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远东特遣队(每周更新)

司马群英008 收藏 2 99
导读:远东特遣队 第一章 突袭!突袭! 第一节 第一阶段 1944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进入了全面胜利的阶段。在欧洲,盟军在诺曼底成功登陆,接连解放法国、比利时、卢森堡等国,进逼德国本土。在东线,苏军发起大规模战略进攻,收复国土,并进入中欧,南欧追歼德军。苏军总参谋部决定,在欧洲战事结束两个月后,对日宣战。于是,苏联人民内务委员会从苏军88旅侦察连中精心选出10名侦察兵组建成一支特遣队,对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部队实施战略侦察、破坏、策反、刺杀、绑架等任务,于是,著名的远东特遣队诞生了!这支小分队的队长叫张朝

远东特遣队

第一章 突袭!突袭!

第一节 第一阶段

1944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进入了全面胜利的阶段。在欧洲,盟军在诺曼底成功登陆,接连解放法国、比利时、卢森堡等国,进逼德国本土。在东线,苏军发起大规模战略进攻,收复国土,并进入中欧,南欧追歼德军。苏军总参谋部决定,在欧洲战事结束两个月后,对日宣战。于是,苏联人民内务委员会从苏军88旅侦察连中精心选出10名侦察兵组建成一支特遣队,对中国东北的日本关东军部队实施战略侦察、破坏、策反、刺杀、绑架等任务,于是,著名的远东特遣队诞生了!这支小分队的队长叫张朝阳,是88旅侦察连的一名班长,他和他的手下都是原东北抗联的老战士,并且都能说一口流利的还带有几分地方口音的日语,并且都身怀绝技。在对日作战前夕,他们奉命伞降至中国东北地区,任务是将东北地区日本关东军的所有要塞都侦察清楚,并且把这个日军所谓的“后方”搅个天翻地覆!

1944年12月16日,一架亚黑色涂装关闭航灯的运输机悄然飞至东北虎林上空,舱门打开,随着一声“跳!”十名队员一个接一个的跳下飞机,十朵亚黑色的伞花顿时在空中绽开。当天的风力不大,我们很快就落进了降落点——一片小树林中。三把两把收起降落伞从背囊中取出折叠式工兵锹挖了一个大坑埋好降落伞洒上一把瓦斯粉均匀的将多出来的土撒到树林中脱掉身上的亚黑色作战服塞进背囊中露出了穿在里面的日军作战服,队员们聚拢过来了。我低声说道:“尖兵李富其余成一字队形向第一集结点进发!”李富一个箭步窜了出去来到正前方50米处一棵不高的松树旁搜索周围之后示意可以前进了。小队行进了一夜在凌晨一点时到达了第一集结点,小镇中的一间小杂货店。店主看到我们进来立刻热情的迎了上来:“辛苦了,我是苏联人民内务委员会特工王朝新。”我放下沉重的背囊边活动着麻木了的肩部肌肉边问店主:“东西有吗?”店主得意的说:“有!有!足足60公斤,还有其他的东西,足够让小鬼子喝一壶的了。”我高兴的说:“那好,让我看看。”店主领着我左拐右拐的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室,里面整整齐齐的堆放着一个个草绿色的木质弹药箱,除了有TNT炸药,钟表延时引信、火雷管、电雷管、导火索、电线、遥控起爆器等大量爆破器材之外还有燃烧弹、德制M24进攻手榴弹、预制破片套、破坏手榴弹、鱼线、细钢丝、照相机、电台等特种器材,还有苏制狙击步枪、手枪、冲锋枪等和大量的弹药。发财了!

在杂货店潜伏了了一周,每天我们都到我们第一个目标——一个日军大型后勤补给地下基地去查看,除了外围侦察之外,我和李富甚至还劫了一辆军用三轮摩托车化装成日军军官三番五次的进入基地内部去侦察,一周下来这个基地的内部防御和外部防御我们已经了如指掌了,我们的目的不是摧毁它,而是将它的详细情况侦察清楚之后通过电台发回总部去,这是我们的第一阶段——战略侦察,所以我要搞辆军车方便进出。“突突……”远处传来了摩托车的发动机声,近了!李富穿着一身日军军官制服连滚带爬的从路旁的草丛中钻了出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用日语说“停车!停车!”摩托车缓缓的停了下来,跨斗上的那名军官大声的问道:“怎么回事?出了什么事?”李富断断续续的说:“我是日本关东军第97联队步兵第九大队大队长小田一郎,我们大队遭到八路优势兵力袭击,伤亡惨重,我是和几个士兵一起突出来求援的!”那名军官满脸狐疑的问道:“那几名士兵呢?”李富低声说:“他们玉碎了。”军官立刻问道:“八路在哪里?”李富回答说:“就在不远!”军官脸上的狐疑消失了,李富突然拔出南部8mm手枪对准面前的军官一个“双连击”。“砰砰!”虽然说南部8mm手枪性能十分的差,但是在这种距离不超过3米的情况下射击准确度还是相当的高的。那名开车的士兵见势不妙伸手就要掏枪,李富枪口一转一扣扳机“咔咔!”卡壳了!我从路旁的草丛中一跃而出抱住那名士兵的脑袋把他按到了地上一掌砍向他的脖子“咯嘣!”一声脆响。他的喉骨被我砍碎了,一声不吭的见了上帝。迅速挖了两个坑把弹壳和能找到的弹头还有两具尸体一起埋了起来。清理干净这辆摩托车我俩坐了上去向基地飞快的开去。

