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56/


46骂道:“混蛋,你们是临阵脱逃了吗?去商量对策了,懦夫,逃兵!”

“啊”,46突然不说话了,我连忙看他,只见G94的手按在了46的胸膛,那手上,还握着匕首,匕首,已经有一半没入了46的胸口。

“不要啊!”我大喊,“混蛋!你敢杀他我他妈的就要了你的命!”

“咚”一个重拳打在了我身上,是G83,“先救你自己吧,我打你几拳出了我心里的气,就送你去见他。”

G94拔出匕首,顿时血流如注,G94刚想再来一下,被G93拦住了。

G93说:“让我来。”

46跪在地上,捂着伤口。

“站起来,打他”,“杀了他”,“杀了他”。此时,下面的囚犯们竟然有些沸腾了,很多人开始大叫,甚至有些人向主楼的入口涌来,如果巴古教授或沙洛将军在的话,不知会作何感想。

护卫团的人发挥了作用,一阵威吓声和皮鞭抽打声,囚犯们才有些平静了。

G94走到了46身边,左手抓住46的左腿,右手抓住46的后背,猛一发力,将46举了起来,一步一步走到了格斗场的边缘,下面的囚犯们,眼睛里都快射出了火。

G94说:“半个月前,你欺骗了我,假装中招后失足摔了下去,现在,我让你真的摔死,也是成全你了吧。”

46冷笑一声,“你办的到的话,尽管来啊。”

当我挨住了G83无数的拳头,勉强站起来时,我看到了46从高高的格斗场上被G94扔了下来,划出一条弧线,我转过了头,不忍往下看,只听到囚犯们传来的一阵呼喊声和护卫团的叫骂声。

我吸了一口气,发出一声低吼,把右手放在了后腰上,用目光紧紧锁住了眼前的G83,“你们。”

G83望着我的目光,强压心里不知名的恐惧,“我们怎么样,想报仇吗?你有这个本事么?”

G83抬起右手,钩起食指做了一个挑衅的动作,但他的手还来不及放下时,竟然发现我已经紧紧贴在了自己身上。

在旁边的人看来,两人就象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而且都是一动不动。

几秒钟,仿佛很漫长。

我放开了G83,G83的身体毫无挣扎的躺了下去,心口上,血流如注,我的手上,一把染血的匕首在阳光的照射下发着刺眼的光。

“你们。”我转过身,“一个都别想活。”

G94说:“刚才那是,一,一刺之绝杀!”

G93连忙说:“大家退后,小心防备。”

于是,G47和G48分别退到格斗场的西面和东面,G93和G94退到了格斗场北面断崖边。

除了G94手里有一把手枪,其他人看来只有匕首防身了,他们不会想到有这样的变故,没有多带武器,何况对于一个格斗战士来说,最大的荣耀不是靠枪杀死敌人,而是靠自己的格斗技将敌人打败。

我扫了一眼G94手里的枪,又用一个另人胆寒的目光看了一眼G94,G94握枪的收竟然有些抖。我露出一丝轻蔑的笑。

我又看了一眼格斗场下面的囚犯们,虽然还是麻木的神态居多半,但他们的表情真的变得生动起来,眼神里有一种愤怒,也有一种期盼。

“受死吧!”G47和G48同时大叫一声,从西面和东面夹击而来。

我看了他们两眼,用匕首转出一个刀花,喃喃道:“好象匕首是我曾经杀戮的伙伴呢,沙洛将军无意间将匕首留给了我,是他最大的错误,我用这把匕首,一定会杀死很多他的伙伴的,现在,先来用它为46复仇吧”

我转向西面,向G47迎面冲去。

两个战士用匕首向对方冲击,最有威力的就是格斗技中的匕首刺字决“一刺之绝杀”,犹如骑兵的长枪,势不可挡,直击对方心脏,所以此招必为首选,但如果双方同时使用这一招,要么两人是为了拼命,必定两败俱伤,要么两人中至少有一个人会改变招式,使用其他的斩字决或刺字决里的击技,只要根据对方来势使用恰当,那么一定会逼得对手马上变招,“一刺之绝杀”的威力,就不能发挥了。

G47深知这一点,于是他在我并未到达攻击范围之前,就使出了合众国陆战军格斗技中匕首刺字决的“三星刺”,三道电光发出,飞向我,同时,G47向紧跟在我身后的G48使了一个眼神,G48随即会意,因为G47先发制人,他料定我除了向旁边闪躲别无他法,便示意G48肆机趁我身形不稳之时出手。

然而,我的做法始终是任何一个G战士都不能预料的,我在G47稍后发出了“一刺之绝杀”,呼啸而来,但当他看到G47的“三星刺”时,他并没有任何闪躲的意思,但我依然按照常理的变了招,但变的招,却又是极不和常理的,我竟然,也发出了“三星刺”。

G47吃了一惊,“这不和同时使用“一刺之绝杀”一样了吗?难道他想同归于尽?”

有了这个想法,G47有了逃的想法,结果我没有躲闪,G47却在我逼近的前一刻向右边躲闪了。

“嚓!”,竟然有一道“斜斩”拦住了G47的路,G47慌忙退回了原地,却猛然发现退回来是个致命的错误,三道电光已经到了胸口边,是“三星刺”。

G47匆忙之下只能也发出同样的“三星刺”,虽然没有了前冲的附加威力,虽然知道就算两败俱伤那么受伤重的那个必然是他,但他别无选择。

G47被我强大的冲力震飞了数米,巨大的疼痛从胸口传来,G47看了看我,三个血口组成了一个正三角出现在我的胸口上。

G47想:“虽然是同样的招势,我受的伤可能重很多吧。”

但当他低头看时,他的瞳孔立刻紧缩了,除了三个“三星刺”的伤口,中间竟然还有一道伤口,而且伤的极深,“一刺之绝杀!什,什么时候?”G47已经呆住了,猛然,他又想起拦住自己去路的那一招“斜斩”。

G47叹了一口气,自语道:“‘斜斩’,‘三星刺’,‘一刺之绝杀’,我虽然没有见到他使用‘六芒星刺’,但能见他在一瞬间能够同时发出这三招,死也无憾了。”

G47闭上眼睛,竟真的倒地死去。

G46一直紧跟在我的身后,他明白的

G47的意图已经发出了“一刺之绝杀”,只等我稍微一停,他就可以调整角度一招致命了,但他看到了G47竟然在最后关头选择躲闪,更让他吃惊的是,G47竟被逼得退了回来,而且受了我的攻击后就死了过去。

他跟在我的身后,根本看不见我怎样出手的,别说是他,就连还在格斗场北面的G93和G94也看不出来,不过另G46庆幸的是,我的身形停了下来,将整个后背暴露在他面前。

G46的“一刺之绝杀”已经来到了我的身边,当G46看着匕首没入我的身上时,他松了一口气。

马上,他发现了问题,因为“一刺之绝杀”攻击到我身上时比他计算的提前了许多,而且他瞄准的是我的背部心口处,而此时匕首却插在了我的右肩膀上。

G46再仔细一看,竟然是我突然向后退了两步,主动用后背迎接这一击,正是这一退,让我躲过了致命的一击,同时,也有了反击的机会。

G46还在吃惊之际,我已经反击了,他伸出了左手,猛然抓住了G46的左手,G46想将我推开,但右手却在握着插在我肩膀上的匕首,犹如一条蛇突然找到了自己的洞穴,G46看见从我左腋下出现的匕首插在了他的身上,然后绝望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