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谈谈紧急战备时士兵的临战状态

majclh 收藏 33 25223
导读: 1979年2月17日,对那个年代在部队服役的人来说,是个永久的记忆。在对越作战部队开进越南作战的同时,中苏边境的部队也同时进入了长达一个多月的紧急战备。 直接参加对越作战的只是广州和昆明两个军区的部队,他们付出鲜血与生命,经受了血与火的考验,值得我们永远尊重与怀念。但北方地区,尤其是驻守在漫长中苏边境的部队来说,无论是对部队的总体协调、指挥、配合、装备、适应形完成任务等各项能力,还是对每个士兵的思想、意志、体力,同样也是巨大的考验。有过那个特殊的经历的人,一定会始终铭刻在心。 关于79年紧急战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79年2月17日,对那个年代在部队服役的人来说,是个永久的记忆。在对越作战部队开进越南作战的同时,中苏边境的部队也同时进入了长达一个多月的紧急战备。

直接参加对越作战的只是广州和昆明两个军区的部队,他们付出鲜血与生命,经受了血与火的考验,值得我们永远尊重与怀念。但北方地区,尤其是驻守在漫长中苏边境的部队来说,无论是对部队的总体协调、指挥、配合、装备、适应形完成任务等各项能力,还是对每个士兵的思想、意志、体力,同样也是巨大的考验。有过那个特殊的经历的人,一定会始终铭刻在心。

关于79年紧急战备,我在回忆部队情况的每个帖子里几乎都有所涉及,但描摹的都是当时部队的紧张情况,备战过程,以及本人所经受的肌肤之苦。但紧急战备过后,直到现在,我仍然经常思考这样的问题:若苏联真的进攻进来,我们师会挡住敌人的进攻吗?我们会取得胜利吗?我们的部队从装备到整体作战能力能够经受住战火的严峻考验吗?我们的士兵能否在战斗中和我们的前辈一样,英勇作战,顽强拚搏,视死如归吗?虽然我坚信,中国一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但我无法设想真的开战后的惨烈的具体状况,更无法想象每个战士开战后的具体表现。只从我个人讲,当时的心态是紧张、害怕、渴望、梦想还有其他一些杂念掺杂在里面。紧张,每个人在临战前都必然有的心理状态,尤其是我们这些从未经历战争的士兵;害怕,对战争、对死亡的恐惧;渴望,也心怀投身火热战战场的愿望;梦想,当然是希望自己能成为英雄,并从此走向将军的岗位,圆自己儿时的梦想。

部队进入紧急战备前,战士们关心最多的是:能不能真打起来。许多人自我安慰,打不起来。干部们很少与士兵私下交流能否打起来及打起来以后如何之类的话题。我则有机会与师最高领导进行过交流。一次师政委到我团蹲点,因他与我父亲是老战友,晚上把我找去聊天。我问到他战备的一些情况,当然涉及机密的如部队部署等问题,我自然是不会问。

我问:你感觉现在有多紧张?

他说:我没感觉多紧张。

问:你看真的能打起来吗?

答:我们当然要做好打的准备,好多年没有打仗了,我真想打上一仗。

关于是否能打赢的问题,我没敢问。

是否能打赢。我想这肯定是大多数人都在心里问的问题。但多数人的沉默的态度,不说。只有少数人说“肯定打不过人家”。为什么呢?

那时部队里对战士进行外军知识教育,看外军情况的电影,学习军区编制的教材。给我的感觉是,越学越觉得差距大。一次看一个苏军的纪录影片,看后给我感觉是震惊。影片中苏军的一次演习,出现了立体进攻的场面(当时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这样的场面,这是现在才知道的词)。天上直升飞机盘旋,地上坦克隆隆,步兵轻一色的冲锋枪(我们对AK47的称呼)。我想,这仗怎么打啊?而且在学习后知道,苏军已经实现了摩步化。

再看我们的装备。全师的情况不说了(其实说了也无妨,部队已经撤销多年)。我们步兵团的编制及火力配系情况。我步兵团下辖三个步兵营,团直属有特务连(辖警卫、侦察、工兵、防化排)、通讯连、高机连、120迫击炮连。

应该说这种配置在当时是的相当强的。但除我师主力团有一个T-34坦克营外,各团内再无重火力配属。团的支援火力仅为一个120迫击炮连,营级火力支援为85加炮连。如敌采取装甲集团式冲锋,我们不要说是否能得到空军支持,团自己也很难组织起火炮群的覆盖射击。敌人有空军掩护怎么办?在我后方空投空降兵怎么办?使用小当量的战术核武器怎么办?可能这些问题在高级指挥层有答案,我们士兵心中是无答案的。

再看当时苏军的主战坦克T-62,几个技术数据我至今记忆犹新:激光测距,双向稳定,行进间射击(我军坦克是停顿射击),保持时速20公里时,火炮命中率80%,前装甲最大厚度300毫米。我在下乡时参加过民兵与部队的步坦协同训练,我向一个坦克兵请教打坦克的问题,他说,我开坦克,只要是平地,200米之内你别想靠近我。他这所以说这样的话,是因为当时我们武器落后,还要靠单兵向坦克投送爆炸物打坦克。而我军的坦克决不会比T-62先进。我一个在师自行火炮营的老乡说,你们这破玩意(指40火、82无)还想打坦克?我们自行火炮光零件就10万多个!打上去不象弹脑爪崩一样?