摩托车在公路上开的风驰电擎,拐下公路在一条土路上蹦蹦跳跳的开了十几分钟后路旁的日军地下基地入口便出现在眼前。这个基地完全是洞库式的,在基地外面没有发现一个附属建筑物,完整的保持着自然地貌。只有洞前出现补救的几道杂乱车辙,显示出这里曾经有车辆进出。倒“U”字型的基地入口像是刚开凿出来的一样凹凸不平,也没有支撑山体的压力拱墙,入口外面散落着不少没有来得及运走的石块,一段黑黝黝的引道把基地和入口连接起来。这段引道肯定经过多层加固并修建有连续直角弯道,以应对苏军“卡秋莎”多管火箭炮和俯冲轰炸机的打击,引道的尽头才是基地的真正入口。有一套!转眼间摩托车便开到了入口处,两名日军哨兵立刻将三八式步枪对准了我俩“请出示证件!”摩托车缓缓的停了下来,我从怀里掏出了苏联人民内务委员会的专家精心伪造的军官证,递了上去。一名哨兵大背好三八式步枪翻开证件看了一眼还给我说:“过去吧。”于是摩托车便缓缓的驶进了这个地下基地。果然不出我所料!前行了不到20米便碰上了一个直角弯道,七拐八扭的开了十几分钟后一道宽阔笔直的道路便出现在我们眼前,这才是真正的通往基地的通道!路况很好,摩托车轻松的行进着。主干路两旁的通道不断的出现在我们的眼前,这个地下基地几乎架空了整座山!前行了十几分钟后一道厚重的防化门便出现在我的面前,门口两侧各有一名身穿白色防化服的日军士兵在站岗,这就是5861部队的基地!

“车辆靠边停下,请出示证件!”两名士兵几乎同时拉动枪机将枪对准了我俩。我示意李富将车靠边停下,自己慢慢的掏出了证件。一名士兵半蹲着据枪向我慢慢的靠过来,另一名士兵据枪瞄准李富随时准备开火。“自己把证件慢慢递过来,不要乱动!”我左手慢慢的把证件递了过去,右手一抖从衣袖中滑出了一把军用刺刀直接向正在向我慢慢靠近的士兵下颚刺去!锋利的刺刀穿透了柔软的下颚直接刺入了大脑,士兵的下颚、舌头和上颚被刺刀穿在一起出不了声,只简单的“呃!”了一声就瘫倒在地。另一名士兵见状连忙向我调枪口,但是刚刚转过身就“嘭!”的一声倒在了地上,抽搐了几下就见上帝了,一把军用刺刀深深的由下而上刺进了他的肺部。我冷笑了一声,把证件放回兜里,向李富竖起了大拇指。李富从那名士兵的防化服中费力的拔出刺刀插回刺刀鞘中,按动了防化门旁的红色按钮。“哗……”随着刺耳的摩擦声,沉重的防化门缓缓的滑开,露出了一个宽阔的洞库。哇!原来这里别有一番天地呀!嘈杂的声浪扑面而来。在这条可以并排行驶两辆重型运输卡车的通道中,到处都是忙碌的日军运输人员。一辆辆挂着拖斗的军用三轮摩托车来回穿梭,把一批批弹药按照墙壁上的区域编号整齐的码放在装卸平台上。这段主干道很普通,所有的仓库均设在主干道的两侧,打开防化门直接可以把物资码放在卸货平台上,等着运输车辆运走。这种洞库的设计方式主要是针对大规模战争中巨大的物资消耗量,这明明就是一个巨大的物资转运点!一个普通的物资转运点为什么会用防化门?哨兵为什么会穿防化服?一连串的疑问勾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我决定一探究竟。

我大摇大摆的走在前面,李富胸前挂着德制MP38冲锋枪跟在我的身后。我俩一边走着一边四处张望,一路上所见的摩托车上装的全都是爆破器材和MP38冲锋枪、M1932半自动手枪、ZB26轻机枪和M24手榴弹。绝对是原装的德国货,因为草绿色的铁皮箱子上用黑色漆喷着大段大段的德文,上面的标签还没有撕干净。奇怪!日本人囤积这么多德制武器装备干什么?难不成也想学学老蒋建立几个德式师?德国和日本虽说同属轴心国,但是什么时候走的这么近乎了?继续向前走,路旁的摩托车上的物资渐渐的由武器装备变成了被服,从喷在草绿色木质箱子上的德、日两种文字上可以看出这些全部是德式作战服和单兵携行具,这是只有特种部队才会使用的服装,普通士兵只穿士兵服。带着一肚子的疑问我俩继续向前走,不久便走到了这条主干道的终点。终点的右面那堵水泥墙尽头有一扇防化门,门上镶嵌着一把瑞士计算机机械锁,这可是绝对高科技的东西,这里面一定有蹊跷!

四处看了看,其他人都在各忙各的,没有人向这边看。我拍了拍李富的肩膀示意他把王福翔叫过来。王福翔号称是开锁专家,没有什么锁能够难倒他的,不一会儿王福翔穿着一身军官服大步走了过来。我指了指瑞士计算机机械锁低声说道:“老王,你能搞定它吗?”王福翔仔细看了看它自信的说:“没问题,只要你们保持安静最多五分钟搞定!”我点了点头说:“看你的了。”右手伸进裤兜握住微声手枪悄悄的打开了保险。

(这回我把最新章节一起发上来,让一直支持我的朋友们看个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