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真相大白 第三十五章 悲情绝恋

天目飞龙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钱艳薇驾驶着宝马,小心翼翼地在乡间的机耕路上行驶着,想着这一趟短暂的“见公婆”之旅,让她的心里很是有些害羞,她冲着龙天嫣然一笑,眼神中流露出万般的柔情,龙天的手上还捧着装有龙俊飞灵魂的“仕女图”,不过表情已经不再那么严肃了,两人说说笑笑,车子很快就驶出了新化县城,急速往静安赶去. 宝马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钱艳薇驾驶着宝马,小心翼翼地在乡间的机耕路上行驶着,想着这一趟短暂的“见公婆”之旅,让她的心里很是有些害羞,她冲着龙天嫣然一笑,眼神中流露出万般的柔情,龙天的手上还捧着装有龙俊飞灵魂的“仕女图”,不过表情已经不再那么严肃了,两人说说笑笑,车子很快就驶出了新化县城,急速往静安赶去.


宝马车内一片黑暗,只有仪表盘的灯光映照着聚精会神的钱艳薇,她把车子的速度提高到了一百码,不过由于车技不行,心里面一直非常紧张,甚至感觉身上有些冒汗.


“龙天,你真的把龙俊飞给带来了吗?”,钱艳薇的视线一直就放在车前,她没有转头,象是在自言自语,迎面交会的汽车大灯让她的眼睛有些炫晕,她的手紧紧地握住了方向盘,手心微微有些出汗,不过尽管如此,速度一直就没低于一百码.


龙天低头看了一下手中的画,双手紧紧地捏了一下,然后转过头看了钱艳薇一眼说道:“我想应该是的”,然后他就把自己与三叔公在龙家祖陵的招魂经历叙述了一遍,听得钱艳薇有些胆战心惊,要不是开着车,她又想躲到龙天的怀里了.


“唉,这样的话我相信琴韵姐姐一定会高兴的,毕竟她为了这段感情守候了几百年,真是可怜啊”,钱艳薇提起琴韵的悲情经历,又忍不住想流泪了,鼻子轻轻地抽搐了两声.


“我想也应该是的,毕竟他们两个才是最般配的一对”,龙天思考了半晌之后,才说出了这句话,不过他的心里有些发虚,琴韵昨晚的表现似乎已经否定了他的这个说法,因为琴韵在心里已经放弃了龙俊飞,她将自己的爱改放在龙天身上了,并且还精心侍候了他一夜.


钱艳薇笑了笑,依旧没有转过头来,她在笑龙天的奇情怪异,龙天已经告诉过她昨晚琴韵的改变,钱艳薇虽然没说什么,但心里一直有些酸酸的,现在龙天把龙俊飞的魂魄招来了,她感觉放心了,她相信琴韵对龙俊飞的感情是至真至纯的,龙俊飞的到来一定会再次让琴韵改变主意的.


“不对”,当车子即将驶出新化县界的时候,龙天突然间低沉地叫了一声,钱艳薇被龙天这突然的一声给惊了一下,连忙把车停到了路边.


“龙天,你怎么了?什么不对啊?是不是忘了从家里拿东西了呀?”,钱艳薇打开了车顶灯,凑了过来,关切地问道.


龙天没有回答钱艳薇的提问,借着车内的灯光,他举起了手中的画卷,仔细地查看了一下,不过他牢记三叔公的教诲,并没有打开画卷,只是将画拿在手中细细地触摸着.


“哦,没事,小薇,走吧,等上了高速公路就快了”,龙天虽然感觉有些不对,但手中的画卷并没有什么变化,所以连忙催钱艳薇赶紧开车上路.


钱艳薇抿了一下小嘴,发动了汽车,宝马又一次在省道上狂奔着,很快他们从海州上了江海高速公路,钱艳薇这才狂踩油门,在高速公路上以一百二十公里的速度向江州进发,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钱艳薇专心地开车,龙天则还在想着那个不祥的感觉,但又说不清楚是哪儿不对,所以他没有告诉钱艳薇.


从江州下了高速,两人开上了回静安的省道,夜间的交通异常通畅,凌晨两点不到,宝马车已经载着龙天和钱艳薇,还有画中的龙俊飞的魂魄,停在了龙天的住宅楼下,看看时间已经是2006年了,也就是说,两人在路上过了一个新年,钱艳薇的脸上虽然有些疲惫,但看得出来,她还是很激动很兴奋的,龙天的表情非常平静,下了车他双手捧着画卷,缓步走上了楼梯.


