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一百零一章 第一百零一章 来龙去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赫子修跪在戒王的尸体前磕了三个头,悲痛地道:“七皇兄,九弟来晚了。”

隐玉站在他旁边,冷冷地看着他,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赫子修站起身,从怀里掏出一个长布包递给隐玉,道:“玉儿,这是紫金印。”

隐玉一惊,道:“师父怎么得到的?”

赫子修叹了口气,道:“东方印德偷袭都城大败,蜘蛛先生将他救出来,两人都身受重伤,为师一直暗中跟着他们,东方印德为保全性命,同意将紫金印交出来。”

隐玉看了眼第五长醉。

第五长醉道:“赫前辈,到外屋喝杯茶吧。”

赫子修点点头,又看看戒王,重重地叹了口气,之后才走到外屋坐下。

隐玉、第五长醉和吉福马也分别坐下。

有个叫花子端着托盘送来茶水便退出去了。

沉默了一会儿,赫子修道:“玉儿,你是不是认为为师一直在骗你?”

隐玉咬着嘴唇,垂着头,没有吱声。

第五长醉笑了笑,道:“戒王刚过世,隐玉悲痛过度。”

赫子修一摆手,道:“我知道。”他顿了顿,“这些年我一直暗中打探东方印德封藏紫金印的地方,但却始终没有找到。直到他带兵出丰蜀国,我才想到利用贾疾风向他献计去偷袭都城,果然他去了。”

第五长醉道:“东方印德的铁骑勇猛无比,怎么会敌不过大国军队?自己还身受重伤?”

赫子修道:“他暗中操练军队,难道皇上就不会吗?皇上的‘不死之身’只用了一千九百人,就将他的二千人全部消灭,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第五长醉看看吉福马,眼中不禁露出担忧的神色。他道:“赫前辈是算准了东方印德会输?”

赫子修冷笑道:“实际上东方印德并不聪明,有勇无谋,只要他好好想想就应该明白偷袭都城绝对是个致命错误。”

第五长醉笑了笑道:“看来赫前辈很了解他。”

赫子修眼中闪过一丝亮光,他当然也已听出第五长醉话外的意思,但他却装傻道:“丰蜀国里有我的眼线。”

隐玉把紫金印放在桌子上,抬起头盯着他道:“师父,你为什么放我下山?又为什么没告诉我我懂鸟语?”

赫子修笑了笑,道:“为师知道你一定有很多问题要问,今天为师就全告诉你。”

第五长醉端起茶壶给他茶杯里续了点水。

赫子修盯着他的手,那神情似乎是在回忆,良久他才道:“在诸多皇子中,我与靖南王关系最好,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有一次酒至酣处,我提起古国留下的宝藏,没想到靖南王竟说出他是武林盟主拥有紫金印的事,在这之前,我们谁也不知道这事,就连先皇都不知道。”

他停了一会儿,接着道:“我的王妃与靖南王的王妃也经常走动,她看见你身边总有小鸟围着,感到很惊奇,回家便跟我说起。”他把目光投向隐玉。

隐玉道:“我的母亲?”

“是,后来她成为季妃。”

“季妃?我在皇宫里看见她的画像。”隐玉吃惊地睁大眼睛。

赫子修重重地叹了口气,道:“那时皇上刚登基不久,对我们这些皇弟非常不放心,我知道他早晚得除掉我们,但没想到他动作那么快,后来才知道是东方印德告密,说靖南王蓄意谋反。那天我赶到时,皇上已经放火了,尤其是兵器阁,重兵围守。我只得到内院去找你,但你和你母亲已经不见了,我也没有看见靖南王。”

他又看了看隐玉,道:“后来我才打探到皇上已将你和你母亲带到皇宫,我便把你偷出来,你母亲本就体弱多病,硬是不肯走,说带着她会连累我们。”赫子修垂下头,脸上竟现出悲伤之色。

隐玉和第五长醉对望一眼,赫子修所说的,基本和戒王说的一样,但是靖南王府被火烧,他真的一点责任都没有吗?他真的一点没有参与吗?

隐玉在心里仍是不相信师父赫子修。

赫子修当然也已看出隐玉的疑心,他道:“当我知道紫金印被东方印德偷走后,便派人在丰蜀国里秘密打探,却始终没有结果。”他忽然苦笑了一下,“现在终于夺回紫金印,对你对靖南王都可以有个交代了。”

他把布包打开拿出紫金印仔细地看了一会儿,之后交给隐玉,道:“你要好好保存。”

隐玉点点头,她明知这个紫金印是假的,但她还是小心地收藏起来,她现在已学会不表露内心的想法,她要坚强起来,保护自己。

吉福马道:“紫金印原来是柄短剑?”

赫子修点头道:“对,造型很奇特,用法也很奇特。”

隐玉咬了下嘴唇,轻声道:“师父,清幽草堂为什么被烧了?”

赫子修看着她道:“为师也不愿自己的家被烧,你下山后,皇上随即派人围剿清幽草堂,为师也是从密道中逃出的。”

隐玉声音更轻,道:“我的武功并不强,师父放我下山……”她偷偷瞟了眼赫子修,最终没有说下去。

赫子修却一笑,道:“就算你不会武功,也不会有人伤害你,原因你当然明白。”

隐玉咬着嘴唇,显然她对师父的解释不满意。

赫子修道:“为师一直都在暗中跟着你,直到第五大侠出现。”他把目光投向第五长醉。

第五长醉笑了笑,道:“赫前辈当然也明白,我也是为了宝藏。”

“当然,你是为了宝藏才找到玉儿,但你跟他们却不同。”

第五长醉又笑了笑,没有答话。

隐玉道:“那……师父为何从没说过我懂鸟语?”

赫子修忽然叹了口气,道:“因为你母亲不想让你知道你懂鸟语。”

“我母亲?但是总会有小鸟跟我说话,我早晚会知道的?”

赫子修叹气道:“我抱你走时,你母亲含泪说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不幸,她只希望你能平安长大,找个好人家过平静的生活。”

隐玉的泪已在眼眶里打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