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统(2)完结篇

林风冰天 收藏 9 607
导读: 二十一.云消雾散 8月3日 台中 这一天的早晨,升起的太阳特别的明亮,像水洗过一样洁净,新鲜夺目,却不刺眼晒人,看它一眼,全身心的舒坦。 如果是以往,这个时候的人们是最忙碌的时候,人们忙着一天的计划,忙着上班,忙着送孩子上学。 此时此刻的台中,街道宽敞,没有车辆,到处是走动的市民和到台中来避难的难民,他们每人的脸上挂满了忧虑,惶恐,不安。不时听到远处传来的爆炸声,人们便盲目的在街道上走着,见到相熟的就点头互

二十一.云消雾散




8月3日


台中


这一天的早晨,升起的太阳特别的明亮,像水洗过一样洁净,新鲜夺目,却不刺眼晒人,看它一眼,全身心的舒坦。


如果是以往,这个时候的人们是最忙碌的时候,人们忙着一天的计划,忙着上班,忙着送孩子上学。


此时此刻的台中,街道宽敞,没有车辆,到处是走动的市民和到台中来避难的难民,他们每人的脸上挂满了忧虑,惶恐,不安。不时听到远处传来的爆炸声,人们便盲目的在街道上走着,见到相熟的就点头互相问候:


“你还好吗?家人呢?”


“好,好,你呢?”


“好,好,都好。”


-------


相互间的几声平安问候,似乎使他们安稳了不少。




街道,没有了来去拥挤的车辆(所有的能源都被征集成为战时储备),街道显得宽广了许多,安静了许多,虽然城市增加了近五倍的人口,街道的两边有着连绵不绝的帐篷。


天空不时降落下各种人们所需的生活物资,使街边的店铺商场里的物品价格反而比战前下降了许多。


宽敞的街道上,走着的人们虽然不时的听到远处传来的爆炸声,甚至还闻到一些硝烟的味道,但是他们之间传递的却是和平安宁的气息。


如果人们之间还有不安的话,那多半是来自于街头或广场上那些巨幅的电子显示屏和电视新闻媒体,这些网络与非网络的信息终端,最近时常显示出意思和性质完全不同的东西。


“民众们,享受着民主与自由的国民们,我们的战士,为了你们的自由,民主,人权在流血,牺牲,但你们放心,再多的流血牺牲,我们浴血奋战的战士都不会害怕,退却。因为你们,因为我们这一切是为了你们!你们的独立,你们的自由,你们的民主和人权,我们的牺牲是值得的,是毫无私心的。”


(出来几幅台军士兵英勇战斗的画面,喊着‘民主,自由’口号壮烈牺牲的特写镜头。)


“虽然我们流血,牺牲,但我们也取得了辉煌的成绩,我们已经歼敌数万人,我们没有让侵略者前进一步,现在岛上没有一个共军。你们要安心,不要听信任何的谣言,不要相信共产党的任何承诺,他们都是骗子。最后让我们共同举起手来吧,我们为了你们流血,为了你们牺牲,我们现在需要你们的支援-------”


听到,看到这么一篇宣传的口号,人群中开始群情激愤,有的发誓要去参军战斗,战斗到底时,那些信息终端上又显示出了更吸引人的画面。


(群山之巅,绵延着万里长城;横贯华夏,气势磅礴的黄河;悠远深厚,几千年的华夏文明;惨不忍睹,令人压抑屈辱的近代史;繁华,充满了生机的都市,建设的大潮;激浪涛天,海岸线看不到边的解放军将士,气壮山河的誓师大会;遮挡了整个海面,漫延数十公里的渡海船队;安静祥和,金门妈祖的岛民与解放军战士共同聚会,笑脸绽放--------)


这一系列的画面很快使所有人的心绪又平和了下来。


王成的杰作在这场战争中无时无刻不在显示他的力量,战后彭海曾经说,台海战争的进程和结局只有王成把握的最好。




彭威走在台中市区的街道上,身后的是他上次进入台中时相熟的那家医院,韩月在兼职情报员的副院长亲自救治下,已经脱离了生命的危险。


(完成任务后,彭威和剩下的几名也都负伤的特谴队员把韩月送到了这家台中的彭威相熟的医院。)