两人走进了小屋,龙天打开了客厅的大灯,然后与钱艳薇一起,走进了漆黑的卧室中,他相信琴韵一定在里面,所以他没有开卧室灯,怕琴韵经受不住强光的照射,只是轻轻地在卧室内呼唤着琴韵的名字.


随着龙天的轻声呼喊,电脑的屏幕慢慢地变亮了,很快琴韵就学着林苇那样,从电脑里面钻了出来,笑盈盈地飘到了龙天和钱艳薇的面前,因为有林苇这个”前车之鉴”,所以龙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搞怪方式,不过钱艳薇还是第一次见,她惊叫了一声,躲在了龙天的背后,”午夜凶铃”还有”贞子”的画面瞬间跳上了钱艳薇的心头.


“龙天,你跑哪儿去了?害得我等了你这么久,实在无聊了就到网上去冲一下浪”,琴韵现在已经完全适应了现代都市的夜生活,开口闭口都是时髦的词汇,她的这一转变不但是龙天了,就连钱艳薇也难以接受了.


“琴韵姐姐,刚刚你吓死我了”,钱艳薇从龙天的背后走了出来,心有余悸地说道,她的呼吸很不匀称,这一点龙天可以从紧贴着后背的钱艳薇的胸部明显得感觉出来.


琴韵歉疚地对着钱艳薇笑了笑:”原来你们是去拍拖了呀,难怪我找不到龙天呢,现代人还真是浪漫,比我们那个时代强多了,而且我发现现代的女人好幸福哦,都那么受男人宠爱”.


“拍拖”,”浪漫”一出口,就把龙天吓得差点没晕过去,他感觉面前的琴韵已经离自己心目中的那个风华绝代柔情似水的才女形象越来越远了,也越来越陌生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评价琴韵的改变,用”好”与”差”根本无法判定,想着她的改变,看着依旧美丽妖娆,魅力四射的琴韵,龙天的心里非常矛盾,也有些难过.


不过钱艳薇似乎很快就适应了这种转变,本来她感觉与琴韵的交流存在一定的困难,特别是思想观念的巨大差距,钱艳薇不可能为了琴韵去学习古人的生活方式,而现在琴韵已经披上了”现代化”的外衣,至少两人在交流方面就显得方便多了.


“咦,龙天,你手上拿的是什么呀?给让我看看吗?好象是一幅画啊”,琴韵在与钱艳薇谈笑了一番之后,视线落在了龙天的手上.


龙天被琴韵一连串的现代词汇给吓傻了,连手上拿着的画卷都忘记了,一听琴韵的提醒,连忙又捧到了胸前,他准备打开了,一只手已经放在了捆扎画卷的麻绳上,不过他迟迟没有解开,对着琴韵他欲言又止,他想告诉琴韵画里是龙俊飞的魂魄,不过最终他还是没有说出口,而这时的琴韵包括旁边的钱艳薇都已经有些急不可耐了,她们都迫切地想知道画中的内容,特别是钱艳薇,她非常想看看古代的龙俊飞长的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象龙天一样英俊潇洒,气宇轩昂,她听龙天说过,龙俊飞长得和龙天几乎一模一样,这就更引起了她的好奇心.


龙天左手捧着画,右手慢慢地解开了捆扎着的麻绳,他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手缓缓地铺开了画卷,一幅龙俊飞手书的”仕女图”展现在了琴韵和钱艳薇的面前,不过由于房内没有开灯,而电脑屏幕的荧光又比较微弱,谁也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他们的注意力此时都放在了这幅画上.


“啊……”,琴韵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惨叫,顿时花容失色,脸色煞白,突然间整个身子瘫软在地上,随即她的泪水夺眶而出,浑身不住地在颤栗着,双唇在剧烈地抖动,颤颤危危地说出了两个字”天------翔------”.


琴韵这突然间的举动,让钱艳薇也惊呆了,她走到龙天的跟前,借着客厅斜射进来的光线,还有卧室内的荧光,凑近了龙天手中的这幅”仕女图”,仔细地端详着,猛然间,她的头一转,目光放在了琴韵的脸上,又扭头再看看画中的美女,两厢对照之后,很快她就恍然大悟了.


琴韵的一声带着哭腔的”天翔”,让龙天的精神为之一振,他快速地扭头看了看房内四周,寻找着龙俊飞的魂魄,不过他并没有在卧室内看到另一个”自己”,他感到非常疑惑,琴韵的那一声”天翔”是千真万确的,龙天听闻之后他以为是龙俊飞的魂魄现身了,不过仔细观察了室内上下左右前后,并没有发现龙俊飞的影子,他的心里隐隐感到了一种强烈的不安.


