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戴笠看着于效飞,脸上一副冰冷的表情。于效飞知道,象戴笠这样的大特务,本来就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现在他发现了自己身上存在着这么可怕的危险,三言两语之内是不能解除他的怀疑的。

于效飞问道:“老板,上次我们袭击黑龙会的行动,陈恭澍向你报告了没有?”

戴笠说:“嗯,报告过了。”

于效飞说:“自从那次行动之后,站长他们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也没有人通知我,我就和他们失去了联系。行动没有什么,困难的是我当时还是一个学生,没有了生活来源。我只好找了一份工作。不过,从报纸上边介绍的情况上来看,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日本的特务机关,所以,我更加想打入他们的内部,掌握他们的动向。”

于效飞就把当时的经过详详细细地给戴笠讲了一遍。

最后,他说到他离开北平的时候,为了能够从长远利益考虑,向日本东亚经济调查局局长正式提出辞职的情况。

当时,于效飞对日本局长说,有一个已经到了南方政府的同学来信要他过去,可能会在政府中为他介绍一个工作,所以,不能再在东亚经济调查局工作了,但是局长对他的栽培他是永远不会忘记的,如果今后在那边知道了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会写信来向局长报告的。

局长大喜,他们局本来不是以收集机密情报见长,现在于效飞居然能够打入国民政府的内部,得到关于国民政府的政策或者军事方面的机密情报,这是帮助他在别人的工作范围内插进了一脚,对于他在跟其他日本官僚争权夺利方面有着多么巨大的帮助啊!

他觉得于效飞真是他的大恩人。为了拉拢于效飞,并且不让于效飞在回到自己人中间时重新变卦,局长决定在于效飞身上加上一个双保险。他又想起当初对于效飞说过的让他加入日本国籍的话,他觉得,只要于效飞加入了日本国籍,那么他就会同样为穿着趿拉板鞋的日本大神效忠了。再说,要是那些支那人知道他是一个日本人,他们还会再相信他吗?

于是局长对于效飞说:“于君,现在是我兑现诺言的时候了,你为帝国建立了这样伟大的功勋,我就来介绍你加入日本国籍吧!”

于效飞想,真的加入日本国籍,成为正式的倭寇,这可是够恶心的。不过,他看着局长那几乎把他一口吞下去的表情,心想,得了,为了不引起他的怀疑,走个形式也好。要是从此有了正式的日本身份,以后进行什么活动还可能方便点。

于是于效飞装出欢天喜地的样子说:“那真是太感谢局长的栽培了。不过,既然加入了日本国籍,那就干脆取一个日本名字吧,还叫中国名字,人家还是看不起,跟咱们日本的国民交流起来,也不方便哪!”

局长更加满意:“于君,你想得非常周到。不过,叫一个什么名字比较好呢?”

局长摸着日本仁丹胡子想了半天,说:“叫猪口太郞怎么样?”

“猪?!不行,绝对不行!这个对中国人说了要让人家笑话死的!”

“唉?在日本,猪是野猪的意思,是勇敢的象征。你们说的那种吃了就睡的东西,在我们日本叫做豕。你是一个到敌人内部去作战的勇士,这个名字最适合你了。”

“那也不行,绝对不行,我上那儿跟人家解释去呀?先已经让人家笑话死了。”

毕竟是给人家取名字,自己再喜欢也不能用,局长很遗憾地看着窗外。又琢磨了一阵,局长忽然脸上放光地转身看着于效飞说:“那姓东乡怎么样?就是奠定帝国海军地位的东乡平八郎元帅的姓!”

东乡平八郎就是参观清朝北洋水师,通过摸到北洋水师炮口中的灰而断言“大清海军,吨位虽多,却不堪一击”,而进行偷袭的甲午战争的那个人,随后他又用偷袭打败了俄国舰队,取得了日俄战争中的优势。当时的日本人除了崇拜统一日本的丰臣秀吉以外,挂在嘴边上的就是他了。于效飞为东亚经济调查局打开了一个新的情报领域,对局长的意义不亚于东乡平八郎。

于效飞不忍再扫老头子的兴,只好说好。

局长又想了一下说:“名就叫神矢,东乡神矢,怎么样,东乡君?”

于效飞想了一下,还成,反正只要不叫犬养武大郎就行。

“那简历怎么写呢?局长是我的恩人,干脆就用局长的籍贯吧!“

“好,你干脆就算是我们家族的人吧!有东乡君这样的晚辈,真是光荣啊!”