据说沈阳军区司令在战备前来我师视察,问我师师长“你们能守多长时间”?师长答“我们坚守一个月”!司令员说“不用了,你们能守一个星期就行”。守一个月,当然是自我鼓舞的话,但守一个星期的依据是什么?我想还是司令员基于敌我双方的情况做出的判断。也就是说:敌强我弱。

应该说,差距是现实存在的,尽管心里发虚,但我是不服气的。我想还未开战,就长他人威风,来自己志气,这是未战先输啊。我对我自行火炮营那个老乡说,能不能打,不在你有多少零件,手表零件也多,我一脚就能踩坏。你自行火炮装甲不就100毫米嘛,我一40火从前面穿到你后面。

当时部队士兵的素质,尤其是文化素质,说参差不齐是客气了,应该说是较低。我这个在文革中九年毕业,基本没有学到什么的人在连队居然是文化教员。我们特务连学习识图、军事地形学等东西时,一个兵拿着指北针居然说上北下南在那找方向。学到等高线、等差线、方里网时,就更困难了,侦察参谋嘴都快讲烂了,还是不懂。一次一个兵听到广播,说我外交部对苏联飞机越界提出抗议后,向我们描述“苏联飞机巡逻咱们国家地图”,叫我们哭笑不得。

训练不足是当时全国的部队都面临的问题。我们部队当时都是夏季搞营建和国防施工,入冬后转入训练。训练的内容基本是基础训练,队列、射击、投弹。战术训练没有,课目复杂训练很少。射击训练一般只是一、二练习。一些战士谈起武器装备对比说,人家(指苏军)的东西如何如何,咱们这玩意不行,根本打不了人家。师设有教导队,各团都设有集训队。师教导队没有施工任务。夏季施工时团集训队不抽调学员搞集训。教导的队的训练恐怕只能跟现在部队的常规训练差不多。因为我在师教导队两年,师教导队集中的都是所谓部队的尖子,有的素质尚很一般。

面对这些困惑,我专门写一封信给我们师政委,讲述了我所看到的这些情况并为此感到担忧,我在信里说,我们有些人连自己武器的性能还不清楚,就妄自菲薄;对敌人的弱点不了解,就吹捧敌人,这不利于打胜仗。建议开展正确认识自己,提高信心,敢于取得胜利的教育活。政委看了很高兴,但没有直接表扬我。他给我父亲去了封信,说我有头脑,有培养前途。

到了2月17日以后,部队全部开进防御地域后,开始构筑阵地。我的思想从原来主要想能不能打起来,转到了打起来怎么办?怎么打?当然是考虑自己了。其实小时打群架,我还是挺勇敢的。战备前,我曾给父亲写了封信,表示了勇敢参战、不怕牺牲的的决心。父亲回信说,不仅要勇敢,更要机智灵活。实际上是说不要蛮干,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我想当时至少我、我们连都是比较认真的,战士干劲比较大,吃苦的精神也是没得说。好象是2月20日左右,我侦察班随一副团长由团指挥所“前出”看地形,主要任务是在我团防御阵地前确定反坦克雷场;然后在原地待命,如苏军入侵接近我团阵地时,对敌进行骚扰,使敌提前展开战斗队形。临行时,我们上了马,挥手与仍然留在团指的战友们告别“胜利见”,一点戏谑的成份也没有,就认为去前线了,仗肯定打起来了,心里也没有了紧张和恐惧。一路上路过我团各营连阵地,看见部队的状态相当不错。

在路上我们要休息,看见了我们某连的帐蓬,本想进去歇歇脚,可是人家告诉我们战士在睡觉。原来连队的帐蓬不够用,再加上修工事抢时间,连队的战士倒班施工、睡觉;在一个炮连,我遇见了一个老乡,领我到他的“地窨子”里坐了一会。“地窨子”就是用炸药在地上炸出一个坑来,然后在上面盖上树枝和土。坐在老乡的铺上,土坑边上的泥、水的直往下流,被褥都是湿的。也没有听到报怨。但有的施工也没有百分之百的达到要求。如我连施工的团临时指挥所,要求在木棚顶上覆盖1.5-2.0米厚的土石,实际只有1米厚。紧急战备过后,进入师教导队,与其他团的人交流,他说有的反坦克工事根本没有达到要求,因为时间太紧,工程量太大,不可能完成。

路过阵地施工的连队,景象更是叫人震惊:零下三十几度,战士们上身只穿着一件衬衣,在奋力的用简单的原始工具在修筑反坦克工事(团里也没有施工机械),修筑掩体。我看到省军区一个下去检查的副司令,白头发。在山下给山上修工事的战士们敬礼。平时牢骚满腹的、吊儿啷当的,这时都象换了一个人一样,可能是紧急关头才能体现出人的优秀本质来,才能把人的潜能调动出来。战士的精神状态总的说是好的,思想上已经进入临战状态,真的打起来,我想绝大多数人是是会不怕牺牲,勇敢杀敌的。

现在想起来看,如果苏军真的入侵,我们无论从装备、训练、单兵素质上,肯定是要落后于苏军的。但我们有利的是:我们占据了得天独厚的有利地形,我们扼守的地区,十分不利于苏军机械化部队的展开;气候和地形也不利于苏军的后勤保障。我们有事先构筑好的工事,火力配置的针对性比较强、比较合理,定会给敌人以较大杀伤。最为关键的,我看到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部队的士气是高的,战士的精神面貌是好的,当地老百姓对部队的关心支持了也是空前的。我想我们就是不能把敌人完全阻击住,但完成军区布置的阻击时间甚至更长,是完全有把握的。因为守备部队的使命就是牺牲自己,为领导机关完成其他部署,为其他部队赢得时间。这个使命我们也是能够完成的。


本文内容于 2007-8-15 11:44:08 被月苍海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