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子英雄 第十章 第十章。二节

ludongnan 收藏 3 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


二 节

二混子下了土丘,才发觉天气热得异常,抬头望天,白花花的太阳亮得刺眼,火辣辣的日光直刺到脸上,麻痒痒的难受。他想肯定是入了伏,要不然怎会有这鬼天气。科往年即使在伏,其热力也不抵这一半,真他娘的怪了。二混子从小不怕冷。就怕热,——尤其是三伏那几天;所以 每年一到这大热天,他白天啥都不干,吃罢饭就拉上凉席到大槐树下歇凉。他停住脚步,环顾四周,远近没有一棵树,也找不到一 处可遮阳的地方;修路已开始了,沿路左右数不清的铁锹铁镐此起彼伏上下挥舞,蜿蜒西去十达西山口,景象甚是壮观。

眼瞅他人无不埋头苦干,二混子顿觉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心想还是快点离开,便转身返回镇里。走到半路,碰见一队人马,个个推着车,车上盛满沙石,走在前头的不是别人,正是大傻。二混子立住,待车子来近,他转身和大傻并行。

“大傻,这些沙石是从哪里推来的?”

“是从北山凹推来的。”大傻边走边不紧不慢回道。虽然推了满满一车沙石,却气不长出面不改色。

“北山凹?”二混子眼珠立时转了几转,“那儿不是封锁起来不让进吗?”

“不知道。”

“没人拦你吗?”

“没有。”

“那你进去 都看到了些啥?”

“没看到啥。”

说话间两人已来到西街口,这时有人过按理把一行人引到路旁一地势低洼处,二十几辆手推车便次第把推来的沙石倾倒到里面。

二混子知道问大傻没有结果,心想还不如自己亲自走一趟,可他明白,空着手肯定进不去,所以当大傻倒完沙石推着空车要往回走的时候,二混子快步上前一把拦住,“大傻,你歇息会,这趟我替你推。”

“才推了两趟,我不累。”

“不累你也歇息。”说着,二混子就上前接大傻的车把。

可大傻说什么也不肯撒手,“不行,不行,我不推,大管家会骂我的。”

“你是大管家吩咐来干的吧?我也是呀!”

“是呀,那你怎么没有车子?”

“就是大管家吩咐我推你的车子。”

“奥,那好吧。”大傻顺从地把车交给二混子,然后又问,“那我干什么?”

“你哪儿也别去,就蹲在墙根等我回来。”

车队沿原路返回,二混子没有走在最前头,而是推着车摇晃摇晃插在车队当间,一步一趋跟在别人走。自从北山凹被日本宁封锁起来,他一直想进去瞧瞧,他央过戈顺好几次,可这小子就是不答应,现在他总算逮着了机会,又岂能让他错过!哼,老子不用别人照样能进去。还么哦有走到街心交叉路口,二混子全身已然湿透,像刚从水里捞出来。而身上的毛孔还在像泉眼一样汩汩向外冒。

他娘的,二混子心里暗骂,以前老子想上哪儿就上哪儿,现在倒好,为了进北山凹还得受推车这份罪。二混子正胡思乱想着,车子已经随着车队拐过交叉路口进了北街。一进北街,便远远看到挺在街口荷枪实弹凶巴巴的日本兵,二混子心里不禁有些紧张起来。

二混子低着 头,弓着腰,装着一 副很用力的样子,握紧车把一步一步希奇能够前推。在经过四个日本兵身旁时,他偷眼扫去,见他们耷拉着来年感,面无表情,戳在那儿像根木头桩子,而冷冰冰的目光射向他时并没有过来拦阻的意思,二混子心中不由得一阵窃喜。

走出几十步,离日本兵渐远,二混子才长出了一口气,脑袋一直低着直累得他脖子溜溜的酸,反正后面有不少车给挡着,便大胆的直起腰抬起头,以便推着车子往前赶,一边左右晃悠着脑袋放松发酸的脖子。