这样,于效飞就保留了在日本特务机关的职务,来到了军统训练班。

戴笠听完于效飞的讲述,身子往椅子后背上一靠:“可是,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呢?也许你是被捕以后才加入日本国籍的呢!”

于效飞说:“老板,我杀的日本鬼子没有一万也有几千,这还不说明问题吗?”

“嗯?怎么会有那么多?”

于效飞一想,啊,说漏嘴了,在抗联打鬼子的事情不能告诉他。他赶紧改口说:“我在天津打鬼子的军列,专门用火烧鬼子,几个联队下来,也有那么多了。”

“那都是以前,我怎么知道现在你还敢不敢打鬼子?”

于效飞有点急了:“如果我不是中国人,我怎么会把这件事向你报告呢?”

“也许你是想自己编造一套谎话,搞乱我的判断。”

“戴老板,我有必要这么做吗?你知道我加入过日本特务机关吗?”

“我很快会知道的。”

于效飞乐了:“真的吗?”

戴笠很泄气,他知道自己确实没办法知道,这次没蒙住人家。

回去之后于效飞就被关了起来,他要把日本东亚经济调查局的所有情况写出来交给戴笠,这也是变相的拘禁。戴笠同时也是派人核实于效飞的话去了,也可能是在找人商量应该怎么处理于效飞。

不过到了第三天的晚上,就有人在于效飞的门外说话,禁闭室的门打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鄙人是毛人凤,小于,在这儿呆得心烦了吧,我请你吃饭。”

于效飞当然知道戴笠最宠信的秘书毛人凤的大名,连忙上前表示热情,两个人公然离开了禁闭室,到县城的一个相对最豪华的饭店吃饭。两个人说了一阵话之后,于效飞才知道,原来当初他在刺杀王克敏时担任掩护的时候,最后打死两个王克敏的警卫,救下的两个人之一,不是什么普通特工,而是著名人物毛万里,毛万里是戴笠的同乡,又是戴笠毛人凤的族弟,因此戴笠对毛万里极为器重,先是做他的机要秘书,又代理北平区长。

戴笠叫人用电报详细询问了陈恭澍和毛万里,对于效飞在历次行动中的表现了解得清清楚楚。经过分析,戴笠他们认为,日本人不可能用那么多重要的人物来掩护于效飞,无论是那些日本宪兵,还是黑龙会的老牌特务,全都比于效飞重要得多。而且用王克敏这样有重要政治影响的人的性命来交换于效飞这个小人物的身份秘密,实在不值得,所以,于效飞说的话是真的。

而毛万里当然知道他逃走的时候身后响起过一连串的枪声,他这才知道他曾经死里逃生,马上告诉了毛人凤,毛人凤这是来帮他弟弟报答于效飞的救命之恩的,另外他也要私下结交于效飞,为他当北平区长的弟弟招安一位干将。当然,他还有一个险恶的用心,他要在于效飞喝醉之后,暗中套取他的口供。

两个人边喝边聊,毛人凤这个人没有架子,是个肚子里长牙的人,所以两个人很快就谈得十分投机。毛人凤说:“老弟,你说,这次你们为什么没杀了王克敏?”

于效飞一边给毛人凤把面前的酒杯满上一边说:“其实啊,这次行动有很多问题,首先,伏击地点选得不对,在日本宪兵队门口行刺,其实他们心里都害怕了。所以,这第二,他们在行刺时候就太匆忙了,打警卫的和打目标的人没分清顺序。最后,也没人过去检查,结果不光目标没死,连警卫也没死。倒搭进去好几个人!要是有能干的人就好了。”

毛人凤笑嘻嘻地说:“老弟,你后来留下了陈恭澍,是知道你能来这儿,受重用吧?”

于效飞说:“毛先生,你觉得当时会有人预料到军统会办训练班,让老板来当主任吗?我看大概日本天皇也没这个本事。”

毛人凤点点头:“确实如此。”

毛人凤把话题岔开,下面就要为他弟弟说好话了。于效飞当然也是上路的人,马上顺着毛人凤的意思说些他爱听的话。

到了最后,毛人凤说:“好了,老弟,我回去帮你在戴老板面前多说些好话,你很快就能出来。你这样的人才,将来一定会受重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