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人 第二部 另一个未来 第九节 黑暗

zhangyi9832 收藏 0 1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47/


看完《我是怎么样搞跨中国的?》系列丛书之后,我开始看《黑暗的世界》。

这书只有上下两部。上部可以在网上书店买到的,而下部却是禁书。


《黑暗的世界》上部是写250年前一些大的银行家族立志建立一个世界政府和世界市场,并逐渐控制一些国家的货币发行权的陈年旧事。

银行家族采取各种合法或非法的手段,控制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国家美国和英国,并通过美国和英国来控制全世界。凡是威胁到他们大业的人或者政权都被他们铲除了。

他们将全世界的人类都当做任由他们“宰割”的“羊”,先将“羊”养肥,到一定时间,再通过一只“看不见”但是被人们的思想接受的“手”去“剪羊毛”。

下部是写最近这一百年来的事情。我先粗略的看了一下。但是就这草草的浏览,就吓的我头皮发麻,里面的内容太可怕了,难怪这下部书要被天球联邦政府禁止了。

书中提到:当中国崩溃,俄罗斯被再次解体后,全球统一市场和政府的最后障碍也被铲除。就在银行家们弹冠相庆的时候,全天球都陷入了经济危机和社会动荡的旋涡。亚洲,非洲,美洲和欧洲到处都是抗议政府的人群。共产党分子暗中开始在全球成立统一的党组织。眼看马克思主义有东山再起的可能,国际银行家中的一小撮人秘密实行了一个计划--清除“垃圾人口”的计划。(他们认为:有色人种都是垃圾人口)


一种前所未见的超级病毒突然在非洲出现,很快病毒蔓延开来,数以百万计的人被夺去生命。最初,天球联邦政府采取将疫区隔离的措施,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病毒依然突破了重重封锁,蔓延到了亚洲,甚至南美洲。亚洲共产党最活跃的原来中国印度等国家都遭受重创,没有人能统计出具体的遇难人数,但是人口最为密集的东亚和南亚十室九空。


《黑暗的世界》这本书的作者认为:这一切都是出于国际银行家的阴谋。超级病毒是在实验室制造出来,故意泄露出来的。病毒在非洲本来已经得到控制的情况下,也是被故意“网开一面”传染到亚洲的。可惜毫无证据来证实这些推测。(从法律上讲没有证据就没有犯罪。如果把所有证据都销毁了,那么就不存在犯罪事实了。)

最后文章还提到了:天球联邦在所有人类的头脑里面都植入了一种电脑芯片,用此来控制所有人的思想。

看到这,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要么这个事实太可怕了,要么就是书的作者有病,危言耸听。


看完这些书,我还是有很多疑问需要有专家来解答。我决定当面去问苏联或雷锋。

一上线,就收到小白龙的爆炸信息。“兄弟会被强制解散啦!”

“什么??”我大吃一惊。

果然,我的状态栏里面帮派这个选项已经消失了。出现这种情况要么是我被赶出了兄弟会,要么就是兄弟会被强制解散了。一般类似情况都是前者,后者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我问小白龙:“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啊?其他人也被赶出了兄弟会?”

小白龙道:“一开始我以为是只有我被开除出了兄弟会,所以我很恼火,就去找小楼一夜听春雨,谁知道她也和我一样被强制赶出了兄弟会。她也在纳闷呢,后来她找到了苏联,但是苏联告诉她:兄弟会根本没有开除任何一个会员,连他们兄弟会的管理员都被赶出来了。苏联和雷锋问过天下系统的管理员,天下管理员说:兄弟会违法了。所以应联邦调查局的要求,系统强制解散了兄弟会!”

“联邦调查局怎么会管到天下一个不过几百人的小小的帮派呢?不过兄弟会又犯了什么法呢?”我问小白龙。

小白龙神神秘秘的低声对我道:“我听说,这次反对天下改制全球大游行,是兄弟会组织的!”

“笑话!全球那么多城市,就靠兄弟会的这几百人组织个屁啊!我也是兄弟会的,我就没有组织人马游行,你又组织谁啦?”

小白龙又笑道:“我也没有组织人马。老实说:这次全球大游行是兄弟会组织的小道消息,我本来也不信的。可是,你不知道,兄弟会很像反政府组织啊!看看苏联他们,搞的座谈会,宣传的思想都是反政府的。”


我这几天正好看了《黑暗的世界》,心里虽然没有完全相信这些东西,但是已经开始对政府有所怀疑了,脱口而出道:“吗的,难道搞搞座谈会,宣传一些阶级学说的思想都是反政府吗?这狗屁政府!”


我见小白龙不接话了,便道:“你知道苏联在哪里吗?”

“我不知道,听说只有小楼一夜听春雨知道,你想干嘛?难道你要去找他们?他们可是危险分子啊,已经被联邦调查局盯上了,那肯。。。。。。”小白龙不想和兄弟会的人再有什么来往,毕竟被联邦调查局盯上,那可不是说着玩的。

我懒得再和他罗嗦了,掉头去找小楼一夜听春雨。

小楼一夜听春雨是一个富人,老实说,我活了二十岁,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富人。原来我以为富人都是大胖子,哈哈,不过小楼一夜听春雨是一个很好的姑娘。虽然她有些想法显得很幼稚。

小楼一夜听春雨在另一个大帮派里面。找到她后说明我的来意,她没有直接告诉我怎么样找苏联,而是显得很警惕,只是说让我先回家,由她来转告苏联,苏联有什么话她来告诉我。

算了,不和女人争,我只得离开了。

自从天下改制后,一想到原来的收益减半,我就没有兴趣老老实实的打游戏赚钱了。

我在大街上胡乱的走着。站在这个游戏的城市街道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我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又该往何处去?

全球性的示威游戏也改变不了大财团改变规则剥削我们的事实,现实的人们却又开始了平静的生活,他们辛辛苦苦的挖矿,拼死拼活的打怪,摆地摊和人讨价还价,一切都只是为了生活--生存和活下去。

为什么这些小小的愿望都实现不了呢?


过了没多久,小楼一夜听春雨传来苏联的话:“有什么疑问,可以去现实中一个书店去问问书店老板,那个老板是个专家。”

收到消息后,我立刻下线前往苏联说的那个地址。

这个年代卖纸质版的书店极少。听说在富人区有,不过我今天要去的这个“求知书店”却在贫民区。


以前我去贫民区,都只是在贫民区和中产区交界的地方,我并没有深入贫民区。

这一次,我却进入了很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