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贵祥-《特务连》4

aqssm 收藏 0 1158

众所周知,新兵生活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所以我才不厌其烦地跟你讲那些听来的故事。我想尽可能地忽略我自己当新兵的这段经历,谈谈我们南边滑校里的五朵金花。

五朵金花来自同一个海军基地,在同一个小学、同一个中学上学。五朵金花这个响亮的称号,是她们生长的那个海军基地的司令员最先喊响的。那还是在她们的小学时代,五个小姑娘,清一色地扎着羊角辫,背着海蓝色的小书包,上学结伴而行,有一天被基地司令员撞上了,司令大爷童心大发,把她们全部塞进伏尔加轿车里,拉到海滩上跟她们打了一场仗,狼扑羊群,司令员当头羊,让她们每个人轮换着当狼,人人过了一把侵略的瘾。事后司令员对人说,我们的这几个小东西个个机灵漂亮,简直就是我们基地的五朵金花。五朵金花的名声由此而得。几年后司令员调到海军总部工作,临走之前一个招呼打下去,把这几个女孩子一起送到平原市海军航空滑翔学校当了兵,当的都是文艺兵。而且算是特招,一年下来都是排级干部。

这下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渴望进步了吧,不进步就只能当大头兵,当大头兵别说实现远大理想,别说见着“小花”,就连跟五朵金花讲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我们班长王晓华有机会接触五朵金花,纯属偶然。我们的新兵训练快要结束的时候,刚刚学完条令条例,海滑留守处到我们团求援,要求去几个骨干帮助他们训练新兵。他们的新兵不多,男女加起来不过十来个,就把宣传队的五朵金花也放到新兵里一起练,因为这五朵金花到海滑留守处之后还没有正儿八经地搞过队列训练。

在研究派谁去的问题上,连队干部还是很伤脑筋。大家议来议去,终于统一了意见,派王晓华去。连首长的共识是,王晓华原则性强,有自律精神,而且军事素质高,形象一般,个头较低,惹事生非的可能性相对要小一些。

在组织五朵金花进行队列训练时,王晓华的眼睛无数次从那些太阳一样灼眼的小胸脯前面掠过,每次他都在心里默默地背诵毛主席的教导:要斗私批修,要狠抓私字一闪念。

正是由于有了这种警醒,尽管他无数次地产生冲动,但他最终没有做出任何不得体的事情。

几个月后我是在连史上发现了阚大门这个名字,这才进一步搞清楚阚大门和我们特务连的关系。

二十多年前在朝鲜战场上,阚大门就是我们特务连的连长。阚大门带着特务连立了很多战功,从特务连长到团长,前后不到六年。部队一九五七年回国,两年之后他当师长,那一年阚大门才三十一岁,是全军闻名的年轻师长。到我们当兵这一年阚大门已经当了十九年师长,又成了全军闻名的老师长,尽管在师长这个位置上他的年龄并不算老。这一年他刚刚五十岁。

我发现我们的阚师长特别爱到我们一团来,尤其是喜欢到我们特务连来,因为他是我们的老连长啊。

有一个星期天师长又来了,这天师长穿了一身浅灰色的中山装,穿中山装的师长似乎变了一个人,不像我们初次见到的那个威风凛凛气吞山河的师长了,就像一个普通的工人阶级老师傅。

师长远远地看我们打篮球,但是没有走到近处。中间休息时担任老兵拉拉队队员的一排长祝生珉看见师长的背影很同情地说,师长老了,师长再有一年升不上去,恐怕就要离休了。过去他爱到我们特务连来,主要是看我们表演,我们连的擒拿格斗和攻城攀登都是全师第一流的。我们的篮球也是全师第一流的,过去师长还上场跟我们一起打篮球呢。但是这半年……说到这里,祝生珉叹了一口气说,师长真的老了。

这是我从祝生珉的嘴里听见的最像人话的一段话,从此我知道祝生珉并不是完全不食人间烟火。

那天我们对我们的师长充满了好奇,很想多知道他的一些情况,但是祝生珉却什么也不肯说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