信步走在宽敞的街道上,沐浴着早晨温暖柔和的阳光,彭威的心里从未有过的放松,他直觉到和平很快就要到来,一切就要结束了。


看着道路两边的帐篷,那一张张朴实的脸孔,那样的亲切,他已经不把目光只集中在那些漂亮的女人身上了。


离开医院走了大概有一百多米远了,到底还是有些记挂着韩月,“这美好的阳光以后在来享受吧。”看看天上那洁净的可以涤荡人心的太阳一眼,摇摇头,彭威转身准备往回走。


突然,在他背后传来一个叫他的声音。


“彭大哥,你好吗?真高兴,我们又见面了。”


彭威转过身,眼前出现一个身材不高,长地却还英俊的年青人,约二十五岁上下,正笑嘻嘻地看着他。


彭威想不起自己何时见过此人,于是警惕起来,虽然他知道台中已经被围困,但现今台中毕竟还是在台军手中。


彭威也知道现今的台中最高长官就是孙怡情,但两人间已经形成了现在他已经无法越过的鸿沟。彭威虽然有时觉得自己为了孙怡情而死去,也不会后悔,但如今的情形真的如此做了,后不后悔,真难以去想象。


“彭大哥,你不记得我了吗?哦,对了,当初我们见面时是在夜晚,你一定没有看清我,我就是曾经被你和那高个子美丽小姐所救的的那个人啊?”


“夜晚?救你?哦!想起来了,你的伤好了吗?你们进城了,你爹还好吗?”彭威在台中再次遇到曾经在进城的路上有过交道的他,也很高兴。


“好,好呢,在城里生活,有的吃,有的住,比我们在家天天出海打鱼轻松多了,我们都不觉的我们是难民,道是到城里来做客了。”


“怎么那位美丽的高个子小姐没有和你一起啊?她可真漂亮,比阿芳还漂亮,她救了我,我还没有报答她呢。”


小伙子叫李生,昨晚他们作为难民涌进城的途中,一个叫叶仲豪的带领两个大汗差点伤了他的性命,是韩月出手救了他。


“她?她受了一些伤,不能出来,谢谢你对她的关心。”


彭威突然想起什么,问李生:“那叶仲豪一伙还欺负你吗?”


“暂时还没有,不过只要遇到他,免不得又要被他羞辱,现在他又拉了许多的流氓帮手在身边,听说他们要像城里人一样,成立什么帮派。”


李生很神秘的靠近彭威的身边小声的说道:“你不知道我和他的深仇大恨吧?他的妻子,阿芳,你也见过的,很漂亮吧?她以前和我是一块儿长大的呢,简直是青什么马的。但后来却被他抢走了,他身边总是跟着人,就是怕我再把阿芳抢回来。这次到了城里,他是知道我一定是要宰了他的,所以他才成立什么帮派来保护自己。”


说着,又靠近了彭威一些,左右看了看后,手往怀里掏,掏出一大叠捆扎好的钱币来,见彭威看到后,又小心的收到怀里。


接着,李生掂起脚,把头伸到彭威的耳边,更小声道:“听说,这里可以买到枪,有了枪,我就不怕他们人多了。”


彭威对李生所说的感到一丝惊讶,很想劝他几句,但想想,自己光叫他不去找叶仲豪,但却并不能阻止叶仲豪一伙将来不欺辱李生,这根本就没用,他不可能不让李生在那种情况下拥有手枪来自保。


彭威很是为难, 但在李生离去时,他还是说道:“你要多想想你的父亲,如果他们在欺侮于你,请你不要忘了我这个兄弟,你可以通过前面的那个诊所找到我。”彭威向距离医院一条街的一个很起眼的诊所指了指。


“谢谢!”李生向彭威投来感激的一眼,然后转身向不远处的一个帐篷走去。那个帐篷前面正有一个孤苦的老人向着他回家的儿子露出慈祥的微笑。


“哎——”


