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一百七十章

巴渝 收藏 2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size][/URL] 第一百七十章 春节后的工地一片繁忙,连绵不断的春雨也给施工带来困难。 一天江海洋带着朱冲锋和罗云燕,在张奎的陪同下例行视察工程进展情况。几人走遍工地已是中午,他们路过一个工棚时,看见农民工们三五成群的蹲在地上吃午饭。每人的糖瓷碗里除了白米饭以外,要嘛是一份白菜,要不就是一份血旺,这跟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一百七十章


春节后的工地一片繁忙,连绵不断的春雨也给施工带来困难。

一天江海洋带着朱冲锋和罗云燕,在张奎的陪同下例行视察工程进展情况。几人走遍工地已是中午,他们路过一个工棚时,看见农民工们三五成群的蹲在地上吃午饭。每人的糖瓷碗里除了白米饭以外,要嘛是一份白菜,要不就是一份血旺,这跟当年在部队的伙食没什么两样。

江海洋皱了皱头,向一个民工问道:“每天都吃这样的饭菜?”

“不吃它,吃啥子?这附近又没有别的饭馆伙食团。”一个民工愁眉苦脸的说。

另一个黑脸堂的民工也插嘴道:“这是夫妻店,饭菜又贵。还是独家经营,别无分店,有啥法呢?”

“这么高强度的体力劳动,就吃这样的饭菜要得个屁!跟他妈的旧社会吃糠咽菜差逑不多。”江海洋看见这种不平事就鬼火冒。

“班长,我提醒你,这不是你的部队哟。”朱冲锋在一旁小声说道。

“这要看你怎么看了。”江海洋一脸鬼笑的对他说。

“莫非?……你又要搞啥子鬼明堂?”朱冲锋猜出七分。

“走,回办公室再说。”江海洋说完,带头朝工地办公室走去。一进办公室他对张奎吩咐道:“你明天帮我找两件破衣服来,我和朱总要用。我们要乔装打扮成民工,大闹伙食团,给它来个一锅端,为民除害,不,为民请愿。”

“行,没问题。不过我也要参加。”张奎高兴的答应道,他也想参加这场特殊的战斗。

“你不行,你跟他们太熟了,容易暴露目标。”江海洋不同意。

朱冲锋也在一边摸拳擦掌,欲欲跃试,还一边提着虚劲说:“惹毛了,老子把他‘黑店’砸了,让他没法来剥削劳苦大众。”

只有罗云燕在一边看着好笑,心里想,这两个当兵的都人到中年了,有时干的事情就跟不成熟的少年一样。不过看他俩一副替天行道的严肃样子,真的是让人好笑又让人好爱。

“罗主任,你不要笑嘛,你不要以为我们的行动幼稚,这可是惊天动地的事,没准会被列入全国纪录,要是让媒体知道了一宣扬出去,也许全国的民工都会为我俩喝彩,让我们像那些歪歌星一样,一夜之间走红大江南北。”江海洋即兴演说道。

“就是,说不定还会发来许多贺电,搞不好全国总工会主席和国务院总理都要分别接见我们。”朱冲锋也充分发挥想象力,在一旁锦上添花的说道。

“我看你们两个就差得若贝尔奖了,假如有这项专项奖的话。”罗云燕依然笑着说。

“那我代表‘管理员同志’为你们颁发军功章,不,是还没发明出来的民工章。”张奎也凑起热闹来。

“去,一边呆着去,小兔崽仔!发你个头,还没轮到你说话。”朱冲锋学着张管理员当年的口气对他说。


第二天中午,两个老总换上一身又脏又臭的民工服与民工一道排队打饭。

朱冲锋打头阵,轮到他时他把碗伸到一个中年妇女面前说:“三两饭一份菜!咦!手莫抖噻,一抖就是克扣军饷了哦。”

“你这人怪得很,不抖的话那我不亏到老家去了才怪。”给他打饭菜的中年妇女不耐烦的回敬道。

“不对,你恁个抖法,使我想起一个人来,你莫不是他的得意门生。”朱冲锋并不生气的有意戏说道。

“哪个?”中年妇女干脆停止了手上的活,一本正经的问道。

“说出来要骇倒你,我们炊事班班长——肖大卫!”朱冲锋故意提高嗓门说道。

“哦,是他龟儿子唢,我还以为是那个神仙大爷咧,买佐料去了还没回来。他是我老公,就是他教我的,你要啷个嘛?我告诉你,你不吃就爬开,不要在这里多嘴多舌的,要是让他两个老总战友晓得了的话,你吃不了兜着走!”别看肖夫人才来没几天,也晓得拉虎皮作大旗,她提劲打靶的说道。

她是肖大卫春节后才带来当帮手的,还没有被丈夫来得及引见给江海洋和朱冲锋,再者肖大卫也不好意思让自己的糠糟之妻在战友面前现丑,这个宝屁龙傻堂客冒大凶得很,说话又还大套,做事又不留有余地,经常弄得他是下不了台。