这时车队行到一小交叉路口,由此往西便上大槐镇的祖林,往东正是大槐镇的宗祠。二混子的眼神随着摇晃的脑袋有意无意四下扫视,——真是不瞧不知道,一瞧吓一跳——却见路西祖林里原先遮天蔽日的一株株高大粗壮的松柏竟然不翼而飞!仿佛一座深不可测的古井被人一下子掀了井盖掘了开来,完全暴露在灿烂阳光下的一座座坟茔,原来都不过 是一掊掊或大或小的黄土堆。不仅如此,更让他感到以外的是——路东的宗祠竟然也不知所踪,,远 远 的只 看到一堆堆残砖断瓦,瞧那圆而尖的样子反倒像极了一座坟茔。二混子见此情景,着实大惑不解,他忙向前后打听这是怎么回事,没想到别人非但不搭理他,反而不耐烦地催促他快点走,别耽误工夫。

车队继续朝北走,二混子已看到一座木门挡在脚下这条路的尽头,——木门到达宽阔,足可以并排通过三辆马车,木每人内两边是高大的围墙,二混子从未见过这么高的墙,他想该有大槐树那么高吧,——看来这就是日本兵的军营吧,老子可要进去了。可是车队并没有照着二混子的想法向着那座大门走去,而是转向了西去的一条小路,走百多 步,一 折向北,过一段高坡终于来到了目的地。

到了以后,二湖你不敢怠慢赶紧学别人把车子停到一沙堆前,一反稳,早已等在旁边的赵四和王大山 二话没说就一锹一锹把沙石铲到进他的车里。趁这工夫,二怀念子抬袖子擦了下满脸的汗水,边定睛朝四下里打量起来。本来这地方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了,可现在他都快认不出来了;只见原先空旷的场地上竟一 下子冒出来一堆堆沙石,到处都是,就像掉进了沙石阵。

二混子一边看一边溜达,还没等他走出十步,突然腰上不知被谁猛地撞了一下,一趔趄差点跌倒。他转过身刚要发火,却见一个日本兵站在他身后,手里端着一杆长枪,正恶狠狠拿枪托对着他。

二混子心里有些紧张,可无缘无故被打还是一肚子的不夫妻,“我怎么了?你……”,没容他再说,那个日本兵龇牙咧嘴涂出一句,“八格牙路”,抬脚就向他小腹踢来,饶是二混子机灵,一个纵身跳到一旁。日本兵见一脚踢空恼羞成怒便要上强再踢,赵四见状赶紧把二混子拽到一边,上前陪着笑脸一口一个太君叫个不停,那个日本兵这才作罢。

待日本兵走远,二混子朝他背影使劲啐了一口唾沫。赵四上前低声劝道:“没事你就老实站着,胡溜达什么?你以为这是在茶铺!”因多亏赵四方才替他解围,他没反驳,只歪着头不做声。

很快所有的车子又都装满,于是车队有浩浩荡荡出发了。这次一上路二混子就被甩在了末尾;他虽有 把力气,可推车除了有力气,还需要掌握一定的平衡技巧,尤其当车子载有重物时更是如此。而二混子向来疏于演习此技,所以当他推着装满沙石的车子上路后,步伐是趔趔趄趄,车子是左摇右晃,有好几次差点翻到沟里。

二混子在后面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紧追慢赶,可当他经过那四个日本兵身旁时,仍没忘用刚刚学会的一句日本话跟 他们打招呼——“八格牙路”;虽然二混子不知道这“八格牙路”是什么意思,可从揍他一枪托的那名日本兵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看得出、语气声调听得出,那不是一句什么好话,他猜想可能就是日本话的“他娘的”,但不管是“他娘的”意思,还是“他奶奶的”意思,他闷怎么对我说,我就怎么对他们说,——“八格牙路”;只是声音大概只有他的耳朵才听得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