事力量会重新布局。我们将无力控制欧洲,欧洲事务将由不太亲美的青年一代政治领导人掌权。我们也无力支持中东的友好国家,再也无力控制中东的石油供给。美中交战,北朝鲜趁机进攻大韩民国我们怎么办?更可怕的是,一个积弱的中国会使俄罗斯在亚欧迅速崛起。中国实际上是我们暗地里建立的中、日、韩、中亚各国加上东欧各国对俄罗斯的包围圈上的重要一环,这种力量在帮助我们遏制俄罗斯的再次强大。这比起我们明面上组织的日、韩、台加东南亚各国对中国的包围圈远为重要。再说中国衰落也会使日本这只饿狼在亚洲迅速军事崛起,那就是二战以后我们的亚洲噩梦的重新开始。”

“日本人一直是美国利益面前的可怕问题。一个积弱的中国会使日本强大到成为我们美国在亚洲最危险的敌人。我这么说在座的诸位可能十分不赞同。因为日本人现在是我们的盟友,在各个方面与美国保持一致,即使是受到我们的伤害他们也不会有丝毫的表露。可日本人这种态度是因为什么?这是因为他们是被无比强大美国征服的战败者。日本是个双重性格的民族。对于弱者他们可以表现出骄横拔扈、残暴无比的本性,二战中对他们占领的亚洲国家的无辜居民的屠杀就说明了这一点。直至今日,他们只纠缠中国夸大南京大屠杀的人数,玩弄数字游戏,而从不对他们的反人类罪行忏悔。别说屠杀几十万人了,按照我们民主自由的价值观来看,就是屠杀几万人、几千人,甚至屠杀一个没有抵抗能力的平民那也是极大的罪行……”

总统越来越激动,但说到这里他突然打住,因为他联想到美军在伊拉克做过的事情,于是马上扭转话题:“而对于征服他们的强者,日本人又可以卑恭屈膝、百般顺从。日本战后至今不对亚洲各国谢罪,甚至不肯承认他们进行了侵略!而对占领他们国家的美国,则是完全屈从,甚至对杜鲁门总统扔在广岛与长崎的两颗原子弹也未曾有半句怨言。对于俄罗斯奴役几十万关东军俘虏作为苦力奴役至死至残也很少提及。”

此时总统的话语突然像是一个知识渊博的历史学者:“强大了三百年之久的日不落大英帝国阳光的余辉己经沉沦在英伦三岛之上。美国己经在这个地球强大了一百年,欧洲与亚洲的政治、经济以至军事力量正在迅速崛起。美国能够永远保持这种独一无二的强大地位吗?如果有一天世界群雄并强,我们失去了现在独有的强大,一旦中国再次陷入混乱与疲弱,亚洲三国并强、三足鼎立的稳定政治格局被打破。那么东北亚便是日、俄两雄并立。日本再也不会顾及我们的控制,他们会迅速发展武装,甚至是核武装而走上政治大国以至军事大国的道路。那时世界再无宁日了!那我们的噩梦就真要开始了!美国在亚洲的力量只有向南撤退,甚至被完全排挤出亚洲。美国在亚洲的利益将再也法保证!所以在亚洲中、俄、日力量均衡是我们的国策,不能为了台湾破坏这个力量平衡!”一气讲了过多的话,总统猛地咳嗽起来。

按中医的看法,总统最近是肝郁不舒、虚火上升。他有些口干舌燥了:“前几年我们与日本签订《新日美安全保证条约》时,我们提出将台海地区划入安全保障的框架内。本意是拉日本共趟台海这个浑水,本以为他们不会同意。可他们的政要却异常一致、十分高兴地接受了这个条款。难道是日本人不知道这样做的危险吗?显然不是!这是因为日本国内的政治力量已经要极力冲破二战后的《和平宪法》的束缚。他们想做一个符合日本经济地位的世界性的政治大国。事实上,日本也正迫不及待地想成为一个世界性的军事大国!”

总统拿起水杯,用矿泉水润润喉咙。下面的外交委员会的委员们则是听得津津有味。委员们大都是从地方选举上来的从政者,由于知识的局限,他们很多人从没有认真想过美国参与台湾战争给美国会带来什么后果,甚至对中共大陆与台湾的地理概念都不十分清晰。另外议员每天需要关注的事情太多了:选民的支持率,各财团的政策需求,自身所处利益集团的需要,与地方政府关系,与其他议员的关系,与他们选区利益相关的国家,盟国关系,家庭生活安排,甚至还有困扰他们的绯闻。有关台湾与大陆事务的表态往往是由并不专业的秘书根据各方面需要提出的参考意见,并不一定代表他们自己真正的政治态度。

总统看到议员们的认真神情,知道自己的阐述发生了作用,决定再趁虚而入加强自己的观点:“从历史上看,中国人是一个和平民族。欧洲人所畏惧的‘黄祸’是匈奴人、突厥人、蒙古人兴起的。不是作为国家主体的汉族人。中国人也是这些野蛮的游牧民族的受害者。通过近些年的观察与接触,我觉得中国人的民族特性是在一种和善、平静、自信的面孔下掩盖着一颗坚韧、稳定、智慧和骄傲的心灵。五千年来,他们用耐心与文明不断同化了入侵的异族,保持了自己独特的文明、生活方式、活力和统一的国家。中国人与日本人不一样,他们的知识分子与寻常百姓甚至国家领导人一直对美国怀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真诚的友好感情,但他们从不用语言表达出来。如果各位能够多与中日两国的人士多接触一下,这一点就会深有体会。”

“中美两国是有几十年邦交的友好国家。自两国建交以来,迄今为止,中国没有对美国的利益做出过什么挑战。在国际重大问题上我们需要中国的支持。我深深地认为,为了支持台湾这些疯子的狂妄举动与中国人为敌不是美国明智的选择,美国政府也不应该因为台湾问题与大陆开战!我真挚地希望得到在座各位先生和女士的支持!谢谢各位。”

听证会成了美国总统的台海问题的宣讲会。议员们第一次聆听了关于台海以至亚洲问题这么精彩的讲演,他们不禁为总统精辟的分析、确凿的论据、正确的结论而鼓起掌来。就连在野党的冯·威廉也为之动容,他也感到处理好台海危机是美国国家重大利益所在,于是主动询问哈里斯需要议会做出什么努力?哈里斯简单明了地说了一句:“整个美国要用一个声音说话,不能再让世界上任何势力错误地理解我们发出的信息了!”然后总统又向议员们保证:他会尽最大力量劝说台湾领导人放弃独立、使用一切手段阻止大陆攻台、保护台湾的民主制度等等设想,并表示已经展开各方面的工作去实施这些计划。议员们对总统也表示理解,纷纷表示对政府政策与总统工作的支持。自这个时间起,美国对台海之战有了一个不公开的底线就是“不卷入战争”。处理台海事务的决定权完会转移到竭力避免战争的总统手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