两个战友相视一笑,意思是说,龟儿肖大卫啷个娶了恁个一个泼妇哟。接下来又有些感到棘手,他俩谁也没想到这是老班长的伙食团,真的要闹起来又有些碍于情面,于心不忍。

朱冲锋看江海洋有些犹豫,便悄悄对他耳语道:“今天只有装傻了,硬着头皮上,顺便帮老班长修理一下她,太目中无人了。”

江海洋只好点头称是,于是说道:“哼!未必他两个战友好了不起嘛,还不是穿着一身民工服在这里混饭吃。……”

肖夫人一看有人帮腔,就又耍起悍妇威风起来,摆出一副“母夜叉”孙二娘的架子,武劣的打断了江海洋的话吼道:“你打啥子干帮?!我说出来我老公的两个战友的话,嚇都要嚇死你,这一大片工地都是他的,晓得不?!”

“嚇死我?没得啷个容易,他两个还不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没得改革开放的好政策,还有这些农民工帮他扎起,他两个怕是连他们都不如。是不是?”江海洋一边对她说,一边又转身问大伙。

“到时候还不晓得那个嚇那个。一句话,你这饭菜份量少,质量差,恁个下去我们不再你这里吃了,再恁个下去,肥了你这个‘夫妻店’,苦了我们劳苦大众。是不是?!”朱冲锋向大家煽动道。

“就是,吃得恁个差,啷个干活路噻?”一个民工早就不安逸的嚷起来。

“看嘛,一份回锅肉就两片,也太坑人来噻。说来还是老乡,真像城里人说的,‘管你老乡不老乡,见面背后给一枪。”

好多农民工听了都一阵哄笑,真有点让肖夫人下不来台。正在这时,肖大卫买佐料回来,看见伙食团闹哄哄的,又恰巧听倒最后一句,也就不问三七二十一的吼道:“老子是炮兵出身,给你一炮就得轰你回老家。”

“老公!就是这两个带头造反,你去给唐合江打个招呼,把他两个开了。”肖夫人见来了援兵,又“抖”起来了,连忙告状道。

“是那两个?简直是胆大妄为,不晓得天高地厚了!”肖大卫拨开人群来认人,一看老婆身边两个农民工似曾相识,一时目瞪口呆,纳纳的说:“是你们两个唢?……”

“不是他两个还是那两个?还犹豫啥子?你就帮唐二娃做回主,把他俩个开了,一脚把他们跩回老家去。”肖夫人继续怂恿丈夫道。

“不能开,……”肖大卫心虚的对老婆说。

“开!”肖夫人来了个河东狮吼,“不开的话你今晚上才认得倒老娘!”

“臭婆娘!再说开老子给你两耳巴掌。你晓得他两个是哪个?就是我的两个老总战友!”肖大卫发威了,对老婆吼道。

“啊!那——他们……啷个这副打头嘛。”肖夫人大惑不解的结结巴巴的说。

“这只有我俩个才明白噻。”肖大卫一脸无奈,一脸羞愧的对老婆说。

“肖班长,戏就演到为此。盖高楼大厦不定比栽秧搭谷还苦,还是把民工的生活搞好点,对大家都有利。”朱冲锋学着当年管理员的口气说。

“今后做事要讲良心,不要一门心思都钻到钱眼里去了。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们战友商量嘛,也别亏了你这帮老乡。记住,他们才是你的衣食父母。”江海洋对老班长说道,然后招呼朱总道,“冲锋,我们走吧。”

他不用回头,就能猜到身背后有许多种眼光。

回到工地办公室,朱冲锋就向大伙讲起他俩乔装打扮成民工,“奇袭”伙食团的四川言子来,把正在吃饭的张奎笑得连饭都喷出来了。

罗云燕还没听完就捧腹大笑,又见两个老总一身不伦不类的穿着,就更忍不住笑的说道:“只有你两个当兵的想得出来,人到中年也不学个正经。肚子饿了没得嘛?赶快换了衣服跟我去吃饭。”

“不慌,一支烟的功夫,就有人来请我们吃饭。”江海洋抽出一支烟来点上后说。

果不其然,一支烟还没抽完,唐合江就带着肖大卫两口子来“负荆请饭”了。一行人来到肖大卫的伙食团,桌上摆了几样菜和一瓶酒。

一个大厨还要炒菜被江海洋看见了制止道:“老班长,叫他不要炒菜了,一道过来喝杯酒。我们有得罪的地方还得请你多担带点,也怪我们事先没侦察清楚,就乱发口令乱开炮,不想把自己人打倒了。特别是得罪了嫂子,心里真过意不去。俗话说,不知者不为过,还请嫂子和老班长海函。”

“没得啥子,都怪我。我扣门,狗日的老婆更扣门。唉!都是为了两个娃儿,一个读高中,一个读初中,要钱用呀,不然我两口子背井离乡的出来啥子嘛。”肖大卫既内疚又苦恼的说道。

肖大卫的诉苦,倒让江海洋凭增了一种想法,有朝一日赚了钱,拿出一部份来设立一个助学基金,赞助那些学有困难的莘莘学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