“龙天,你不是已经把他带来了吗?怎么还不出来啊?”,钱艳薇也在观察着室内的变化,不过和龙天一样,现在的卧室之内还是只有两个人和一只女鬼,没有任何的数量上的变化,钱艳薇也开始疑惑起来了,她看着龙天,希望他能给出答案.


琴韵一直瘫软在地上,哭泣不止,哭得梨花带泪,哭得感天动地,连钱艳薇都开始陪着她落泪了,她一直蹲在琴韵的身旁,一边流泪一边劝慰她,一个女人和一只女鬼就这样在狭小的卧室之内不停地流着眼泪,伤心异常.


龙天依旧呆呆地站在原地,眉头紧锁,手上还捧着那幅”仕女图”,他在努力地思索与推理,脑中排除了种种怀疑和推断,不过房内持续不断的哭声让他感到越来越心烦意乱,忍不住大喝了一声:”不许哭”,这突然的一声怒吼让钱艳薇和琴韵都吓了一跳,房间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只能听见琴韵在低低的抽泣.


“真他妈见鬼了”,当着两位女性的面,龙天骂了一句极其难听的脏话,他骂的时候有些咬牙切齿,因为他突然间想起了在路上的时候,宝马车内发生的瞬间的变化.


当钱艳薇开着车,即将越过新化县界标的时候,龙天的手上隐隐传来一阵哆嗦,他感到手中的画卷突然间抖动了一下,好象有个东西从画卷中溜走了,等他凑近了细看的时候,又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所以在说出了”不对”两个字之后,他又仔细地检查了一下手中的画,还是没有什么异常情况,所以他才没有告诉钱艳薇自己的感觉,想等回到静安之后,再打开画卷检查一下,但一路上他的心里一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觉得龙俊飞可能不在画里面,果然这种预感应验了.


“唉……”,龙天沉重地长叹了一声,随手把画扔到了床上,然后一屁股坐在床沿,双手捂着头部,情绪非常沮丧,此时他的心里面非常难过.


钱艳薇站在了龙天的身旁,手轻轻地抚摸着龙天的头发,她没有安慰龙天,她知道此时让龙天安静一下是最重要的,看着龙天痛苦的样子,就连琴韵都抹去了一把伤心泪,她也站在了龙天的身旁,和钱艳薇一道,默默地凝视着神情痛苦的龙天.


龙天痛苦不已,本以为这趟新化招魂之行,可以如愿以偿地将龙俊飞带回静安,让他与琴韵破镜重圆,一解琴韵四百多年的相思之苦,谁知道到头来却是这种结局,看琴韵伤心欲绝的样子,龙天知道琴韵对龙俊飞的爱并未消褪,可是在这种最关键的时刻,龙俊飞竟然溜之大吉,车上那瞬间的变化,龙天现在已经想明白了,那是画中的龙俊飞魂魄逃之夭夭了,对于这样一个绝情绝义的祖先,龙天从心里看不起他,甚至于心中充满了怨恨.


就在龙天万般懊恼的时候,他突然发现地上有一张纸,借着客厅投射进来的光线,龙天看到纸条隐隐有字迹,他伸手捡了起来,凑到光明处细看之下,他突然象一头发疯的猛兽般,在卧室内跺脚狂啸起来,情绪非常愤怒:“龙俊飞,你他妈的不是东西,你混蛋”,龙天拿着纸张,在房内又跳又骂,幸好这个楼道里只有龙天一家住户,否则的话象他这样深更半夜折腾的,不被邻里骂死才怪了.


看着刚刚平静下来的龙天,此时突然间情绪失控,琴韵的脸色又一次变得煞白,钱艳薇还好一些,她比较了解龙天的个性,是个喜笑怒骂都放在脸上的性情中人,所以她倒是没有太大的惊吓,只是对龙天手中的那张从地上捡起的纸非常好奇,她和琴韵一样,都很想知道纸上写了些什么,到底是什么事情刺激了龙天,让他几近陷于疯狂的状态,而且口中脏话连篇,竟然连自己的祖先都骂得狗血喷头.


等龙天发泄得差不多了,钱艳薇才走上前去,接过了龙天手中的纸张,看了一遍之后,她接着又看了一遍,她看不明白,甚至于连纸上有几个字她都不认识,心中正在疑惑万分的时候,琴韵从旁边凑了上来,目光也凝聚在了这张纸上.


“啊……”,琴韵再一次失声惊叫,然后又是重复着最开始的举动,身子一软,不过这回她是晕死了过去了,脸上看不出一丝的血色,表情异常痛苦,龙天和钱艳薇同时伸出双手去扶她,不过都触摸不到她的身体,只能陪在一边干着急,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在琴韵的耳边焦急地呼唤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