彭威叹息一声,刚才的好心情彻底的没有了,其实,人与人之间很容易产生仇恨的,有些仇恨可以理性的让时间去化解,有些看来似乎不能。


彭威往回走,他感觉到了一丝倦意,很想躺下休息,不再去管去想一切费心的事。记得韩月旁边的那张床好像没有病人,和万恩院长说说,不知能不能一睡。保卫工作就让给那些和自己一样换成便衣的几名特谴队员去做吧,他们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


回走,路过一栋大楼,大楼遮住了阳光,它上面的一面巨幅显示屏所发出的声音吸引了彭威的注意,他和此时所有路过的人一样停下了脚步,驻足观看。


显示屏图、文、声并茂。


一个满脸激情,澎湃的不得了的中年军人,穿着挂满了勋章的军服,挥着看来很有力量的手说着什么,但很快被另一种声音取代。


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彭威的眼前。


他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穿着朴素庄重的中山服,威严中恰到好处的露出慈祥和几分热情。


“台湾的同胞们,你们好,我是***,黑头发,黄皮肤,黑眼睛,总的来说和大家一样,对,我是炎黄的子孙,祖祖辈辈生活在华夏这片热土上,我继承了祖辈们千万年来艰辛探索的文明,给我烙下了永远难以改变的民族的烙印,说中国话,写中国字,我为我得到的这一些自豪,骄傲,从不敢忘记,它们时刻激励着我怎样去作一个对自己民族有用的人。我想你们也大抵和我是一样的,我为我有你们如许多的兄弟姐妹同胞而高兴,温暖,因为有你们我从不恐惧未来。”


“台湾同胞们,兄弟姐妹们,为了我们民族的延续,为了无愧于祖辈们给我们烙下的足让我们自豪万年的印迹,让我们排除嫌隙,排除万难,让我们举手共创属于我们的未来吧!”


主席亲自的讲话,排除了许多人心中的顾虑。




转过高楼,经过一条街道,彭威走进了万恩的私人诊所(韩月已经转入这间诊所)。几名女特谴队员装扮成的女护士向彭威点点头,其中的一名还向诊所一边的急诊室方向指了指。


这是一间不很大的诊所,和所有的医院诊所一样,一式的雪白,空气中飘散着消毒药水的味道,只是不那么浓烈。诊所不大,诊室,病房,药房,还有手术室,却很齐全。此时的病人很多,女特遣队员装扮的战士和原有的护士们一样的忙碌。她们以前训练的课程中有医护这项目,已经牺牲的璎珞还是主治医师。


看着穿梭忙碌的身影,彭威想起了已经死去的璎珞,不觉几分伤感涌上心头。


走进万恩的个人诊室。万恩此时正为一名老年病人诊治,一边把脉,一边用亲切的语言询问病情。他看到进来的彭威,向他点了点头,示意他先坐下。


十来分钟,万恩送走了老年病人,万恩只有8:00——9:30为重病患者诊治,其余的时间因为他到医院上班,病人就由他所带的学生代劳。




万恩开这间诊所不仅能和一些情报人员联系,而且能显得他很在乎钱财,更好的掩饰身份。但因此,他的医术虽然很高明,却一直来没有由副院长变为院长。


门被一名护士从外面关上,并随手挂上一个谢客的门牌。


一张长桌,桌前摆放着两张椅子,桌上放着履历表,一切都显得很简单,中医讲究望问切断,并不需要许多复杂的器具。


脖子上挂着听诊器,穿着白大褂的万恩医师向彭威点头示意他先坐下。万恩头发花白,脸上刻满了岁月的苍桑。他双手轻轻的握着,放在桌面上,略微低头像在深思着什么。


彭威耐心的坐在对面,等待着,对于这些一辈子为了中国的统一而努力奋斗的老人,彭威总有着发自内心的尊敬。


略微过了一会儿,万恩从沉思中醒来,慈祥的看着彭威,说道:“彭队长,我需要你的帮忙。”


彭威从椅子挺身而起:“但有所命,无有不从。”


万恩跟着站起来,神情严肃的挥手示意他坐下。


“彭队长,你言重了。”


“你知道,在台中已经被我们解放军部队围住了,但是为了当初的承诺,即使围城的兵力优胜于台军城防兵力许多,也并没有发动任何进攻。我们大家都清楚,在人口如此稠密的城市进行巷战,平民的重大伤亡将无可避免。”


彭威坐下道:“可否从台中的内部瓦解台中城防力量。”


“你也会这么想,很好,但是我们的目标不仅是瓦解台军城防力量,还要加上一部分政府成员。台中,如今聚集了将近一百多万人,时间拖的越长对我们越不利,别的我不知道,单是就医护方面的药品在台中被长期的围困下,台中本不多的药品库存将发生危机。而一百多万人生活所用的所有物资将来如果全靠我们政府空投,将会非常的困难。”


“随着我军向台湾南北推进,将来和台中一样的情形将很多次出现。台军没有打游击的能力和魄力,一些人口稀少的小城镇,又难以长期固守待援,因此未来,很有可能台军把力量集中到像台中一类的大中城市,利用我们当初的承诺,以台湾人民作盾牌,固守待援。总部给我们的情况显于,美军的力量正从我国四面八方逼来,特别海上三路以七艘航空母舰组成的编队,正在利用各种手段排除我们施放的鱼雷防御网。依他们目前的进展情况来看,最多两天的时间,他们就可以畅通无阻的进逼台湾本岛的附近水域。”


“我比较了一下,以我军目前的推进情形,两天的时间控制台湾本岛是很不容易的。如果台军以大中城市为依托固守,将来的形式发展将很复杂。”


“美军参战的可能性很大,他不可能坐等台湾被我军轻易的收回,使我国将来更快,毫无阻碍的飞速发展,威胁他们全球霸主的地位。目前为止,他们还没有完全武力介入台海战争,是因为他们害怕我国在遭受沉重打击后,实施毁灭性的核报复。因此,目前他们如果决定介入台海战争,最好的借口和途径是台湾当局绝望的情况下,在国际上正式宣布独立,台湾海峡属于台湾所有。这样,美国就可以仿效朝鲜战争时的形式,纠集日本,英国等流的联合军队,以支援主权国家为由,进占台湾海峡,以优势的海空力量夺取制海制空权,封锁台湾海峡,断绝已经登陆台本岛解放军的后勤补养,同时却不向大陆开一枪一炮,这样大陆就不至于走上使用终极武器的绝路,迫使大陆与美国纠集的联合国军在台湾海峡一带进行海空力量的对决,而美国纠集的联合国军海空军则占有绝对的优势。”


“我军把战争的进程推动的很快,一次性登陆六十万的作战兵力,并随登陆舰船运输了几十万吨的军用物资,运输机也不间断的向台湾本岛空投生活物资,可见军委是早想到这种可能性的,并随之作好了充分的应对之策。——我登陆的六十万将士,以绝对的优势迅速控制住台湾本岛,或者是除了几座大城市外的台湾整个岛屿,即可以稳定台岛局势,又可以在以后长时间抗击美军登陆台湾本岛,美军有再多的登陆舰,两栖攻击舰,但因其距离台湾最近的可利的港口都在一千海里以上,因此其不可能一次性的运输十万以上的美军登陆,即使他有优势的海空力量协助,那也将是一件极度冒险的事情。”


“台湾控制在我军手里,我军就可以依托纵深广阔的大陆,发动全民抗美的热情,抵近的物资支援,从容的与美军在台湾海峡打一场长久的物资消耗战。”


对于万恩医师如此独到,细致的关于台海战事的评价和预见,彭威听的瞠目结舌,佩服万分,觉得他能够得到如此多的资讯,并敢于如此自信的作这些评论和预见,他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万恩接着又说道:“我想,不仅我军,还有台军,美军等想参入这场战争的国家首脑都明白这一点,因此时间决定了以后战局的走向,将来的胜利属于谁。”


“彭队长,韩月队长受伤以后,你们剩下的队员中,你的级别最高,我看他们也都把你当成了他们中的一员,很信任你,因此,我已经通知总部,特谴队今后由你指挥。”


彭威没有多言语,默默的接受了这条临时任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